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鹿鼎記新修版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銜語燕 佩環新鬼泣啼烏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銜語燕 佩環新鬼泣啼烏

韋小寶在馬車中合眼睡了一覺。傍晚時分,忽聽得馬蹄聲響,一騎馬自后疾馳而來,奔到近處,聽得一個男人大聲喝道:“趕車的,車里坐的可是個小孩?”

韋小寶認得是劉一舟的聲音,不待車夫回答,便從車中探頭出來,笑道:“劉大哥,你是找我嗎?”只見劉一舟滿頭大汗,臉上都是塵土。他一見韋小寶,叫道:“好,我終于趕到你啦!”縱馬繞到車前,喝道:“滾下來!”韋小寶見他神色不善,吃了一驚,問道:“劉大哥,我什么事得罪了你,惹你生氣?”

劉一舟手中馬鞭揮出,向大車前的騾子頭上用力抽去。騾子吃痛大叫,人立起來,大車后仰,車夫險些摔跌落地。那車夫喝道:“青天白日的,見了鬼么?干嗎發橫?”劉一舟喝道:“老子就是要發橫!”馬鞭再揮,卷住了那車夫的鞭子,一拉之下,將他摔在地上,跟著揮鞭抽擊,抽一鞭,罵一聲:“老子就是要發橫!老子就是要發橫!”

那車夫掙扎著爬不起身,不住口爺爺奶奶地亂叫亂罵。劉一舟的鞭子越打越重,一鞭下去,鮮血就濺了開來。

韋小寶驚得呆了,心想:“這車夫跟他無冤無仇,他這般狠打,自是沖著我來了。老子不是他對手,待他打完了車夫,多半也會這樣打我,那可大事不妙?!睆难ネ仓邪纬鲐笆?,在騾子屁股上輕輕戳了一下。

騾子吃痛受驚,發足狂奔,拉著大車沿大路急奔。劉一舟舍了車夫,拍馬趕來,叫道:“好小子,有種的就別走!”韋小寶從車中探頭出來,叫道:“好小子,有種的就別追!”

劉一舟出力鞭馬,急馳趕來。騾子奔得雖快,畢竟拖了一輛大車,奔得一陣,劉一舟越追越近。韋小寶想將匕首向劉一舟擲去,但想多半擲不中,反失了防身利器。他胡亂吆喝,急催騾子快奔,突然間耳邊勁風過去,右臉上熱辣辣的一痛,已給打了一鞭。他忙縮頭入車,從車帳縫里見劉一舟的馬頭已挨到車旁,只消再奔得幾步,劉一舟便能躍上車來,情急智生,探手入懷,摸出一錠銀子,用力擲出,正中那馬左眼。

那馬左眼鮮血迸流,眼珠碎裂,登時瞎了,斜刺里向山坡上奔去。劉一舟急忙勒韁,那馬痛得厲害,幾個虎跳,將劉一舟顛下馬背。他一個打滾,隨即站起,那馬已穿入林中,嘶叫連聲,奔得遠了。韋小寶哈哈大笑,叫道:“劉大哥,你不會騎馬,我勸你去捉只烏龜來騎騎吧!”劉一舟大怒,向大車急奔追來。

韋小寶嚇了一跳,急催騾子快奔,回頭瞧劉一舟時,見他雖與大車相距已有二三十丈,但邁開大步,不停追來,要拋脫他倒也不易,當下匕首探出,在騾子臀上又輕輕一戳。豈知這次卻不靈了,騾子跳了幾下,忽然轉過頭來,向劉一舟奔去。韋小寶大叫:“不對,不對!你這畜生吃里扒外,要老子的好看!”用力拉韁,但騾子發了性,卻哪里拉得???韋小寶見情勢不妙,忙從車中躍出,奔入道旁林中。

劉一舟一個箭步躥上,左手前探,已抓住他后領。韋小寶右手匕首向后刺出。劉一舟右手順著他手臂向下一勒,一招“行云流水”,已抓住了他手腕,隨即拗轉他手臂,匕首劍頭對住他咽喉,喝道:“小賊,你還敢倔強?”左手啪啪兩下,打了他兩個耳光。

韋小寶手腕奇痛,喉頭涼颼颼的,知道自己這柄匕首削鐵如泥,割喉嚨如切豆腐,忙嬉皮笑臉地道:“劉大哥,有話好說,大家是自己人,為什么動粗?”

劉一舟一口唾沫吐在他臉上,說道:“呸,誰認你是自己人?你……你……你這小賊,竟敢在皇宮里花言巧語,騙我方師妹,又……又跟她睡在一床,我……我……非殺了你不可……”額頭青筋凸起,眼中如要噴出火來,左手握拳,對準韋小寶面門。

韋小寶這才明白,他如此發火,原來是為了方怡,只不知他怎生得知?眼前局面千鈞一發,他火氣稍大,手上多使半分勁,自己咽喉上便多個窟窿,笑道:“方姑娘是你心上人,我怎敢對她無禮?方姑娘心中,就只你一個。她從早到晚,只是想你?!?p>

劉一舟火氣立降,問道:“你怎知道?”將匕首縮后數寸。韋小寶道:“只因她求我救你,我才送你出宮,她得知你脫險,可不知有多歡喜?!?p>

劉一舟忽又發怒,咬牙道:“你這小狗蛋,老子可不領你的情!你救我也好,不救我也好,為什么騙得我方師妹答允嫁……嫁你做老婆?”匕首前挺數寸。

韋小寶道:“咦!哪有這事?你聽誰說的?方姑娘這般羞花閉月的美人兒,只有嫁你這等又英俊、又了得的英雄,這才相配哪!”

劉一舟火氣又降了三分,將匕首又縮后了數寸,說道:“你還想賴?方師妹答允嫁你做老婆,是不是?”韋小寶哈哈大笑。劉一舟道:“有什么好笑?”韋小寶笑道:“劉大哥,我問你,做太監的人能不能娶老婆?”

劉一舟憑著一股怒氣,急趕而來,一直沒想到韋小寶是個太監,而太監決不能娶妻,這一下經韋小寶一言提醒,登時心花怒放,忍不住也笑了出來,卻不放開他手腕,問道:“那你為什么騙我方師妹,要她嫁你做老婆?”

韋小寶道:“這句話你從哪兒聽來的?”劉一舟道:“我親耳聽到方師妹跟小郡主說的,難道有假?”韋小寶道:“是她們二人自己說呢,還是跟你說?”劉一舟微一遲疑,道:“是她們二人說的?!?p>

原來徐天川同方怡、沐劍屏二人前赴石家莊,行出不遠,便和吳立身、敖彪、劉一舟三人相遇。吳立身等三人在清宮中身受酷刑,雖未傷到筋骨,全身卻給打得皮破肉綻,坐了大車,也要到石家莊養傷,道上相逢,自有一番歡喜。

但方怡對待劉一舟的神情卻和往日大不相同,除了見面時叫一聲“劉師哥”,此后便十分冷淡,對他不瞅不睬。劉一舟幾次三番要拉她到一旁,說幾句知心話兒,方怡總是陪著沐劍屏不肯離開。劉一舟又急又惱,逼得緊了,方怡道:“劉師哥,從今以后,咱二人只是師兄妹的情分,除此之外,什么也不用提,也不用想?!眲⒁恢垡惑@,問道:“那……那為什么?”方怡冷冷地道:“不為什么?!眲⒁恢劾∷?,急道:“師妹,你……”方怡用力一甩,掙脫了他手,喝道:“請尊重些!”

劉一舟討了個老大沒趣,這一晚在客店之中,翻來覆去地難以安枕,心情激蕩,悄悄爬起,來到方怡和沐劍屏所住店房的窗下,果然聽得二人在低聲說話:沐劍屏道:“你這樣對待劉師哥,豈不令他好生傷心?”方怡道:“那有什么法子?他早些傷心,早些忘了我,就早些不傷心了?!便鍎ζ恋溃骸澳阏娴臎Q意要嫁……嫁給韋小寶這小孩子?他這么小,你能做他老婆嗎?”方怡道:“你自己想嫁給這小猴兒,因此勸我對師哥好,是不是?”沐劍屏急道:“不,不是的!那么你快去嫁給韋大哥好了?!狈解鶉@了口氣,道:“我發過誓,賭過咒的,難道你忘記了?那天我說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桂公公如能相救劉一舟平安脫險,小女子方怡便嫁公公為妻,一生對丈夫忠貞不貳,若有二心,叫我萬劫不得超生?!矣终f過:‘小郡主便是見證?!也粫?,你也不會忘記?!?p>

沐劍屏道:“這話當然說過的,不過我看……看他只是鬧著玩,并不當真?!狈解溃骸八斦嬉埠?,當假也好??墒窃蹅冏雠拥?,既已親口將終身許了給他,那便決無反悔,自須從一而終。何況……何況……”沐劍屏道:“何況什么?”方怡道:“我仔仔細細想過了,就算說過的話可以抵賴,可是他……他曾跟我們二人同床而臥,同被而眠……”沐劍屏咭的一聲笑,說道:“韋大哥當真頑皮得緊,他還說《英烈傳》上有這么一回書的,叫什么‘沐王爺三箭定云南,桂公公雙手抱佳人’。師姊,他可真的抱了你哪,還香了你的臉呢!”方怡嘆了口氣,不再說話。

劉一舟在窗外只聽得五內如焚,天旋地轉,立足不定。

只聽方怡又道:“其實,他年紀雖小,說話油腔滑調,待咱們二人也當真不壞。這次分手之后,不知什么時候能再相會?!便鍎ζ劣质沁业囊宦曅?,低聲道:“師姊,你在想念他啦!”方怡道:“想他便想他,又怎么了?”沐劍屏道:“是啊,我也想他。我幾次要他跟咱們同去石家莊,他總說身有要事。師姊,你說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方怡道:“在飯館中打尖之時,我曾聽得他跟車夫閑談,問起到山西的路程??磥硭嬉ド轿??!便鍎ζ恋溃骸八昙o這樣小,一個人去山西,路上要是遇到歹人,可怎么辦?”方怡嘆了口氣,道:“我本想跟徐老爺子說,不用護送我們,還是護送他的好,可是徐老爺子一定不會肯的?!便鍎ζ恋溃骸皫熸?,我……我想……”方怡道:“什么?”沐劍屏嘆了口氣,道:“沒什么?!狈解溃骸翱上г鄱松砩隙加袀?,否則的話,便陪他一起去山西?,F下跟吳師叔、劉師哥他們遇上了,咱們便不能去找他了?!?p>

劉一舟聽到這里,頭腦中一陣暈眩,砰的一聲,額頭撞上了窗格。

方怡和沐劍屏齊聲驚問:“誰???”

劉一舟妒火中燒,便如發了狂,只想:“我去殺了這小子,我去殺了這小子!”搶到前院,牽了一匹馬,打開客店大門,上馬疾奔。他想韋小寶既去山西,便向西行。奔到天明,問明了去山西的路程,沿大道追將下來,每見到有單行的大車,便問:“車里坐的可是個小孩?”

韋小寶聽劉一舟說,此中情由是聽得小郡主跟方怡說話而知,料想必是偷聽得來,所知有限,笑道:“劉大哥,你可上了你師妹的大當啦?!眲⒁恢鄣溃骸吧狭耸裁串??”韋小寶道:“方姑娘跟我說,她要好好地氣你一氣。她盡心竭力地救你,可是你半點也不將她放在心上?!眲⒁恢奂钡溃骸澳摹挠写耸??我怎不將她放在心上?”

韋小寶道:“你送過她一根銀釵,是嗎?銀釵頭上有朵梅花的?!眲⒁恢鄣溃骸笆前?!你怎知道?”韋小寶道:“她在宮中混戰之時將銀釵掉了,急得什么似的,說道這是她心上人給的東西,說什么也不能掉了,就是拚了性命不要,也要去找回來?!眲⒁恢垡淮?,沉吟道:“她……她待我這么好?”韋小寶道:“當然啦,那難道還有假的?”劉一舟問:“后來怎樣?”

韋小寶道:“你這樣扭住了,我痛得要命,怎能說話?”

劉一舟道:“好吧!”他聽得方怡對待自己如此情深,怒火已消了大半,又想反正這孩子逃不出自己掌心,松開了手,又問:“后來怎樣?”

韋小寶給他握得一條胳臂又痛又麻,慢慢將匕首插入靴筒,見手腕上紅紅的腫起了一圈手指印,說道:“沐王府的人就愛抓人手腕,你這樣,白寒楓也這樣。沐家拳中這一招‘龜抓手’,倒也了得?!彼麑ⅰ褒斪ナ帧边@個“龜”字說得甚是含糊,劉一舟沒聽明白,也不加理會,又問:“方師妹失了我給她的那根銀釵,后來怎樣?”

韋小寶道:“我給你的烏龜爪子抓得氣也喘不過來,須得歇一歇再能說話??偠灾?,你娶不娶得到方姑娘做老婆,這可有老大干系?!?p>

這次劉一舟聽明白了“烏龜爪子”四字。但他惱怒的,只是韋小寶騙得方怡答允嫁他,至于口頭上給他占些便宜,卻也并不在乎,又聽他說“你娶不娶得到方姑娘做老婆,這可有老大干系”,自是十分關心,忙道:“快說!別拖拖拉拉的了?!表f小寶道:“總得坐了下來,慢慢歇一會,才有力氣說話?!眲⒁恢蹧]法,只得跟著他來到林邊的一株大樹下,見他在樹根上坐了,當即并肩坐在他身畔。

韋小寶嘆了口氣,道:“可惜,可惜?!眲⒁恢凵跏菗?,忙問:“可惜什么?”韋小寶道:“可惜你師妹不在這里,否則她如能和你并肩坐在這里,跟你談情說愛,她才真的歡喜了?!眲⒁恢鄞髽?,忍不住笑了出來,問道:“你怎知道?”

韋小寶道:“我聽她親口說過的。那天她掉了銀釵,冒著性命危險,沖過了清宮侍衛把守的三道關口,雖然身受重傷,還是殺了三名清宮侍衛,將銀釵找了回來。我說:‘方姑娘啊,你忒也笨了,一根銀釵,值得幾錢?我送一千兩銀子給你,這種釵子,咱們一口氣去打造它三四千枝。你每天頭上插十枝,天天不同,一年三百六十日,天天插的還都是新釵子?!焦媚镎f:‘你小孩子家懂得什么?這是我那親親劉師哥送給我的,你送給我一千枝一萬枝,就算是黃金釵兒、珍珠釵兒,又哪及得上我親親劉師哥給我的一只銀釵、銅釵、鐵釵?’劉大哥,你說這方姑娘可不挺糊涂么?”

劉一舟聽了這番話,歡喜得口也合不攏來,問道:“怎么……她怎么半夜里跟小郡主說話,說的又是另一套?”

韋小寶道:“你半夜三更的,在她們房外偷聽說話,是不是?”劉一舟臉上微微一紅,道:“也不是偷聽,我夜里起身小便,剛好聽見?!表f小寶道:“劉大哥,這可是你的不是了。你什么地方不好小便,怎地到方姑娘窗下去小便,那可不臭氣沖天,熏壞了兩位羞花閉月的姑娘?”劉一舟道:“是,是!后來我方師妹怎么說?”

韋小寶道:“我肚子餓得很,沒力氣說話,你快去買些東西給我吃。我吃得飽飽的,你方師妹那些叫人聽了肉麻之極的話,我才說得出口?!彼慌伟褎⒁恢垓_到市鎮之上,就可在人叢中溜走脫身。

劉一舟道:“什么叫人聽了肉麻之極?方師妹正經得很,從來不說肉麻的話?!表f小寶道:“好吧,她正經得很,從來不說肉麻的話。她說:‘我那親親劉師哥!’又說:‘我那個又體貼、又漂亮的劉師哥!’他媽的,你聽了不肉麻,我可越聽越難為情。哼,也不害臊,說這種話!”劉一舟心花怒放,卻道:“不會吧?方師妹怎會說這種話?”韋小寶道:“好,好!算是我錯了。劉大哥,我要去找東西吃,失陪了?!闭f著站起身來。

劉一舟正聽得心癢難搔,如何肯讓他走,忙在他肩頭輕輕一按,道:“韋兄弟別忙走!我在路上買了幾張作干糧的薄餅,你先吃了,說完話后,到前面鎮上,我再好好請你喝酒吃面,跟你賠不是?!闭f著打開背上包裹,取了幾張薄餅出來。

韋小寶接了一張薄餅,撕了一片,在口中嚼了幾下,說道:“這餅咸不咸、酸不酸的,算什么玩意兒?你倒吃給我看看?!睂⒛侨绷艘唤堑谋★炦€給他。

劉一舟道:“這餅硬了,味道自然不大好,咱們對付著充充饑再說?!闭f著將餅撕下一片來吃了。

韋小寶道:“這幾張不知怎樣?”將幾張薄餅翻來翻去地挑選,翻了幾翻,說道:“他媽的尿急,小便了再來吃?!弊叩揭豢么髽溥?,轉過了身子,拉開褲子撒尿。

劉一舟目不轉睛地瞧著他,怕他突然拔足逃走。

韋小寶小便后,回過來坐在劉一舟身畔,又將幾張薄餅翻來翻去,終于挑了一張,撕開來吃。劉一舟追趕了大半天,肚子早已餓了,拿了一張薄餅也吃,一面吃,一面說道:“難道方師妹跟小郡主這么說,是故意慪我來著?”

韋小寶道:“我又不是你方師妹肚子里的蛔蟲,怎知道她的心思?你是她的親親好師哥,怎么你不知道,反來問我?”劉一舟道:“好啦!剛才是我魯莽,得罪了你,你可別賣關子啦!”韋小寶道:“既這么說,我跟你說真心話吧。你方師妹十分美貌,我倘若不是太監,原想娶她做老婆的。不過就算我不娶她,只怕也輪不到你?!眲⒁恢奂眴枺骸盀槭裁??為什么?”韋小寶道:“不用性急,再吃一張薄餅,我慢慢跟你說?!?p>

劉一舟道:“他媽的,你說話總是吞吞吐吐,吊人胃口……”說到這里,忽然身子晃了一晃。韋小寶道:“怎么?不舒服么?這餅子只怕不大干凈?!眲⒁恢鄣溃骸笆裁??”站起身來,搖搖擺擺地轉了個圈子,突然摔倒在地。

韋小寶哈哈大笑,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說道:“咦!你的薄餅里怎會有蒙汗藥?定是你想迷倒你師妹,卻自己糊里糊涂地吃了?!眲⒁恢圻砹艘宦?,已然人事不知。

韋小寶又踢了兩腳,見他全然不動,于是解下他腰帶褲帶,將他雙足牢牢綁住,又把他雙手反綁了。見大樹旁有塊石頭,用力翻開,露出一洞,下面是一堆亂石,將亂石一塊塊搬出,挖了個五尺來深的土洞,笑道:“老子今日活埋了你?!睂⑺系蕉粗?,豎直站著,將石塊泥土扒入洞中,用勁踏實,泥土直埋到他上臂,只露出了頭和肩膀。

韋小寶甚是得意,走到溪水旁,解下長袍浸濕了,回到劉一舟身前,扭絞長袍,將溪水淋在他頭上。

劉一舟給冷水一激,慢慢醒轉,一時不明所以,欲待掙扎,卻絲毫動彈不得。只見韋小寶抱膝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瞧著自己,過了一陣,才明白著了他道兒,又掙了幾下,直是紋風不動,說道:“好兄弟,別開玩笑啦!”

韋小寶罵道:“直娘賊,老子有多少大事在身,跟你這臭賊開玩笑!”重重一腳踢去,踢得他右腮登時鮮血淋漓,又罵道:“方姑娘是我老婆,憑你也配想她?你這臭賊扭得老子好痛,又打我耳光,又用鞭子抽我,老子先割下你耳朵,再割你鼻子,一刀刀地炮制你?!闭f罷拔出匕首,俯下身子,用刃鋒在他臉上撇了兩撇。

劉一舟嚇得魂飛天外,叫道:“好兄……韋……韋兄弟,韋香主,請你瞧著沐王府的情分,高……高抬貴手?!表f小寶道:“我拚了性命,從皇宮里救了你出來,你卻恩將仇報,居然想殺我,哼哼,憑你這點兒道行,也想來太歲頭上動土?你叫我瞧著沐王府的情分,剛才你拿住我時,怎地又不瞧著天地會的情分了?”劉一舟道:“確實是我不是,是在下錯了!請……請……請你大人大量?!?p>

韋小寶道:“我要在你頭上割你媽的三百六十刀,方消我心頭之恨!”提起他辮子,一刀割去。那匕首鋒利無比,嗤的一聲,便將辮子切斷,再在他頭頂來回推動,片刻之間,頭發紛落,已剃成個禿頭。韋小寶罵道:“死賊禿,老子一見和尚便生氣,非殺不可!”

劉一舟賠笑道:“韋香主,在下不是和尚?!表f小寶罵道:“你他媽的不是和尚,干嗎剃光了頭皮,前來蒙騙老爺?”劉一舟心道:“明明是你剃光了我頭發,怎么怪我?”但性命在他掌握之中,不敢跟他爭論,只得賠笑道:“千錯萬錯,都是小人不是,韋香主大人大量,別放在心上?!表f小寶道:“好,那么我問你,方怡方姑娘是誰的老婆?”劉一舟道:“這個……這個……”

韋小寶大聲道:“什么這個那個?快說!”提起匕首,在他臉上揮來揮去。劉一舟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小鬼是個太監,讓他占些口頭上便宜便了,否則他真的一劍揮來,自己少了個鼻子或是耳朵,那可槽糕之極,忙道:“她……她自然是韋香主……是韋香主你的夫人?!表f小寶哈哈一笑,說道:“她,她是誰?你說得明白些。老子可聽不得和尚們含含糊糊地說話?!眲⒁恢鄣溃骸胺解綆熋?,是你韋香主的夫人?!?p>

韋小寶道:“好!咱們可得把話說明白了。你是不是我的朋友?”劉一舟聽他口氣松動,心中大喜,忙道:“小人本來不敢高攀。韋香主倘若肯將在下當做朋友,在下……在下自然是求之不得?!表f小寶道:“我把你當做朋友。江湖上朋友講義氣,是不是?”劉一舟忙道:“是,是。好朋友該當講義氣?!表f小寶道:“朋友妻,不可戲。以后你如再向我老婆賊頭賊腦,不三不四,那算什么?你發下一個誓來!”

劉一舟暗暗叫苦,心想又上了他當。韋小寶道:“你不說也不打緊,我早知你鬼鬼祟祟,不懷好意,一心想去勾搭我老婆?!眲⒁恢垡娝治鑴迂笆?,眼前白光閃閃,忙道:“沒有,沒有。對韋香主的夫人,在下決不敢心存歹意?!表f小寶道:“以后你如向方姑娘多瞧上一眼,多說一句話,那便怎樣?”劉一舟道:“那……那便天誅地滅?!表f小寶道:“那你便是烏龜王八蛋!”劉一舟苦著臉道:“對,對!”韋小寶道:“什么對?對你什么個屁?”將匕首尖直指上他右眼皮。劉一舟道:“以后我如再向方師妹多瞧上一眼,多說一句話,我……我便是烏龜王八蛋!”

韋小寶哈哈一笑,道:“既是這樣,便饒了你。先在你頭上淋一泡尿,這才放你?!闭f著將匕首插入靴筒,雙手去解褲帶。

突然之間,樹林中一個女子聲音喝道:“你……你怎可欺人太甚!”

韋小寶聽得是方怡的聲音,又驚又喜,轉過頭去,只見林中走出三個人來,當先一人正是方怡,其后是沐劍屏和徐天川。隔了一會,又走出二人,卻是吳立身和敖彪。

他五人躲在林中已久,早將韋劉二人的對答聽得清清楚楚,眼見韋小寶要在劉一舟頭頂撒尿,結下永不可解的深怨,方怡忍不住出聲喝止。

韋小寶笑道:“原來你們早在這里了,瞧在吳老爺子面上,這泡尿免了吧?!?p>

徐天川急忙過去,雙手扒開劉一舟身畔的石塊泥土,將他抱起,解開綁在他手腳上的腰帶褲帶。劉一舟羞愧難當,低下頭,不敢和眾人目光相接。

吳立身鐵青了臉,說道:“劉賢侄,咱們的性命是韋香主救的,怎地你恩將仇報,以大欺小,對他又打又罵,又扭他手臂?你師父知道了,會怎么說?”一面說,一面搖頭,語氣甚是不悅,又道:“咱們在江湖上混,最講究的便是‘義氣’兩字,怎么可以爭風吃醋,對好朋友動武?忘恩負義,那是連豬狗也不如!”說著呸的一聲,在地下吐了口唾沫。他越說越氣,又道:“昨晚你半夜里這么火爆霹靂地沖了出來,大伙兒就知道不對,一路上尋來,你將韋香主打得臉頰紅腫,又扭住他手臂,用劍尖指著他咽喉,倘若一個失手,竟然傷了他性命,那怎么辦?”

劉一舟氣憤憤地道:“一命抵一命,我賠還他一條性命便是?!?p>

吳立身怒道:“嘿,你倒說得輕松自在,你是什么英雄好漢了?憑你一條命,抵得過人家天地會十大香主之一的韋香主?再說,你這條命是哪來的?還不是韋香主救的?你不感恩圖報,人家已經要瞧你不起,居然膽敢向韋香主動手?”

劉一舟給韋小寶逼得發誓賭咒,當時命懸人手,不得不然,此刻身得自由,想到這些言語都已給方怡聽了去,委實羞憤難當,吳立身雖是師叔,但聽他嘮嘮叨叨地教訓個不休,不由得老羞成怒,把心一橫,惡狠狠地道:“吳師叔,事情是做下來了,人家姓韋的可沒傷到一根寒毛。你老人家瞧著要怎么辦,就怎么辦吧!”

吳立身跳了起來,指著他臉,叫道:“劉一舟,你對師叔也這般沒上沒下。你要跟我動手,是不是?”劉一舟道:“我沒說,也不是你的對手?!眳橇⑸砀訍琅?,厲聲道:“倘若你武功勝得過我,那就要動手了,是不是?你在清宮中貪生怕死,一聽到要殺頭,忙不迭地大聲求饒,趕著自報姓名。我顧著柳師哥的臉面,這件事才絕口不提。哼,哼!你不是我弟子,算你運氣?!蹦秋@然是說,你如是我弟子,早就一刀殺了。

劉一舟聽他揭破自己在清宮中膽怯求饒的丑態,低下了頭,臉色蒼白,默不作聲。

韋小寶見自己占足了上風,笑道:“好啦,好啦,吳老爺子,劉大哥跟我大家鬧著玩,當不得真。我向你討個情,過去的事,別跟柳老爺子說?!?p>

吳立身道:“韋香主這么吩咐,自當照辦?!鞭D頭向劉一舟道:“你瞧,人家韋香主畢竟是做大事的,度量何等寬大?”

韋小寶向方怡和沐劍屏笑道:“你們怎么也到這里來啦?”方怡道:“你過來,我有句話跟你說?!表f小寶笑嘻嘻地走近。劉一舟見方怡當著眾人之前,對韋小寶如此親熱,手按刀柄,忍不住要拔刀上前拚命。忽聽得啪的一聲響,韋小寶已吃了記熱辣辣的耳光。

韋小寶吃了一驚,跳開數步,手按面頰,怒道:“你……你干嗎打人?”

方怡柳眉豎起,漲紅了臉,怒道:“你拿我當什么人?你跟劉師哥說什么了?背著人家,拿我這么糟蹋輕賤?”韋小寶道:“我可沒說什么不……不好的話?!狈解溃骸斑€說沒有呢,我一句句都聽見了。你……你……你們兩個都不是好人?!庇謿庥旨?,流下淚來。

徐天川心想這是小兒女們胡鬧,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別又傷了天地會和沐王府的和氣,當下哈哈大笑,說道:“韋香主和劉師兄都吃了點小虧,就算扯了個直。徐老頭可餓得狠了,咱們快找飯店,吃喝個痛快?!?p>

突然間一陣東北風吹過,半空中飄下一陣黃豆般的雨點來。徐天川抬頭看天,道:“這時候平白無端地下這陣頭雨,可真作怪?!毖垡娨粓F團烏云從東北角涌將過來,又道:“這雨只怕不小,咱們得找個地方躲雨?!?p>

七人沿著大道向西行去。方怡、沐劍屏傷勢未愈,行走不快。那雨越下越大,偏生一路上連一間農舍、一座涼亭也無,過不多時,七人都已全身濕透。韋小寶笑道:“大伙兒慢慢走吧,走得快是落湯雞,走得慢是落湯鴨,反正都差不多?!?p>

七人又行了一會,聽得水聲,來到一條河邊,見溯河而上半里處有座小屋。七人大喜,加快了腳步,行到近處,見那小屋是座東歪西倒的破廟,但總是個避雨之處,雖然破敗,卻也聊勝于無。廟門早已爛了,到得廟中,觸鼻盡是霉氣。

方怡行了這一會,胸口傷處早已十分疼痛,不由得眉頭緊蹙,咬住了牙關。徐天川拆了些破桌破椅,生起火來,讓各人烤干衣衫。天上黑云越聚越濃,雨下得越發大了。徐天川從包裹中取出干糧面餅,分給眾人。

劉一舟將辮根塞在帽子之中,勉強拖著一條辮子。韋小寶笑吟吟地對他左瞧右瞧。

沐劍屏笑問韋小寶:“剛才你在劉師哥的薄餅之中,做了什么手腳?”韋小寶瞪眼道:“沒有啊,我會做什么手腳?”沐劍屏道:“哼,還不認呢?怎地劉師哥又會中蒙汗藥暈倒?”韋小寶道:“他中了蒙汗藥么?什么時候?我怎么不知道?我瞧不會吧,他可不是好端端地坐著烤火?”沐劍屏呸了一聲,佯嗔道:“就會假癡假呆,不跟你說了?!?p>

方怡在一旁坐著,也滿心疑惑。先前劉一舟抓住韋小寶等情狀,她們只遠遠望見,看不真切,后來劉韋二人并排坐在樹下說話,她們已躡手躡腳地走近,躲在樹林里,眼見一張張薄餅都是劉一舟從包裹中取出,他又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韋小寶,防他逃走,怎么一轉眼間就會昏迷暈倒?

韋小寶笑道:“說不定劉師兄有羊吊病,突然發作,人事不知?!?p>

劉一舟大怒,霍地站起,指著他喝道:“你……你這小……”

方怡瞪了韋小寶一眼,道:“你過來?!表f小寶道:“你又要打人,我才不過來呢?!狈解溃骸澳悴豢稍僬f損劉師哥的話,小孩子家,也不修些口德?!表f小寶伸了伸舌頭,便不說話了。劉一舟見方怡兩次幫著自己,心下甚是受用,尋思:“這小鬼又陰又壞,方師妹畢竟還是對我好?!?p>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七人圍著一團火坐地,破廟中到處漏水,極少干地。突然間韋小寶頭頂漏水,水點一滴滴落向他肩頭。他向左讓了讓,但左邊也有漏水。方怡道:“你過來,這邊不漏水?!鳖D了一頓,又道:“不用怕,我不打你?!表f小寶一笑,坐到她身側。

方怡湊嘴到沐劍屏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沐劍屏咭的一笑,點點頭,湊嘴到韋小寶耳邊,低聲道:“方師姊說,她跟你是自己人,這才打你管你,叫你別得罪了劉師哥,問你懂不懂她的意思?”韋小寶在她耳邊低聲道:“什么自己人?我可不懂?!便鍎ζ翆⒃拏髁诉^去。方怡白了他一眼,向沐劍屏道:“我發過的誓,賭過的咒,永遠作數,叫他放心?!便鍎ζ劣謱⒃拏鬟^。

韋小寶在沐劍屏耳邊道:“方姑娘跟我是自己人,那么你呢?”沐劍屏紅暈上臉,呸的一聲,伸手打他。韋小寶笑著側身避過,向方怡連連點頭。方怡似笑非笑,似嗔非嗔,火光照映之下,說不盡的嬌美。韋小寶聞到二女身上淡淡香氣,心下大樂。

劉一舟所坐處和他三人相距頗遠,伸長了脖子,隱隱約約地似乎聽到什么“劉師哥”,什么“自己人”,此外再也聽不到了。瞧他三人嘻嘻哈哈,神態親密,顯是將自己當做了外人,忍不住又妒恨交作。

方怡又在沐劍屏耳邊低聲道:“你問他,到底使了什么法兒,才將劉師哥迷倒?!表f小寶見方怡一臉好奇之色,終于悄悄對沐劍屏說了:“我小便之時,背轉了身子,左手中抓了一把蒙汗藥,回頭去翻揀薄餅,餅上自然涂了藥粉。我吃的那張餅,只用右手拿,左手全然不碰。這可懂了嗎?”沐劍屏道:“原來如此?!眰髟捴?,方怡又問:“你哪里來的蒙汗藥?”韋小寶道:“宮里侍衛給的,救你劉師哥,用的就是這些藥粉?!表f小寶小便之時,方怡、沐劍屏都不便瞧他,他手抓蒙汗藥,以蒙汗紙沾上薄餅,她們自沒發覺。這時大雨傾盆,在屋面上打得嘩啦啦急響,韋小寶的嘴唇直碰到沐劍屏耳朵,所說的話才能聽到。

劉一舟心下焦躁,霍地站起,背脊重重在柱子上一靠,突然喀喇喇幾聲響,頭頂掉下幾片瓦來。這座破廟早已朽爛,給大雨一浸,北風一吹,已然支撐不住,跟著一根根椽子和瓦片磚泥紛紛跌落。徐天川叫道:“不好,這廟要倒,大家快出去?!?p>

七人奔出廟去,沒走得幾步,便聽得轟隆隆一聲巨響,廟頂塌了一大片,跟著又有半堵墻倒下。

便在此時,只聽得馬蹄聲響,十余騎馬自東南方疾馳而來,片刻間奔到近處,黑暗中影影綽綽,馬上都騎得有人。

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啊喲,這里本來有座小廟可以躲雨,偏偏又倒了?!绷硪蝗舜舐晢柕溃骸拔?,老鄉,你們在這里干什么?”徐天川道:“我們在廟里躲雨,這廟塌了下來,險些兒都給壓死了?!瘪R上一人罵道:“他媽的,落這樣大雨,老天爺可不是瘋了?!绷硪蝗说溃骸摆w老三,除了這小廟,附近一間屋都沒有?有沒山洞什么的?”

那蒼老的聲音道:“有……有是有的,不過也同沒有差不多?!币幻麧h子罵道:“你奶奶的,到底有是沒有?”那老頭道:“這里向西北,山坳中有一座鬼屋,是有惡鬼的,誰也不敢去,那不是跟沒有差不多?”

馬上眾人大聲笑罵起來:“老子才不怕鬼屋哩!有惡鬼最好,揪了出來當點心?!庇钟腥撕鹊溃骸翱祛I路!又不是洗澡,在這大雨里泡著,你道滋味好得很么?”趙老三道:“各位爺們,老兒沒嫌命長,可不敢去了。我勸各位也別去吧。這里向北,再行三十里,便有市鎮?!瘪R上眾人都道:“這般大雨,怎再挨得三十來里?咱們這許多人,還怕什么鬼?”趙老三道:“好吧,大伙兒向西北,拐個彎兒,沿山路進坳,就只一條路,不會錯的……”眾人不等他說完,已縱馬向西北方馳去。趙老三騎的是頭驢子,微一遲疑,拉過驢頭,回頭向東南方來路而去。

徐天川道:“吳二哥、韋香主,咱們怎么辦?”吳立身道:“我看……”但隨即想起,該當由韋小寶出主意才是,跟著道:“請韋香主吩咐,該當如何?”韋小寶怕鬼,只說不出口,道:“吳老爺子說吧,我可沒什么主意?!眳橇⑸淼溃骸皭汗硎裁?,都是鄉下人胡說八道。就算真的有鬼,咱們也跟他拚上一拚?!表f小寶道:“有些鬼是瞧不見的,等到瞧見,已經來不及啦?!毖韵嘛@然是怕鬼。

劉一舟大聲道:“怕什么妖魔鬼怪?在雨中再淋得半個時辰,人人都非生病不可?!?p>

韋小寶見沐劍屏不住發顫,確是難以支持,又不愿在方怡面前示弱,輸給了劉一舟,便道:“好,大伙兒這就去吧!倘若見到惡鬼,可須小心!”

七人依著那趙老三所說,向西北走進了山坳,黑暗中卻尋不到道路,但見樹林中白茫茫的,有一條小瀑布沖下來。韋小寶道:“尋不到路,叫做‘鬼打墻’,這是惡鬼在迷人?!毙焯齑ǖ溃骸斑@片水就是路了,山水沿著小路流下來?!眳橇⑸淼溃骸罢?!”踏著瀑布走上坡去。余人跟隨而上,爬上山坡。

忽聽得左首樹林中有馬嘶聲,知道那十幾個騎馬漢子便在那邊。徐天川心想:“這批人不知是什么來頭?!钡胱约汉蛥橇⑸砺撌?,尋常武師便有幾十人也不放在心上,當下踏水尋路,高一腳低一腳地向林中走去。

一到林中,更加黑了,只聽得前面嘭嘭嘭敲門,果然有屋。韋小寶又驚又喜,忽覺有人伸手過來,拉住了他手。那手掌軟綿綿的,跟著耳邊有人柔聲道:“別怕!”正是方怡。

但聽敲門之聲不絕,始終沒人開門。七人走到近處,只見黑沉沉的一大片屋子。

一眾騎馬人大聲叫嚷:“開門,開門!避雨來的!”叫了好一會,屋內半點動靜也無。一人道:“沒人住的!”另一人道:“趙老三說是鬼屋,誰敢來???跳進墻去吧!”白光閃動,兩人拔出兵刃,跳進墻去,開了大門。眾人一擁而進。

徐天川心想:“這些人果是武林中的,看來武功也不甚高?!逼呷烁M去。

大門里面是個好大的天井,再進去是座大廳。有人從身邊取出油包,解開來取出火刀火石,打著了火,見廳中桌上有蠟燭,便去點燃了。眾人眼前突現光亮,都一陣喜慰,見廳上陳設著紫檀木的桌椅茶幾,竟是大戶人家的氣派。

徐天川心下嘀咕:“桌椅上全無灰塵,地下打掃得這等清潔,屋里怎會沒人?”

只聽一名漢子說道:“這廳上干干凈凈的,屋里有人住的?!绷硪蝗舜舐暼碌溃骸拔?,喂,屋里有人嗎?屋里有人嗎?”大廳又高又大,他大聲叫嚷,隱隱竟有回聲。

回聲一止,四下除了大雨之聲,竟無其他聲息。眾人面面相覷,都覺頗為古怪。

一名白發老者問徐天川:“你們幾位都是江湖上朋友么?”徐天川道:“在下姓許,這幾個有的是家人,有的是親戚,要去山西探親,不想遇上了這場大雨。達官爺貴姓?”那老者點了點頭,見他們七人中有老頭,有小孩,又有女子,也不起疑心,卻不答他問話,說道:“這屋子可有點兒古怪?!?p>

又有一名漢子叫道:“屋里有人沒有?都死光了嗎?”停了片刻,仍無人回答。

那老者坐在椅上,指著六個人道:“你們六個到后面瞧瞧去!”六名漢子拔兵刃在手,向后進走去。六人微微弓腰,走得甚慢,神情頗為戒懼。耳聽得踢門聲、喝問聲不斷傳來,并無異狀,聲音越去越遠,顯然屋子極大,一時走不到盡頭。那老者指著另外四人道:“找些木柴來點幾個火把,跟著去瞧瞧?!蹦撬娜朔蠲?。

韋小寶等七人坐在大廳長窗的門檻上,誰也不開口說話。徐天川見那群人中有十人走向后進,廳上尚有八人,穿的都是布袍,瞧模樣似是什么幫會的幫眾,又似是鏢局的鏢客,卻沒押鏢,一時摸不清他們路子。

韋小寶忍不住道:“姊姊,你說這屋里有沒有鬼?”方怡還沒回答,劉一舟搶著說道:“當然有鬼!什么地方沒死過人?死過人就有鬼?!表f小寶打了個寒噤,身子一縮。

劉一舟道:“天下惡鬼都欺善怕惡,專迷小孩子。大人陽氣盛,吊死鬼啦,大頭鬼啦,就不敢招惹大人?!?p>

方怡從衣襟底下伸手過去,握住了韋小寶左手,說道:“人怕鬼,鬼更怕人呢。一有火光,鬼就逃走了?!?p>

只聽得腳步聲響,先到后面察看的六名漢子回到廳上,臉上神氣透著十分古怪,七嘴八舌地說道:“一個人也沒有,可是到處打掃得干干凈凈的?!薄按采箱佒蝗?,床底下有鞋子,都是娘兒們的?!薄耙鹿窭锓诺亩际桥艘律?,男人衣服卻一件也沒有!”

劉一舟大聲叫道:“女鬼!一屋子都是女鬼!”眾人一齊轉頭瞧著他,一時之間,誰都沒做聲。

突然聽得后面四人怪聲大叫,那老者一躍而起,正要搶去后面接應,那四人已奔入大廳,手中火把都已熄滅,叫道:“死人,死人真多!”臉上盡是驚惶之色。

那老者沉著臉道:“大驚小怪的,我還道是遇上了敵人呢。死人有什么可怕?”一名漢子道:“不是可怕,是……是稀奇古怪?!蹦抢险叩溃骸笆裁聪∑婀殴??”另一名漢子道:“東邊一間屋子里,都……都是死人靈堂,也不知共有多少?!蹦抢险叱烈鞯溃骸坝袥]死人和棺材?”兩名漢子對望了一眼,齊道:“沒……沒瞧清楚,好像沒有?!?p>

那老者道:“多點幾根火把,大伙兒瞧瞧去。說不定是座祠堂,那也平常得緊?!彼m說得輕描淡寫,但語氣中也顯得大為猶豫,似乎明知祠堂并非如此。

他手下眾漢子便在大廳拆桌拆椅,點成火把,擁向后院。

徐天川道:“我去瞧瞧,各位在這里待著?!备诒娙酥笞吡诉M去。

敖彪問道:“師父,這些人是什么路道?”吳立身搖頭道:“瞧不出,聽口音似乎是魯東、關東一帶的人,不像是六扇門的鷹爪。莫非是私梟?可又沒見帶貨?!?p>

劉一舟道:“那一伙人也沒什么大不了,倒是這屋中的大批女鬼,可厲害著呢!”說著向韋小寶伸了伸舌頭。韋小寶打了個寒噤,緊緊握住了方怡的手,自己掌心中盡是冷汗。沐劍屏顫聲道:“劉……劉師哥,你別老嚇人,好不好?”劉一舟道:“小郡主,你不用擔心,你是金枝玉葉,什么惡鬼見了你都遠遠避開,不敢侵犯。惡鬼最憎的,就是不男不女的太監?!狈解家卉?,臉有怒色,待要說話,卻又忍住了。

過了好一會,才聽得腳步聲響,眾人回到大廳。韋小寶吁了口長氣,心下略寬。徐天川低聲道:“七八間屋子里,共有三十來座靈堂,每座靈堂上都供了五六個、七八個牌位,看來每座靈堂上供的是一家死人?!眲⒁恢鄣溃骸昂俸?,這屋里豈不是有幾百個惡鬼?”徐天川搖了搖頭,他見多識廣,可從未聽見過這等怪事,過了一會,緩緩地道:“最奇怪的是,靈堂前都點了蠟燭?!表f小寶、方怡、沐劍屏三人同時驚叫出來。

一名漢子道:“我們先前進去時,蠟燭明明沒點著?!蹦抢险邌柕溃骸澳銈儧]記錯?”四名漢子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搖了搖頭。那老者道:“不是有鬼,咱們遇上了高人。頃刻之間,將三十幾座靈堂中的蠟燭都點燃了,這身手可也真敏捷得很。許老爺子,你說是不是呢?”最后這句話是向著徐天川而說。徐天川假作癡呆,說道:“咱們恐怕沖撞了屋主,不……不妨到靈堂前磕……磕幾個頭?!?p>

雨聲之中,東邊屋中忽然傳來幾下女子啼哭,聲音甚是凄切。靜夜之中,雖然大雨淅瀝,這幾下哭聲仍聽得清清楚楚。

韋小寶只嚇得張口結舌,臉色大變。

眾人面面相覷,都不禁毛骨悚然。過了片刻,西邊屋中又傳出女子悲泣之聲。劉一舟、敖彪以及兩名漢子齊聲叫道:“鬼哭!”

那老者哼的一聲,突然大聲說道:“咱們路經貴處,到此避雨,擅闖寶宅,特此謝過。賢主人可肯賜見么?”這番話中氣充沛,遠遠送了出去。過了良久,后面沒絲毫動靜。

那老者搖了搖頭,大聲道:“這里主人既不愿接見俗客,咱們可不能擅自騷擾。便在廳上避一避雨,一等天明雨停,大伙兒盡快動身?!闭f著連打手勢,命眾人不可說話,側耳傾聽,過了良久,不再聽到啼哭之聲。

一名漢子低聲道:“章三爺,管他是人是鬼,一等天明,一把火,把這鬼屋燒成他媽的一片白地?!蹦抢险邠u手道:“咱們要緊事情還沒辦,不可另生枝節。坐下來歇歇吧!”眾人衣衫盡濕,便在廳上生起火來。有人取出個酒葫蘆,拔開塞子,遞給那老者喝酒。

那老者喝了幾口酒,斜眼向徐天川瞧了半晌,說道:“許老爺子,你們幾個是一家人嗎?怎地口音不同?你是京城里的,這幾位卻是云南人?”

徐天川笑道:“老爺子好耳音,果然是老江湖了。我大妹子嫁在云南,這位是我妹夫?!闭f著向吳立身一指,又道:“我妹夫、外甥他們都是云南人。我二妹子可又嫁在山西。天南地北的,十幾年也難得見一次面。我們這次是上山西探我二妹子去?!彼f吳立身是他的妹夫,那是客氣話,當時北方習俗,叫人大舅子、小舅子便是罵人。

那老者點了點頭,喝了口酒,瞇著眼睛道:“幾位從北京來?”徐天川道:“正是?!蹦抢险叩溃骸霸诘郎峡梢姷揭粋€十三四歲的小太監嗎?”

此言一出,徐天川等心中都是一凜,幸好那老者只注視著他,而徐天川臉上神色不露,敖彪、沐劍屏臉上變色,旁人卻未曾留意。徐天川道:“你說太監?北京城里,老的小的,太監可多得很啊,一出門總撞到幾個?!蹦抢险叩溃骸拔覇柲阍诘郎峡稍吹?,不是說北京城里?!毙焯齑ㄐΦ溃骸袄蠣斪?,你這話可不在行啦。大清的規矩,太監一出京城,就犯死罪。太監們可不像明朝那樣威風了?,F下有哪個太監敢出京城一步?”

那老者“哦”了一聲,道:“說不定他改了裝呢?”

徐天川連連搖頭,說道:“沒這個膽子,沒這個膽子!”頓了一頓,問道:“老爺子,你找的是怎么個小太監?等我從山西探了親,回到京城,也可幫你打聽打聽?!?p>

那老者道:“哼哼,多謝你啦,就不知有沒那么長的命?!闭f著閉目不語。

徐天川心想:“他打聽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太監,那不是沖著韋香主嗎?這批人既不是天地會,又不是沐王府的,十之八九,沒安著善意,可得查問明白。他不惹過來,我們倒要惹他一惹?!闭f道:“老爺子,北京城里的小太監,只有一位大大出名。他大名兒傳遍了天下,想來你也聽到過,那便是殺了奸臣鰲拜、立了大功的那一位?!蹦抢险弑犻_眼來,道:“嗯,你說的是小桂子桂公公?”徐天川道:“不是他還有誰呢?這人有膽有勇,武藝高強,實在了不起!”那老者道:“這人相貌怎樣?你見過他沒有?”

徐天川道:“哈,這桂公公天天在北京城里蹓跶,北京人沒見過他的,只怕沒幾個。這桂公公又黑又胖,是個胖小子,少說也有十七八啦,說什么也不信他只十四歲?!?p>

方怡握著韋小寶的手掌緊了一緊,沐劍屏的手肘在他背心輕輕一撞,都暗暗好笑。韋小寶本來一直在怕鬼,聽那老者問起了自己,心下盤算,將怕鬼的念頭便都忘了。

那老者道:“是么?我卻聽人說,這桂公公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小孩童,就是狡猾機靈,只怕跟你那個外甥倒有三分相像,哈哈,哈哈!”說著向韋小寶瞧去。

劉一舟忽道:“聽說那小桂子卑鄙無恥,最會使蒙汗藥。他殺死鰲拜,便是先用藥迷倒的,否則這小賊又膽小,又怕鬼,怎殺得了鰲拜?”向韋小寶笑吟吟地道:“表弟,你說是不是呢?”

吳立身大怒,反手一掌,向他臉上打去。劉一舟低頭避開,左足一彈,已站了起來。吳立身這反手一掌,乃是一招“碧雞展翅”,劉一舟閃避彈身,使的是招“金馬嘶風”,都是“沐家拳”招式。一個打得急,一個避得快,不知不覺間都使出了本門拳法。

那姓章老者霍地站起,笑道:“好啊,眾位喬裝改扮得好!”他這一站,手下十幾人跟著都跳起身來。那老者喝道:“都拿下了!一個都不能放走?!?p>

吳立身從懷中抽出短刀,大頭向左一搖,砍翻了一名漢子,向右一搖,又一名漢子咽喉中刀倒地。

那老者雙手在腰間摸出一對判官筆,雙筆互擦,發出滋滋之聲,雙筆左點吳立身咽喉,右取徐天川胸口,以一攻二,身手快捷。徐天川向右一沖,左手向一名大漢眼中抓去。那大漢后仰急避,手中單刀已給奪去,腰間一痛,自己的刀已斬入了自己肚子。那邊敖彪也已跟人動上了手。劉一舟微一遲疑,解下軟鞭,上前廝殺。對方雖然人多,但只那老者和吳立身斗了個旗鼓相當,余下眾人都武功平平。

韋小寶看出便宜,心想:“只要不碰那老甲魚,其余那些我也可對付對付?!蔽肇笆自谑?,便欲沖上。方怡一把拉住,說道:“咱們贏定了,不用你幫手?!表f小寶心道:“我知道贏定了,這才上前哪。倘若輸定,還不快逃?”

忽聽得滋滋連聲,那老者已跳在一旁,兩枝判官筆互相磨擦,他手下眾人齊往他身后擠去,迅速之極地排成一個方陣。這些人只幾個箭步,便各自站定了方位,十余人既不推擁,亦無碰撞,足見平日習練有素,在這件事上著實花過了不少功夫。

徐天川和吳立身都吃了一驚,退開幾步。敖彪奮勇上前,突然間方陣中四刀齊出,二斬其肩,二砍其足,配合得甚是巧妙,中間二桿槍則架開了他砍去的一刀。敖彪“啊”的一聲叫,肩頭中刀。

吳立身急叫:“彪兒后退!”敖彪向后躍開。頃刻之間,戰局勝負之勢突然逆轉。

徐天川站在韋小寶和二女之前相護,察看對方這陣法如何運用。只見那老者右手舉起判官筆,高聲叫道:“洪教主萬年不老,永享仙福!壽與天齊,壽與天齊!”那十余名漢子一齊舉起兵刃,大呼:“洪教主壽與天齊,壽與天齊!”聲震屋瓦,狀若癲狂。

徐天川心下駭然,不知他們在搗什么鬼。韋小寶聽了“洪教主”三字,驀地里記起陶紅英懼怕已極的神色與言語,脫口而出:“神龍教!他們是神龍教的!”

那老者臉上變色,說道:“你知道神龍教的名頭!”高舉右手,又呼:“洪教主神通廣大。我教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無堅不摧,無敵不破。敵人望風披靡,逃之夭夭!”

徐天川等聽得他們每念一句,心中就是一凜,但覺這些人的行為稀奇古怪,從所未有,臨敵之際,居然大聲念起書來,都相顧駭然,不明所以。

韋小寶叫道:“這些人會念咒,別上了他們當!大伙兒上前殺??!”

卻聽那老者和眾人越念越快,已不再是那老者念一句,眾人跟一句,而是十余人齊聲念誦:“洪教主神通護佑,眾弟子勇氣百倍,以一當百,以百當萬。洪教主神目如電,燭照四方。我弟子殺敵護教,洪教主親加提拔,升任圣職。我教弟子護教而死,同升天堂!”突然間縱聲呼叫,那方陣疾沖過來。

吳立身、徐天川等挺兵刃相迎,可是那陣法實在太過怪異,陣中每人的兵刃都是從匪夷所思的方位砍殺出來。不數合間,敖彪和劉一舟已遭砍倒,跟著韋小寶、方怡、沐劍屏也都給一一打倒。方怡傷腿,沐劍屏傷臂。韋小寶背心上給戳了一槍,幸好有寶衣護身,這一槍沒戳入體內,但來勢太沉,立足不定,俯身跌倒。過不多時,吳立身和徐天川也先后受傷。那老者接連出指,點了各人身上要穴。

眾漢子齊聲呼叫:“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壽與天齊!”呼喊聲畢,突然一齊坐倒,各人額頭汗水有如泉涌,呼呼喘氣,顯得疲累不堪。這一戰不到一盞茶時分便分勝敗,但這些人一陣大呼,卻如激斗了好幾個時辰一般。

韋小寶心中連珠價叫苦,尋思:“這些人原來都會妖法,無怪陶姑姑一提到神龍教,便嚇得什么似的,果然神通廣大?!?p>

那老者坐在椅上閉目養神,過了好一會才站起身來,抹去了額頭汗水,在大廳上走來走去,又過了好一會,他手下眾人紛紛站起。

那老者向著徐天川等道:“你們一起跟著我念!聽好了,我念一句,你們跟一句: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

徐天川罵道:“邪魔歪道,裝神弄鬼,要老子跟著搗鬼,做你娘的清秋大夢!”那老者提起判官筆,在他額頭一擊,咚的一聲,鮮血長流。徐天川罵道:“狗賊,妖人!”

那老者問吳立身道:“你念不念?”吳立身未答先搖頭。那老者提起判官筆,也在他額頭一擊,再問敖彪時,敖彪罵道:“你奶奶的壽與狗齊!”那老者大怒,判官筆擊下時用力甚重,敖彪立時暈去。吳立身喝道:“彪兒好漢子!你們這些只會搞妖法的家伙,他媽的,有種就把我們都殺了?!?p>

那老者舉起判官筆,向劉一舟道:“你念不念?”劉一舟道:“我……我……我……”那老者道:“你說:洪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劉一舟道:“洪教主……洪教主……”那老者將判官筆的尖端在他額頭輕輕一戳,喝道:“快念!”劉一舟道:“是,是,洪教主……洪教主壽與天齊!”

那老者哈哈大笑,說道:“畢竟識時務的便宜,你這小子少受了皮肉之苦?!弊叩巾f小寶面前,喝道:“小鬼頭,你跟著我念?!表f小寶道:“用不著你念?!蹦抢险吲溃骸笆裁??”舉起了判官筆。

韋小寶大聲念道:“韋教主神通廣大,壽與天齊,永享仙福。韋教主戰無不勝,勝無不戰,韋教主攻無不克,克無不攻。韋教主提拔你們大家,大家同升天堂……”他把韋教主這個“韋”字說得含含糊糊,只是鼻孔中這么一哼,那老者卻哪知他弄鬼,只道他說的是“洪教主”,聽他這么一連串地念了出來,哈哈大笑,贊道:“這小孩兒倒挺乖巧?!?p>

他走到方怡身前,摸了摸她下巴,道:“唔,小妞兒相貌不錯,乖乖跟我念吧?!狈解鶎㈩^一扭,道:“不念!”那老者舉起判官筆欲待擊下,燭光下見到她嬌美的面龐,心有不忍,將筆尖對準她面頰,大聲道:“你念不念?你再說一句‘不念’,我便在你臉蛋上連劃三筆?!狈解髲姴荒?,但“不念”二字,卻也不敢出口。老者道:“到底念不念?”

韋小寶道:“我代她念吧,包管比她自己念得還要好聽?!蹦抢险叩溃骸罢l要你代?”提起判官筆,在方怡肩頭一擊。方怡痛得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忽有一人笑道:“章三爺,這妞兒倘若不念,咱們便剝她衣衫?!庇嗳她R叫:“妙極,妙極!這主意不錯?!?p>

劉一舟忽道:“你們干嗎欺侮這姑娘?你們要找的那小太監,我就知道在哪里?!蹦抢险呙枺骸澳阒??在哪里?快說,快說!”劉一舟道:“你答允不再難為這姑娘,我便跟你說,否則你就殺了我,我也不說?!狈解饴暤溃骸皫煾?,不用你管我?!蹦抢险咝Φ溃骸昂?,我答允你不難為這姑娘?!眲⒁恢鄣溃骸澳阏f話可要算數?!蹦抢险叩溃骸拔倚照碌恼f過了話,自然算數。那小太監,就是擒殺鰲拜、皇帝十分寵幸的小桂子,你當真知道他在哪里?”

劉一舟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那老者跳起身來,指著韋小寶,道:“就……是他?”臉上一副驚喜交集之色。

方怡道:“憑他這樣個孩子,怎殺得了鰲拜,你莫聽他胡說八道?!眲⒁恢鄣溃骸笆前?,若不是使蒙汗藥,怎殺得了滿洲第一勇士鰲拜?”

那老者將信將疑,問韋小寶道:“鰲拜是不是你殺的?”韋小寶道:“是我殺的,便怎樣?不是我殺的,又怎樣?”那老者罵道:“你奶奶的,我瞧你這小鬼頭就是有點兒邪門。身上搜一搜再說?!碑斚卤阌袃擅麧h子過來,解開韋小寶背上的包袱,將其中物事一件件放在桌上。

那老者見到珠翠金玉諸種寶物,說道:“這當然是皇宮里的物事,咦……這是什么?”拿起一疊厚厚的銀票,見每張不是五百兩,便是一千兩,總共不下數十萬兩,不由得呆了,道:“果然不錯,果然不錯,你……你便是小桂子。帶他到那邊廂房去細細查問?!?p>

方怡急道:“你們……你們別難為他?!便鍎ζ镣鄣囊宦?,哭了出來。

一名漢子抓住韋小寶后領,兩人捧起了桌上諸種物事,另一人持燭臺前導,走進后院東邊廂房。那老者揮手道:“你們都出去!”四名漢子出房,帶上了房門。

那老者喜形于色,不住搓手,在房中走來走去,笑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小桂子公公,今日跟你在這里相會,當真三生有幸?!?p>

韋小寶笑道:“在下跟你老爺子在這里相會,那是六生有幸,九生有幸?!彼霒|西都給他搜了出來,抵賴再也無用,只得隨機應變,且看混不混得過去。

那老者一怔,說道:“什么六生有幸、九生有幸?桂公公,你大駕這是去五臺山清涼寺吧?”

韋小寶不由得一驚:“老王八什么都知道了,那可不容易對付?!毙σ饕鞯氐溃骸白瘃{武功既高,念咒的本事又勝過了茅山道士。你們神龍教名揚天下,果然有些道理。在下聞名已久,今日親眼目睹,佩服之至?!彪S口把話頭岔開,不去理會他的問話。

那老者問道:“神龍教的名頭,你從哪里聽來的?”

韋小寶信口開河:“我是從平西王吳三桂的兒子吳應熊那里聽來的。他奉了父親之命,到北京朝貢,他手下有個好漢,名叫楊溢之,又有許多遼東金頂門的高手。他們商量著要去剿滅神龍教,說道神龍教有位洪教主,神通廣大,手下能人極多。他教下有人在鑲藍旗旗主那里辦事,得了一部《四十二章經》,那可厲害得很了?!彼ㄕf謊的訣竅,知道不用句句都假,九句真話中夾一句假話,騙人就容易得多。

那老者越聽越奇,吳應熊、楊溢之這兩人的名頭,他是聽見過的。他教中一位重要人物在鑲藍旗旗主手下任職,那是教中的機密大事,他自己也是直到一個多月之前,才在無意之間得知,隱隱約約又曾聽到過《四十二章經》這么一部經書,但其中底細,卻全然不曉,忙問:“平西王府跟我們神龍教無怨無仇,干嗎要來惹事生非?說到‘剿滅’兩字,當真是不知死活了?!?p>

韋小寶道:“吳應熊他們說,平西王府跟神龍教自然無怨無仇,說到洪教主的本事,大家還是很佩服的。不過神龍教既然得了《四十二章經》,這是至寶奇書,卻非奪不可。貴教不是還有個胖胖的女子,叫做柳燕柳大姊的,到了皇宮中嗎?”

那老者奇道:“咦,你怎么又知道了?”

韋小寶口中胡說八道,只要跟神龍教拉得上半點關系的,就都說了出來,心中飛快轉著念頭,說道:“這位柳大姊,跟我交情可挺不錯。有一次她得罪了太后,太后要殺她,幸虧我出力相救,將她藏在床底下。太后在宮里到處找不到她。這位胖大姊感激我的救命之恩,勸我加入神龍教,說道洪教主喜歡我這種小孩子,將來一定有大大的好處給我?!?p>

那老者“嗯”了一聲,益發信了,又問:“太后為什么要殺柳燕?她們……她們不是很好的么?”

韋小寶道:“是啊,她們倆本來是師姊師妹。太后為什么要殺柳大姊呢?柳大姊說,這是一個天大的秘密,她跟我說了,我答允過她決不泄漏的,所以這件事不能跟你說??偠灾?,太后的慈寧宮中,最近來了一個男扮女裝的假宮女,這人頭頂是禿的……”

那老者脫口而出:“鄧炳春?鄧大哥入宮之事,你也知道了?”

韋小寶原不知那假宮女叫做鄧炳春,但臉上神色,卻滿是一副無所不知的模樣,微微一笑,說道:“章三爺,這件事可機密得很,你千萬不能在人前泄漏了,否則大禍臨頭。你跟我說倒不打緊,如有第三人在此,就算是你最親信的手下人,你也萬萬說不得。要是機關敗露,洪教主一生氣,只怕連你也要擔個大大的不是?!?p>

他在皇宮中住得久了,知道泄漏機密乃是朝廷和宮中的大忌,重則抄家殺頭,輕則永無進身之機,因此人人都神神秘秘,鬼鬼祟祟,顯得高深莫測,表面上卻又裝得本人什么都知道,不過不便跟你說而已。他將這番伎倆用在那姓章老者身上,果然立竿見影,當場見效。江湖上幫會教派之中,上級統御部屬,所用方法與朝廷亦無二致,所分別者,只不過在精粗隱顯而已。

這幾句話只聽得那老者暗暗驚懼,心想:“我怎地如此粗心,竟將這種事也對這小孩說了?這小孩可留他不得,大事一了,非殺了滅口不可?!辈挥傻蒙裆珜擂?,勉強笑了笑,問道:“你跟我們鄧師兄說了些什么?”

韋小寶道:“我跟鄧師兄的說話,還有他要我去稟告洪教主的話,日后見到教主之時,我自然詳細稟明?!?p>

那老者道:“是,是!”給他這么裝腔作勢地一嚇,可真不知眼前這小孩是什么來頭,當下和顏悅色地道:“小兄弟,你去五臺山,自然是去跟瑞棟瑞副總管相會了?”

韋小寶心想:“他知道我去五臺山,又知道瑞棟的事,這個訊息,定是從老婊子那里傳出的。老婊子叫那禿頭假宮女作師兄,這禿頭是神龍教的重要人物,原來老婊子跟神龍教勾勾搭搭。老子落在他們手中,當真是九死一生,十八死半生?!蹦樕霞僮黧@異,道:“咦,章三爺,你消息倒真靈通,連瑞副總管的事也知道?!?p>

那老者微笑道:“比瑞副總管來頭大上萬倍之人,我也知道?!表f小寶心下暗暗叫苦:“糟糕,糟糕!老婊子什么事都說了出來,除了順治皇帝,還有哪一個比瑞棟的來頭大上萬倍?”那老者道:“小兄弟,你什么也不用瞞我。你上五臺山去,是奉命差遣呢,還是自己去的?”

韋小寶道:“我在宮里當太監,若不是奉命差遣,怎敢擅自離京?難道嫌命長么?”那老者道:“如此說來,是皇上差你去的了?”韋小寶神色大為驚奇,道:“皇上?你說是皇上?哈哈,這一下你消息可不靈了?;噬显鯐牢迮_山的事?”那老者道:“不是皇上,又是誰派你去的?”韋小寶道:“你倒猜猜看?!蹦抢险叩溃骸澳鞘翘??”

韋小寶笑道:“章三爺果然了得,一猜便著。宮中知道五臺山這件事的,只有兩個人,一個鬼?!蹦抢险叩溃骸皟蓚€人,一個鬼?”韋小寶道:“正是。兩個人,一個是太后,一個是在下。那個鬼,便是海大富海老公了。他是給太后以‘化骨綿掌’殺死的?!蹦抢险吣樕霞∪馓藥滋?,道:“化骨綿掌,化骨綿掌。原來是太后差你去的,太后差你去干什么?”韋小寶微微一笑,道:“太后跟你是自己人,你不妨問問她老人家去?!?p>

這句話倘若一進房便說,那老者多半一個耳光就打了過去,但聽了韋小寶一番說話后,心下驚疑不定,自言自語:“嗯,太后差你上五臺山去?!?p>

韋小寶道:“太后說道,這件事情,已經派人稟告了洪教主,洪教主贊她辦事妥當。太后吩咐我好好地辦,事成之后,太后固有重賞,洪教主也會給我極大的好處?!彼蛔ⅰ昂榻讨鳌比职岢鰜?,心想眼前這老頭對洪教主害怕之極,只消說洪教主對自己十分看重,他便不敢加害。

他這么虛張聲勢,那老者雖將信將疑,卻也寧可信其是,不敢信其非,問道:“外面那六個人,都是你的部屬隨從了?”韋小寶道:“他們都是宮里的,兩個姑娘是太后身邊的宮女,四個男的是御前侍衛,太后差他們出來跟我辦事。他們可不知道神龍教的名頭。這等機密大事,太后也不會跟他們說……”他說到這里,只見那老者臉露冷笑,心知不妙,問道:“怎么啦?你不信么?”那老者冷笑道:“云南沐家的人忠于前明,怎會到宮里去做御前侍衛?你扯謊可也得有個譜兒?!?p>

韋小寶哈哈大笑。那老者愕然道:“你笑什么?”他哪知韋小寶說謊給人抓住,難以自圓其說之時,往往大笑一場,令對方覺得定是自己的說話大錯特錯,十分幼稚可笑,心下先自虛了,那么繼續圓謊之時,對方便不敢過分追逼。韋小寶又笑了幾聲,說道:“沐王府的人最恨的,可不是太后和皇上。只怕你不知道了?!蹦抢险叩溃骸拔以趺床恢??沐王府最恨的自然是吳三桂?!?p>

韋小寶假作驚異,說道:“了不起,章三爺,有你的,我跟你說,沐王府的人所以跟太后當差,為的是要搞得吳三桂滿門抄斬,平西王府雞犬不留。別說皇宮里有沐王府的人,連平西王府中,又何嘗沒有?只不過這件事十分機密,我跟你是自己人,說了不打緊,你可不能泄漏出去?!?p>

那老者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钡闹挟吘惯€只信了三成,尋思:“我去問問外面幾人,且看他們的口供合不合。問那小姑娘最好,小孩子易說真話?!碑斚罗D過身來,推門出外。

韋小寶大驚,叫道:“喂,喂,你去哪里?這是鬼屋哪,你……你怎么留著我一個人在這里?”那老者道:“我馬上回來?!狈词株P上了門,快步走向大廳。

韋小寶滿手都是冷汗。燭火一閃一晃,白墻上的影子不住顫動,似乎每一個影子都是個鬼怪,四下里更無半點聲息。突然之間,外面傳來一人大聲呼叫:“你們都到哪里去了?”正是那老者的聲音。韋小寶聽他呼聲中充滿了驚惶,自己本已害怕之極,這一下嚇得幾欲暈去,叫道:“他……他們都……都不見了么?”

只聽那老者又大聲叫道:“你們在哪里?你們去了哪里?”兩聲呼過,便寂然無聲。過了一會,聽得一人自前向后急速奔去,跟著是踢開一扇扇門的聲音,又聽得那人奔將過來,沖進房中。韋小寶尖聲呼叫,只見那老者臉無人色,雙目睜得大大的,喘息道:“他……他們都……都不見了?!?p>

韋小寶驚道:“給……給惡鬼捉去了。咱們……咱們快逃!”

那老者道:“哪有此事?”左手扶桌,那桌子格格顫動,可見他心中也頗為驚惶。他轉身走到門口,張口又呼:“你們在哪里?你們在哪里?”呼罷側耳頃聽,靜夜之中又聽到幾下女子哭泣之聲。他一時沒了主意,在門口站立片刻,退了幾步,將門關了,隨手提起門閂,閂上了門,但見韋小寶一對圓圓的眼睛中,流露出恐懼之極的神情。

韋小寶目不轉睛地瞧著他,見他咬緊牙齒,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大雨本已停了片刻,突然之間,又是一陣陣急雨灑到屋頂,唰唰作響。

那老者“啊”的一聲,跳了起來,過了片刻,才道:“是……下……下雨?!?p>

忽然大廳中傳來一個女子細微的聲音:“章老三,你出來!”這女子聲音并不嬌嫩,決不是方怡或沐劍屏,聲音中還帶著三分凄厲。

韋小寶低聲道:“女鬼!”那老者大聲道:“誰在叫我?”外面無人回答,除了淅瀝雨聲之外,更無其他聲息。那老者和韋小寶面面相覷,兩人都周身寒毛直豎。

過了好一會,那女人聲音又叫起來:“章老三,你出來!”

那老者鼓起勇氣,左足踢出,砰的一聲,踢得房門向外飛開,一根門閂兀自橫在門框之上。他右掌劈出,喀的一聲,門閂從中斷截,身子跟著躥出。韋小寶急道:“別出去!”那老者已奔向大廳。

那老者一奔出,就此無聲無息,既不聞叱罵打斗之聲,連腳步聲也聽不到了。一陣冷風從門外卷進,帶著不少急雨,都打在韋小寶身上。他打個冷戰,想張口呼叫,卻又不敢。突然間“砰”的一聲,房門給風吹得關了攏來,隨即又向外彈出。

這座鬼屋之中,就只剩下韋小寶一人,當然還有不少惡鬼,似乎隨時隨刻都能進房來叉死他。幸好等了許久,惡鬼始終沒進來。韋小寶自己安慰:“對了!惡鬼只害大人,決不害小孩?;蛟S他們吃了許多人,已經飽了。一等天亮,那就好了!”

突然又一陣冷風吹進,燭火一暗而滅。韋小寶大叫一聲,覺得房中已多了一鬼。

他知那鬼便站在自己面前,雖然暗中瞧不見,可是清清楚楚地覺得那鬼便在那里。

韋小寶結結巴巴地道:“喂,喂,你不用害我,我……我也是鬼,咱們是自己人!不,不……咱們大家都是鬼,都是自己鬼,你……你害我也沒用?!?p>

那鬼冷冷地道:“你不必害怕,我不會害你?!笔莻€女鬼的聲音。

韋小寶聽了這幾個字,精神一振,道:“你說過不害我,就不能害我。大丈夫言出如山,再害我就不對了?!蹦枪砝淅涞氐溃骸拔也皇枪?,也不是大丈夫。我問你,朝中做大官的那個鰲拜,真是你殺的么?”

韋小寶道:“你當真不是鬼?你是鰲拜的仇人,還是朋友?”

他問了這句話后,對方一言不發。韋小寶一時拿不定主意,對方如是鰲拜的仇人或“仇鬼”,直認其事自然甚妙,但如是鰲拜的親人或“親鬼”,自己認了豈不糟糕之極?突然之間,賭徒性子發作,心想:“是大是小,總得押上一寶。押得對,她當我是大老爺。押得不對,連性命也輸光便了!”大聲道:“他媽的,鰲拜是老子殺的,你要怎樣?老子一刀從他背心戳了進去,他就一命見閻王去了。你要報仇,盡管動手,老子皺一皺眉頭,不算英雄好漢?!?p>

那女子冷冷地問道:“你為什么要殺鰲拜?”

韋小寶心想:“你如是鰲拜的朋友,我就把事情推在皇帝身上,一般無用,你也決不會饒我。我這一寶既然押了,老子輸要輸得干凈,贏也贏個十足?!贝舐暤溃骸蚌棸莺λ懒颂煜聼o數好百姓,老子年紀雖小,卻也是氣在心里。偏巧他得罪皇帝,我就趁機把他殺了。大丈夫一人做事一身當。我跟你說,就算鰲拜這狗賊不得罪皇帝,我也要找機會暗中下手,給天下受苦受難的百姓報仇雪恨?!边@句話是從天地會青木堂那些人嘴里學來的。其實他殺鰲拜,只是奉了康熙之命,跟“為天下百姓報仇雪恨”云云,可沾不上半點邊兒。

他說了這番話后,面前那女人默然不語,韋小寶心中怦怦亂跳,可不知這一寶押對了還是錯了。過了好一會,只覺微微風響,那不知是這女人還是女鬼已飄然出房。

韋小寶不住發抖,但穴道遭點,動彈不得,心道:“他媽的,骰子是搖了,卻不揭盅,可不是大大地吊人胃口?”

先前他一時沖動,心想大賭一場,輸贏都不在乎,但此刻靜了下來,越想越覺剛才跟自己說話的是鬼而不是人。她是女鬼,鰲拜是男鬼,兩個鬼多半有點兒不三不四,他們倆才是“自己鬼”,跟我韋小寶是“對頭鬼”,這可大大的不對頭了。

兩扇門給風吹得砰嘭作響,身上衣衫沒干,冷風陣陣刮來,房中只剩自己一人,忍不住發抖。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