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射雕英雄傳舊版

第四十三回  九指神丐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四十三回  九指神丐

隔了良久良久黃蓉輕輕放下郭靖的手,從馬旁革囊中取出一塊汗巾,到小溪中沾濕了,交給郭靖抹臉。

郭靖正在呆呆的出神,也不接過,突然說道:“蓉兒,非這樣不可!”黃蓉倒被他嚇了一跳,道:“什么???”郭靖道:“咱們回去,見我師父們去?!秉S蓉驚道:“回去?咱們一起回去?”

郭靖道:“嗯,我要牽著你的手,對六位師父與馬道長他們道:‘這就是蓉兒,她不是妖女……’他一面說,一面拉著黃蓉那溫軟滑膩的小手,昂起了頭,斬釘截鐵般說著,似乎柯鎮惡、馬鈺等就在他的眼前:“師父,你們對我恩重如山,弟子粉身難報,但是,但是,蓉兒……蓉兒可不是妖女,她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姑娘……”他本來想了大篇言辭要替黃蓉辯護,但話一說到口頭,只覺得除了說她“很好很好”之外,再無別語。

黃蓉起先覺得好笑,慢慢聽到后來,不禁十分感動,輕聲道:“靖哥哥,你師父們恨死了我,你多說也沒用。別回去吧!我跟你到深山里、海島上,到他們永遠找不到的地方去過一輩子?!惫感闹幸粍?,隨即正色道:“蓉兒,咱們非回去不可?!秉S蓉叫道:“他們一定會生生拆開咱們,咱倆以后可不能再見面啦?!惫傅溃骸霸蹅z死也不分開?!?/p>

黃蓉本來心中凄苦,聽了他這句勝過千句信誓、萬句盟約的話,突然間滿腔都是信心,突然間覺得兩顆心已牢牢結在一起,天下再沒什么人、什么力道能將人拆散,心想:“對啦,最多是死,難道還有比死更厲害的?”當下說道:“靖哥哥,我永遠聽你話,咱倆死也不分開?!?/p>

郭靖喜道:“本來嘛,找說你是個好姑娘?!秉S蓉嫣然一笑,從革囊中取出一大塊生牛肉來,用濕泥裹了,找些枯枝來生起火來,說道:“讓小紅馬息一忽兒,咱們打了尖再趕回頭兒?!?/p>

兩人吃了牛肉,那小紅馬也已吃飽了草,兩人上馬回頭,從來路回去,申牌稍過,已來到小客店前。

郭靖牽了黃蓉的手,走進店內,那店伙得過郭靖的銀子,見他回來,滿臉堆歡的迎上,說道:“您老好,那幾位都出京去啦。跟你張羅點兒什么吃的?這就跟你老吩咐去?!?/p>

郭靖驚道:“都去啦?留下什么話沒有?”店伙道:“沒有啊。他們向南走的,走了不到兩個時辰?!惫赶螯S蓉道:“咱們追去!”兩人出店上馬,向南疾馳,一路留神,但趕到傍晚,始終不見六怪等的蹤影。郭靖道:“只怕師父們走了另一條道?!庇谑谴呒t馬重又回頭。

那小紅馬真是神駿,雖然一騎雙乘,仍是日行千里,來回奔馳,絲毫不見疲態,直到天黑,途人都說沒見到江南六怪、全真三子那樣的人物。

郭靖好生失望,黃蓉道:“八月中秋大伙兒在嘉興煙雨樓相會,那時必可見到你眾位師父?!惫傅溃骸暗街星锕澴阕氵€有半年?!秉S蓉笑道:“這半年中咱倆同游天下名勝,豈不甚妙?”

郭靖一來生性曠達,二來究竟少年脾氣,三來有意中人相伴,不禁心滿意足,當下拍手道好。

兩人趕到一個小鎮,住了一宵,次日買了一匹高頭白馬,郭靖一定要騎白馬,把紅馬讓給黃蓉乘坐,黃蓉拗他不過,一笑騎上紅馬。

兩人按轡緩行,一路游山玩水,其樂融融,或曠野間并肩而臥,或村店中同室而居,雖然情深愛篤,但兩小無猜,不涉半點猥褻。黃蓉固然不以為異,郭靖亦覺本該如此。

這一路來到京東西路襲慶府泰寧軍地界(今山東?。?,時近端陽,天氣已微感炎熱,黃蓉額上見汗,正想找個蔭涼地方休息,忽聽水聲淙淙,前面似有溪流。

黃蓉縱馬上前,不禁歡聲大叫,郭靖跟著過去,原來是一條清可見底的深溪,溪旁兩岸都是垂柳,枝條拂水,水中游魚可數。

黃蓉脫下外衣,撲通一聲,跳下水去,郭靖嚇了一跳,走近溪旁,只見她雙手高舉,兩手各各抓住一尾尺來長的青魚。兩尾魚兒尾巴亂動,拼命掙扎,黃蓉雙手一擲,叫道:“接住?!卑阳~兒拋上岸來,郭靖施展擒拿手法抓去。但那魚兒身上好滑,雖然被他抓住,立即溜脫,在地下翻騰亂跳。黃蓉笑得如花枝亂顫,叫道:“靖哥哥,下來游水?!惫干L大漠,不識水性,笑著搖搖頭。黃蓉道:“下來,我教你?!惫敢娝谒锿娴糜腥?,于是脫下外衣,一步步踏入水中,黃蓉在他腳上一拉,他站立不穩,跌入了水里,心慌意亂之下,登時喝了幾口水。

黃蓉笑著將他扶起,教他換氣劃水的法門。游泳之道,主要是在能控制呼吸,郭靖對內功習練有素,精通換氣吐納的功夫,不到兩個時辰,已自摸準了水性,在溪流之中,上下來去,浮沉自如。

兩人興猶未盡,溯溪而上,只聽得水聲愈來愈響,轉了一個彎,眼前飛珠濺玉,竟是一個十余丈高的大瀑布,水如匹練也似的從崖頂傾倒下來。

黃蓉道:“靖哥哥,咱倆從瀑布里竄到崖頂上去?!惫傅溃骸昂?,咱們試試。你穿上防身的軟甲吧?!秉S蓉道:“不用!”一聲吆喝,兩人鉆進了瀑布之中,那水勢好急,別說向上攀援,連站也站立不住。兩人試了幾次,終于廢然而退。郭靖生來一股倔強脾氣,對黃蓉道:“蓉兒,咱們好好養一晚神,明兒再來?!秉S蓉笑道:“好”

次日又試,竟然爬上了丈余,好在兩人輕身功夫十分了得,雖然被水沖下,也傷不了身體。

兩人互相商量,揣摸水性,天天在瀑布里竄上溜下,到第八天上,郭靖竟然攀上了崖頂,一伸手,將黃蓉拉了上去。

兩人在崖上歡然跳躍,喜悅若狂,手挽手的乘著水勢,又從瀑布中溜了下來。這樣十天一過,郭靖已是精通水性,雖然手爪功夫不及黃蓉,不能如她那么水中空手抓魚,但仗著內力深厚,水上的本事已不輸于她。兩人玩得盡興,到第十一天上才縱馬南行。

這日來到長江邊上,已是暮靄蒼茫,郭靖望著大江東去,白浪滔滔,四野無窮無盡,上游江水不絕流來,永無止息,只覺胸中豪氣干云,身子似與江流合為一??戳肆季昧季?,黃蓉道:“要去就去?!惫傅溃骸昂?!”兩人共處數月,不必多話已互知對方心意,黃蓉見了他的眼神,就知他想游過江去。郭靖放開白馬韁繩,說道:“你沒用,自己去吧?!?/p>

在紅馬臀上一拍,二人一馬,一齊躍入大江,那小紅馬一聲長嘶,領先游去。郭靖與黃蓉并肩齊進。游到江心,那小紅馬已遙遙在前,天上繁星閃鑠,除了江中浪濤之外,再無別種聲息,似乎天地之間,就只他們兩人。

再游一陣,突然間烏云壓天,江上漆黑一團,接著閃電雷轟,接續而至,每個焦雷似乎都打在頭頂心一般。

郭靖叫道:“蓉兒,你怕么?”黃蓉笑道:“和你在一起,不怕?!毕娜毡┯牦E至驟消,兩人游到對岸,已是雨過天青,朗月懸空。郭靖去找些枯枝來生了火,將包在背上包裹中兩人的衣服在火上烤干,各自換了。

兩人小睡片刻,天邊漸白,江邊小屋中一只公雞突然振吭長鳴。黃蓉打了個呵欠醒來道:“我餓啦!”發足往那小屋奔去,不一刻腋下已挾了只肥大公雞回來,向郭靖道:“咱們走遠些,別讓主人瞧見?!?/p>

兩人向東行了里許,那紅馬乖乖的跟來。黃蓉拿出峨眉鋼刺將公雞洗剝干凈,用水和一團泥包在雞上,放在火上烤了起來。過不多陣,泥中慢慢透出甜香,等到濕泥干透,再將泥剝去,雞毛隨泥而落,雞肉白嫩,濃香撲鼻。

她正要將雞撕開,身后忽然一個聲音道:“撕作三份,雞屁股給我?!?/p>

兩人猛吃一驚,他們耳朵都極靈敏,怎么背后有人悄沒聲的掩來,竟然毫無知覺,急忙回頭,只見說話的是個中年乞丐。這乞丐身上穿的衣服雖然東一塊西一塊打滿了補釘,但不論衣服本身或是所打的補釘。都是嶄新的錦鍛,猶如戲臺上的乞兒衣一般。

他手里拿著一根竹杖,瑩碧如玉,背上則背了一個朱紅漆的大葫蘆,臉上則是一股懶洋洋、漫不在乎的神氣。

郭黃二人尚未回答,他已大馬金刀的坐在兩人對面,取了背上葫蘆,拔開塞子,一陣酒香。只見他骨嘟骨嘟的喝了幾口,把葫蘆遞給郭靖,道:“娃娃,你喝?!惫感南氪巳撕蒙鸁o禮,但見他行動奇特,心知有異,不敢怠慢,很恭謹的道:“找不喝,您老人家喝吧?!蹦瞧蜇は螯S蓉道:“女娃娃,你喝不喝?”

黃蓉搖了搖頭,突然見他握住葫蘆的右手只有四根指頭,一根食指不知去向,心中一凜,想起了客店窗外聽王處一、丘處機說起九指神丐的事,心想:“天下難道真有這等巧事?且探探他口風再說?!币娝约菏种蟹孰u,鼻子一動一動,饞涎欲滴,心里暗暗好笑,當下撕下半只,連著雞屁股一起給他。

那乞丐大喜,夾手奪過,連皮帶骨,風卷云殘的吃得干干凈凈,連雞腿骨也沒有吐出,一面吃,一面不住稱贊味道鮮美:“妙極,妙極!連我叫化祖宗,也整不出這樣了不起的叫化雞?!秉S蓉微微一笑,把手里剩下的半只雞也遞給了他。那乞丐謙讓道:“那怎么成?你們兩個娃娃自己還沒有吃?!彼谥锌蜌?,手里卻早已接了過來,片刻之間,又吃得不剩半根骨頭。他拍了拍肚皮,叫道:“肚皮啊肚皮,這樣好吃的雞,很少吃到過吧?”

黃蓉噗哧一笑。那乞丐從懷里摸出一錠大銀,遞給郭靖道:“娃娃,你拿去吧?!惫笓u頭不接,說道:“咱們當你是朋友,不要錢?!蹦瞧蜇つ樕珜擂?,搔頭道:“這可難啦,我雖然做叫化,可不能受人家一點半滴恩惠?!?/p>

郭靖笑道:“一只雞算什么恩惠?何況這只雞,咱們也是妙手空空,不告而取得來的?!蹦瞧蜇す笮Φ溃骸澳氵@娃娃有意思。你合我脾胃啦,來,你對我說,你有什么心愿,說給我聽聽?!?/p>

郭靖尚未回答,黃蓉接口道:“我還有幾樣拿手小菜,倒要請你品題品題,咱們一起到市鎮去好不好!”那乞丐大喜,叫道:“妙極,妙極!”

郭靖道:“您老貴姓?”那乞丐道:“我姓洪,排行第七,你們兩個娃娃叫我洪七公吧?!秉S蓉聽他說姓洪,心道:“果然是他。不過他這樣年輕,怎會與全真七子的師父齊名?”三人向南而行,來到一個小小市鎮,叫做姜廟鎮,投了客店。

黃蓉道:“我去買作料,你們爺兒倆歇一陣子好吧?!焙槠吖S蓉的背影,笑咪咪的向郭靖道:“她是你的小媳兒吧?”郭靖紅了臉,不能說是,也不能說不是。洪七公呵呵大笑,瞇著眼靠在椅上打盹兒。

過不多時,黃蓉買了菜蔬回來,自行入廚整治,郭靖要去幫忙,卻被她笑著推了出來。又過半個多時辰,洪七公打了個呵欠,鼻子嗅了兩嗅,叫道:“好香,好香!那是燒什么菜???”伸長脖子不住向廚房望。郭靖見他一副猴急饞癆的模樣,不禁暗暗好笑。

廚房中香氣陣陣噴出,黃蓉卻始終沒有露面,洪七公搔耳摸腮,坐下站起,站起坐下,好不難熬。他向郭靖笑道:“我就是一個饞嘴的怪脾氣,嘗到了美味,什么也忘了?!彼麑⒂沂稚斐?,說道:“古人說:食指大動,真是一點也不錯,我只要見到別人在吃奇珍異味,這右手的食指就會跳個不不住,有一次我一發狠,一刀將它砍了……”郭靖“啊”了一聲,洪七公笑道:“砍雖砍了,可是饞嘴的性兒始終改不了?!彼麆傉f到這里,黃蓉笑盈盈的托了一只盤子出來,盤中兩碗白米飯,一只酒杯,另有兩大碗菜肴。

她將兩碗菜放在桌上,郭靖只覺甜香撲鼻,說不出的舒服受用。只見一碗的炙牛肉條,不過香氣濃郁,尚不見有何特異,另一碗卻是碧綠的清湯中浮著百來顆朱紅的櫻桃,底下又襯著一些丁子嫩箏,紅白綠三色互相輝映,好看已極。

黃蓉在酒杯里斟了酒,放在洪七公前面,笑道:“七公,您嘗嘗我的手藝兒怎樣?”洪七公不等她說第二句,一杯酒一飲而盡,伸筷挾了兩條牛肉條,同時吃入口中,只覺滿嘴鮮美,與普通牛肉大異。

他一面咀嚼,一面細看牛肉,原來每條牛肉都是由四條小肉條并成。

洪七公閉了眼辨別滋味,道:“嗯,一條是羊羔坐臀,一條是小豬肋條,一條是小牛腿肉,還有一條……還有一條……”黃蓉抿嘴笑道:“猜得出來算你厲害……”她一言甫畢,洪七公叫道:“是獐肉加兔腿肉揉在一起的?!秉S蓉拍手贊道:“好本事,好本事?!?/p>

郭靖看得呆了,心想:“這一碗炙牛肉條竟要這么費事,也虧他辨得出五種不同的肉味來?!焙槠吖指吲d,拿羹匙掏了兩顆櫻桃,笑道:“這必是荷葉筍尖櫻桃湯了?!背栽诳谥幸槐嫖?,“啊”的叫了一聲,奇道:“咦?”又吃了兩顆,又是“啊”的一聲。

郭靖不知他奇怪什么,也掏了兩顆吃了,荷葉之鮮、筍尖之鮮、櫻桃之甜,那是不必說了,小小的櫻桃之內竟還嵌了別物,卻嘗不出那是什么東西。

洪七公叫道:“女娃娃,我服了你啦。十多年前我在皇帝大內御廚吃到的櫻桃湯,滋味還遠不及這一碗?!秉S蓉笑道:“御廚有什么好菜,您老說我聽聽,好讓我學著做了孝敬您老?!焙槠吖蛔“阎伺l送到口里,嘴上那里有空暇回答她的問話,直到碗中剩下之一二,這才說道:“御廚的好東西當然多啦,嗯,不過沒一樣及得上這兩味?!?/p>

郭靖道:“七公,是皇帝請你去吃的么?”洪七公呵呵笑道:“不錯,皇帝請的,不過皇帝自己不知道罷啦。我在御廚房的梁上躲了三個月,皇帝吃的菜,每一樣我先給他嘗一嘗,吃得好的就整盤拿來,不好么,那就讓皇帝小子自已吃去。御廚房的人疑神疑鬼,都說出了狐貍大仙啦?!?/p>

郭靖和黃蓉都想:“這人貪嘴是貪到了極處,膽子可也真大得驚人?!焙槠吖Φ溃骸巴尥?,你媳婦煮菜的手藝天下第一,你這一生可享定了福。他媽的,我年輕時怎么沒撞見有這樣本事的女人?”

黃蓉抿嘴一笑,與郭靖倆吃了飯。她飯量很小,一碗也就飽了,郭靖卻吃了四大碗,菜好菜壞,他卻毫不在乎。洪七公把一碗湯喝干,摸摸肚子,說道:“你們兩個娃娃都會武藝,我老早瞧出來啦。你這女娃娃整這樣好的菜給我吃,多半不安好心,叫我非教你們幾手不可。好吧,吃了這樣好東西,不教幾手也真說不過去,來來來,跟我去?!?/p>

背了葫蘆,提了竹杖,起身便走。郭靖和黃蓉跟著他走到曠野一處松林之中,洪七公問郭靖道:“你想學點什么?”郭靖心想:“天下武學如此之廣,我想學什么,難道你就能教什么?”

正自尋思,黃蓉搶著道:“七公,他功夫不及我,常常生氣,他最想勝過我?!惫傅溃骸拔規讜r生氣……”黃蓉向他使了個眼色,郭靖就不言語了。

洪七公笑道:“我瞧他手腳沉穩,身上似有幾十年內功似的,怎會不及你?來,你們兩個娃娃打打?!秉S蓉走出數步,叫道:“靖哥哥,來?!惫干星疫t疑,黃蓉道:“你不顯本事,他老人家怎么個教法?”

郭靖一想不錯,向洪七公道:“晚輩功夫不成,你老人家多指點?!焙槠吖溃骸吧陨灾更c一下不妨,多多指點可打不通算盤?!惫敢徽?,黃蓉叫道:“看招!”劈面一掌打來。

郭靖起手一架,黃蓉變招迅速,早已收掌飛腿攻他下盤。洪七公叫道:“好,女娃子,真有你的?!秉S蓉低聲道:“用心當真的打?!惫柑崞鹁?,使開南希仁所授的南山掌法。雙掌虎虎生風,這套掌法本極奧妙,他服了蛇血之后,功力大進,掌上威力增了幾倍。黃蓉竄高縱低,用心抵御。

打了數刻,黃蓉拳法一變,使出父親黃藥師自創的“落英掌”來,只見她雙臂飛舞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虛一實,或八虛一實,真如桃林中狂風一起,萬花齊落一般。郭靖眼花繚亂,那里還守得住門戶,拍拍拍拍,左肩右肩,前胸后背,接連中了四掌。黃蓉一笑躍開,郭靖贊道:“蓉兒,真好掌法!”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