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飛狐外傳舊版

第四六回 力斗高手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四六回 力斗高手

過了一會,悲聲漸止,只見十余人陸續走上一個土丘。胡斐身旁的那矮小漢子叫道:"道長,你約的朋友到啦。"那獨臂道人說道:"妙極,妙極!小兄弟,咱們來拚斗三百合。"說著縱身奔下土丘。胡斐便迎了上去。

那道人距離胡斐尚有數丈,驀地里縱身躍起,半空拔劍,借著這一躍之勢,疾刺過來。這一刺出手之快,勢道之疾,實是威不可當。胡斐見他如此兇悍,激起了少年人英雄之氣,也是縱身躍起,半空拔刀。兩人在空中一湊合,當當當當四響,刀劍撞擊四下,兩人一齊落下地來。

這中間那道人攻了兩劍,胡斐還了兩刀。兩個人四只腳一落地,立時又是當當當當四響。土丘之上,彩聲大作。

那獨臂道人的劍法既凌厲,又迅捷,在常人刺出一劍的時間之中,往往刺出了四五劍。胡斐心想:"你會快,難道我便不會?"展開"胡家快刀",也是在常人砍出一刀的時間之中,砍出了四五刀。相較之下,那道人的劍刺更是快了半分,但劍勢輕靈,刀勢沉猛,胡斐的刀力,卻又比他重了半分。兩人以快打快,什么騰挪閃避,攻守變化,到后來全說不上了,簡直是閉了眼睛狠斗,只聽得叮叮當當刀劍碰撞,那聲音猶如兩三面羯鼓同時擊打一般。

那獨臂道人一面狠斗,一面大呼:"痛快,痛快!"劍招越來越是厲害。胡斐暗暗心驚,陡逢強敵,將生平所學,盡數施展出來,刀法之得心應手,實是從所未有,自己練習之時,哪有這等快法?原來他這胡家刀法精微奇奧之處甚多,不遇強敵,數招間即足取勝,其妙處不顯,這時給那獨臂道人一逼,才現出刀法中的綿密精巧來。那獨臂道人一生之中,不知經歷過多少大陣大仗,在這快斗之際,竭力要尋胡斐刀法中的破綻,可是只見他刀刀攻守并備,不求守而自守,不務攻卻猛攻,每一招之后,均伏下精妙的后著,哪里有破綻可尋?

須知那獨臂道人的功力實比胡斐深得多,倘若他并非快斗,胡斐和他見招拆招,自求變化,那么獨臂道人此時已然得勝。但越打越快之后,胡斐來不及思索,只是將平素練熟了一套"快刀"使將出來應付。這路"快刀"乃明末大俠"飛天狐貍"所創,傳到胡斐之父胡一刀手上,又加了許多變化妙著。此時胡斐持之臨敵,與胡一刀親自出陣已無多大分別,所差者只是火候而已。

只一盞茶時分,兩人已拆解了五百余招,其快可知。時候雖短,但那道人已是額頭見汗,胡斐亦是汗流浹背,都可聽到對方粗重的呼吸。

此時劇斗正酣,胡斐和那獨臂道人心中卻都起了惺惺相惜之意,只是劍刺刀劈,招數綿綿不絕,誰也不能先行罷手。

刀劍相交,叮當聲中,忽聽得一人長聲唿哨,跟著遠處傳來兵刃碰撞和吆喝之聲。那獨臂道人一聲長笑,托地跳出圈子,叫道:"且??!小兄弟,你刀法很高,這當口有敵人來啦!"胡斐一怔之間,只見東北角和東南角上影影綽綽,有六七人奔了過來。黑夜中刀光一閃一爍,這些人手中都持著兵刃。但聽得背后傳來吆喝聲漸近,胡斐回過頭來,見西北方和西南方也均有人奔到,約略一計,少說也有二十人之譜。

獨臂道人叫道:"七弟,你回來,讓二哥一個兒來打發。"那指引胡斐過來的矮個子手持單刀鐵拐,本在攔截西北方下來的對手,聽到獨臂道人的叫喚,應道:"好!"一拐格開對方的兵刃,急奔上了小丘,和眾人并肩站立。

月光下胡斐瞧得分明,??蛋舱驹谛∏鹬?,他身旁的十余人中,還有三四個是女子。胡斐大喜:"四面八方來的這些人都和??蛋矠閿?,不知是哪一家的英雄好漢?瞧這些人的輕身功夫,武功都非尋常。我和他們齊心協力,將??蛋策@奸賊擒住,豈不是好?"但轉念又想:"??蛋策@惡賊想不到武功竟是奇高,手下那些人又均是硬手,瞧他們有恃無恐的站著,莫非另行安排下陰謀?這獨臂道人說一個人便足以打發敵人,不免過于狂妄吧?"

心中正自疑惑不定,只見四面的來人均已奔近,胡斐一看,更是大惑不解,奔來的二十余人之中,半數是身穿血紅僧袍的藏僧,余人身上卻均是清宮衛士的服色。胡斐縱身靠近程靈素,低聲道:"二妹,咱們果然陷入了惡賊的圈套,敵人里外夾攻,無法抵擋,向正西方沖!"

程靈素尚未回答,清宮衛士中一個黑須大漢越眾而出,大聲說道:"是無塵道人么?久仰你七十二路追魂奪命劍天下無雙,今日正好領教。"那獨臂道人冷然道:"你既知無塵之名,尚來挑戰,可算得大膽。閣下是誰?"

胡斐聽了那黑須衛士的話,禁不住脫口叫道:"是無塵道長?"無塵笑道:"正是!趙三弟夸你英雄了得,果然不錯。"胡斐大喜,道:"可是……可是,那??蛋病亿w三哥呢?"那黑須大漢回答無塵的話道:"在下德布。"無塵道:"啊,你便是德布。我在回疆聽人言道:最近皇帝老兒找到了一只牙尖爪利的鷹犬,叫作什么德布,稱做什么'滿洲第一勇士',是個什么帶刀侍衛的頭兒,便是你了?"他連說三個"什么",只把德布聽得心頭火起,喝道:"不錯!你既知我名,還敢到天子腳下來撒野,可算得大膽……"

他"大膽"兩字剛脫口,寒光一閃,無塵一劍已刺了過來。德布手中本就握著一柄長劍,橫劍一架,當的一響,雙劍相交,嗡嗡之聲不絕,顯是兩人劍上勁力均甚悠長。無塵贊了聲:"好!"劍招源源不絕的遞出。德布的劍招遠沒無塵快捷,但門戶守得極是嚴密,偶爾還刺一劍,卻是十分的毒辣,那"滿洲第一勇士"的稱號,看來并非幸致。

胡斐曾聽趙半山說過,他義兄無塵道人劍術之精,天下無雙,想不到自己竟能和他拆到百余招不敗,不由得心頭暗喜,又想:"幸虧我不知他便是無塵道長,否則震于他的威名,心中一怯,只怕支持不到一百招便要敗陣了。"

正要凝神觀看無塵和德布相斗的情形,兩名清宮侍衛欺近身來,喝道:"拋下兵器!"胡斐道:"干什么?"一名侍衛道:"你膽敢拒捕么?"胡斐道:"拒捕便怎樣?"那侍衛道:"小賊好橫!"一刀砍了過來。胡斐閃身避開,還了一刀。豈知另一名侍衛手中持著一柄鐵錘,斜刺里打到,一錘擊在胡斐的刀口之上,此人膂力極大,兵器又是奇重。胡斐和無塵力戰之后,手臂已是隱隱酥麻,一個拿捏不定,單刀脫手,直飛起來。那人一錘橫轉,便向胡斐背心擊落。

胡斐兵刃離手,卻不慌亂,身形一晃,避開了他的鐵錘,順勢一個肘槌,撞正他腰眼之中。那人大聲叫道:"啊喲,好小子!"痛得手中鐵錘險些跌落。跟著又有兩名侍衛上前夾攻,一個持鞭,一個卻挺著一枝短槍。程靈素叫道:"大哥,我來幫你。"抽出柳葉刀,欲待上前相助。胡斐叫道:"不用,你瞧瞧大哥空手入白刃的手段。"程靈素見他在四個敵人之間游走閃避,雖然情勢似乎甚險,但聽他說得悠閑自在,又素知他武功了得,于是便站在一旁戒備。

胡斐展開從小便學會的"四象步法",東跨一步,西退半步,在四名高手侍衛之間穿來插去。那四件兵刃有輕有重,左攻右擊,可是胡斐的步法甚是奇妙,往往在間不容發之際,那兵刃便從他身旁掠過,雖然相差不過一二寸之微,但便是差著這一二寸,他便是夷然無損。程靈素初時還擔著老大的心事,但越瞧越是放心,到后來瞧著胡斐精妙絕倫的步法,竟是有點心曠神怡起來。

這四名侍衛都是滿洲人,未入清宮之時,號稱"遼東四杰",都算得是一流的高手。胡斐憑著巧妙的"四象步"自保,可是數次乘隙反攻,卻也未曾得手,每一次都是反遇險招。他一轉念間,已明其理,原來自己適才和無塵道人劇斗,耗力太多,這時元氣未復,一到緊要關頭,待要動用真力,總是差之厘毫,不能發揮拳招中的精妙之著。他一經想通,當即平心靜氣,只避不攻,在四名侍衛夾擊之下,緩緩調勻氣息。

那邊無塵急攻數十招,都給德布一一擋開。無塵焦躁起來,心道:"我十年不至中原,今日首次出手便是不利。難道自己當真老了,不中用了?"他哪知道這德布的武功實是大有過人之處,無塵不過心下焦躁,德布背上卻已冷汗淋漓,越打越怕,但覺這獨臂道人的劍招神出鬼沒,漸漸的要招架不住,暗想自己縱橫天下,從未遇到過這般勁敵,今日若是一敗,這"欽賜黃馬褂、清宮侍衛總管、滿洲第一勇士、統領大內十八高手"的銜頭卻往哪里擱去?想到此處,精神一振,奮力抵擋。

無塵眼見胡斐赤手空拳,以一敵四,自己卻連一個敵人也拾奪不下,他生性極是好勝,這脾氣愈老彌甚,當下一劍快似一劍,著著搶攻,步步占先。德布見敵人攻勢忽盛,劍尖織成了一張光幕,自己周身要害盡在他劍光籠罩之下,自知不敵,數度想要招呼下屬上前相助,但一想到"大伙兒齊上"這五個字一出口,一生英名便是付于流水,總是強行忍住,心想自己方當壯年,這獨臂道人年事已高,劍招雖狠,但自己只要久戰不屈,他力氣一經衰退,便有可勝之機。

無塵高呼酣戰,精神愈長。眾侍衛瞧得心下駭然,但見兩人劍光如虹,什么招數都已分辨不清。小丘上觀戰的眾人也是一聲不響,靜觀兩人劇斗,眼見無塵漸占上風,都想:"道長英風如昔,神威不讓當年,可喜可賀!"

猛聽得無塵大叫一聲:"著!"當的一響,一劍刺在德布胸口,跟著又是喀喇一聲,他手中長劍已然折斷。原來德布衣內穿著護胸鋼甲,這一劍雖然刺中,他卻絲毫無傷,對方長劍折斷。無塵一怔之下,德布一劍刺到,正中他的右肩,穿肩而過。

小丘上眾人大驚,兩個漢子疾馳沖下救援。只聽得無塵喝道:"牛頭擲叉!"手中斷劍飛出,刺入了德布的咽喉,德布大叫一聲,往后便倒。無塵哈哈大笑,說道:"是你贏,還是我贏?"德布頸上中了斷劍,雖未致命,卻已斗志全消,顫聲道:"是你贏了!"無塵笑道:"你接得我許多劍招,又能傷我肩頭,大是不易!好,瞧在你刺傷我一劍的份上,饒了你的性命!"

兩名侍衛搶上扶起德布,退在一旁。

無塵極是得意,肩頭傷勢雖然不輕,卻是漫不在乎,緩緩走上土丘,讓人替他包扎傷口,兀自指指點點,評論胡斐的步法。

胡斐內息綿綿,只覺精力已復,深深吸一口氣,猛地搶攻,霎息間拳打足踢,但聽得"啊喲!""哎呀!"四聲呼叫,單刀、鐵錘、鋼鞭、花槍,四般兵刃先后飛出。胡斐飛足踢倒兩人,拳頭打暈一人,跟著左掌掌力一吐,將最后一名衛士打得口噴鮮血,狂奔而逃。但聽得小丘上眾人采聲大作,無塵的聲音最是響亮:"小胡斐,打得妙??!"

土丘上彩聲未歇,又有五名侍衛欺近胡斐身邊,卻都空手不持兵刃。左邊一人說道:"大家空手斗空手!"胡斐道:"好!"剛說得一個"好"字,突覺雙足已被人緊緊抱住,跟著背上又有一人撲上,手臂如鐵,扼住了他的頭頸,再有一人抱腰,另外兩人便來拉他的雙手。

原來這一次德布所率領的"大內十八高手"傾巢而出。那"大內十八高手",分為"四滿、五蒙、九藏僧"。乾隆皇帝自與紅花會打了一番交道后,從此不信漢人,近身親信侍衛,一個漢人也不用,都是選用滿洲、蒙古、西藏的勇士充任。這四滿、五蒙、九藏僧,尤為大內侍衛中的精選。那五個蒙古侍衛擅于摔角相撲之技,胡斐一個沒提防,已被五人纏住。

胡斐一驚之下,全身被擒,他隨即大喜:"這擒拿手法,正是我家傳武功之所長。"但覺左手右手均已被敵人拉住,當下身子向后一仰,雙手順勢用勁,自外朝內一合,砰的一聲,拉住他雙手的兩名侍衛腦門碰腦門,同時昏暈過去。

胡斐雙手脫縛,抓住扼在自己頸中的那只手,一扭之下,喀的一聲,那人腕骨早斷,跟著喀喀兩響,又扭斷了抱住他腰那侍衛的臂骨。這五名蒙古侍衛摔角之技甚是精湛,漢滿蒙回藏各族武士,極少是他們敵手。但摔角講究的是將對手摔倒壓住,胡斐這般小巧陰損的斷骨擒拿,都是摔角比賽的規矩所不許。兩名侍衛骨節折斷,心中大是不忿,雖已無力再斗,卻齊聲怒叫:"犯規,犯規!"

胡斐笑道:"打架還有規矩么?你們五人打我一人,犯不犯規?"兩名蒙古侍衛一想不錯,五個打一個果然也是不對,那"犯規"兩字喊不出口了??墒悄怯嘞碌囊蝗素W运烂ё『畴p腿,一再用勁,要將他摔倒。胡斐喝道:"你放不放手?"那人叫道:"自然不放。"胡斐左手抓下,捏住了他背心上的"大椎穴"。那人登時全身麻軟,雙手只得松開。胡斐提起他身子,雙手使勁,"嘿"的一聲,將他擲出數丈之外。但聽得"撲通"一響,水花飛濺,不料他落下之處,竟是生長蘆葦的一個爛泥水塘。那侍衛摔得頭昏腦脹,陷身污泥之中,哇哇大叫。

胡斐與四名滿洲侍衛游斗甚久,打發這五名蒙古侍衛卻是兔起鶻落,干凈利落。旁觀眾人但見五名侍衛一擁而上,拖手拉足,將他擒住,跟著便是砰嘭、喀喇、啊喲,"犯規,犯規!"撲通,"哇哇!"第五名侍衛飛越數丈,遠遠的投身而入水塘。

這一次小丘上眾人不再喝彩,卻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哄笑聲中,紅云閃處,九名藏僧各挺兵刃將胡斐團團圍住。這九人兵刃各不相同,或使戒刀,或使錫杖,更有些兵刃奇形怪狀,胡斐從未見過,也叫不出名目來。他見這九名藏僧氣度凝重,人人一言不發,看他們合圍之勢,步履間又輕又穩,實是勁敵。九個人錯錯落落,東站一個,西站一個,似乎是布成了什么陣勢。胡斐手中沒有兵刃,暗暗吃驚,腦海中一閃:"向二妹要刀呢,還是奪敵人的戒刀?"

忽聽得小丘上一人喝道:"小兄弟,接刀!"只見一柄鋼刀自小丘上擲了下來,破空之聲,嗚嗚大作,可見這一擲的勁道大得驚人。胡斐心想:"趙三哥的朋友果是個個武藝精強。要這么一擲,我便辦不到!"

這一刀飛來,首當其沖的兩名藏僧竟是不敢用兵刃去砸,分向左右一躍閃開。胡斐心中快如電光般的一閃:"這陣法不知如何破得?他二人閃避飛刀,正好趁機擾亂。"他念頭轉得極快,那單刀也是來得極快。胡斐心念甫動,白光閃處,一柄背厚刃薄的單刀挾著威猛異常的破空之聲,已飛到面前。胡斐卻不接刀,手指在刀柄上一搭,輕輕撥動。那單刀飛來之勢甚猛,到他面前時兀自余力未衰,給他撥得掉過方向,激射而上,一直沖上半空。

那九名藏僧大是奇怪,情不自禁的抬頭望著半天這柄飛刀。胡斐所爭便在這稍縱即逝的良機,欺身搶到手持戒刀的藏僧身畔,一伸手便將他戒刀奪了過來,霎時間展開"胡家快刀",手起刀落,一陣猛砍快剁,迅捷如風。這時下手竟不容情,九名藏僧無一得免,不是斷臂,便是折足。這九名西藏高僧喇嘛,人人身負絕藝,只因一時失察,中了胡斐的誘敵分心之計,人人身受重傷,慘呼倒地。

這一場胡斐可說勝得極巧,也是勝得極險!

胡斐一輪快刀砍完,頭頂那刀剛好落下,他擲開戒刀,伸手接住半空落下的單刀,刀一入手,只覺甚是沉重,比尋常單刀重了兩倍有余,想見刀主膂力奇大,月光下映照一看,只見刀柄上刻著三字:"奔雷手!"

胡斐大喜,縱聲叫道:"多謝文四爺擲刀相助之德!"

驀地背后一個蒼老的聲音叫道:"看劍!"話聲未絕,颯然風聲已襲至背心。胡斐一聲:"此敵劍法如此厲害!"急忙回刀擋架,豈知敵人劍已撤回,跟著又是一劍刺到。胡斐反手再擋,又是擋了個空。

他急欲轉身迎敵,但背后那敵人的劍招來得好不凌厲,竟是逼得他無暇轉身。胡斐大駭,一縱向前,躍出半丈,左足一落地,待要轉身,不料敵人如影隨形,劍招又已遞到。他在背后連刺五劍,胡斐接連擋了五次空,始終無法回身見敵之面。

胡斐惡斗半宵,和快劍無雙的無塵道人戰成平手,接著連傷四滿、五蒙、九藏僧的大內十八高手,不料到后來竟給人一加偷襲,逼得難以轉身。

這是立于必敗之地,他惶急之下,行險僥幸,但聽得背后敵劍又至,這一次竟不招架,向前一撲,俯臥向地,跟著一個翻身,臉已向天,這才一刀橫砍,蕩開敵劍。

只聽敵人贊道:"好!"左掌拍向他的胸口。胡斐也是一掌拍出,雙掌相交,只覺敵人掌力,甚是柔和渾厚,但柔和之中,卻隱隱藏著一股辛辣的煞氣。胡斐猛然想起一事,脫口叫道:"原來是你!"

那敵人也叫道:"原來是你!"

原來兩人手掌相交,均即察覺對方便是在??蛋哺抵邢嗑壬倌陼某幹?,各自向后躍開數步。胡斐凝神一看,見那人白須飄動,相貌古雅,手中長劍如水,卻是武當派掌門人無青子,不由得心中一呆,一時不知他是友是敵。

只聽無塵道人笑道:"菲青兄,你說我這個小老弟武功如何?"無青子笑道:"能跟無塵道人斗得上五百招,天下能有幾人?老道當真是孤陋寡聞,竟不知武林中出了這等少年英雄。"說著長劍入鞘,上前拉著胡斐的手,好生親熱。胡斐見他英氣勃勃,和掌門人大會中所見那個昏昏欲睡的老道,竟似換了一人,心下甚以為奇。無塵道:"小老弟,這個牛鼻子,出家以前叫做綿里針陸菲青。你叫他一聲大哥吧。"胡斐一驚,心道:"'綿里針陸菲青'當年威震天下,成名已垂數十年,想不到今日有幸和他交手。"急忙拜倒,說道:"晚輩胡斐,叩見道長。"忽聽身后一個聲音道:"按理說,你原是晚輩,可是,胡兄弟,他是我的拜把子老哥啊。"

胡斐一躍而起,只見身后一人長袍馬褂,肥肥胖胖,正是千臂如來趙半山。胡斐對這位義兄別來無日不思,一把抱住,叫道:"三哥,你可想煞小弟了。"趙半山拉著他轉過身來,讓月光照在他的臉上,清清楚楚的瞧了半晌,喜道:"兄弟,你終于長大成人了。做哥哥的今日親眼見你連敗大內十八高手,實在是歡喜得緊。"胡斐拉了程靈素過來,和無塵、趙半山等引見。

趙半山道:"兄弟,程家妹子,我帶你們去見咱們總舵主。"胡斐吃了一驚,道:"陳總舵主……他……老人家也來了么?"無塵笑道:"他早挨過你一頓痛罵啦,什么傷天害理,什么負心薄幸,罵得他狗血淋頭。哈哈!咱們總舵主一生之中,只怕從未挨過這般厲害的臭罵。"胡斐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道:"那……那??蛋病?

陸菲青微笑道:"陳總舵主的相貌和??蛋补缓芟?,別說小兄弟和他二人都不相熟,便是日常見面之人,也會認錯。"無塵笑道:"想當年咱們相救文四弟,總舵主便是假扮了??蛋?,擒住那個什么威震河朔王維揚……"胡斐十分惶恐,道:"三哥,你快帶我去跟陳總舵主磕頭賠罪。"趙半山笑道:"不知者不罪??偠嬷鞲憬涣艘徽?,很稱贊你武功了得,又說你氣節凜然,背地里說了你許多好話呢。"

兩人還未走上土丘,陳家洛已率領群雄,從土丘上迎了下來。胡斐拜倒在地,說道:"小人瞎了眼珠,冒犯總舵主,實是罪該……"陳家洛不等他說完,急忙伸手扶起,笑道:"'大丈夫只怕正人君子,不怕鷹犬奴才',我今日一到北京,便聽到這兩句痛快淋漓之言。小兄弟,便憑你這兩句話,咱們便不枉了走這一遭。"

當下趙半山一一給群雄引見。胡斐對這干人心儀已久,今晚親眼得見,喜慰無已,對文泰來擲刀相助、駱冰贈送寶馬,更是連連稱謝。心硯卻過來向他道謝在??蛋哺写鸀榻庋ㄖ?。

無塵逸興橫飛,指手劃腳,說著適才和胡斐及德布二人的斗劍,說今晚這兩場架打得酣暢過癮,生平少有。各人說了半天話,把程靈素冷落在一旁了。陸菲青笑道:"道長,說到武功,咱們這位小兄弟實是十分了得??墒沁€有一位少年英雄,比他更是厲害十倍,你決計斗他不過。"無塵又是高興,又是不服,忙問:"是誰,是誰?這人在哪里?"陸菲青搖頭道:"你決計斗他不過,我勸你還是別找他的好。"無塵道:"呸!咱們老哥兒倆多年不見,一見面你就來胡吹。我不信有這等厲害人物。"陸菲青道:"昨晚??蛋哺?,天下各門各派的掌門人大聚會,會中高手如云,各有各的能耐,各有各的絕技。這話不錯吧?"無塵道:"不錯便怎樣?"陸菲青道:"心硯老弟去搗亂大會,失手被擒;趙三弟這等本事,也只搶得一只玉龍杯;西川雙俠常氏兄弟駕臨,只救了兩個人出來;可是那位少年英雄,他只眼睛一霎,便從七位高手的手中,搶下七只玉龍杯,摔在地下碰得粉碎。他噴幾口氣,便使??蛋驳恼崎T人大會煙飛灰滅,無疾而終。無塵道長,你說你斗不斗得過這位少年英雄?"

程靈素知他在說自己,臉兒飛紅,躲到了胡斐身后,但在黑夜之中,人人都在傾聽陸菲青說話,誰也沒對她留心。一個少年美婦說道:"師父,我們只聽說??蛋材钦崎T人大會給人攪散了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說吧!"原來她便是金笛秀才余魚同之妻李沅芷。

陸菲青于是將一位"少年英雄"如何施巧計砸碎七只玉龍杯、如何噴煙下毒、如何使得人人肚痛,因而疑心??蛋捕竞μ煜掠⑿?,終于混亂中一鬧而散的情由一一說了。群雄聽了,無不贊嘆。

無塵道:"陸兄,你說了半天,那位少年英雄到底是誰,卻始終沒說。"

陸菲青笑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這位程姑娘便是。"群雄"啊"的一聲,一齊望著程靈素,誰都不信這樣一個瘦弱文秀的小姑娘,竟會將??蛋策@一個籌劃經年的天下掌門人大會,毀于指掌之間,可是陸菲青望重武林,豈能隨口胡言?這一番卻又不由得人不信。

原來陸菲青于十年前因同門禍變,師兄馬鈺、師弟張召重先后慘死,武當派眼見式微,于是他接掌門戶,著意整頓。因恐清廷疑忌,索性便出了家,道號無青子,十年來深居簡出,朝廷也就沒加注目。這次??蛋舱匍_掌門人大會,一來武當派自來與少林派齊名,也是武林中最大門派之一;二來念著武當名手火手判官張召重昔年為朝廷出力的功勞,又不知陸菲青的來歷,便敦請武當派掌門人下山。陸菲青年紀雖老,雄心猶在,知道??蛋泊伺e必將不利于江湖同道,若是推辭不去,徒惹麻煩,當下孤身與會,要乘機探明這次大會真相。及至心硯為湯沛所擒,他便在黑暗中出手相救。

陳家洛、霍青桐等紅花會群雄自回疆來到北京,為的是這日乃香香公主逝世十年的忌辰,各人到她墓上一祭。??蛋惨娂t花會人物在掌門人大會中現身,已約略猜到是為掃祭香香公主而來,但她埋香何處,乾隆和??蛋簿恢?,便派德布率領大內十八高手,在城外各處巡查,見有可疑之人立即格殺擒拿。不意陶然亭畔一戰,文泰來、趙半山等尚未出手,大內十八高手已鎩羽而遁。

陳家洛等深知清廷官場習氣。德布等敗得如此狼狽,紅花會人物既未驚動皇親大官,他們回去定是極力隱瞞,無人肯說在陶然亭畔遇敵,決不致調動軍馬前來復仇。此處雖離京城不遠,卻盡可放心逗留。群雄和陸菲青是故友重逢,和胡斐、程靈素是新知初會,自各有許多話說。

言談之間,忽聽得遠遠傳來兩下掌聲,稍停一下,又是連拍三下。那身形矮小的武諸葛徐天宏拍掌三下相應,一停之后,連拍兩下。無塵道:"五弟、六弟來啦。"

只見掌聲傳來之處,飛馳過來兩人,身形又瘦又長,黑夜之中看來,實是陰森森的怕人。胡斐在??蛋哺幸娺^他們,知是西川雙俠常伯志、常赫志到了。只見他兄弟身后,又跟著兩人,手中卻各抱著一個孩子,奔到近處,竟是雙子門倪不大、倪不小兄弟。他二人手中抱的,居然是馬一鳳的一對雙生兒子。

原來倪不大、倪不小看中了這對孩子,寧可性命不要,也是要去奪來。常氏兄弟原是雙生兄弟,一聽倪氏兄弟之言,激動心意,乘著掌門人大會一哄而散的大亂,混入福府內院。其時??蛋埠捅娦l士正在腹中大痛,均道身中劇毒,人人忙于服藥解毒,常氏兄弟又是一等一的武學高手,毫不費力的打倒了七八名衛士,便又將這對孩子搶了出來。

胡斐見了這對孩子,想起馬一鳳命在頃刻,不由得又喜又悲,猛地想起一事,對陳家洛道:"陳總舵主,在下有個極荒唐的念頭,想求你一件事。"陳家洛道:"胡兄弟但說不妨。你我今日雖是初會,但神交已久,我但教力之所及,無不依從。"胡斐覺得這番話極不好意思出口,不禁有些忸怩,說道:"在下這個念頭,實有些異想天開,說出來只怕各位見笑。"陳家洛微笑道:"我輩所作所為,在旁人看來,哪一件不是荒唐之事?哪一件不是異想天開?"

胡斐道:"既是總舵主不見怪,我便說了。"指著那兩個孩童說道:"這兩個孩童是??蛋仓?,他們的母親卻是命在垂危。"于是將在商家堡中如何和馬一鳳相遇一段事說起,一直說到馬一鳳中毒不治。只聽得群雄血脈賁張,無不大為憤怒。依無塵之見,立時便要趕進北京城中,將這無情無義的??蛋惨粍Υ趟?。

徐天宏道:"昨晚城中鬧了這等大事出來,咱們若再貿然進城,??蛋捕ㄈ淮滩坏?,說不定大伙還得盡數身葬城中。"陳家洛點頭道:"此刻??蛋哺T前后,不知有多少軍馬把守,如何下得了手?單是混進城門,便是大大不易。我此番和各位兄弟同來,志在一祭,不可為了泄一時之憤,使眾兄弟有所損折。胡兄弟,你求我做什么事?"

胡斐道:"我見總舵主萬里迢迢,從回疆來到北京,只是一祭墓中這位姑娘,情深義重,世所罕見。在下昔日曾受這位馬姑娘一言之恩,無以為報,中心不安。眼見她臨死之際,掛念兩事,死難瞑目。一件是想念她兩個愛子,天幸常氏雙俠已拯救出來,另一件卻是她想念??蛋材羌橘\,仍盼和他一敘。雖說她至死不悟,可笑亦復可憐,但情之所鐘……"他說到這里,心下黯然,已不知如何措詞。

陳家洛道:"我明白啦!你是要我假冒那個傷天害理、負心薄幸的??蛋?,去慰一慰這位多情多義的馬姑娘?"胡斐低聲道:"正是!"群雄聽到胡斐這個荒唐的念頭,果是異想天開之至,但卻是誰也笑不出來。

陳家洛眼望遠處,黯然出神,說道:"這位墓中的姑娘,當她臨死之際,如能見我一面,她是多么的快活!"轉頭向胡斐道:"好,我便去見見這位馬姑娘。"說著便走下土丘。

胡斐心下好生感激,暗想陳家洛叱咤風云,天下英雄豪杰無不推服,自己只是個無名晚輩,今日初會,便求他去做一件荒謬不經之事,他居然一口答允,以后這位總舵主便是要自己赴湯蹈火,也是在所不辭了。

群雄騎上馬背,由胡斐在前帶路,天將黎明時到了藥王廟外。

胡斐雙手攜了孩子,伴同陳家洛走進廟去。只見一間陰森森的小房之中,一燈如豆,油已點干,燈火欲熄未熄。馬一鳳躺在炕上,氣息未斷。兩個孩子撲在榻上,大叫:"媽媽,媽媽!"馬一鳳睜開眼來,見是愛子,陡然間精神一振,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將兩個孩子緊緊摟在懷里,說道:"孩子,孩子,媽想得你好苦!"三個人相擁良久,她一轉眼見到胡斐,說道:"孩子,以后你們跟著胡叔叔,好好聽他的話……你們……拜了他作義……義……"胡斐知她心意,說道:"好,我收了他們作義兒,馬姑娘,你放心吧!"馬一鳳臉露微笑,道:"快……快磕頭,我好……好放心……"兩個孩子跪在胡斐面前,磕下頭去。

胡斐讓他們磕了四個頭,伸手抱起兩人,低聲道:"馬姑娘,你還有什么吩咐么?"馬一鳳道:"我死了之后,求你……求你將我葬……葬在我丈夫徐……徐錚的墳旁……他很可憐……從小便喜歡我……可是我不喜歡……不喜歡他。"胡斐道:"好,我依你的吩咐,一定辦到。"他沒料到她臨死之際,竟會記得丈夫,傷心之中倒也微微有些喜歡。胡斐深恨??蛋?,聽馬一鳳記得丈夫,不記得那個沒良心的情郎,那是再好不過,哪知馬一鳳突然幽幽嘆了口氣,輕輕的道:"福公子,我多想再見你一面。"

陳家洛進房之后,一直站在門邊,馬一鳳沒瞧見他。胡斐搖了搖頭,抱著兩個孩兒,悄悄走出房去,陳家洛緩步走到她的床前。

胡斐跨到院子中時,但聽得馬一鳳"啊"的一聲叫。這聲叫喚之中,充滿了幸福、喜悅、深厚無比的愛戀。

她終于見到了她的心上人……

胡斐惘惘然的走出廟門,忽然聽得笛聲幽然響起,那是金笛秀才余魚同在樹下橫笛而吹。胡斐心頭一震,在很久以前,他在山東商家堡,依稀曾聽人這樣纏綿的吹過。

這纏綿、溫柔的樂曲,當年在??蛋驳亩春嵵写党鰜?,挑動了馬一鳳少女的情懷,終于造成了這一場冤孽。

金笛秀才的笛子聲中,似乎在說一個美麗的戀愛故事,卻也在抒寫這場愛戀之中所包含的苦澀、傷心和不幸。每一個人都怔怔地沉默無言,想到了自己一生之中甜蜜的凄涼往事。即使是豪氣逼人的無塵道長,也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很遠很遠的地方,那個美麗而又狠心的官家小姐,騙得他削斷了自己的一條臂膀……

笛聲悠緩地凄涼地響著,過了好一會兒,陳家洛從廟門里慢慢踱了出來。他向胡斐點了點頭。胡斐知道馬一鳳是離開這世界了。她臨死之前見到了心愛的兒子,也見到了"情郎"。胡斐不知道她跟陳家洛說了些什么,是責備他的無情薄幸呢,還是訴說自己終生不渝的熱情?除了陳家洛之外,這世上是誰也不知道了。

胡斐拜托常氏雙俠、倪氏昆仲,將馬一鳳的兩個孩子先行帶到回疆,他料理了馬一鳳的喪事之后,便到回疆來和眾人聚會。

陳家洛率領群雄,舉手和胡斐、程靈素作別,上馬西去。

胡斐始終沒跟他提到圓性。奇怪的是,趙半山、駱冰他們也沒跟他說起。是不是圓性已經會到了他們,要他們永遠不要向他提起她的名字?

欲知胡斐、圓性、程靈素三人之間的關系如何,又有何種意料不到的奇特變故發生?請看下回分解。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