· 林平之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林平之

林平之

林平之 林少鏢頭

林平之,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人物。林平之生在富庶的商人家庭,自幼被萬千寵愛,不識人間險惡,武功不高卻任俠好義,純凈高傲,至美至孝。因為祖傳《辟邪劍譜》遭武林中人覬覦而被滅門,血海深仇加身、被迫踏入江湖,在顛沛流離中得遇“仙人”,卻被連番利用謀害,終于發現自己竟是腥風血雨的江湖里人人想要掠奪的“物品”,唯一的依靠是一門滅絕人性的武功,在無止境的厄運洪流中,逆流而上的林平之也逐漸為險惡殘酷的江湖所沾染,走向另一毀滅性的極端,殺伐殘酷,狠辣絕決。因為無情地殺害深愛自己的女子,最終走上主角的對立面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林少鏢頭
姓名 林平之
綽號 小林子
門派 華山派
師父 岳不群
家庭 林遠圖 (曾祖父)
王元霸 (外祖父)
林震南 (父)
王夫人 (母)
岳靈珊 (妻)
岳不群 (岳父)
寧中則 (岳母)
武功
絕技 翻天掌
華山劍法
辟邪劍法
兵器

林平之是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的重要角色,書中為一重要的反派人物之一。為金庸小說中武功絕頂的高手之一。雖然是反派人物,但同時卻是《笑傲江湖》中的悲劇人物。為報被滅門之仇而不惜一切,最后雖然大仇已報,但卻被毒盲并被令狐沖關在黑牢。

該人物與金庸的另一部小說《天龍八部》中的游坦之頗為相似,二人都是正派看來不能容忍的悲劇人物,彼此經歷相互對應,名字也雷同,但二人的遭遇并不如名字那般“平坦”。

目錄

  • 1 生平
  • 2 武功
  • 3 性格
  • 4 影視作品
  • 5 相關人物

生平

林平之為福建福威鏢局大少爺,某天因自身被嘲笑,以路見不平之名,相救一名由岳靈珊易容而成的“丑女”,過程中錯殺青城派掌門余滄海的獨子余人彥,初以為因此埋下滅門的根源,然實為家傳劍譜“辟邪劍法”引起武林中人覬覦,余人彥死活與否福威標局都要滅門。

之后,林平之為報滅門之仇,自以為偶然下他投身于華山派“君子劍”岳不群門下(實則為岳不群設局)。

愛情方面與令狐沖的小師妹岳靈珊日久生情并結婚,岳靈珊稱呼他“小林子”。

由于他一心報仇雪恨,在還未與岳靈珊結婚前已經自宮修練“辟邪劍法”,所以兩人結婚只是有名無實,及后因報仇并殺害青城派掌門余滄海時,不慎被毒汁弄致失明,之后林平之以利刀殺死岳靈珊,被勞德諾帶去投靠左冷禪,然而岳靈珊臨死前托付大師兄令狐沖好好照顧他。

在華山思過崖石壁后洞,林平之與左冷禪等人殲滅各派弟子,后上臂筋骨被令狐沖所斷并帶離山洞,小說尾聲提到令狐沖將林平之關在梅莊地底的黑牢中。

武功

辟邪劍法

從《葵花寶典》殘篇中悟出的七十二路劍法,兩者系出同源,與《葵花寶典》的修行方法一樣,練辟邪劍法者必先自宮。而根據曾親眼目睹該劍法的各人所言,劍法本身并無特別厲害之處,全仗自宮后所修練的內功,使劍法威力倍增,使用此劍法之人個個動作迅捷詭異,厲害在于一個“快”字,外間無人得知其招法的名目,只知道其招式乃匪夷所思。

性格

林平之初時為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個性好強,雖然武功低微,但是在見到岳靈珊所扮的丑女遭調戲后,亦俠義相救,故多少可知林平之本性好打抱不平、行俠仗義。

然而滅門之禍降臨,復仇的念頭驅使著林平之生存,也逐漸扭曲了林平之本素良家子弟的性格。在華山派中忍辱負重,好武成癖,而后得知師父岳不群竟然私藏家傳劍譜時,怨毒及憎恨心更復加重,甚至懷疑起自己的妻子岳靈珊亦欺騙自己感情。自宮后個性更加偏激,雖報了家仇,但亦犧牲了一對眼睛。

影視作品

●林平之一角在眾多關于《笑傲江湖》影視作品中都有設立,其中比較著名的是1990年由徐克監制,胡金銓導演的電影《笑傲江湖》,其中張學友飾演用非原著風格的林平之,他表演令人印象深刻更是憑借此角色獲得臺灣電影金馬獎。
●2004年臺灣電影手機有鬼(導演鄭芬芬),以“林平之”作為主角的名字。這是一部以和小說人物同名的人物作為開展的電影。劇中飾演林平之的何豪杰并以此角色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類男主角獎。

相關人物

?
?
?
?
?
?
?
?
林仲雄
?
?
?
?
?
王元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岳不群
?
寧中則
?
林震南
?
王夫人
?
王仲強
?
王伯奮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岳靈珊
?
?
?
?
?
林平之
?
王家駿
?
王家駒
?
?
?
?
?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生平簡述

林平之為福建福威鏢局的大少爺,原為一名武功低微但教養良好的紈绔子弟。某日于酒鋪中為華山派岳靈珊易容而成的“不會武功的丑女”出頭,過程中誤殺青城派掌門余滄海之子余人彥,因此直接遭致林家的滅門慘禍,眼見全家幾十上百口在一次又一次的恐怖威脅與血腥襲擊中被盡數屠戮?,父母更是在余滄海與木高峰的虐待下死去。而真相卻絕非如此簡單,實際上,是林家的家傳劍譜“辟邪劍法”引起武林中人覬覦,無論余人彥是死是活,林震南一家終究逃不過險惡江湖的迫害。

林平之曾遇木高峰被其誘騙,至衡山因出聲救令狐沖而被余滄海發現,余木二人對林平之兩相爭奪下,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出手調解,令林平之大為感動,又心生崇敬,終于拜入華山門下?。父母雙亡后,林平之誓報滅門大仇,日夜勤奮練武。過程中被師姐岳靈珊所愛慕,林平之亦漸漸為她所感動生情,二人月下同行,宛如一對璧人。實則岳不群早在滅門之時已派人至福建監視林家,平靈的愛情也是岳不群為盜譜而刻意制造機會而成,在林平之幾乎被一劍殺死之后,識破岳不群陰謀并認為岳靈珊對其感情亦是陰謀之一部分。?

林平之一心雪恨,并在岳不群的迫害下與其爭鋒相對,處處提防,幾番死里逃生。在懸崖蟄伏半月,九死一生終于從岳不群手中奪回辟邪劍譜。欲練此功,必先自宮。其時腹背皆敵,處處殺機,而林平之身上仍有血海深仇未報,只能修習辟邪劍譜。為瞞過岳不群耳目,佯裝不知真相,與岳靈珊結下有名無實的婚姻。后劍法初成,約戰余滄海,途中偶遇木高峰,最終展開了以一敵二的復仇之戰,兌現了以家傳武功手刃仇人的誓言,卻也因此被毒汁所傷,雙目失明,再次身陷追殺危機?。

其人本富貴貌美,善良俠義,父慈母愛,平安快樂。然一朝驚變,便開始了一生的劫難:被折辱,被滅門,被追殺,流浪,被爭搶,被掠奪,被最尊敬的人欺騙與迫害,被卷入一場又一場的陰謀。而他對自己更狠:在極度陰暗險峻的環境里磨礪出深沉精明,為得一個活下去復仇的實力揮劍自宮,因修習天下至陰至邪的武功而變得非男非女、狠辣兇殘,最終得以向仇人展開以牙還牙的報復,一洗血仇恨怨。為此不惜付出瞎眼,破相,重傷,終身殘廢的代價——他盡孝復仇的執念,慘烈而忘我。

彼時身心俱殘,精神上的崩潰失常之態已慢慢呈現,卻仍堅定言道:只要大仇得報,一生決不后悔。

他向岳靈珊抖出岳不群的陰謀與自己的一切,岳靈珊傷心不已,因為他認為她欺騙他,早已不相信她。此時嵩山派勞德諾忽然出現,邀約相逼。林平之在與岳靈珊口角爭執后一劍刺向她,言自己便是為向左冷禪宣示投靠之決心而殺人,岳靈珊卻說他不是故意殺她,至死不能忘情?。

他親手葬送了世界上唯一愛他的人的性命。因報仇成功,江湖上人盡皆知他是一本活劍譜。及至此時,世上只剩想要爭奪或逼殺他的人,與冷漠的旁觀者,再沒有人會去關心他。他被勞德諾帶去嵩山。他終于踏上不歸之路。

林平之在書中的最后一現,是與左冷禪一道,為伏擊岳不群而布局華山思過崖山洞。作為洞中最后一個出場的人物,他在左冷禪的指示下從黑暗里步出,對誤入戰局的令狐沖舉劍殺向。終因失明而為“無聲慢劍”暗算重創,后被令狐刺廢四肢?。

小說尾聲提到令狐沖將林平之關在西湖梅莊地底的黑牢之中?。書里說如此他便會很安全,再沒有人能害到他??伤俳僦蟮玫降谋幼o,竟然是指被終身囚禁嗎?

金庸在后記里寫道,“林平之是一個政治人物”?。他極力甚至狂暴地反抗著命運,終究敵不過歷史的潮流。

2人物設定

外貌:眉清目秀,甚是俊美,俊比再興,美若好女。文弱的美少年,勝似女扮男裝,勾人的花旦。比新娘子還要漂亮。?????

風姿:豐神如玉?。神態冷然中大有玉女十九式的風姿?。身姿美妙,極盡優雅,長身玉立,玉樹臨風。?

性格:行止有禮,外柔內剛。外在文雅謙遜,淡然沉靜;內里孤傲倔強、剛烈隱忍、堅韌決絕。

氣質:富貴都雅。初期清澈無邪,稚嫩嬌縱;中期端方穩重,溫文爾雅;后期陰邪瘋狂又絕望,叫人望而生畏。

服飾:(出場)錦衣→(入門)衣著素雅→(外公家)淡黃色蜀錦→(復仇)珠光寶氣,璀璨生輝,熏香馥郁,華貴綺麗。

稱呼:平兒(父母,師傅師娘),平弟/小林子(岳靈珊),平之(左冷禪),林師弟(師兄師姐),少鏢頭(眾鏢師),小花旦/大姑娘/兔兒爺(余人彥),乖孫(木高峰),小畜生(余滄海),林公子,林少俠。

所有物:辟邪劍譜(祖傳袈裟),小雪龍(白馬,大宛名駒,外祖母的禮物)

其他:采茶調(福建山歌)

3人際關系

家庭:福州林家/洛陽王家

林遠圖(曾祖父)

林仲雄(祖父),王元霸(外祖父)

林震南(父親),林夫人(母親)

王仲強,王伯奮(舅舅)

王家駿,王家駒(表哥)

岳靈珊(妻子)

門派:西岳華山

岳不群(師父)寧中則(師娘)

令狐沖,勞德諾,陸大有等(師兄)

岳靈珊(師姐,妻子)

仇敵:余滄海/青城派,木高峰,岳不群

盟友:左冷禪

4武功描寫

起源

辟邪劍法是從《葵花寶典》殘篇中悟出的七十二路劍法,兩者系出同源。

厲害在於一個「」字;出手如鬼如魅,迅捷無倫,變化復雜,劍招極快而且怪異;辟邪劍法雖然號稱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數十著變化,一經推衍,變化繁復之極。

要訣

第一法訣:武林稱雄,揮劍自宮。?

招式

流星飛墮、花開見佛、江上弄笛、紫氣東來、掃蕩群魔、直搗黃龍、群邪辟易、鐘馗抉目、飛燕穿柳、流星趕月等,共72路。?

5相關分析

性格解構

林平之的性格很鮮明、立體、有個性有特色,歸納起來有這些特質:

內向、內斂、沉穩(話語不多,從來不油腔滑調),隱忍(帶著重仇忍辱負重練習武功,發覺了岳不群的偽君子嘴臉之后也忍著,終于拿回了辟邪劍譜),謹慎、心思細密(連岳不群這個老狐貍也瞞過了;聽岳靈珊說青城派弟子拿火把就知道他們要來燒車),極其聰慧且刻苦(其他華山弟子要學幾年才能練的招數他才來幾個月就會了,為了練劍岳靈珊來找他玩他拒絕,很用功),具有洞察力(岳不群偽裝得那么好,他也發覺了不對,夜間去聽岳不群和妻子說話連續多天終于有所發現;在落難時見到木高峰就知道可以暫時借用他來躲避當前的敵人),十分有耐心和毅力(在懸崖上盯岳不群連續那么多晚),具有膽識(敢喝旁門左道的五毒酒,年紀輕輕就敢和老江湖惡人周旋),目光長遠、著眼于未來(考慮到今后要報仇,可以忽略當下的艱辛),有目標有計劃有目的性(這個是顯然的),念舊重情(矢志報仇,為馬流淚,下人死了不顧生命危險也要去背回他們的尸身)。

分析工具MBTI,將所有人的性格類型都能歸類于16種,這16種是由4個維度方面各2分而而來,也就是4的2次方。這四個維度分別為:外向性E或內向性I;直覺型N或現實型S;感性F或理性T;計劃性J或隨意性P。綜合來看,林平之是INTJ型性格人士。

與岳不群

林平之的一生有四個重大轉折點:1.林家滅門,2.福州遇襲,3.自宮練劍,4.報仇盲目。這四點,每一次,都改變了他之前所走的人生道路,最終將他帶上了一條不歸之路。而在這其中,對他本人影響最大的,竟然最不起眼的一點——福州遇襲。這里就要引出林平之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岳不群。

滅門之禍,何其慘烈。但林平之在被滅門后還有保有一顆純真的心靈,寧做乞兒不做盜賊,不向侮辱自己的農婦出手,被同門欺負絕不還口,仇人睡覺時不出手報仇,余滄海被圍剿時仍要一對一公平決斗。他甚至還很多美好的幻象,他總天真地覺得會有人會幫助自己,幫無辜死去的家人討回公道,他初次見到岳不群的時候頓生的崇敬之情,讓他看到了希望和光明,卻不知世界絕非他以為的那么簡單。

當岳不群設下重重圈套盜取林家的辟邪劍譜,當岳不群一劍砍向他——他的世界崩塌了。是了,沒有岳不群的一劍,林平之的精神支柱不會垮掉,也不見得會練辟邪劍法,他所遇見的人里,唯一對他“好”的人竟然也是和余滄海、木高峰一樣的人。不,余滄海和木高峰只是對林平之進行肉體上的折磨,而岳不群卻毀掉了他的道德信仰。當他日益看穿了岳不群的假面具,當他發現身邊最親近的人竟然是這個人的女兒(棋子),誰也得崩潰。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傷心比傷身更傷重,難怪比起余滄海木高峰,林平之更加鄙夷的人是自己曾經最敬愛的師父岳不群。

偶像的破滅造成了他人生觀的極大沖擊。這里林平之很可能改變了自己的認知。甚至可能有“我以前的想法都是錯的,這才是真正現實”的偏執。就林平之人生蛻變的過程來看,岳不群其實是一個催化劑,更根本的原因是命運造成他對世界的絕望。在正常情況下,對于接踵而來的邪惡,林平之可以用本有的俠義道德來抵擋,但對于生命和世界的絕望,迫使他走向瘋狂。

與岳靈珊

他忘不了那一夜。自那天開始,他心中隱隱藏著一個很恐怖的假設:岳家父女跟木高峰、余滄海等其實都是一丘之貉,為了掠奪林家的辟邪劍譜,父女二人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利用美色與親情合謀騙他乖乖奉上家傳之寶。 每次想到這里,他全身如墮進冰窖般冷冽,心給噬臍得如撕裂般疼痛。

當他想到第一次教她唱歌時的俏皮;當他想到她在他受傷時衣不解帶的細心照顧時的緊張;當他想到她在雪人刻字時的深情;當他想到她知道快要跟自己成親時的喜悅……他真是感覺到她如外表一樣,那么的純真可愛。 只是滅門當天,她為什么要扮成一個丑女,千里迢迢的跑來他家附近開店鋪? 她明明那么厲害,為什么要裝不會武功?為什么青城派與林家的糾紛因她而起,她卻旁觀滅門而見死不救?為什么是她教自己練劍?為什么她總是問自己辟邪劍法的招數?她原本跟她的大師兄感情非常要好,為什么會主動愛上自己?為什么她總是那么熱心的去幫忙去找劍譜?為什么發現袈裟那一天,她比他本人還要高興?

屏風里岳氏夫婦的秉燭夜話終將他恐懼之極的想像化成殘酷真相。

他緊握著袈裟的手不停的抖震——

他的顫動,是他深確認為自己和家人的劫難是有計劃安排的。由她去福州開小酒店開始,便開啟了這個「請君入甕」的計劃了。岳家父女的一切虛情假意,一切的矯揉造作,原來都是沖著這劍譜而來的。

他的顫抖,是他覺得這刻才真正了解自己一直生活在狼窩中而不自知。這里,原來比腥風血雨的江湖更危險。

他的顫栗,是他揣測到人性竟能卑劣到這個地步。在冠冕堂皇,滿口正義的偽裝下,內里竟是齷齪得令人發指的渣滓。所謂的正義,所謂的公平,全都是用來欺騙無知笨蛋,好等那些偽君子用來掩飾自己令人作嘔的行為。

他醒覺到,天下不單沒他容身之所,更沒有他能夠相信的人,也不存在愛。只有手上那片袈裟,盡管,那是要出賣自己的靈魂,但是,只有它,他才有能力活下去;只有它,才有能力實現自己心愿。

長河漸落曉星沉。緊握袈裟的雙手,不再顫抖了。

辟邪之路

公道原來不在人心,卻在那林家辟邪劍譜中。他猝不及防,一片紅云倏然間已在眼前飄落。他忘了自己身處萬呎懸崖,腦中只想到他父母慘死時的影像,眼里只有那片快要飄落云霧繚繞山谷去的袈裟。他右手搭在崖上,拼命的將身子向深淵擠去,千鈞一發之際,他左腳將袈裟勾到了。

山上冷風拂體,劍譜上那滅絕人性的八個字,如火舌般張牙舞爪,狠狠的烙在他心上,與思維熾熱地交戰著。

自幼嬌生慣養的、全然不識人間險惡的、忽然間被摧毀到只余絕望的林平之,在那一夜,做下了一個對自己最為殘忍的決定:寧愿犧牲男人的尊嚴為全家報仇雪恨,也不要在仇人的監視下靠仇人女兒的石榴裙庇護屈辱的過一輩子。

辟邪劍譜是林平之的劫,也是他所謂的緣。林平之的機緣要他萬劫不復,可林平之是真男人,他若是知道日后之事,卻一定仍會不回頭的走到底,正如他自己所說,就算付出再多,一生決不后悔。自宮練劍,痛楚與恥辱無以復加,他本性那樣清高好強,心理真不知要扭曲至何等地步。

林平之是真男人,是嗎?不是。物理意義上不是,林公子揮刀自宮,從此不是男人。林平之復仇的這一章節是金老爺子筆下最陰邪的一段:冷艷高傲的復仇少年,窮途末路的一代宗師,對峙間陰寒腥甜的血氣撲鼻而來。林平之以冰冷尖細的嗓音將仇人狠狠嘲諷,以玉女劍般的神態風姿將敵人像貓耍老鼠一樣玩弄個夠,再慢慢砍殺。復仇的少年露出美麗而殘酷的笑意,優雅又怨毒地虐殺敵人,使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無極的膽寒與恐怖。

然而我不覺得他恐怖。金書中其他有過慘痛過去、因仇恨而扭曲的人,不但會報仇,還會大肆牽連無辜,謝遜、李莫愁、夏雪宜、葉二娘無不到處掀起腥風血雨。我永遠記得,一個被唾罵為最喪心病狂的美少年,林平之,他的復仇沒有牽連哪怕一個無辜。我還覺得他是真男人。一直記得復仇后他斷然拒絕令狐沖傷藥的樣子,像極了一匹垂死卻依舊桀驁孤高的狼。

人物結局

林平之親手弒妻的動機,是全書他最大也是唯二的逆行(還有就是思過崖劍指令狐大俠)也是非常莫名其妙的情節,也許他是為了跟岳家的仇恨做個了斷,也許是害怕再一次承受欺騙與背叛,也許是邪功亂性精神失常,也許是傳說中的女二不愛主角等于有眼無珠自尋死路。而林平之的根本目的只有生存和復仇。

如同他劍指令狐大俠的理由,因為他終于明白到一個萬事不易的道理,那就是:一個江湖中人要離開恩怨,只有兩個法子,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令狐大俠做到了你死我活。所以,岳、左、任乃至東方都死。同樣與主角對立,林平之因一句遺言而未死,雖然被各色人等和自己一起折騰到慘絕人寰,他的結局比死更冷更痛更殘酷,但也算徹底避開了險惡的江湖。

[注:作為一個被主角痛恨的反派人物,林平之常使讀者陷入思維誤區。作者極力刻畫的是他的成長與蛻變,反襯出江湖的殘酷,重點并不在林平之本身。他一生處處為形勢所逼,雖身心異化、墮入魔道,實則惡行甚少,只是爭議過大。網絡上一些諸如“作惡多端”“牢底坐穿還在妄想稱霸武林”“勾引岳靈珊”“主動插足沖靈戀”“幫助岳不群誣陷令狐沖行盜”等言論,其實是受影視劇影響或看完書后的腦補,是強加給林平之的莫須有的罪名。]

6名家點評

倪匡

林平之的體內,蘊藏著一股常人所沒有的狠勁,他用這樣的狠勁對付自己,對付仇人。他在全身充滿仇恨之下,努力而上,不惜一切代價去復仇,從來也沒有人能堅持到像他這樣慘烈的,而他卻一直勇往直前。最主要的是,他的仇恨全都不是自己找來的,而是橫逆而來,來著他全然無法預測的外在力量,他全然身不由己!某種意義而言,他做的極好,唯一不好的是殺死岳靈珊,可他那時極度痛苦與瘋狂的心態,卻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林平之此人,不是上上人物,就是下下人物,無中間路可走。在我看來,林平之,是上上人物。

孔慶東

林平之長得清秀,但性格剛烈,他不是江湖人,但是他不得不踏上江湖這條路。不僅因為他要復仇,而是,即使他不這樣走,別人同樣不會讓他存在。這種復仇不僅是為死去的親人討回公道,同時,也夾雜著一種家族的榮譽感,一種源于生命本能倔強的沖動。

在人生的寒夜里,他體味到的是屈辱,卑劣,齷齪。在仇恨的黑夜里,等待得太久的他,已經沒有了接受溫暖的能力。他沒有了鮮活的生命,只是自己的工具。他的目的很簡單,他沒有那些名門正派的領袖那樣的“雄心壯志”,他只想復仇。他不是令狐沖,兩人的境遇是不一樣的,一個是進出自如,一個是無路可退。?

7爭議話題

關于林平之,主流爭論集中在兩處:

一、林平之是否愛過岳靈珊?

二、林平之為何要殺岳靈珊?

政治論

林平之殺妻,乍看太突兀了,卻是他由一個不通世務的大少爺成長為一個合格的政治人物的必然結果。如此行事,與他是否自宮關系并不甚大,其目的極單純:“我是要向左掌門表明心跡”?,既然眼前只有左冷禪嵩山派可資利用助他東山再起,岳靈珊必然成為林少俠與左掌門歃血為盟奉獻出的血祭與犧牲。
  林平之藉殺妻一舉,不僅“向左掌門表明了心跡”,也充分證明了自己。他‘決斷明快’,他對自己、對敵人、對親人都足夠“殘忍”(無關愛恨,沒有任何人是不可以被犧牲的)——林平之具備“成功的政治領袖”的無限潛能。?

取舍論

看林平之報仇,從毫無獨立生活經驗的小白,連街頭混混都打不過的菜鳥,到撼動在武林建派百年的青城派,那真是螞蟻緣槐夸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但林平之目標明確、信念堅定、百折不撓、忍辱負重、能屈能伸,最終居然成功了!相比夏雪宜濫殺無辜、袁承志虎頭蛇尾、蕭遠山莫名其妙,林平之絕對是金書中最合格的報仇者了。如果他家傳武功不是辟邪劍法需要自宮變性,而是一套黯然銷魂掌需要砍了自己右手,哪個人看了他,不得贊一聲,好漢子、好男兒,為報大仇甘于犧牲,而不是搞性別歧視。

林平之這樣的人,從他開始奮斗的那一刻起就已不屬于他自己。他的責任感成為他的第一驅使動力,也是第一準則。練成好武功,報仇是第一目標,任何人、任何事都要為此讓位。為此他不惜一切代價,苦不怕,他可以不進行任何娛樂,瘋狂的練劍;死不怕,他可以冒著一不慎便粉身碎骨的危險,天天去懸崖攀巖;煩不怕,他可以事無巨細的去翻查幾十本天書一般的佛經幾百遍;甚至連自殘身體心理扭曲走火入魔斷子絕孫他都不怕。林平之對自己都能這么殘忍,當然對于殺岳靈珊沒有任何心理負擔。但他真心不是殺人狂,除了部分青城子弟、木高峰和岳靈珊之外,再沒見他濫殺什么無辜了。

如果岳靈珊不是仇人之女,如果不是需要殺岳靈珊作為換取左冷禪信任的籌碼,我想,林平之是不會對岳靈珊下毒手的。如果他真的是喪心病狂,殺靈珊報復岳不群,那我想以他對仇人的毒辣,顯然有的是更加惡毒的辦法收拾她。他完全可以先把她……一萬遍,再……,哪一種都能讓她不如死,讓岳不群顏面喪盡。不過他沒有,我想他對她是有真感情的,不過他曾經有過的感情,在岳不群的陰謀面前,在殘敗的生命面前,在復仇這個第一志愿面前,早已變得脆弱與不堪。當林平之發現,要他在投靠左冷禪聯手殺岳不群和亡命天涯報仇無望之間選擇,他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并且手刃靈珊以換取左的信任。

命運的殘酷不單單在于把理想主義少年林平之變成了復仇機器林平之,更在于岳靈珊愛上了林平之的責任感、愛上了林平之的執著、愛上了林平之的堅韌,最后這些卻恰恰是她死亡和不幸福的源泉。?

復仇論

岳靈珊受父命埋伏在福州探聽林家消息;裝扮酒家女引起林家與青城派的人命糾紛;見林平之家被滅門而旁觀,不為之申辯調解;雖然出手救了林平之卻又故意引林平之入華山派,受父命接近林平之,探聽辟邪劍法;跟隨林平之入福建舊宅及向陽老宅,幫助搜尋劍法,新婚后又起到了監視林平之的作用(她親口自承),她可能是無心,但也不可能不對父親的想法有所覺察,但整個過程中,無論如何,她都起到了配合岳不群監視、引導林平之走進華山派陷阱、將林平之困在華山派的作用,同時在林平之家滅門案中起了導火索作用。

對林平之而言,發現華山派陰謀那天,發現岳靈珊是這張監視網的一部分(無論她自覺還是不自覺)的那天,她就不再是無辜、善良的師姐,而是敵人的一部分。雖然很多人為她的癡情感動而認定她完全無辜,但各位,敵人包圍圍困我軍,唯一女間諜圍在我身邊,意圖不明,行為可疑,你為她的癡情感動嗎?想到你老爹老娘朋友同事們都因為她莫名其妙的送了命,使你的敵人有了一個堂堂正正滅你全家的借口,你還會愛她?

同是報滅門之仇,他全家被殺超過百人而不濫殺無辜不報復社會,比起有些角色家被殺五人,而誓言十倍報復,下毒、強暴、把女人賣進妓院的手段要高貴得多了。而金庸對他報應之慘,讀者評價之不同,不過是因為有些角色愛上了仇人的女兒而放棄仇恨,他堅持復仇到底不被仇家之女迷惑,便被“愛情”這個現代最泛濫最無聊的所謂正義給抹黑了。不管有些角色怎么欺負沒武功的普通人,照樣可以在愛情的大旗下得到男女讀者的原諒,那些齷蹉的手段也被看成邪魅的美,而林平之堅持親情第一,堅持底線,卻被現代人給詆毀成了黑之花。

刺激論

林平之剛報完仇又盲了雙目,狂喜與極悲相交加(不只是因為瞎眼,還有自己為這一刻付出太多,回憶起全家百十口人的死狀,以及對身邊所有人都很絕望的心情交織在一起的那種悲哀),受到的沖擊是非常巨大的。在馬車上他喜怒無常,也說明了那時候他的心理極度脆弱,而且可能精神狀態也不大正常。

本來岳靈珊向林平之表真心,林平之的態度已經軟下來了,結果岳靈珊一提出洞房他又暴躁了。后來他說了自己已經自宮了岳靈珊表示還是要跟著他他的態度又軟了一些,結果岳靈珊一句“平弟你真可憐”他又憤怒了。我覺得,如果岳靈珊足夠聰明的話,她可以勸回林平之??上г漓`珊明顯不是一個聰明的人,也不夠了解林平之,否則也不會一再提到林平之忌諱的地方??赡苡行┰捲漓`珊說出來也是無可厚非但林平之很敏感考慮事情很極端。 岳靈珊如果一直都是這樣的談判方式,搞不好要談崩,但不會發生命案,大不了沖她吼一句你不走我走。如果岳靈珊能意識到這些避免談到一些林平之的痛處,勸回林平之也不是沒有可能。?

本來談判可以平穩進行,但勞德諾一來……岳靈珊最后那句“如果不是我爹當年救你,你早就沒命了!我岳靈珊沒有半點對不起你!”殺傷力真是太大,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對林平之而言,岳不群當初所謂的救助惡心至極,而岳靈珊也曾在林平之幫自己出頭時端著一身功夫見死不救鬧出人命引發滅門,甚至參與過岳不群對自己的陰謀(這個不能說他多疑,畢竟他懷疑有理,岳靈珊也無法自證)何談無辜,所以這句話激怒了林平之。于是在精神恍惚的情況下,在辟邪劍法邪性的催化下,心理防線脆弱的林平之一怒拔劍。

異化論

提到葵花寶典,給人的印像除了速度極快外,自宮后會性格大變,漸為女性化也頗深入人心。其實書中真正人格女性化其實只有東方不敗一人,因她的氣場太過強勢,讓人誤以為她是葵花的代表。而從金庸的說法來看,她之所以女性化,是因為其原本就有性別認同障礙,與自宮當是無關。

那林平之呢?金庸強調了他的裝束。先是盈盈提起,接者又深入描述。復仇時林平之衣著越來越華麗。而他的觀眾除了自身不保的青城派外,主要也只是一群尼姑。林平之愛獵馬鷹犬,自稱男子漢大丈夫,有男人多瞟自己幾眼勢必一個耳光打過去。除了個人喜好外,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男子氣概。雖說如此,在開篇中,他還是被眾男子所青睞,多次被人戲稱花旦、姑娘、媳婦。金庸筆下俊美的男子不少。楊過,慕容復,段譽,陳家洛…然而,因為相貌俊美被稱為姑娘,被夸贊美貌甚于女子的,除了女扮演男裝的幾位女主角外,就獨林平之一例了。

在林平之身上,初期種種詭異的設定,后期的自宮與變化,似乎都在暗示著什么。

于是有一個人,對他人眼光十分在意,極度厭惡同性對自己示愛,但內心深處卻是性別認同障礙。這可是典型的認知失調。原本這并不是問題,但當婚禮漸漸接近,他被迫面對,在無法消除矛盾的情況下,時常的緊張狀態導致焦慮與煩躁是十分合理的心理現像。在書中他自稱沒有人能抵抗劍譜的誘惑,但事實上紅葉禪師顯然就抗拒了,林遠圖怕也是等了一段時間。林平之明知練了會有殺生之禍,但他還是等不了幾天就練了。經過滅門慘案后,真的會如此不分輕重嗎?

或許真正令他無法抗拒的并非武功,而是消除矛盾,令他不必面對自己真實的異化心理。因為觀念與本性的不符,林平之徹底進入情緒失調狀態,越來越暴戾,易怒且不理性。這樣的內在情緒,一旦與多種外在誘因相結合,就會很容易做出盛怒下非理性的行為。

解脫論

林平之沒有愛過岳靈珊,不然誰會在即將成親的時候寧愿自宮也不愿意碰新婚妻子一下呢?林平之不碰岳靈珊去自宮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林平之一直以來的精神信念就是復仇,怎么能讓這些東西羈絆住自己。第二層,林平之其實也是為了保住岳靈珊的清白。

林平之不是完全感覺不到岳靈珊對自己的感情。傷逝一節,他一直在叫岳靈珊走,如果不把岳靈珊當一回事他完全可以變著法的折磨岳靈珊,畢竟他是仇人的女兒,還是幫兇。(別說岳不群不是林平之的仇人只是覬覦他家劍譜而已,福州小酒店見死不救怎么說?故意不救林震南夫婦怎么說?不得不提一句,岳不群到破廟的時間掐的真準,早到一步林震南夫婦還有氣呢。岳不群把林平之騙到華山怎么說?得到劍譜之后從背后捅他一劍怎么說?岳不群的做法比余滄海之流更卑鄙無恥?。┑撬麤]有,即使他再恨岳不群也沒有把怨恨撒到岳靈珊身上,即使岳靈珊是幫兇之一他也沒有(有人說林平之復仇的時候怎么不去救岳靈珊?林平之有這個義務去救她嗎?又不是林平之逼著她一起來的,是她非要跟著的,復仇是他此刻最重要的事,他正享受這個過程,憑什么要他去為一個仇人之女分心?)。

下面重點來說林平之的那一劍,縱觀小說前后文,林平之殺岳靈珊這一舉動是十分突兀的,因為前面林平之似乎已經相信了岳靈珊,也一個勁的叫岳靈珊離開自己。如果岳靈珊在那個時候果斷走了她絕對不會死,因為林平之真的沒有要殺她的心思,后來岳靈珊還說過無論林平之變成什么樣也會照顧他一生一世,林平之也說岳靈珊跟她媽很像,不像她爸,這就更沒有殺人動機了。但是!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勞德諾的突然出現改變了事情的走向。勞德諾要林平之投靠左冷禪,林平之心里很清楚自己只有這條路可走,去嵩山還能合謀殺了仇人岳不群,他當然不會拒絕。但是此時的岳靈珊成了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岳靈珊此時的處境非常兇險(林平之看不見,不知道令狐沖躲在附近)。讓她跟著自己上嵩山是不可能的,岳不群的女兒投靠左冷禪這不是笑話嗎?但是放岳靈珊走的話也不行,木高峰曾經綁了岳靈珊威脅林平之來著。所以難保岳靈珊獨自離開后不被其他人擄走威脅。

林平之在殺岳靈珊的時候說了一句:為左掌門表明心跡!這句話很奇怪,對左掌門表明心跡有更好的辦法,那就是把岳靈珊綁到嵩山獻給左冷禪,任由他處置,用來威脅岳不群也好,給左冷禪玩弄也罷都能更好的表明心跡,更何況林平之煩令狐沖,折磨他的心上人不是一件十分過癮的事嗎?但是林平之沒有這么做,而是在自己離開以前急不可待的殺了她,為什么?林平之很清楚,岳靈珊如果不死在自己手里必定會被別人折磨死,岳不群的仇家,青城派,嵩山派都虎視眈眈著呢。與其這樣不如自己送她一程好了,也好過以后看她被別人折磨威脅。他殺掉岳靈珊的理由實在足夠充分,但是他早不殺晚不殺偏偏選在那樣一個時候了結她,給她一個痛快,實在是出于不忍。

愛恨論

你對她開始并無愛意,因為你肩負的血海深仇使你對外物已不大關心。但你終究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不是泥木雕塑,人與人的感情總會在一招一式中與日俱增。她的伶俐活潑,她的天真無邪,她對你無怨無悔的癡情讓你無法抗拒。你終于開始與她每日練劍嬉戲,唱著采茶的山歌,享受著青春與愛情的甜蜜。浮生長恨歡娛少,華山上又變故迭生。經歷了一系列波折,你回到福建老家去尋找辟邪劍譜,那是你報仇的唯一途徑。我也曾希望你能一切順利,報得大仇,娶得嬌妻,與她白頭偕老,過完平靜而幸福的一生。

終究是天不遂人愿,當你發現岳不群的真面目時,你對正義和公道建立起來的信仰在一瞬間崩塌了。名聞江湖的君子劍都可以是陰險卑鄙的小人,這世上還有誰能信得過?那岳靈珊呢?除了你母親之外你最愛的女子,難道她也與她的父親串通一氣,一直對你美色相誘?或許她不愛你,還愛著她的大師兄令狐沖?

仇恨蒙蔽了你的雙眼,你開始懷疑她。為了在岳不群的劍下保命,你又利用著她,和她寸步不離,使岳不群找不到下手的機會。你疑著她,卻又禁不住愛她。她那自然流露的似水柔情時常讓你覺得自己錯怪了她,但你又狠心地掐滅了這種想法。在雪人身上,你與她刻下“??菔癄€,兩情不愉”,你的心中是酸、是甜、還是苦?你知道心無芥蒂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返了,重回華山卻無法重溫昔日的情懷。

你以每天晚上偷聽岳不群夫婦談話和幾乎掉下萬丈懸崖的代價拿回了你夢寐以求的辟邪劍譜,卻發現報仇還要付出更大的代價。你后來對岳靈珊說,你幾次三番想要和她真正做了夫妻之后才開始練劍,但因禁不起劍招的誘惑提前自宮。你這樣說是希望她恨你,但你這么做卻是因為你愛她。你這樣能忍辱負重的人物難道會禁不起區區幾招劍法的誘惑?仇人的毆打,農婦的謾罵,你什么沒有忍過?你是不想讓她與你行了周公之禮后再讓她終身守活寡。你想讓她有機會再回到另外一個愛她的人身邊,因為你已注定給不了她幸福。那句話才是你的真實意圖:“你還是處女之身,這就回到令狐沖身邊去吧?!蹦阃鲁鲞@句話時的悲愴痛苦只有上蒼知曉。

只是,為什么最后你還是殺了她?

你還是太過堅毅執著,愛情融化不了你鋼鐵般的仇恨。余滄海、木高峰死了,你的全部仇恨集中在岳不群一人身上。她到底是岳不群的女兒,你因為岳不群的緣故遷恨于她。如果你還愛她,如果她還在世與你相伴,你就會怕你自己不能向岳不群復仇。當你把劍刺向她的胸膛,你可曾想過你失去了世上最后一個真心愛你的人?如果她肯聽你的話,回到令狐沖身邊,也許你反而不會殺她吧?可她也是那么堅毅執著,愛上了你,就永遠對你不離不棄。?

現實論

“平弟不是存心殺我的,只不過一時失手罷了?!?

這是岳靈珊所說的,令狐沖氣憤至極,認為這是她為林平之盲目辯護信口胡謅,但真的沒有可能性嗎?我們堅持不胡想瞎想,一切從原文分析。

【林平之嘆了口氣,似乎心腸軟了下來,說道:“好罷,我便再信你一次??墒俏乙炎兂蛇@個樣子,你跟著我又有甚么意思?你我僅有夫妻之名,并無夫妻之實。你還是處女之身,這就回頭……回頭到令狐沖那里去罷!”】雖然此時林平之已經幾近瘋狂,但感覺仍很善良。后來【林平之嘆了口氣,說道:“我沒恨你?!薄俊玖制街溃骸澳愫湍愕行┎煌?,你……你更像你媽媽?!闭Z氣轉為柔和,顯然對岳靈珊的一片真情,心中也頗為感動?!?/p>

以至到了最后,見岳靈珊心意不改,他不得已說出了是個男人就會感到屈辱的秘密,為的是什么?是要岳靈珊死了這心?!玖制街溃骸澳慵葘ξ也⒎羌僖?,我也就明白跟你說了,好教你從此死了這心?!克f了那么多,就是為了讓岳靈珊死心,看起來是趕她走,其實也是為她好。

后來勞德諾出現了,道出了很多貌似事實的秘密,林平之對他所說的事情都不假思索的迎合,是因為他無路可走,他心想【若不答應,勞德諾便即用強,殺了自己和岳靈珊二人 】林平之與左冷禪的盟約,很大程度上是被脅迫的,他沒有選擇,要么答應,要么死。在勞德諾提出建議的時候,他已決定跟他走,并且在這個時候他還考慮到了岳靈珊的安全。他說【有我這樣一位賢妻相伴,姓林的焉能活到今日?】,而他之前明明已被岳靈珊所感動,相信了她,此時卻口風一變向勞德諾表示自己與她不是一路,不愿她與自己一起。勞德諾卻裝傻不理會他,繼續逼問岳靈珊【是幫丈夫還是父親】,很顯然有強迫岳靈珊上嵩山的目的??梢哉f有了岳靈珊,對于他們來說,又多一個對付岳不群的籌碼,同時也讓左冷禪利用她更好地操控利用林平之/威脅令狐沖,可謂一舉三得。

于是在這個時候,之前一直要放岳靈珊一條生路的林平之卻【冷冷地道:“你到恒山去出家為尼,正是得其所在?!?】然后【甚么意思?我是要向左掌門表明心跡?!磕敲醋鰹楸蛔罄淦疵胍玫降幕顒ψV(并不是他主動跑去投靠),林平之有必要通過殺死岳靈珊來表明心跡嗎?顯然并沒有必須之處(之后的章節里也看得出來,是左冷禪放低自己的姿態與輩分討好于他,平之顯然未全然交出劍譜,言語中也未表現出任何巴結效忠的姿態)?。何況他前面的表現都很明顯的說明他對岳靈珊沒有恨,反而留存著一些感情,他是在確信了勞德諾不會放岳靈珊離開后,才決心下手刺她。

他刺出這一劍,心情是復雜的,并不是為殺而殺。他刺她一劍,大多為的是撇開她,避免她被綁去嵩山。這樣既可以避免自己受制于人,也可以避免她受制于人,從此兩不相干。

8熒屏形象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配音 改編備注
1984 董瑋 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 齊炎 結局改編
1985 劉延方 臺灣臺視電視劇《笑傲江湖》   結局改編
1996 何寶生 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 盧琨 總體符合原著
2000 宋達民 臺灣中視電視劇《笑傲江湖》 蘇強文 神結局(化蝶)
2000 周初明 新加坡電視劇《笑傲江湖》   后期劇情、結局改編
2001 李解 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 曲敬國,陳欣 總體忠于原著
2013 陳曉 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 張杰 前期性格、舉止改編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五騎馬一出城門,少鏢頭林平之雙腿輕輕一挾,白馬四蹄翻騰,直搶出去,片刻之間,便將后面四騎遠遠拋離。他縱馬上了山坡,放起獵鷹,從林中趕了一對黃兔出來。他取下背上長弓,從鞍旁箭袋中取出一支雕翎,彎弓搭箭,刷的一聲響,一頭黃兔應聲而倒,待要再射時,另一頭兔卻鉆入草叢中不見了。鄭鏢頭縱馬趕到,笑道:“少鏢頭,好箭!”只聽得趟子手白二在左首林中叫道:“少鏢頭,快來,這里有野雞!”

【2】林平之縱馬過去,只見林中飛出一只雉雞,林平之刷的一箭,那野雞對正了從他頭頂飛來,這一箭竟沒射中。林平之急提馬鞭向半空中抽去,勁力到處,波的一聲響,將那野雞打了下來,五色羽毛四散飛舞。五人齊聲大笑。

【3】五人在林中追逐鳥獸,史、鄭兩名鏢頭和趟子手白二、陳七湊少鏢頭的興,總是將獵物趕到他身前,自己縱有良機,也不下手。打了兩個多時辰,林平之又射了兩只兔子,兩只雉雞,只是沒打到野豬和獐子之類的大獸,興猶未足,說道:“咱們到前邊山里再找找去?!?

【4】史鏢頭心想:“這一進山,憑著少鏢頭的性兒,非到天色全黑決不肯罷手,咱們回去可又得聽夫人的埋怨?!北愕溃骸疤炜焱砹?,山里尖石多,莫要傷了白馬的蹄子,趕明兒咱們起個早,再去打大野豬?!彼啦徽撜f甚么話,都難勸得動這位任性的少鏢頭,但這匹白馬他卻寶愛異常,決不能讓它稍有損傷。這匹大宛名駒,是林平之的外婆在洛陽重價覓來,兩年前他十七歲生日時送給他的。

【5】果然一聽說怕傷馬蹄,林平之便拍了拍馬頭,道:“我這小雪龍聰明得緊,決不會踏到尖石,不過你們這四匹馬卻怕不行。好,大伙兒都回去吧,可別摔破了陳七的屁股?!?

【6】五人大笑聲中,兜轉馬頭。林平之縱馬疾馳,卻不沿原路回去,轉而向北,疾馳一陣,這才盡興,勒馬緩緩而行。只見前面路旁挑出一個酒招子。

【7】鄭鏢頭道:“少鏢頭,咱們去喝一杯怎么樣?新鮮兔肉、野雞肉,正好炒了下酒?!绷制街Φ溃骸澳愀页鰜泶颢C是假,喝酒才是正經事。若不請你喝上個夠,明兒便懶洋洋的不肯跟我出來了?!币焕振R,飄身躍下馬背,緩步走向酒肆。

【8】那青衣少女低頭托著一只木盤,在林平之等人面前放了杯筷,將三壺酒放在桌上,又低著頭走了開去,始終不敢向客人瞧上一眼。

【9】林平之見這少女身形婀娜,膚色卻黑黝黝地甚是粗糙,臉上似有不少痘瘢,容貌甚丑,想是她初做這賣酒勾當,舉止甚是生硬,當下也不在意。

【10】鄭鏢頭在林平之、史鏢頭和自己的杯中斟了酒,端起酒杯,仰脖子一口喝干,伸舌頭舐了抵嘴唇,說道:“酒店換了主兒,酒味倒沒變?!庇终辶艘槐?,正待再喝,忽聽得馬蹄聲響,兩乘馬自北邊官道上奔來。

【11】兩匹馬來得好快,倏忽間到了酒店外,只聽得一人道:“這里有酒店,喝兩碗去!”史鏢頭聽話聲是川西人氏,轉頭張去,只見兩個漢子身穿青布長袍,將坐騎系在店前的大榕樹下,走進店來,向林平之等晃了一眼,便即大刺刺的坐下。

【12】這兩人頭上都纏了白布,一身青袍,似是斯文打扮,卻光著兩條腿兒,腳下赤足,穿著無耳麻鞋。史鏢頭知道川人都是如此裝束,頭上所纏白布,乃是當年諸葛亮逝世,川人為他戴孝,武侯遺愛甚深,是以千年之下,白布仍不去首。林平之卻不免希奇,心想:“這兩人文不文、武不武的,模樣兒可透著古怪?!敝宦犇悄贻p漢子叫道:“拿酒來!拿酒來!格老子福建的山真多,硬是把馬也累壞了?!?

【13】林平之氣往上沖,伸右手往桌上重重一拍,說道:“甚么東西,兩個不帶眼的狗崽子,卻到我們福州府來撒野!”

【14】那姓余的年輕漢子笑道:“賈老二,人家在罵街哪,你猜這兔兒爺是在罵誰?”林平之相貌像他母親,眉清目秀,甚是俊美,平日只消有哪個男人向他擠眉弄眼的瞧上一眼,勢必一個耳光打了過去,此刻聽這漢子叫他“兔兒爺”,哪里還忍耐得???提起桌上的一把錫酒壺,兜頭摔將過去,那姓余漢子一避,錫酒壺直摔到酒店門外的草地上,酒水濺了一地。史鏢頭和鄭鏢頭站起身來,搶到那二人身旁。

【15】林平之縱身而上,喝道?!皩4蚬丰套拥?!”左掌擊出,不等招術使老,右掌已從左掌之底穿出,正是祖傳“翻天掌”中的一招“云里乾坤”。那姓余的道:“小花旦倒還有兩下子?!睋]掌格開,右手來抓林平之肩頭。林平之右肩微沉,左手揮拳擊出。那姓余的側頭避開,不料林平之左拳突然張開,拳開變掌,直擊化成橫掃,一招“霧里看花”,拍的一聲,打了他一個耳光。

【16】姓余的大怒,飛腳向林平之踢來。林平之沖向右側,還腳賜出。

【17】這時史鏢頭也已和那姓賈的動上了手,白二將鄭鏢頭扶起。鄭鏢頭破口大罵,上前夾擊那姓余的。林平之道:“幫史鏢頭,這狗賊我料理得了?!?

【18】兩個趟子手奔到門外,一個從馬鞍旁取下林平之的長劍,一個提了一桿獵叉,指著那姓余的大罵。鏢局中的趟子手武藝平庸,但喊慣了鏢號,個個嗓子洪亮。他二人罵的都是福州土話,那兩個四川人一句也不懂,但知總不會是好話。

【19】林平之將父親親傳的“翻天掌”一招一式使將出來。他平時常和鏢局里的鏢師們拆解,一來他這套祖傳的掌法確是不凡,二來眾鏢師對這位少主人誰都容讓三分,決沒哪一個蠢才會使出真實功夫來跟他硬碰,因之他臨場經歷雖富,真正搏斗的遭際卻少。雖然在福州城里城外,也曾和些地痞惡少動過手,但那些三腳貓的把式,又如何是他林家絕藝的對手?用不上三招兩式,早將人家打得目青鼻腫,逃之夭夭??墒沁@次只斗得十余招,林平之便驕氣浙挫,只覺對方手底下甚是硬朗。那人手上拆解,口中仍在不三不四:“小兄弟,我越瞧你越不像男人,準是個大姑娘喬裝改扮的。你這臉蛋兒又紅又白,給我香個面孔,格老子咱們不用打了,好不好?”

【20】林平之心下愈怒,斜眼瞧史、鄭二名鏢師時,見他二人雙斗那姓賈的,仍是落了下風。鄭鏢頭鼻子上給重重打了一拳,鼻血直流,衣襟上滿是鮮血。

.........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