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書劍恩仇錄舊版

第十八回  閉目換掌擲金針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十八回  閉目換掌擲金針

王維揚怒道:“我這鎮遠鏢局開了三十多年,沒毀在黑道朋友手里,張大人卻要我收山。好!第三件呢?”孟健雄道:“第三件哪,請王老鏢頭遍請武林同道,宣布“寧碰閻王,莫碰老王;寧挨三槍,莫遇一張”這句話要倒過來說。同時張大人斗膽要了王老鏢頭這把紫金八卦刀?!蓖蹙S揚一聽,怒氣沖天,叫道:“我和張召重無冤無仇,他何以如此欺人太甚?!泵辖⌒坌Φ溃骸澳阆砻氖?,見好也應該收了。一山不能容二虎,難道你這道理也不懂?”王維揚道:“原來他是要折辱我這老頭兒,好叫他四海揚名。哼,要是我不答應呢?他是不是把我扣在這里不放?好,我認了命。他假公濟私,只怕難逃天下悠悠之口?!泵辖⌒鄣溃骸皬埓笕耸怯⑿酆澜?,豈肯做這等事?他約你今日午時,在杭州北高峰拳劍相會,要是老王厲害,這句話照舊不動,否則的話,就請王老鏢頭答應這三個條款?!蓖蹙S揚道:“就是這么辦,我老頭兒四十年的名兒賣在火手判官手里,也還值得?!泵辖⌒鄣溃骸皬埓笕苏f,這事給皇上知道了可不大穩便。王老鏢頭要是敢呢,就單刀赴會。假如要請朋友助拳幫陣,張大人說那就不必比武了?!蓖蹙S揚被他一激,更是氣得哇哇大叫,說道:“我老頭兒就是埋骨荒山,也要單槍匹馬來領教領教?!泵辖⌒鄣溃骸澳敲凑埬銓懸环庑?,我好帶去回覆張大人?!闭f罷拿過紙墨筆硯來。王維揚氣得雙手發抖,寫一通短信道:

“張召重大人英鑒:你之所言所為,未免欺人太甚。今日午時,準在北高峰相會,如我敗于你手,由你處置便了。

王維揚啟”

王維揚是一介武夫,文理本不甚通,盛怒之下,寫得更是草草。孟健雄一笑,將信收起。王維揚道:“請教老哥尊姓大名,待會也要領教?!彼沁B孟健雄也遷怒在內了。孟健雄道:“我是后生晚輩,賤名不足掛齒,張大人在等信呢?!鞭D身走出,把門帶上。紅花會明知王維揚畏懼官府,不敢擅自逃出,所以隨便把門關上,否則憑王維揚一身武功,身上又無銬鐐,幾扇木門那里關得他住。

且說鐵琵琶韓文沖那日追馬中伏,被扣了起來。這天上午,被人帶到另一間小室中監禁,他知道這番落入紅花會之手,只怕再無幸免之理,正在胡思亂想,忽然聽見隔室有人大叫大罵,一聽聲音,竟是總鏢頭王維揚,只聽見他大罵張召重后生小子,目中無人。他很覺奇怪,怎么總鏢頭到了這里,而且在罵張召重,正待張口叫問,室門開處,進來兩人,說道:“請韓大爺到廳上說話?!?/p>

進得廳來,只見左邊椅上坐著三人,上首第一人是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下首一人白須飄然,一人身材矮小,那都是在甘肅道上見過的。韓文沖羞愧無已,一言不發,作了一揖,坐在椅上。陳家洛道:“韓大哥,咱們在甘肅一會,不料今日又在此地相遇。哈哈,可說是十分有緣了?!表n文沖隔了半晌,道:“我那時答應從此封刀歸隱,但是王總鏢頭非要我走這一趟鏢不可。我一來是卻不過朋友之情,再來知道這是公子府上的珍寶,想來公子不會怪責,所以……”徐天宏厲聲道:“韓朋友,咱們在江湖上講究的是信義兩字,你不守諾言,你自己瞧著怎么辦?”韓文沖一橫心,答道:“我既入你們之手,還有什么說的,你們要殺要剮……”陳家洛道:“韓大哥,快別這樣說。咱們跟王總鏢頭很有交情,他為了咱紅花會的事,要出頭跟火手判官張召重斗一斗,你我都是一家人了,前事何必再提。韓大哥和張召重交情怎樣?”韓文沖道:“在北京時見過幾次,咱們貴賤有別,他又自恃武藝高強,不大瞧得起我們,談不上什么交情?!标惣衣宓溃骸罢瞻?,你看看這信?!庇谑前淹蹙S揚寫的那信給他看。韓文沖本來有點將信將疑,覺得王維揚絕不致為了紅花會而和張召重翻臉,但剛才明明親耳聽見他大罵張召重,現在又見了這信,他認得王維揚的筆跡,再不懷疑,說道:“既然如此,我想見見王總鏢頭,商量一下對付張召重的方策?!标惣衣宓溃骸艾F在時候已經不早,這封信想請韓大哥先送給張召重,回來再見王老英雄如何?”他雖然是商量的口吻,但韓文沖也只得答應。

陳家洛高聲叫道:“十二郎,你出來?!笔p英從內堂出來,陳家洛給他與韓文沖引見了,道:“這位石兄弟陪你去見張召重。韓大哥,你不清楚王老英雄為什么和張召重破臉,這事說來話長,現在來不及細談。見了張召重后,你可說這位石兄弟是你們鎮遠鏢局的鏢師,一切由他來說?!表n文沖心頭懷疑又起,沒有馬上答應。陳家洛道:“韓大哥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呢?”韓文沖忙道:“沒有,沒有,我遵照公子吩咐就是?!毙焯旌曛浪尚囊哑?,只怕壞事,說道:“請等片刻?!鞭D身入內,拿了一壺酒一只杯出來,斟了酒,送到韓文沖面前,說道:“剛才小弟言語多有沖撞,這里給韓大哥賠罪,請干了此杯,就算不再見怪?!表n文沖道:“好說,好說?!迸e杯一飲而盡,說道:“陳公子,那么咱們去了?!标惣衣骞肮笆值溃骸捌珓诹??!表n文沖拿了信,轉身下堂。徐天宏突然驚道:“啊喲,不好了!韓大哥,我弄錯啦,剛才那杯酒里有毒?!?/p>

眾人全都吃了一驚,韓文沖臉上變色,轉過頭來。徐天宏道:“真是對不起,這酒里下了毒,本來是浸暗器用的,下人不知道拿了給我。剛才我一聞氣味才知道。韓大哥已經喝了一杯,糟糕,糟糕,快拿解藥來?!币粋€莊丁道:“解藥在東城宅子里?!毙焯旌炅R道:“胡涂東西,快騎馬去拿?!蹦乔f丁答應了出去。徐天宏對韓文沖道:“小弟疏忽,實在該死?,F在請韓大哥先送這信去,只要一切聽咱們石兄弟的話行事,回來吃了解藥,一點沒事?!表n文沖一轉念,知道這是徐天宏故意下的毒,迫他聽話就范,如果遵照紅花會的意思去做,回來有解藥可服,否則這條命就算送了,他向著徐天宏狠狠望了一眼,一語不發,轉身就走。石雙英跟了出去。

等兩人走出,周仲英皺眉道:“我瞧這韓文沖為人也不是極壞,天宏你下毒這一著,做得太不光明?!毙焯旌晷Φ溃骸傲x父,這酒里沒有毒?!敝苤儆⑵鏄O道:“沒有毒?”徐天宏道:“是呀!”他隨即倒了一杯酒自己喝下,笑道:“我怕他在張召重面前壞咱們的事,所以嚇嚇他,回頭再給他喝一杯酒,他就只當沒事了?!北娙舜笮Σ灰?。

且說張召重接到陳家洛復信,約他在北高峰比武,心頭怒氣漸消,他和陳家洛交手過幾次,知道十九可以取勝他,一雪昨日之恥,他這時坐在文泰來身旁監視,牢門開處,進來一名親兵,說道:“張大人,有客?!边f上一個名帖來。張召重一看,大紅帖子上寫的是“威震河朔王維揚頓首”九個字,心中有氣:“拜客名帖上,那有把自己外號也寫上之理?”對那親兵道:“你去對客人說,我有公務在身,不能見客。請他留下地址,我改日回拜?!蹦怯H兵去了一會,又回來道:“客人不肯走,有一封信在這里?!睆堈僦夭鹦乓豢?,又是生氣,又是納罕,心想自己和王維揚素無糾葛,他為什么約我比武?對親兵道:“你去對李將軍說,我要會客,請他派人來替我看守?!?/p>

等看守文泰來的四名侍衛來到,張召重換上長袍,來到客廳。他認識韓文沖,舉手招呼,說道:“王總鏢頭沒來么?”韓文沖道:“張大人,我給你引見,這位是咱們鏢局子的石鏢頭。王總鏢頭有幾句話要他對你說?!睆堈僦匕淹蹙S揚那信往桌上一擲,說道:“王總鏢頭的威名我是素仰的了。但是我和他素來沒有牽連,那里談得上“欺人太甚”四字?恐怕其中有什么誤會,倒要請兩位指教?!笔p英冷冷的道:“王總鏢頭是武林領袖。武林中要是出了敗類,不管和他有沒有牽連,他都得伸手管一管。否則叫什么威震河朔呢?”張召重大怒,站起身來,說道:“王維揚說我是武林敗類?”

石雙英板起一張滿是傷疤的臉,毫無表情,簡直就給他來一個默認。張召重怒氣更熾,說道:“我在什么地方丟了武林的臉,倒要領教?!笔p英道:“王總鏢頭有幾件事要向張大人請教。第一件,咱們學武的,不論那一家那一派,最痛恨的是欺尊滅長。張大人是武當派的高手,聽說不但和同門師兄翻了臉,還想貪功去捉拿令師兄,可有這件事?”張召重道:“咱們師兄弟的事,用不著外人來管?!笔p英道:“第二件,咱們在江湖上混,不論白道黑道,官府綠林,講究的是信義為先。你和紅花會無冤無仇,為了升官發財,去捉那奔雷手文泰來,欺騙鐵膽莊的小孩,把他害死。你問心可安?”張召重怒道:“我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這跟你們鎮遠鏢局有什么干系?”石雙英道:“你自恃武藝高強,把天下人都看不在眼里,你在北京這些年,照顧了那幾個武林朋友?你只會陷害別人,施用金蟬脫殼之計,叫鎮遠鏢局和吳國棟來替你頂缸,害得咱們死傷了不少鏢頭伙計?!边@幾句話張召重和韓文沖聽了都怦然心動,心想:“原來王維揚最氣不過的是這件事?!备蕸龅郎湘傔h鏢局的閻世章、戴永明等人被殺,錢正倫傷手之事,韓文沖都是知道的,這時忍不住接口道:“張大人這件事你確做不對,也難怪王總鏢頭生氣?!?/p>

石雙英冷冷的道:“其余的事咱們也不問了,剛才這三件事你說怎么辦?”石雙是有名的鬼見愁,在紅花會執掌刑堂,雙目一翻,凜然生威。張召重被他如審犯人般問了一通,再也按捺不住,搶上一步,叫道:“好小子,你活得不耐煩了,到太歲頭上動土!”當場就要動武。

石雙英站起身來,退后一步,說道:“怎么?威震河朔找你比武,你怕了不敢,想和我動手是不是?”張召重喝道:“誰說不敢?他要今天午時在北高峰分高下,不去的不是好漢?!笔p英道:“你要是不去,今后也別想在武林混了。王總鏢頭說,你如果還有一點骨氣,那么就一個人去,咱們鏢局子里決不會有第二個人在場。倘若你驚動官府,調兵遣將,咱們是老百姓,可不能奉陪?!睆堈僦氐溃骸巴蹙S揚浪得虛名,這糟老頭子難道我還怕他,用得著什么幫手?”石雙英道:“咱們王總鏢頭不善說話,待會相見,是拳腳刀槍上見功夫。你要張口罵人,不妨現在罵個痛快?!睆堈僦厥莻€訥于言辭之人,給他氣得說不出話來。石雙英道:“好,就是這樣,咱們告辭,怕你還得騰點功夫出來操練一下武藝,料理一下后事?!睆堈僦仉p眼冒火,反手一掌,快如閃電。石雙英身體一側,竟沒避開,給他打中左肩,跌出數步。

張召重動作迅捷已極,一掌把石雙英打出,跟著縱了過去,左拳猛擊他胸膛。石雙英施展太極拳中的“攬雀尾”,把他這一拳黏至門外。張召重見他也是內家功夫,怔了一怔。就在這一瞬之間,石雙英又退出數步,喝道:“好,你不敢會王總鏢頭,那么咱們哥兒就在這里見過高下?!彪p掌一錯,揉身上來。張召重喝道:“我為什么不敢?你去對王維揚說,我午時準到?!笔p英冷笑一聲,轉身就走,韓文沖跟了出去。

當石雙英和張召重口角相爭時,韓文沖雖然都聽在耳中,但總是緊記自己服了毒,只覺渾身上下滿不舒服,直望石雙英快些說完,好回去吃解藥,等到兩人動手,他已急得臉色蒼白,滿頭大汗。好容易趕回孤山馬宅,徐天宏等迎了出來,石雙英道:“他答應午時準到?!表n文沖似乎腹痛如絞,坐倒椅上。徐天宏倒了杯酒,說道:“這是解藥?!表n文沖忙伸手去接,周仲英夾手奪過,仰脖子喝了下去。韓文沖愕然不解。周仲英笑道:“這玩笑開得夠了,韓大哥,你根本沒喝毒酒,他是跟你鬧著玩的。天宏,快過來跟韓大哥陪禮?!毙焯旌晷ξ倪^來作一揖,說道:“請韓大哥不要見怪?!备忉屆靼?,韓文沖雖然頗不高興,但懷恨之念已經釋然。這是周仲英為人處世厚道忠誠的好處,徐天宏雖然機變百出,但處處占人上風,不免結怨于人。這事如不是周仲英如此化解,韓文沖一定以為徐天宏下過他的毒,心中記仇,將來總不免是個禍患。

這時孟健雄又進去見王維揚道:“張大人答應了,你現在就去吧。喂!張大人不愛別人婆婆媽媽的。你有什么話,現在快說。待會在北高峰,只是拳腳兵刃上分高下,你多羅唆,張大人是不聽的。你要是懊悔害怕,現在說還來得及?!蓖蹙S揚霍地站起,叫道:“我這條老命今天不想要了?!贝筇げ阶吡顺鋈?。孟健雄手一揮,一名莊丁把王維揚的紫金八卦刀和鏢囊捧了上來。王維揚拿在手中,直走出去,只見韓文沖站在門口,說道:“總鏢頭此去請特別小心?!蓖蹙S揚道:“你都知道了?”韓文沖點點頭道:“我見過了張召重?!蓖蹙S揚道:“他罵我什么?”韓文沖道:“小人之言,總鏢頭不必計較?!蓖蹙S揚道:“你說不妨?!表n文沖道:“他罵你……糟老頭子,浪得虛名!”王維揚“哼”了一聲道:“是不是浪得虛名,現在還不知道呢。我如有什么不測,韓老弟,鏢局子和我家里的事,都要請你料理了?!表n文沖道:“總鏢頭武功精湛,諒那張召重不是敵手,我在這里靜候好音?!蓖蹙S揚隨著帶路的莊丁,往北高峰單刀赴會去。

北高峰山勢甚陡,絕頂處游客罕至。王維揚背插大刀,抖擻精神,上得山來。

最高處空空曠曠的有一塊平地四周樹木圍繞。王維揚繞上山頂,只見對面走來一人,那人短裝結束,身材魁梧,向王維揚凝視一下,說道:“你是王維揚么?”王維揚聽他直呼其名,心頭火起,但他是將近七十歲的老人,少年時的盛氣已大半消磨,又知張召重是現職武官,多多少少有點敬畏,說道:“不錯,就是在下,你是火手判官張大人?”張召重道:“正是,幸會幸會。咱們比拳腳還是比兵刃?”王維揚心想:“我和他又沒深仇大怨,何必在兵刃傷他,用八卦掌折一折他的驕氣,教他知道我老頭子并非浪得虛名,也就是了?!碑斚抡f道:“我領教領教張大人天下知名的無極玄功拳?!睆堈僦氐溃骸昂??!弊笕艺?,合抱一拱。

張召重雖然心高氣傲,但所學的是武當派內家拳法,講究以逸待勞,以靜制動,當下凝神斂氣,待敵進攻。王維揚知道他不會先行出手,說聲:“有僭了?!闭Z聲未畢,左掌向外一穿,右掌“游空探爪”斜劈張召重右肩,左掌同時翻上,“猛虎伏樁”,橫切張召重右臂,同時右掌變拳,直擊對方前胸,他在轉眼之間,連發三招。張召重連退三步,用無極玄功拳化解了開去,兩人合而復分,盤旋一周,心中都各暗暗驚佩。張召重心想:“他這三招如此迅捷沉猛,真是勁敵?!蓖蹙S揚心想:“我這三招他化解時柔中帶剛,火手判官確是名不虛傳?!眱扇瞬桓逸p敵,又盤旋了一周。張召重一伏身,搶進一步,左腿橫掃。王維揚躍起一避,雙掌向張召重面門按來。張召重一腳踢出時,已暗伏有“空擊蒼鷹”和“樹梢擒猿”兩招,王維揚雙掌一按,預先把這二招消解于無形。

兩人棋逢敵手,各展絕學,展轉拚斗,互不相下,轉眼之間已拆了三四十招。這時烈日當空,只見兩個短短的人影在地上飛舞。王維揚見斗他不下,知道自己年老,不如對方正在盛年,久耗之后,氣力精神一定不如,突然間招式一變,突然掌不離肘,肘不離胸,一掌護身,一掌應敵,右掌往左臂一貼,腳下按著先天八卦的圖式,繞著張召重疾奔起來,這正是王維揚平生的絕技“游身八卦掌”。

“游身八卦掌”施展時腳下一步不停,繞著敵人身子左盤右旋,大兜圈子,乘隙發招,正所謂“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睂Ψ絼傄粦?,自己已繞到他的身后,對方轉過身來時,自己又已繞到他的身后,如此繞得幾圈,武藝再高的人,也被纏得頭暈眼花。對方如站住不動,只要停得一停,后心要害處立即中拳。

王維揚繞得一個圈子,張召重已識得此拳厲害,不等他再轉到自己身后,身子一轉,向他奔來的方向迎了上去,劈面一掌。王維揚沒讓他掌風擊到,早已回身。張召重見他腳下踏著九宮八卦,知他一定走坎宮奔離位,雙掌揮動,搶進乾位。兩人這樣轉了七八個圈,點到即收,手腳互相沒有撞著。游身八卦掌是王維揚練了數十年的功夫,他越跑越快,腳步手掌,隨收隨發,已到了絲毫不必思索的地步。張召重見招拆招,起初還打個平手,時間一長,不免有點跟不上對方這樣迅捷,心念一動,這樣轉下去,自己勢必落在下風,當下運用無極玄功拳以柔克剛的要訣,身子一轉,抱元歸一,靜待來敵。王維揚見他突然不動,早已欺到他身后,“金龍抓爪”,一掌向他后心擊去。張召重待他掌到,左手向后一扣,向他手腕抓來,王維揚疾忙縮手,一擊不中,早已換了位置,心中暗暗佩服:“他的內家功夫確已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居然能閉目換掌?!?/p>

原來張召重知道跟王維揚亂轉,不如他熟練自然,眼見王維揚白發如銀,雖然身手矯健,長力一定不如自己,于是使用“閉目換掌”的功夫,要接完他的游身八卦掌。閉目換掌練時用手帕蒙住雙目,全靠耳朵和全身感覺來發覺敵人襲來的方向,此種功夫只守不攻,動作幅度極小,但著著奇快,敵人收拳稍慢,馬上被勾住手腕,折斷關節。這手法本來在夜斗時使用,或者在巖洞斗室中使用猝遇強敵,伸手不見五指,就可用閉目換掌之法護身。閉目換掌的掌法決不攻擊對手身體,但變化精妙,擅奪敵人兵刃,最善于拗折敵人來攻的手腳。

但見一個的溜溜的亂轉,一個身子微弓,動也不動。一個欺近,閃電般換了一招兩式,馬上又奔了開去,兩人轉瞬又拆了數十招。王維揚漸覺焦躁,心想這樣耗下去如何了局,突然奔到他身后,左掌虛擊,右掌又是虛擊。張召重反手兩把沒抓住他的手腕,王維揚又連發兩記虛招,欺他背后沒有眼睛,右手猛向他的肩頭劈去。這一招用得靈巧異當,張召重全神貫注在對付他連續四下虛招,突然對方掌力已挨到自己肩頭,心中一驚,閃避招架都來不及,右手向他右掌手背上一按,左拳猛擊他右臂的肘關節,這是閉目換掌掌法中的一招,稱為“仙劍斬龍”,對方的手只要被按住了,手臂非折斷不可。原來張召重心想肩頭不是致命的所在,拼著自己身強力壯,挨他一掌還可接得下來,可是對方的手臂這一下可就是廢了。王維揚一掌蓬的一聲打在張召重肩頭,正在大喜,忽覺自己手掌已被對方按住,縮不回來,同時對方左拳已向自己右肘上猛擊下來。

王維揚知道這一下要糟,手臂一拉竟沒能拉回來,急忙右臂一轉,手掌翻上,同時左掌向張召重肩部擊去。張召重左拳打下來時,王維揚手肘已經轉過,順著拳勢一曲,并沒受傷,兩人一換掌法,各自跳開,這一來,張召重吃虧較大,在拳法已算輸了一招。他們都是武林中成名人物,誰勝誰負,點到為止,不能胡纏苦斗。張召重喝道:“掌法果然高明,咱們來比比兵刃?!彼⒌囊宦?,凝碧劍已握在手中。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