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鹿鼎記新修版

第二十四回 愛河縱涸須千劫 苦海難量為一慈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二十四回 愛河縱涸須千劫 苦海難量為一慈

眾侍衛辭去后,韋小寶去見方丈,說道既有皇命,明日便須啟程,前赴清涼寺。

晦聰方丈道:“自當如此。師弟生具宿慧,妙悟佛義,可惜相聚之日無多,又須分別,未能多有切磋,同參正法,想是緣盡于此。不知師弟要帶哪些僧侶同去?”韋小寶道:“般若堂首座澄觀師侄是要的,達摩院的十八名師侄是要的?!贝送庥贮c了十多名和他說得來的僧侶,一共湊齊了三十六名。

晦聰并無異言,將這三十六名少林僧召來,說道晦明禪師要去住持五臺山清涼寺,叮囑他們隨同前去,護法修持,聽由晦明禪師吩咐差遣,不可有違。

次日一早,韋小寶帶同三十六僧,與方丈等告別。來到山下,他獨自去看雙兒。

雙兒在民家寄居,和他分別半年有余,乍看之下,驚喜交集,雖早聽張康年轉告,主人已在少林寺出家,也不知哭過了多少場,這時親眼見到他光頭僧袍,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韋小寶笑道:“好雙兒,你為什么哭?怪我這些日子沒來瞧你,是不是?”雙兒哭道:“不……不是的。你……你……相公出了家……”韋小寶拉住她右手,提了起來,在她手背上輕輕一吻,笑道:“傻丫頭,相公做和尚是假的?!彪p兒又喜又羞,連耳根子都紅了。

韋小寶細看她臉,見她容色憔悴,瘦了許多,身子卻長高了些,更見婀娜清秀,微笑道:“你為什么瘦了?天天想著我,是不是?”雙兒紅著臉,想要搖頭,卻慢慢低下頭來。韋小寶道:“好了,你快換了男裝,跟我去吧?!彪p兒大喜,也不多問,當即換上男裝,扮作個書僮模樣。

一行人一路無話,不一日來到五臺山下。剛要上山,只見四名僧人迎將上來,當先一名老僧合十問道:“眾位是少林寺來的師父嗎?”韋小寶點點頭。那老僧道:“這一位想必是法名上晦下明的禪師了?”韋小寶又點點頭。四僧一齊拜倒,說道:“得知禪師前來住持清涼,眾僧侶不勝之喜,已在山下等候多日了?!?p>

澄光回歸少林寺后,清涼寺由老僧法勝住持??滴趿硇胁钊祟C了密旨給法勝,派他去長安慈云寺作住持,一等少林僧來,便即交接。長安是首善之地,慈云寺又比清涼寺大得多,法勝甚為欣喜,派了四僧在五臺山下迎接。佛家廟宇的住持等職司,向由僧團自行推選,不由官府委派,但皇帝有旨,僧寺通常也必遵行,并不違抗。

韋小寶等來到清涼寺中,與法勝行了交接之禮。眾僧俱來參見。玉林、行癡和行顛三僧卻不親至,只由玉林寫了個參見新住持的疏文。法勝次日下山,西去長安,韋小寶便是清涼寺的一寺之主了。好在種種儀節規矩有澄光等僧隨時指點,他小和尚做起方丈來,倒也似模似樣,并無差錯。

那日韋小寶與雙兒在清涼寺逐走來犯敵人,救了合寺僧侶性命,眾僧都是親見,這時見他忽然落發出家,又來清涼寺做住持,而前方丈澄光卻叫他師叔,無不奇怪,但他于本寺有恩,且奉皇命而來,各僧盡皆欣服。韋小寶命雙兒住在寺外的一間小屋之中,以便一呼即至。

來清涼寺做住持,首要大事自是保護老皇爺周全,他詢問執事僧,得知玉林、行癡、行顛三僧仍住在后山小廟,當下也不過去打擾,和澄光大師商議后,命人在距小廟半里處的東西南北四方,各結一座茅廬,派八名少林僧輪流在茅廬當值。

諸事一定,便苦候張康年和趙齊賢的音信,好得知那綠衫女郎的姓名來歷,可是等了數月,竟沒絲毫信息,寂寞之時,便和澄觀拆解招式,把老和尚當做了“那個女施主”。偶爾溜到雙兒的小屋中,跟她說說笑話,摸摸她小手。有時想及:“我服了洪教主的‘豹胎易筋丸’,倘若一年之內不送一部經書去神龍島,毒性發作起來,可不是玩的,算起來也沒剩下幾個月了。我如變得又老又蠢,跟澄觀師侄一模一樣,我那綠衣老婆一見,便叫我‘油嘴滑舌的老和尚’,再在她綠裙上剪下一幅布來,做頂帽子給我戴戴,那可差勁之至了!”

這一日,他百無聊賴,獨自在五臺山到處亂走,心中想的只是那綠衫女郎,行到一條山溪之畔,見一株垂柳在風中不住晃動,心想:“這株柳樹若是我那綠衣老婆,老子自然毫不客氣,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她一定不依,使一招昆侖派的‘千巖競秀’,接連向我拍上幾掌。那也沒什么大不了,老子便使一招‘沿門托缽’,大大方方地化去。澄觀師侄說這一招要使得舉重若輕,方顯名門正派武功的風范。但老子舉輕若輕,舉重若重,當真太重便舉不起,管他媽的什么名門旁門、正派邪派?這一招發出,跟著便是一招‘智珠在握’,左手抓她左手,右手抓她右手,牢牢擒住,那是殺我頭也不放開了……”

他想得高興,手上便一招一式地使出,噗噗兩聲,雙手各自抓住一根柳枝,將吃奶的力氣也用了出來,牢牢握住。忽聽得一人粗聲粗氣地道:“你瞧這小和尚在發癲!”

韋小寶吃了一驚,抬頭看時,見有三個紅衣喇嘛,正向著他指指點點地說笑。韋小寶臉上一紅,一時之間,只道自己心事給他們看穿了,堂堂清涼寺的大方丈,卻在荒山無人之處,想著要抓住一個美麗姑娘,實在也太丟臉,當即回頭便走。

轉過一條山道,迎面又過來幾個喇嘛。五臺山上喇嘛廟甚多,韋小寶也不以為意,有了適才之事,不愿和他們正面相對,轉過了頭,假意觀賞風景,任由那幾名喇嘛從身后走過。只聽得一名喇嘛說道:“上頭法旨,要咱們無論如何,在今日午時之前趕上五臺山,當真急如星火,可是上得山來,什么玩意兒都沒有。那不是開玩笑么?”另一名喇嘛道:“上頭這樣安排,總有道理的?!?p>

韋小寶聽了也不在意,回到清涼寺,只見澄通候在山門口,一見到他,立即迎上,低聲道:“師叔,我看情形有些不大對頭?!表f小寶見他臉色鄭重,忙問:“怎么?”

澄通招招手,和他沿著石級,走上寺側的一個小山峰。韋小寶一瞥眼間,只見南邊一團團的無數黃點,凝神看去,那些黃點原來都是身穿黃衣的喇嘛,沒一千也有九百,三五成群,分布于樹叢山石之間。韋小寶嚇了一跳,道:“這許多喇嘛,干什么哪?”澄通向西一指,道:“那邊還有?!表f小寶轉眼向西,果然也有成千喇嘛,一堆堆的或坐或立。日光自東向西照來,白光閃爍,眾喇嘛身上都帶著兵刃。韋小寶更加吃驚,道:“他們帶著兵刃,莫非……莫非……”眼望澄通。澄通緩緩點頭,說道:“師侄猜想,也是如此?!?p>

韋小寶轉向北方、東方望去,每一邊都有數百名喇嘛,再細加觀看,但見喇嘛群中有些披了深黃袈裟,自是一隊隊的首領了。韋小寶道:“他奶奶的,至少有四五千人?!背瓮ǖ溃骸耙话俣迕最I,一共是三千二百零八十名喇嘛?!表f小寶贊道:“真有你的,數得這么清清楚楚?!背瓮鎺С钊?,問道:“那怎么辦?”

韋小寶無言可答。遇上面對面的難事,撒謊騙人,溜之大吉,自是拿手好戲,現今對方調集三千余眾,團團圍困,顯然一切籌劃周詳,如何對付,那可半點主意也沒有了,聽澄通這么問,也問:“那怎么辦?”

澄通道:“瞧對方之意,自是想擄劫行癡大師,多半要等到晚間,四方合圍進攻?!表f小寶道:“干嗎現下不進攻?”澄通道:“五臺山上,喇嘛的黃廟和咱們中原釋氏的青廟向來和好。咱們青廟廟多僧多,臺頂十大廟,臺外十大廟。黃廟的喇嘛雖然霸道,卻也不敢欺壓。倘若日間明攻,勢必引起各青廟的聲援?!?p>

韋小寶道:“那么咱們立刻派人出去,通知各青廟的住持,請他們多派和尚,大伙兒跟眾喇嘛決一死戰,有分教:五臺山和尚鏖兵,青廟僧大戰喇嘛?!背瓮〒u頭道:“五臺山各青廟的僧人,十之八九不會武功,就是會武的,功夫也都平平,沒聽說有什么好手?!表f小寶道:“那么他們是不肯來援手的了?”澄通道:“赴援的也不會沒有,只怕是徒然送了性命?!表f小寶道:“難道咱們就此投降?”他斗志向來不堅,打不過就想投降。澄通道:“咱們投降不打緊,行癡大師勢必給他們擄了去?!?p>

韋小寶尋思:“行癡大師的身份,不知少林群僧是否知悉?!眴柕溃骸八麄兇笈e前來擄劫行癡大師,到底是什么用意?數月之前就曾來過一次,幸得眾位師侄將他們嚇退。這一次來的人數卻多得多了?!背瓮ǔ烈鞯溃骸靶邪V大師定是大有來歷之人,若非牽涉到中原武林的興衰,便與青廟黃廟之爭有重大關連。此中緣由,澄心師兄沒說起過。師叔既然不知,我們更加不知道了?!?p>

韋小寶想起身上懷有皇帝親筆御札,可以調遣文武官員,說道:“眼下事情緊急,我們少林僧武功雖高,可是寡不敵眾,三十七個和尚,怎敵得過他三千多名喇嘛?我須得立刻下山求救?!背瓮ǖ溃骸爸慌逻h水救不著近火?!表f小寶道:“那么咱們護送行癡大師,沖了出去?!背瓮c頭道:“看來只有這個法子。咱們三十七名少林僧,再加上師叔的僮兒,要抵擋三千多名喇嘛,那是萬萬不能,但要從空隙中沖出,卻也不是太大難事?!表f小寶道:“就只怕行癡大師和他師父玉林大師不肯,他們說生死都是一般,逃不逃也沒分別?!背瓮ò櫭嫉溃骸斑@就須請師叔勸上一勸?!?p>

韋小寶搖頭道:“勸服行癡大師還有法子。要勸那玉林老和尚,老子可服輸啦,這叫做老鼠拉烏龜,沒下嘴的地方?!毕蛳峦?,只見一群群喇嘛散坐各處,似乎雜亂無章,卻又分布均勻,上山下山的通道上更人數眾多,眼見天色一黑,這三千喇嘛一擁而上,清涼寺中的和尚只有大叫“我佛慈悲”的份兒,心想:“他媽的,老子做什么和尚,倘若做了喇嘛,這當兒豈不是得意洋洋,用不著擔半點心事?”

一想到“做了喇嘛”四字,腦海中靈光一閃,已有計較,當下不動聲色,說道:“我回禪房去睡他媽的一覺?!背瓮ㄣ等?,瞪目而視。韋小寶不再理他,徑自下峰,回寺入房。

過不多時,澄心、澄觀、澄光、澄通四僧齊來求見。韋小寶讓四人入房,眼見各人臉有驚惶之色,他伸個懶腰,打個呵欠,懶洋洋地問道:“各位有什么事?”

澄心道:“山下喇嘛聚集,顯將不利本寺,愿聞方丈師叔應付之策?!表f小寶道:“我想了半天,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只好睡覺了。大伙兒在劫難逃,只好逆來順受,刀來頸受,人家一刀砍來,用脖子去頂它一頂,且看那刀子是否鋒利,砍不砍得進去?!?p>

澄心等三僧知他是信口胡扯,澄觀卻信以為真,說道:“眾喇嘛這些刀子看來甚為鋒利,我們的脖子是抵不住的。師叔,出家人與世無爭,逆來順受,倒是不錯。但刀來頸受,未免過分。當年達摩祖師,也沒教人只挨刀子不反抗,否則的話,大家也不用學武了?!表f小寶點頭道:“依澄觀師侄之見,刀來頸受是不行的?”澄觀道:“不行。但如拳來胸受,腳來腹受,倒還可以?!彼麅裙ι钫?,對方向他拳打足踢,也可不加抵擋,只須運起內功,自可將人拳腳反彈出去。

韋小寶道:“那些喇嘛都帶了戒刀禪杖,不知有什么法子,能開導得他們不用兵刃?”澄觀一呆,道:“這些喇嘛只怕不可理喻,要他們放下屠刀,似乎非一朝一夕之功?!表f小寶道:“這就難了,不知四位師侄有什么妙計?”

澄心道:“為今之計,只有大伙兒保了玉林、行癡、行顛三位,乘隙沖出。他們旨在擄劫行癡大師,寺中其余僧侶不會武功,諒這些喇嘛也不會加害?!?p>

韋小寶道:“好,咱們去跟那三位老和尚說去?!?p>

當下率領了四僧,來到后山小廟。小沙彌通報進去,玉林等聽得住持到來,出門迎迓。一見之下,玉林、行癡、行顛都大為錯愕。三僧只聽說新住持晦明禪師是少林寺晦聰方丈的師弟,是一位年紀甚輕的高僧,不料竟然是他。

玉林和行癡登時便即明白,必是出于皇帝的安排,用意是在保護父親。釋家規矩甚嚴,住持是一廟之主,玉林等以禮參見。韋小寶恭謹還禮,一同進了禪房。

玉林請他在中間的蒲團坐下,余人兩旁侍立。韋小寶心中大樂:“老子中間安坐,老皇爺站在旁邊侍候,就是小皇帝也沒這般威風?!睆娙绦θ?,說道:“玉林大師、行癡大師,兩位請坐?!庇窳趾托邪V坐了。

玉林說道:“方丈大師住持清涼,小僧等沒來參謁,有勞方丈大駕親降,甚是不安?!表f小寶道:“好說。小衲知三位不喜旁人打擾,因此一直沒來看你們。若不是今日發生了一件大事,小衲還是不會來的?!彼B犂虾蜕凶约褐t稱“老衲”,心想自己年紀小,便自稱“小衲”。眾僧聽他異想天開,杜撰了個稱呼出來,不覺暗暗好笑。玉林道:“是?!眳s不問是何大事。

韋小寶道:“澄光師侄,請你給三位說說?!庇窳种佬伦〕址盎廾鳌?,也知少林寺“晦”字輩比“澄”字輩高了一輩,但見這小和尚油頭滑腦,卻對這位本寺前任住持、莊嚴慈祥的有德老僧口稱“師侄”,仍然心下一怔。

澄光恭恭敬敬地應了,便將寺周有數千喇嘛重重圍困等情說了。

玉林閉目沉思半晌,睜開眼來,說道:“請問方丈大師,如何應付?!?p>

韋小寶道:“這些喇嘛僧在本寺周圍或坐或立,料想只是觀賞風景,別無他意。這里風景清雅,他們來游山玩水,也是有的?!毙蓄嵢滩蛔〉溃骸疤热魡问怯^賞風景,不會將本寺團團圍住,好幾個時辰不去。他們定是想來捉了行癡師兄去?!表f小寶道:“小衲心想天下青廟黃廟,都是我佛座下的釋氏弟子,他們如要請行癡大師去,必是仰慕三位大師佛法深湛,請你們去喇嘛廟講經說法。說不定眾喇嘛仰慕我中土佛法,大家不做喇嘛,改做和尚,那也是極好的機緣?!毙蓄嵾B連搖頭,不以為然,說道:“未必,未必!”

澄觀道:“方丈師叔,那么他們為什么都帶了兵器呢?”韋小寶合十道:“他們帶了禪杖戒刀,聲勢洶洶,或許真是想殺本寺僧侶之頭。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們自當刀來頸受,這叫做我不給人殺頭,誰給人殺頭?不生不滅,不垢不凈。有生故有滅,有頭故有殺。佛有三德:大定、大智、大悲。眾喇嘛持刀而來,我們不聞不見,不觀不識,是為大定;他們舉刀欲砍,我們當他刀即是空,空即是刀,是為大智;一刀刀將我們的光頭都砍將下來,大家嗚呼哀哉,是為大悲?!彼谒轮腥站?,聽了不少佛經中的言語,便信口胡扯一番。

澄觀道:“方丈師叔,這大悲的悲字,恐怕是慈悲的悲,不是悲哀之悲?!?p>

韋小寶微笑道:“師侄也說得是,想我佛割肉喂鷹,舍身飼虎,實是大慈大悲之至。那些喇嘛雖然兇頑,比之惡鷹猛虎,終究會好些,那么我們舍身以如惡喇嘛之愿,也是大慈大悲之心?!背斡^合十道:“師叔妙慧,令人敬服?!?p>

韋小寶道:“昔日玉林大師曾有言道:‘出家人與世無爭,逆來順受。清涼寺倘然真有禍殃,那也是在劫難逃?!覀円积R在惡喇嘛刀下圓寂,同赴西方極樂世界,一路甚是熱鬧,倒也有趣得緊?!?p>

眾僧面面相覷,均想韋小寶的話雖也言之成理,畢竟太過迂腐,恐怕是錯解了佛法。澄心、澄通又覺這些言語與他平素為人全然不合,料想他說的是反話,多半是要激得玉林與行癡自行出言求救。只有澄觀一人信之不疑,歡喜贊嘆。

澄心道:“啟稟方丈師叔:五臺山上的眾喇嘛一向良善,不做歹事,青廟黃廟之間也素少往來,相安無事。這次前來滋擾,定是受人挑撥,未必會殺傷人命?!?p>

行顛突然大聲道:“師父曾說,青海喇嘛要捉了師兄去,乃是想虐害萬民,要占咱們這花花世界。咱們自己的生死不打緊,千千萬萬百姓都要受他們欺侮壓迫,豈不是大大的罪業?師父曾道,咱們決不能任由他們如此胡作非為?!?p>

韋小寶點頭道:“師兄這番話很是有理,比之小衲所見,又高了一層。只眼下喇嘛勢大,咱們只怕寡不敵眾?!毙蓄嵉溃骸拔覀儽Wo了師父師兄,沖將出去,料想惡喇嘛也擋不住?!表f小寶道:“就怕爭斗一起,不免要殺傷眾喇嘛的性命。阿彌陀佛,我佛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殺人一命,如拆八級寶塔。釋家諸戒,首戒殺生。這便如何是好?”行顛道:“是他們要來殺人,我們迫不得已,但求自保。能不殺人,當然最好,可也不能眼睜睜地束手待斃?!?p>

忽然門外腳步聲響,少林僧澄覺快步進來,說道:“啟稟方丈師叔:山下眾喇嘛剛才一齊上山,又逼近了約莫一百丈,停了下來?!表f小寶道:“為什么上了一段路,卻又停下?多半是忽受我佛感化,生了悔悟之心,明白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以及‘回頭是岸’的大道理?!?p>

行顛大聲道:“不是的,不是的,他們只待天一黑,便一鼓作氣,沖進來了?!彼裟晔钦S旗大將,身經百戰,深知行軍打仗之道,后來才做順治的御前侍衛總管。

韋小寶道:“待他們一進本寺大雄寶殿,見到我佛如來的莊嚴寶相,忽然懸……懸什么勒馬,也是有的?!毙蓄嵟溃骸澳氵@位小方丈,實在糊……糊……唉,不會的?!彼鞠胝f“實在糊涂”,總算想到不可對方丈無禮,話到口邊,忽然懸什么勒馬。

玉林一直默不作聲,聽著眾人辯論,眼見行顛額頭青筋迸現,說話越來越大聲,微微一笑,說道:“行顛,你自己才實在糊涂。方丈大師早已智珠在握,成竹在胸,你又何必多所憂慮?”

行顛一怔,搔頭不解,說道:“啊,原來方丈大師早有妙策?!?p>

韋小寶愁眉苦臉,說道:“我妙策是沒有。但上策下策,倒分得明白。三十六策,走為上策,既然大家都說沖出去的好,那么咱們就沖出去吧!只不過若非迫不得已,千萬不可多傷人命?!毙蓄嵑统涡牡纫积R稱是。韋小寶道:“那么大家收拾收拾,一等天黑,他們還沒動手,咱們先沖了下去。向東沖進阜平縣縣城,這些喇嘛再惡,總不敢公然來攻打縣城?!毙蓄嵉扔侄挤Q善。

行癡忽然說道:“我是不祥之身,上次已為我殺傷了不少性命。就算這次逃過了厄難,他們仍然死心不息。多造殺業,終無已時?!?p>

行顛道:“師兄,這些惡喇嘛想將你綁架了去,殘害天下百姓?!毙邪V嘆道:“我是世間禍胎,待得他們到來,我當眾自焚其身,讓他們從此死了這條心,也就是了?!毙蓄嵓钡溃骸盎省省?,師兄,那萬萬不可,我代你焚身便是?!毙邪V微微一笑,道:“你代我焚身,有何用處?他們只是要捉了我去,有所挾制而已?!?p>

眾僧默然半晌。玉林道:“善哉,善哉!行癡已悟大道,這才是佛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真義?!表f小寶心中罵道:“臭和尚,他說的是真義,我說的便是假義了?”玉林又道:“待會眾喇嘛到來,老衲和行癡一同焚身,方丈大師和眾位師兄不可阻攔?!表f小寶和眾僧面面相覷,盡皆駭然。

行癡緩緩道:“昔日攻城掠地,生靈涂炭,小僧早已百死莫贖。今日得為黎民舍身,亦不過以償當年罪業之萬一。倘若再因小僧而爭斗不息,多傷人命,那更增我的罪業了。我意已決,還請各位護持,成此因緣。若能由此而感化眾位喇嘛,去惡向善,更是一件好事?!闭f著站起身來,向韋小寶及少林五僧合十躬身。

澄心等見他神色,顯是心意甚堅,難以進言,只得辭出,回到文殊殿中。韋小寶召集三十六名少林僧,說知此事。眾僧都道,兩位大師要自焚消業,那是萬萬不可,事到臨頭,只好以武力阻止。

韋小寶道:“大家都要保護三位大師周全,是不是?”眾僧齊道:“是!”韋小寶道:“那也不難。大家聽我的話。你們三十六位,現下沖出寺去,齊攻東路,裝作向山下突圍,但難以成功,又退回寺中,不過須得順手牽羊,擒拿四五十名喇嘛上來?!?p>

澄心道:“方丈之意,是否將這些喇嘛作為人質,使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若是如此,那么所擒拿的喇嘛位份越高越好?!?p>

韋小寶道:“要擒拿大喇嘛恐怕不容易,不免多有殺傷,咱們只須捉來幾十個小喇嘛也就夠了?!北娚幻魉靡?,但方丈有命,便都奉令出寺。

過不多時,只聽得山腰里喊聲大作。韋小寶站在鼓樓上觀看,見三十六名少林僧沖入喇嘛群中,刀光閃動,打了起來。

這三十六名僧人都是少林寺高手,尋常喇嘛自不是敵手,沖出數十丈后,擋路喇嘛愈聚愈多。澄心等拳打足踢、掌劈指戳,頃刻間打倒了數十人。澄心高聲叫道:“敵人勢大,沖不出去,暫且回寺,再作道理?!彼麅攘ι詈?,這幾句呼聲遠遠傳了出去,山谷鳴響。澄通也縱聲叫道:“沖不出去,如何是好?”澄心叫道:“大家捉些喇嘛回去,叫他們有所顧忌,不敢胡亂害人?!北娚螂p手各抓一名喇嘛,或肩上扛了一名,轉身入寺。澄心與澄光斷后,又點倒了數人。但聽得喇嘛陣后有人以藏語傳令。眾喇嘛吶喊叫罵,卻不追來。

韋小寶笑嘻嘻地在寺門前迎接,一點人數,擒來了四十七名喇嘛?;氐轿氖獾钪?,韋小寶道:“把這些家伙全身衣服剝光了,每人點上十八處穴道,都去鎖在后園柴房之中?!北娚X方丈這道法諭大是高深莫測,當下將四十七名喇嘛都剝得赤條條的,身上加點穴道,鎖入柴房。

韋小寶合十說道:“世間諸色相,皆空皆無。無我無人,無和尚無喇嘛??占词巧?,色即是空。和尚即喇嘛,喇嘛即和尚。諸位師侄,大家脫下僧袍,穿上喇嘛的袍子吧!”眾僧盡皆愕然,面面相覷。

韋小寶大聲叫道:“雙兒,你過來,幫我扮小喇嘛?!彪p兒一直候在殿外,當即進殿,揀了一件最小的喇嘛袍子,助他換上。韋小寶身材矮小,穿了仍是太大,便拔出匕首,將袍子下擺和衣袖都割下了一截,腰間束上衣帶,勉強將就,帶上喇嘛冠,宛然便是個小喇嘛,對雙兒道:“你也扮個小喇嘛?!?p>

澄光問道:“師叔改穿喇嘛服色,不知是何用意?”澄觀道:“難道咱們向喇嘛投降,改歸黃教嗎?”韋小寶道:“非也,大家扮作喇嘛,涌到后邊小廟,將玉林、行癡、行顛三個和尚捉住,點了他們穴道,再將他們換上喇嘛袍服……”

澄通聽到這里,鼓掌笑道:“妙計,妙計!咱們幾十個假喇嘛黑夜中向山下沖去,眾喇嘛難分真假,那就難以阻攔了?!北娚积R稱善,登時笑逐顏開。他們自然誰都不知,韋小寶這條妙計,不過是師法當日假扮妓女、得脫大難的故智。

澄心道:“如此沖將出去,不須多所殺傷,最為上策?!背喂廛P躇道:“只不過冒犯了行癡大師他們三位,未免不敬?!表f小寶道:“阿彌陀佛,救了三命,勝造三七二十一級浮屠。小小冒犯,勝于烈火焚身?!背喂獾溃骸皫熓逭f得是?!碑斚卤娚积R脫下僧袍,換上喇嘛袍服。眾僧平生謹守戒律,端嚴莊重,這時卻跟著韋小寶做此胡鬧之事,眼見穿上喇嘛袍服之后形相古怪,人人忍不住好笑。

韋小寶道:“各人把僧袍包了,帶在身上,脫困后再行換過。沖下山后,倘若失散,齊到阜平縣吉祥寺會齊?!泵p兒收拾了銀兩物事,包作一包,負在背上。

堪堪等到天色將黑,韋小寶道:“大家在臉上涂些香灰塵土,每人手中提一桶水,這就動手吧!”眾僧聽了法諭,皆大歡喜,信受奉行,當下捧土抹臉,提了水桶兵刃,齊向后山奔去。來到小廟之外,眾僧稀里嘩啦,高聲吶喊,向廟中沖去。

玉林、行癡、行顛三人已決意自焚,在院子中堆了柴草,身上澆滿了香油,只待眾喇嘛攻到,向他們說明舍身自焚的用意,便即點火。哪知眾喇嘛說來便來,事先竟沒半分朕兆,待得聽到“嗚嚕嗚嚕,花差花差”似藏語非藏語的怪聲大作,數十名喇嘛已沖進廟來。

玉林朗聲道:“眾位稍待,老衲有幾句話說……”驀地里當頭一桶冷水澆將下來,跟著數十桶冷水紛紛潑到三人身上。這一下迅雷不及掩耳,別說三人來不及點火自焚,就算已經點著了,也會給大量冷水立時澆熄。

雙兒縱身過去,先點了行顛穴道,行癡不會武功,玉林武功不弱,卻不愿出手抗御,混亂中都給點了穴道。眾僧七手八腳,脫下三人僧袍,將喇嘛袍服套在三人身上。韋小寶有心大說杜撰藏話,生怕給玉林聽出口音,只好忍住,向雙兒一努嘴,雙兒取過燭臺,便將院中堆著的柴草燒了起來。韋小寶見行顛的黃金杵放在殿角,想取了帶走,不料金杵沉重,竟提之不動,澄通伸手抓起。韋小寶手一揮,眾僧將行癡等三僧擁在中間,向東沖下山去。

只奔出數十丈,小廟中黑煙與火光沖天而起,這大堆柴草上早也淋滿了香油,極易著火。山腰間眾喇嘛見到火起,大聲驚叫,登時四下大亂。領頭的喇嘛派人上來救火?;鸢压庀乱姷巾f小寶等眾僧,都道是自己人,混亂之中,又有誰來盤問阻擋?

眾僧來到山下,已將大隊喇嘛拋在路后,回頭向山上望去,但見火光燭天,那座小廟已燒穿了頂。澄通道:“小廟一燒,他們又找不到行癡大師,只道他已燒死在小廟之中,就此死了這條心,再也不來滋擾,倒是件好事?!背喂恻c頭道:“師弟之言有理?!?p>

韋小寶命澄觀將行癡等三人身上穴道解了,說道:“多有得罪,還請莫怪?!?p>

行癡等剛才穴道被點,動彈不得,耳目卻是無礙,見到經過情形,早明白是少林僧設法相救。行顛大聲喝彩,說道:“妙計,妙計!大伙兒輕輕易易便逃了出來。方丈大師,你救我們性命,多謝你還來不及,誰來怪你?”行癡決意焚身消業,行顛忠心耿耿,只好陪著殉主,但畢竟不愿就此便死,此時得脫大難,自是歡喜之極。行癡微笑道:“不傷一人而化解此事,的是難能可貴?!?p>

忽聽得迎面山道上腳步聲響,大隊人群快步奔來。澄通道:“師叔,有大批喇嘛殺過來了?!表f小寶道:“咱們沖向前去,嘴里嘰哩咕嚕一番,見到他們時臉上露出笑容,伸手向山上指去,總之不可與他們動手?!北娚积R遵命,連行癡和玉林也都點頭。

韋小寶心中大樂:“老皇爺聽我號令,老皇爺的師父也聽我號令?!?p>

眾僧將行癡護在中間,沿大道奔去。

只見山坳后沖出一股人來,手執燈籠火把,卻不是喇嘛,都是朝山進香的香客,頸中掛了黃布袋,袋上寫著“虔誠進香”等等大字。一眾少林僧奔到近處,均是一呆,澄通等早已住口,澄觀等頭腦不大靈敏的,卻還在亂叫“杜撰藏語”。

香客中走出一名漢子,大聲喝道:“你們干什么的?”這人身材魁梧,聲音洪亮。韋小寶一見大喜,認得他是御前侍衛總管多隆,當即奔上,叫道:“多大哥,你瞧小弟是誰?”

多隆一怔,從身旁一人手中接過燈籠,移到他面前一照。韋小寶向他擠眉弄眼,哈哈大笑。多隆驚喜交集,說道:“是……是韋兄弟,你……你怎么在這里?又扮作個小喇嘛模樣?”韋小寶笑道:“你又怎么到了這里?”

說話之間,多隆身后又有一群香客趕到,帶頭的香客卻是趙齊賢。韋小寶一看,這些香客都是御前侍衛所扮,其中倒有一大半相識。眾侍衛圍了上來,嘻嘻哈哈的十分親熱。

韋小寶低聲問多隆道:“皇上派你們來的?”多隆低聲道:“皇上和太后到五臺山來進香,現下是在靈境寺中?!表f小寶驚喜交集,道:“皇上到五臺山來了?那好極了!好極了!”心想:“那老婊子也來干什么?老皇爺恨不得殺了她?!?p>

不多時又到了一批驍騎營的軍官士兵,也都扮作了香客。韋小寶問道:“這次從北京到五臺山來的,共有多少香客?”多隆低聲道:“除了咱們御前侍衛之外,驍騎營、前鋒營、護軍營也都隨駕來此?!表f小寶道:“那怕不有三四萬官兵?”多隆道:“一共是三萬四千多人?!表f小寶道:“護駕諸營的總管是誰?”多隆道:“是康親王?!?p>

韋小寶笑道:“那也是老朋友了?!毕蜈w齊賢招招手,等他走近,說道:“趙大哥,請你去稟報康親王,我要調動人馬,辦一件大事,事情緊急,來不及向他請示了?!壁w齊賢應命而去。

跟著驍騎營正黃旗都統察爾珠也到了。韋小寶道:“多老哥、都統大人,有數千青海喇嘛,定是得知皇上進香的訊息,刻下團團圍住了清涼寺,造反作亂。你們兩位立即去把這干反賊拿下,這可是一件大大的功勞?!眱扇舜笙?,齊向韋小寶道謝,說道:“韋大人送功勞給我們,真是何以克當?!表f小寶道:“大家忠心為皇上辦事,分什么彼此?這叫做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眱扇水敿磦飨铝钊?,把守四周山道,點齊猛將精兵,向山上殺去。

韋小寶大聲叫道:“圣上仁慈英明,有好生之德,你們只須擒拿反賊,千萬不可殺傷人命。因為圣上是鳥生魚湯,不是差勁的皇帝?!币槐娛绦l、親兵齊聲答應?!皥蛩从頊彼淖?,康熙雖曾簡略解說過,韋小寶卻也難以明白,總之知道“鳥生魚湯”這碗湯是大大的好湯,不是差勁的湯,凡是皇帝,聽了無不歡喜。他這幾句話,卻是叫給老皇帝聽的,心想今日老小皇帝父子相會,多拍老皇帝馬屁,比之拍小皇帝馬屁更為靈驗有效。

他轉身走到行癡跟前,說道:“三位大師,咱們身上衣服不倫不類,且到前面金閣寺去換過衣衫,找個清靜的所在休息,免得這些閑人打擾了三位清修?!毙邪V等點頭稱是。

一行人又行數里,來到金閣寺。韋小寶一進寺門,便取出一千兩銀票,交給住持,說道:“暫借寶剎休息,一切不可多問。問一句話,扣十兩銀子。一句不問,這一千兩銀子都是香金。如問了一百零一句,你倒找我十兩,不折不扣,童叟無欺?!?p>

那住持乍得巨金,又驚又喜,當即諾諾連聲,問道:“師兄要……”話到口邊,突然一怔,忙改口道:“……要喝杯茶了?!贝掖胰雰榷瞬?。他本來想問“師兄要不要喝杯茶?”總算尚有急智,臨時改口,省下了十兩銀子。

韋小寶出寺暗傳號令,命百余名御前侍衛在金閣寺四周守衛,又差兩名侍衛去奏報皇上:“奴才韋小寶職責重大,不敢擅離,在金閣寺候駕?!?p>

一名侍衛道:“啟稟韋副總管:咱們做臣子的,該當前去叩見皇上才是,不能等皇上過來見你?!表f小寶雙手一攤,笑道:“沒法子,這一次只好壞一壞規矩了?!眱擅绦l答應了,轉過身來,都伸了伸舌頭,心道:“好大的膽子,連性命也不要了?!碑敿幢既プ鄨?。

眾僧換過衣衫,坐下休息,只聽得山上殺聲大震,侍衛親兵已在圍捕喇嘛。擾攘良久,聲音漸歇。又過了半個多時辰,突然萬籟俱寂,但聞數十人的腳步聲自遠而近,來到寺外而止。跟著靴聲橐橐,一群人走進寺來。

韋小寶心想:“小皇帝到了?!卑纬鲐笆?,執在手中,守在行癡的禪房之外,臉上自是擺出一副忠心護主、萬死不辭的模樣,單以外表而論,行顛的忠義勇烈,那可遠遠不如了。

腳步聲自外而內,十余名身穿便裝的侍衛快步過來,手提燈籠,站在兩旁。一名侍衛低聲喝道:“快收起刀子?!表f小寶退了幾步,以背靠門,橫劍當胸,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入”之概,喝道:“禪房里眾位大師正在休息,誰都不可過來啰唣?!敝灰娨晃簧泶┧{袍的少年走了過來,正是康熙。

韋小寶這才還劍入鞘,搶上叩頭,低聲道:“皇上大喜。老……老法師在里面?!?p>

康熙顫聲道:“你給我……給我通報?!鞭D身揮手道:“你們都出去!”

待眾侍衛退出后,韋小寶在禪房門上輕擊兩下,說道:“晦明求見?!边^了好一會,內無應聲??滴跞滩蛔屔弦徊?,在門上敲了兩下。韋小寶搖搖手,示意不可說話,康熙將已到口邊的“父皇”一聲叫喚強行忍住。

又過良久,只聽得行顛說道:“方丈大師,我師兄精神困倦,恕不相見。他身入空門,塵緣已了,請你轉告外人,不可妨他清修?!表f小寶道:“是,是,請你開門,只見一面便是?!毙蓄嵉溃骸拔規熜种?,此處是金閣寺,大家是客,不奉方丈法旨,還盼莫怪?!?p>

韋小寶轉頭向康熙瞧去,見他神色凄慘,心想:“你說我在這里不是方丈,不能叫你開門,那么我去要本寺方丈來叫門,也容易得緊?!闭朕D身去叫方丈,康熙已自忍耐不住,突然放聲大哭。

韋小寶心想:“若要本寺方丈來叫開門,倒有逼迫老皇爺之意,倒還是軟求的好?!彪p手在胸口猛捶數下,跟著也大哭起來,一面干號,一面叫道:“我在這世上是個沒爹沒娘的孤兒,孤苦伶仃的,沒人疼我。做人還有什么樂趣?不如一頭撞死了干凈?!奔倏奘撬杂资炝暤哪檬直臼?,叫得幾聲,眼淚便傾瀉而出,哭得悲切異常。

康熙聽得他大哭,初時不禁一愕,跟著又哭了起來。

只聽得“呀”的一聲,禪房門開了。行顛站在門口,說道:“請小施主進來?!?p>

康熙悲喜交集,直沖進房,抱住行癡雙腳,放聲大哭。

行癡輕輕撫摸他頭,說道:“癡兒,癡兒?!毖蹨I也滾滾而下。

玉林和行顛低頭走出禪房,反手帶上了門,對站在門外的韋小寶瞧也不瞧,徑行出外。行顛覺得太過無禮,心中又對他感激,走了十幾步后,回頭叫了聲:“方丈?!?p>

韋小寶正在凝神傾聽禪房內行癡和康熙父子二人有何說話,對行顛也沒理會,只聽得康熙哭著叫道:“父皇,這可想死孩兒了?!毙邪V輕聲說了幾句,隔著房門便聽不清楚。其后康熙止了哭聲,兩人說話都是極輕,韋小寶一句也聽不見。他雖然好奇,卻也不敢將房門推開一線,側耳去聽,只得站在門外等候。

過了好一會,隱約聽到康熙提到“端敬皇后”四字,韋小寶心道:“上次老皇爺叫我轉告小皇帝,不可難為了老婊子,我捺下了這句話沒說。這次老婊子也上五臺山來,不知老皇爺現下是否回心轉意?”

再過一會,聽得行癡說道:“今日你我一會,已是非分,誤我修為不小。此后可不能再來了?!笨滴鯖]做聲。行癡又道:“你派人侍奉我,雖是你一番孝心,可是出家人歷練魔劫,乃應有之義,侍奉我太過周到,也是不宜……”兩人又說了一會,只聽行癡道:“你這就去吧,好好保重身子,愛惜百姓,便是向我盡孝了?!笨滴跛坪鯌賾俨簧?,不肯便走。

終于聽得腳步聲響,走向門邊,韋小寶忙退后幾步,眼望庭中。

呀的一聲,房門打開,行癡攜著康熙的手走出門外。父子兩人對望片刻,康熙牢牢握住父親的手。行癡道:“你很好,比我好得多。我很放心。你也放心!”輕輕掙脫了他手,退入房內,關上了門。又過片刻,喀的一響,已上了閂。

康熙撲在門上,嗚咽不止。韋小寶站在旁邊,陪著他流淚??滴蹩蘖艘粫?,料想父親再不會開門,卻也不肯就此便去,拉了韋小寶的手,和他并肩坐在庭前階石之上,取出手帕,拭了眼淚,抬頭望著滿天繁星,出了一會神,說道:“小桂子,父皇說你很好,不過不要你服侍了。父皇說臣子們護持得太周到,倒令他老人家不像是出家人了?!闭f到“出家人”三字,眼淚又流了下來。

韋小寶聽說老皇爺不再要他服侍,開心之極,臉上卻不敢露出絲毫喜色,但也不敢顯得太過“忠”字當頭,奮不顧身,以免又生后患,說道:“想害老皇爺的人很多,皇上總得想個法子,暗中妥為保護才是?!?p>

康熙道:“那是一定要的。那些惡喇嘛,哼,他奶奶的,到底有什么陰謀詭計?”他本來只會說一句“他媽的”,數月不見,卻多了一句“他奶奶的”。韋小寶道:“師父,你又多了一句罵人的話?!笨滴跄樕下冻鲆唤z微笑,道:“是我妹子從侍衛們那里學來的。她和太后都跟著上了山……”臉色一沉,道:“父皇不想見她們?!表f小寶點了點頭。

康熙道:“那些喇嘛自然是想劫持父皇,企圖挾制于我,叫我事事聽他們的話。哼,哪有這么容易?小桂子,你很好,這一次救了父皇,功勞不小?!?p>

韋小寶道:“皇上神機妙算,早就料到了,派奴才到這里做和尚,本來就是為了做這件事。奴才也沒什么功勞,皇上不論差誰來辦,誰都能辦的?!?p>

康熙道:“那也不然。父皇說你能體會他的意思,不傷一人而得脫危難?!表f小寶道:“奴才見老皇爺要點火自焚,說什么舍身消業,可真把我嚇得魂靈出竅,屁滾尿流?!笨滴躞@道:“什么點火自焚?舍身消業?”韋小寶加油添醋地說了經過,只把康熙聽得出了一身冷汗。韋小寶道:“只是奴才情急之下,將老皇爺淋了一身冷水,那可大大的不敬了?!笨滴醯溃骸澳闶亲o主心切,很好,很好。若非如此,便有危險!”

他沉默半晌,回頭向禪房門看了一眼,說道:“老皇帝吩咐我愛惜百姓,永不加賦。這句話你先前也傳過給我了,這一次老皇爺又親口叮囑,我自是永不敢忘?!?p>

韋小寶問道:“永不加賦是什么東西?”康熙微微一笑,道:“賦就是賦稅。明朝那些皇帝窮奢極欲,用兵打仗,錢不夠了,就下旨命老百姓多繳賦稅。明朝的官兒又貪污得厲害,皇帝要加賦一千萬兩,大小官兒至少也要多刮二千萬兩。百姓本已窮得很了,朝廷今年加賦,明年加稅,百姓哪里還有飯吃?田里收成的谷子麥子,都讓做官的拿了去,老百姓眼看全家要餓死,只好起來造反。這叫做官逼民反?!?p>

韋小寶點頭道:“我明白了,原來明朝百姓造反,倒是做皇帝、做官的不好?!笨滴醯溃骸翱刹皇菃??明朝崇禎年間,普天下百姓都沒飯吃,所以東也反、西也反。殺平了河南的,陜西又反;鎮壓了山西的,四川又反。這些窮人東流西竄,也不過是為活命。明朝亡在這些窮人手里,他們漢人說是流寇作亂。其實什么亂民流寇,都是給朝廷逼出來的?!表f小寶道:“原來如此。老皇爺要皇上永不加賦,天下就沒有流寇了?;噬哮B生魚湯,鐵桶似的江山,萬歲萬歲萬萬歲?!?p>

康熙道:“堯舜禹湯,談何容易?不過我們滿洲人來做中國皇帝,總得要強過明朝那些無道昏君,才對得起天下百姓?!?p>

韋小寶心想:“天地會、沐王府的人,說到滿清韃子占我漢人江山,沒一個不恨得牙癢癢的。小皇帝卻說明朝的皇帝不好,倒還是他韃子皇帝好。那也不稀奇,一個人自稱自贊,總是有的?!?p>

康熙又道:“父皇跟我說,這幾年來他靜修參禪,想到我們滿洲人昔年的所作所為,常常慚愧得汗流浹背。明朝崇禎是給流寇李自成逼死的,吳三桂來向我們大清借兵,打敗了李自成,給明朝皇帝報了大仇??墒菨h人百姓非但不感激大清,反而拿咱們看作仇人,你說是什么緣故?”韋小寶道:“想是他們糊涂。本來天下糊涂人多,聰明人少,又或者是他們忘恩負義?!笨滴醯溃骸澳堑共蝗?。漢人說我們是胡虜,是外族人,占了他們花花江山。清兵入關之后,到處殺人放火,害死了無數百姓,那也令得他們恨咱們滿洲人入骨。殺人搶劫,原本是不對的?!?p>

韋小寶本是漢人,康熙賜他做了正黃旗滿洲人,跟他說起來,便“咱們、咱們”的,當他便是滿洲人一般。其實說到國家大事,韋小寶什么都不懂。只是康熙甫與父親相會,心中激動,想到父皇的諄諄叮囑,便跟這小親信講論起來。

韋小寶道:“奴才在揚州之時,也聽人說過從前清兵殺人的慘事?!?p>

康熙嘆了口氣,道:“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殺人不計其數,那是我們大清所做下的大大惡事。我要下旨免了揚州和嘉定的三年錢糧?!?p>

韋小寶心想:“揚州人三年不用交錢糧,大家口袋里有錢,麗春院的生意,可要大大興旺了。怎生想個法子,叫小皇帝派我去揚州辦事?我叫媽媽不用做婊子了,自己開他三家妓院,老子做老板,再來做莊,大賭十日,也來個‘揚州十日’。然后帶了大批銀兩,去嘉定大賭他媽的三次,叫做‘嘉定三賭’?!庇窒耄骸袄匣薁敽突噬隙颊f嘉定三賭殺人太多,是件大慘事,為什么賭三次錢,便殺不少人?不知嘉定在什么地方。這地方的人賭錢本事厲害,倒須小心在意?!?p>

康熙問道:“小桂子,你說好不好?”韋小寶忙道:“好,好極了,這樣一來,大家有飯吃,有錢……誰也不會造反了?!痹挼娇谶?,硬生生把“有錢賭”的“賭”字縮住了。

康熙道:“雖然大家有飯吃,有錢使,卻也未必沒人造反。你出京之時,叫侍衛們送了一個人來,說是王屋山的逆賊,我已親自問過了他幾次?!?p>

韋小寶心中一驚,忙站起身來,說道:“皇上吩咐奴才不可多管閑事,以后再也不敢了?!笨滴醯溃骸澳阕?,這件事辦得很好,那也不是閑事,今后還得大大地多管?!表f小寶道:“是,是?!毙南履涿?。

康熙低聲道:“我命侍衛傳旨申斥你,乃掩人耳目,別讓反賊有了防備?!?p>

韋小寶大喜,縱身一跳,這才坐下,低聲道:“奴才明白了,原來皇上怕吳三桂這反賊驚覺?!笨滴醯溃骸皡侨鹗欠裣朐旆?,現下還拿不定,不過他早有不臣之心,欺我年幼,不把我放在眼里?!表f小寶道:“皇上使點兒小小手段出來,叫他知道厲害。吳三桂他奶奶的,有什么了不起?皇上伸個小指頭兒,就殺他個橫掃千軍,高山流水?!?p>

康熙微笑道:“這兩句成語用得不好,該說伸個小指頭兒,就橫掃千軍,殺他個落花流水?!表f小寶道:“是,是,是。奴才做了好幾個月和尚,學問半點也沒長進,以后常常服侍皇上,用起成語來就橫掃千軍,讓人家聽個落花流水?!?p>

康熙忍不住哈哈一笑,郁抑稍減,低聲道:“吳三桂這廝善能用兵,手下猛將精兵著實不少,倘若真的造反,和福建耿精忠、廣東尚可喜三藩連兵,倒也棘手得很。咱們只能慢慢來,須得謀定而后動,一動手就得叫他奶奶的吳三桂落花流水,屁滾尿流?!?p>

康熙勤奮好學,每日躬親政務之余,由翰林學士侍講、侍讀經書詩文,詩云子曰讀得多了,偶然說幾句“他奶奶的”、“屁滾尿流”,倒也頗有調劑之樂。他今日見到父親,本是又喜又悲,但親近不到半個時辰,便給摒諸門外,不知今后是否再能相見,深感凄傷,幸得韋小寶出言有趣,稍解愁懷,又談到了除逆定亂的大事,更激發了胸中雄心。

他站起身來,在庭中取了四塊石頭,排列在地,說道:“漢軍四王,東邊的、南邊的、西邊的,要分了開來,不能讓他們聯在一起。定南王孔有德這家伙幸好死了,只留下一個女兒,倒容易對付?!闭f著輕輕一腳,踢開一塊石頭,說道:“耿精忠有勇無謀,不足為慮,只須不讓他和臺灣鄭氏聯盟便是?!币荒_又踢開一塊石頭,說道:“尚可喜父子不和,兩個兒子又勢成水火,自相傾軋,料他無能為力?!睂⒌谌龎K石頭也踢開了,只留下一塊最大的石頭,對住了怔怔出神。

韋小寶問道:“皇上,這是吳三桂?”康熙點點頭。韋小寶罵道:“這奸賊,自己老不死,卻累得我萬歲爺為你大傷腦筋?;噬?,你在他身上拉一泡尿?!?p>

康熙哈哈大笑,童心大起,當真拉開褲子,便在那石頭上撒尿,笑道:“你也來?!表f小寶大笑,也在石頭上撒尿,笑道:“這一回書,叫做‘萬歲爺高山流水,小桂子……小桂子……’”心想“橫掃千軍”這四字用在這里不妥,突然想到說書先生說三國故事,有一回書叫做“關云長水淹七軍”,便道:“小桂子水淹七軍?!?p>

康熙更加好笑,縛好褲子,笑道:“哪一日咱們捉到這臭賊,當真在他身上撒尿?!?p>

康熙坐回階石,只聽得廟外腳步聲甚響,雖無人喧嘩,顯是已有不少人聚集在外,韋小寶道:“看來他們已把那些惡喇嘛都捉了來?;噬险媸呛楦}R天,湊巧之極,剛好這時候趕到,把這些惡喇嘛一網打盡?!?p>

康熙道:“那倒不是湊巧,我得到你的密報,派人查察,得訊之后,急速趕來,卻已慢了一步,讓這些惡喇嘛驚動了圣駕。若不是你機靈,我可終身遺恨無窮,罪不可逭了?!表f小寶奇道:“奴才沒給您什么密報啊?!?p>

康熙道:“我派侍衛到少林寺傳旨,他們說見到了一個蒙古王子,幾個喇嘛,又有幾名武官。是不是?”韋小寶道:“是啊?!笨滴醯溃骸澳惴愿浪麄儼抵胁椴?,這幾人辦事倒也得力,一查之下,便查到那蒙古王子叫做葛爾丹。那武官名叫馬寶,是吳三桂那廝手下的總兵。他們和喇嘛混在一起?!?p>

韋小寶一拍大腿,說道:“原來如此!奴才見他們鬼鬼祟祟,不是好人,倒不知竟是吳三桂的部下?!逼鋵嵞切┤说男彰麃須v,他早已得知,要趙齊賢等查察,意在追尋那綠衣女郎,順便誣陷吳三桂,想不到竟會引得小皇帝趕上五臺山來。

康熙道:“我大清向來信奉喇嘛教,西藏活佛教下那些喇嘛深明佛法,良善恭順,我起初也沒在意。后來侍衛張康年跟蹤青海喇嘛,聽到他們大集人手,要到五臺山來捉拿一位重要人物。他不知事情重大,又跟了好幾天,這才回京奏知。我一聽之下,知道情形不對,豈有不急的?當即火速啟程,只是皇帝出京,啰里啰唆的儀注一大套,我雖下旨一切從簡,還是遲到了一天?!?p>

韋小寶道:“吳三桂這反賊如此大膽,竟敢派遣數千喇嘛,前來得罪老皇爺,那……那不是公然造反么?”康熙噓了一聲,道:“小聲!我只知他手下總兵和這些喇嘛結伴同行。他是否就此造反,現下還不能確知?!表f小寶道:“一定反,一定反!如果他是好人,怎會差遣手下大將,去和這些惡喇嘛陰謀暗害老皇爺?”

康熙道:“他自然不是好人?!毙南鲁烈?,緩緩地道:“不過我年紀還小,行軍打仗還不是他對手,最好咱們再等幾年,等我再長大些,等他又老了些。那時再動手,就可操必勝。小桂子,你不必性急,多過一天,對咱們就多一分好處,對他便多一分壞處?!?p>

韋小寶急道:“倘若他老得死了,豈不便宜了他?”康熙微笑道:“那是他的運氣?!鳖D了一頓,說道:“父皇剛才叮囑我,能不用兵打仗,那是最好,一打上仗,不論勝敗,兵卒死傷,那不用說了,天下百姓便不知要受多少苦楚。因此吳三桂如趁早死了,等不到我去動手,雖然不大好玩……”他微微一頓,韋小寶接口道:“簡直大大的不好玩?!笨滴跻恍?,道:“對于百姓兵卒,卻是一件大好事。小桂子,你想玩,幾時我帶你去遼東打黑熊,打老虎?!表f小寶大喜,叫道:“妙極,妙極!”

康熙望著禪房門,輕輕地道:“我六歲那年,父皇就曾帶我去遼東打圍,現今……”慢慢地走到門邊,手撫木門,泫然欲涕。過了一會,跪倒在地,拜了幾拜,低聲道:“父皇保重,孩兒去了?!表f小寶跟著跪拜。

康熙走到大雄寶殿,康親王杰書帶著驍騎營都統察爾珠、御前侍衛總管多隆,以及索額圖等隨駕大臣、前鋒營都統、護軍營都統等都候在殿中,見皇帝出來,跪下參見。群臣站起后,偷眼見小皇帝眼圈甚紅,顯是大哭過一場,均感詫異?;实勰昙o雖小,但識見卓越,處事明斷,朝中大臣都對他敬畏日增,不敢稍存輕他年幼之意。小皇帝居然會哭,倒是一件奇事。又見韋小寶臉上也有淚痕,均想:“定是韋小寶這小家伙逗得皇上哭了,兩個少年,不知搞些什么玩意兒?!表樦卧谖迮_山出家,康熙瞞得極緊,縱是至親的妹子建寧公主也不讓知道,群臣自然更加不知。

康親王上前奏道:“啟奏皇上:查得有數千名青海喇嘛,在清涼寺外啰唣爭鬧,不知何故,現下俱已擒獲在此,候旨發落?!笨滴觞c點頭,道:“把為首的帶上來?!?p>

察爾珠押上三名老喇嘛,都帶了足鐐手銬。三名喇嘛不知康熙是當今皇帝,神態倔強,嘰里咕嚕地說個不休??滴跬蝗粐\里咕嚕地也說了起來,群臣都吃了一驚,誰都不知皇上居然會說藏語。其實這些喇嘛是青海喇嘛,傳自蒙古,并非來自西藏,康熙和他們說的是蒙古話。說了一會,三名喇嘛俯首不語,似乎已經屈服??滴醯溃骸皫麄兊脚赃叿坷锶?,朕要密審?!倍嗦〉溃骸笆??!睂⑷死氲钆砸婚g經房。

康熙向韋小寶招招手,兩人走入經房。韋小寶反手帶上了房門,拔出匕首,一刀砍下兩塊桌角,再在三名喇嘛眼睛、喉頭、鼻孔、耳朵各處不住比劃??滴跤妹晒旁挻舐晢柫藥拙?,一名最老的喇嘛神態恭順,一一回答。兩人一問一答,說了良久。韋小寶一聽康熙聲音大了起來,稍有怒色,便出匕首威嚇,若見康熙神色溫和,他就笑嘻嘻地站在一旁,向喇嘛點頭鼓勵。

康熙盤問了大半個時辰,才命侍衛將三名喇嘛帶出,叫韋小寶關上了門,沉吟道:“這可奇了?!表f小寶不敢打斷他思路,站在一旁不語。

康熙又想了一會,問道:“小桂子,父皇在這里出家,這事有幾人知道?”韋小寶道:“除了皇上和奴才之外,知道這事的有老皇爺的師父玉林大師,他師弟行顛大師。本來有個太監海大富,他已經死了。清涼寺原來的住持澄光大師多半并不知情,只知老皇爺是一位大有來頭的人物。除此之外,只有老……老……那個太后了?!?p>

康熙點頭道:“不錯,知道此事的,世上連父皇自己在內,再加我和你,也不過六人??墒俏覄偛疟P問那青海喇嘛,他說是奉了塔爾寺活佛之命,到清涼寺來接一位和尚去青海。我細細盤問,清涼寺中那位和尚是何等人物,活佛接他去干什么,反反復復地問來問去,他確是不知。他最后說,好像這位大和尚懂得密宗的許多陀羅尼咒語,活佛要他去傳授密咒,好光大佛法。這自然是胡說八道,不過瞧他樣子,也不是說謊,多半人家這么騙他,他就信以為真。西藏現下已歸我大清管束,達賴和班禪兩位活佛對我都很忠順,西藏僧俗都虔信佛法,就是五臺山上的喇嘛,也一向良善奉佛,青廟黃廟歷來相處和睦。不過喇嘛教派別眾多,雖大多是好的,但有幾個教派妖邪不正。這次活佛派人想來劫持老皇爺,定是受了邪派喇嘛的蠱惑,或許活佛自己根本不知,是他手下大喇嘛下的命令?!?p>

韋小寶道:“是,青?;罘鹩植幌胝嘉掖笄褰?,他是否知道老皇爺的身份,現下難以明白。但那個挑撥活佛,前來冒犯老皇爺的人,恐怕……恐怕多半知道內情,想劫持了老皇爺,跟皇上講斤頭,占點便宜?!笨滴觞c了點頭。韋小寶突然害怕起來,說道:“皇上,奴才可的的確確守口如……如什么的,知道事關重大,連做夢也沒泄漏過半句?!笨滴醯溃骸澳悴粫f,我是信得過的。玉林和行顛兩位自然也不會說。少林寺晦聰方丈和澄光大師就算猜到了一些,他們是有德高僧,決不會向人吐露,算來算去,只有那……那老……老賤人了?!表f小寶道:“對!對!一定是這老……老……”

康熙沉吟道:“她在慈寧宮中,暗藏假扮宮女的男人,那是我親眼所見。她當然擔心事情敗露。她殺害端敬皇后,父皇恨之入骨,父皇雖出了家,還是派遣海大富回宮去查察此事。你知道其中詳情,又在我身邊。哼,這老賤人又怎睡得著覺?她非下手害了父皇不可。只有謀害了父皇,謀害了我,再殺了你,她才得平安?!?p>

韋小寶心想:“老婊子和神龍教早有勾結,她既知老皇爺沒死,一定去稟報了洪教主??磥磉@些青海喇嘛來到五臺山,還和洪教主有關?!敝皇亲约鹤隽松颀埥痰陌埵?,這事可不能跟皇上提及??滴跻娝樕挟?,問道:“怎么?”韋小寶忙道:“奴才心想,皇上的推想半點不錯,一定是這老……太后說出去的。除她之外,不能更有旁人?!?p>

康熙伸手在桌上重重一拍,咬牙切齒地道:“這賤人害死我親生母后,又害得父皇出了家,令我成為無父無母之人。我不將這賤人千刀萬剮,難消心頭之恨??墒歉富势也豢筛秊殡y,這卻如何是好?”

韋小寶心想:“老皇爺不許你殺老婊子,可沒不許我殺。就算他不許我殺,老子是他方丈,只能我向他下令,不必聽他號令。不過這件事說穿就不靈了?!闭f道:“皇上不必煩心。這太后作惡多端,終究不會有好下場?;噬夏惚犻_龍目,張開龍耳,等著就是了?!?p>

康熙何等聰明,已明其意,向他凝視半晌,點一點頭,道:“不錯,這賤人作惡多端,終究不會有好下場?!彼诮浄恐絮鈦眭馊?,說道:“眼前之計,須得不讓眾喇嘛再來冒犯父皇。最好咱們派一個靠得住的人去做西藏活佛。連青海的喇嘛都歸他管,那時自然更無后患。只不過西藏活佛是投胎轉世的,皇帝派去的只怕不行,怎生想個法子……”

韋小寶聽到這里,只嚇得魂飛魄散,心道:“我今日假扮小喇嘛,別弄假成了真?;噬辖鹂谝怀?,那就難以挽回,可得搶在頭里?!泵Φ溃骸盎噬?,這西藏活佛,奴才是萬萬不做的?!笨滴豕笮?,說道:“你倒機靈。其實做西藏活佛有什么不好?他管的地方比吳三桂的云南還大,做活佛就是西藏王?!?p>

韋小寶連連搖手,道:“我寧可在你身邊做侍衛,一做活佛,再也難以跟你在一起。西藏王也好,東藏王也好,就算是地藏王,我也不做?!边@幾句倒不是假話。他和康熙相處日久,兩人年歲相若,言談投機,雖然一個是小皇帝,一個是小侍衛,已如好朋友一般,倘若遠遠分開,大家也真都不舍得。

康熙笑道:“地藏王菩薩的名字也亂說得的?”推開房門,走了出來,向察爾珠和多隆道:“你二人辦事得力,朕有賞賜?!辈鞝栔楹投嗦〈笙?,磕頭謝恩??滴醯溃骸半蕹缧欧鸱?,果然這幾年來上體天心,菩薩保祐,國家平安,萬民康樂。韋小寶在這里做朕替身,代我出家為僧,大大有功?!表f小寶也磕頭謝恩。

康熙道:“現今韋小寶做朕替身為期已滿,隨我回京,輪到察爾珠出家兩年,不過不是做和尚,而是做五臺山大喇嘛。你挑選一千名驍騎營的得力軍官軍士,一起跟你做喇嘛,分駐山上十間大喇嘛寺。眾軍出家期間,餉銀加倍發給,另有恩賜?!辈鞝栔橐徽?,雖不大愿意,也只得謝恩。

康熙道:“為善若欲人知,便非真善。此事吩咐眾人守口如瓶,不得泄漏,否則軍法從事,不假寬貸。多隆,你將五臺山的眾喇嘛都鎖拿回京,圈禁起來。派人去告知青?;罘?,說道皇上請這些喇嘛去北京崇揚佛法,明宣教義。過得幾十年,待得佛法昌盛,便送他們回青海?!彼f一句,察爾珠和多隆便應一句。

韋小寶心想:“這些喇嘛再過得幾十年,還有命回家么?他們大膽冒犯老皇爺,皇上寬宏大量,不殺他們的頭,那是大大的便宜了?!?p>

康熙又道:“韋小寶,正式升你為驍騎營正黃旗都統,仍兼御前侍衛副總管。察爾珠,你大喇嘛做得好,回京之后,派你到外省去做提督?!眱扇擞侄贾x恩。

韋小寶也不怎樣,心想正都統、副都統反正都是這么一回事。察爾珠卻十分歡喜,京中大官極多,驍騎營都統不過得皇帝親信,單是驍騎營一營,八旗各有一個都統,便有八個都統,見到親王貝勒、貝子公侯,都得屈膝請安,除了餉銀之外,又沒什么油水,一放到外省去做提督,頭上沒人管束,自由自在,那可威風八面、財源廣進了。

其時天已黎明,康熙吩咐去清涼寺拜佛。來到寺外,只見刀槍拋了一地,草間石上濺滿血漬,可見昨晚擒拿眾喇嘛時一場激戰,著實打得厲害??滴跞胨聟萑鐏砗臀氖馄兴_后,便到后山順治參禪的小廟去察看,但見焦木殘磚,小廟早已焚毀一空,康熙暗暗心驚:“倘若父皇昨晚沒逃出,不免便燒在廟中,我……我……”一時不敢往下再想,吩咐索額圖布施白銀二千兩,重修小廟。他知父親不愿張大其事,因此銀子也不便多給。

回到大雄寶殿,眾少林僧都過來相見。他們見這位小施主隨從眾多,氣派極大,自必大有來頭,說不定還是親王貝勒之流。群僧雖不趨炎附勢,但他布施巨金,重修小廟,都合十稱謝。澄通等也都看出,那些假扮香客的隨從之中,有不少人身具武功。

康熙來到父親出家之地,不愿便去。說道:“我想在寶剎借住三五天,不知使得么?”韋小寶道:“大施主光降,求之不得……”

突然間“砰”的一聲巨響,泥沙紛紛而下,大雄寶殿頂上已穿了一洞,白影晃動,一團白色的物事直墮而下,卻是個身穿白衣的僧人,手持長劍,疾向康熙撲去,叫道:“今日為大明天子復仇!”

康熙急忙退后,多隆、察爾珠、康親王等因在皇帝之旁,都未攜帶兵刃,大驚之下,都向那人抓去。那人左手衣袖疾揮,一股強勁之極的厲風鼓蕩而出,多隆等七八人站立不穩,同時向后摔出。

澄心、澄光等齊叫:“不可傷人!”出手阻攔。那僧人又袍袖一拂,少林寺澄字輩的僧人各施絕技化開,可是眾僧的虎爪手、龍爪手、拈花擒拿手、擒龍功等等,卻也沒能抓住此人。眾僧驚詫之下,都心念一閃:“天下竟有如此人物!”

那白衣僧更不停留,又挺劍向康熙刺來??滴醣晨糠鹱┳?,已無可再退。

韋小寶急躍而上,擋在康熙身前,噗的一聲,劍尖刺正他胸口,長劍一彎,竟沒刺入。韋小寶胸口劇痛,他早拔出匕首在手,回手揮去,將敵劍斬為兩截。

那白衣僧一呆。澄觀叫道:“不可傷我師叔!”左掌向他右肩拍落。白衣僧拋去斷劍,反掌擋架。澄觀只覺胸口熱血翻涌,眼前金星亂冒。

白衣僧贊道:“好功夫!”眼見四周高手甚眾,適才這一劍刺不進那小和尚身子,更大為駭異,當下不敢戀戰,右手一長,已抓住韋小寶領口,突然身子拔起,從殿頂的破洞躥了出去。這一下去得極快,殿上空有三十六名少林高手,竟沒一人來得及阻擋。

澄心、澄光等急從破洞中跟著躥上,但見后山白影晃動,竟已在十余丈外,這人輕功之高,委實匪夷所思。群僧眼見追趕不上,但本寺方丈遭擒,追不上也得追,三十六僧大呼追去,只晃眼之間,那團白色人影已翻過了山坳。

注:

本回回目均為佛家語,“劫”是極長的時間單位。佛家認為,人生所以苦海無邊,在于愛心和慈念難斷。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