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

第一章  無量玉壁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一章  無量玉壁

青光閃動,一柄三尺六寸長的青鋼劍倏地刺出,指向中年漢子左肩,使劍者不等劍招用老,身隨劍走,劍鋒已削向那漢子右頸。那中年漢子豎劍一擋,錚的一聲響,雙劍相擊,嗡嗡作聲,震聲未絕,雙劍劍光霍霍,已換了七個方位。中午漢子長劍猛地擊落,直砍使青鋼劍的少年頂門,那少年身子避向右側,左手劍訣一引,青鋼劍疾刺那漢子大腿。兩人以快打快,招招均似是以性命相搏。

練武廳上一位五十余歲的老者居中而坐,右手捻著長須,神情甚是得意。他左右兩側站著廿余名男女弟子,各人均是凝神觀看場中二人相斗。西邊一排錦墊椅子,坐著十余位賓客,場中二人的角斗,也均是目不轉睛的注視。眼見那少年與中年漢子已拆到七十余招,劍招上越來越驚險,兀自未分勝敗,突然那中年漢子一劍揮出,似是用力過巨,身子微微一晃。西邊賓客中忽有一位白衣青年“嗤”的一笑,他隨即知道失態,伸手按住了口。

便在這時,場中使青鋼劍的少年左手呼的一掌拍出,擊向那漢子后心。那漢子乘勢向前一跌,手中長劍迅捷異常的圈轉,喝一聲“著!”那少年左腿已然中劍,腳下一個踉蹌,長劍在地上一撐,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中年漢子已還劍入鞘,笑道:“褚師弟,承讓、承讓,傷得不厲害么?”姓褚的那少年臉色蒼白,咬著嘴唇道:“多謝龔師兄劍下留情?!?/p>

那長須老者滿臉得色,微微一笑,說道:“這一次東宗已勝了三陣,看來這‘劍湖宮’又要歸東宗住五年了。辛師抹,咱們還用得著比劃么?”坐在西首的一名中年道姑甚有憤憤之意,強忍怒氣,說道:“左師兄果然調教得好徒兒,但不知師兄對‘無量玉壁’的鉆研,這五年來可大有心得否?”長須老者向她瞪了一眼,說道:“師妹忘了本派的規矩么?”那道姑“哼”了一聲,便不再說下去了。

原來那老者姓左,名叫子穆,江湖上外號叫作“一劍震天南”,是“無量劍”東宗的掌門。那道姑道號雙清,有個外號叫作“分光捉影”,是“無量劍”西宗掌門?!盁o量劍”原分東、南、西三宗,南宗早已式微寥落,東西二宗卻均人材鼎盛。這“無量劍”創派于五代后唐年間,自于大宋初年分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門下的弟子便在無量山頭的“劍湖宮”中比武斗劍,哪一宗獲勝,便得在“劍湖宮”中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試。五場斗劍,贏得三場者為勝。這五年之中,敗者固然極力鉆研,以圖在下屆劍會中一雪前恥,勝者也是絲毫不敢松懈。數十年來,南宗從未勝過一次,東西二宗卻是互有高下。傳到左子穆與雙清手中,東宗已勝過兩次,西宗勝過一次,那姓龔的中年漢子與褚姓少年相斗,已是本次比劍中的第四場,姓龔的漢子既是獲勝,那么東宗四賽三勝,第五場便不用比了。

“無量劍”在江湖上成名已久,只因有這五年一比劍的規矩,百年來劍術更是越研越精。一來專心內爭,少與外派沖突,本派的高手大都能壽終正寢,人才得以保全,極少在江湖仇殺中喪生;二來東西二宗均認為這五年一次的比劍是有關本宗榮辱的大事,師父傳授時盡心竭力,弟子學劍時日以繼夜,每一代均有新的劍招創制出來。

西首錦凳上所坐的,除了雙清之外,更有東西二宗掌門人共同出面邀請的武林高手,請來秉公裁決。八位到會的公證人,無一不是云南武林中響當當的人物,不是技藝超群,便是年高德勛,只是坐在最下首的那仙白衣少年,卻是藉藉無名,偏是他在那龔姓漢子佯作失足時“嗤”的一笑。

這少年乃隨滇南普洱老武師馬五德而來。馬五德是大茶商,自幼好客,頗有孟嘗之風,江湖上如有落魄的武師前去投奔,他必竭誠相待,因此武林中人緣極佳,武功卻未見有什么驚人之處?!耙粍φ鹛炷稀弊笞幽侣狇R五德引見之時,說這少年姓段。段姓是大理國的皇姓,但左子穆聽了也不以為意,心想他多半是馬五德的弟子,這馬老兒自身的功夫稀松平常,調教出來的弟子還高得到哪里去,是以連“久仰”兩字也懶得說,只是拱了拱手,便請入賓座。不料他不知天高地厚,竟當左子穆的得意弟子佯出虛招之時,失笑譏諷。

“無量劍”東宗四賽三勝,當公證的點蒼派大弟子柳之虛、哀牢山玉真觀道人凌宵子、大覺寺迦葉禪師、馬五德等便紛紛向左子穆道賀。左子穆笑道:“辛師妹今年派出的四位弟子,劍術上的造詣著實可觀,尤其這第四場,我們勝得更是僥幸。這位褚師侄年紀輕輕,居然練到了這般地步,前途當算不可限量,五年之后,只怕咱們東西兩宗得換換位了,呵呵,呵呵!”說著大笑不已。他突然眼光一轉,瞧向那段姓青年,說道:“我那劣徒適才以虛招‘跌撲步’獲勝,這位段世兄似乎頗不以為然,咱們都是自己人,段世兄若是有興,便下場指點小徒一二如何?馬五哥威震滇南,強將手下無弱兵,門上之物一定是高的了?!瘪R五德臉上微微一紅,忙道:“這位段兄不是我的弟子。老哥哥這手三腳貓的把式,哪里配做人家師父?左賢弟可不要當面取笑。這位段兄來到普洱舍下,聽說貴派兩宗比劍,知道這是大開眼界的機會,是以要跟著老哥哥同來?!弊笞幽滦南耄骸八羰悄愕牡茏?,礙著你的面子,我也不做得太絕,既是尋常賓客,那可不能客氣了。有人竟敢在劍湖宮中譏笑‘無量劍’東宗的武功,若不教他鬧個灰頭土臉的下山而去,我左子穆顏面何存?”當下冷笑一聲,說道:“請教段兄大號如何稱呼,是哪一位高人的門下?”

那姓段的青年道:“在下單名一個譽字,沒投師學過什么武藝。我看到別人摔跤,不論他真摔還是假摔,忍不住總是要笑?!弊笞幽侣犓哉Z無禮,全無恭敬之意,不禁心中有氣,道:“那有什么好笑?”段譽輕搖手中折扇,輕描淡寫的說道:“一個人站著坐著,沒什么好笑,躺在床上,也不好笑,要是躺在地下,那就可笑得緊了?!弊笞幽乱砸慌勺趲熤?,見這青年說話越來越狂妄,早已氣塞胸臆,但他雖是傲慢,為人卻甚持重,當下也不即發作,向馬五德道:“馬五哥,這位段兄是你好朋友么?”馬五德是老江湖了,豈有不知他言下之意,他問這句話,顯是決意要懲治一下這個段譽了。馬五德和段譽也是初交,半點不知對方底細,他是個生性隨和的好好先生,段譽求他攜帶同來,他不便拒卻,便帶著來了,此時瞧這情勢,左子穆一出手便極歷害,大好一個青年,何必讓他吃個大虧?便道:“段兄和我雖無深交,咱們總是結伴來的。我瞧段兄適才這一笑,也是出于無意。這樣吧,老哥哥肚子也餓了,左賢弟趕快整治酒席,咱們賀你三杯。今日大好日子,左賢弟何必跟年輕晚輩計較?”

左子穆道:“段兄既非馬五哥好友,那么兄弟如若有何得罪,也不算是掃了馬五哥的面子。人杰,剛才人家笑你呢,你下場請教請教吧?!蹦侵心隄h子龔人杰巴不得師父有這句話,當下抽出長劍,往場中一站,倒轉劍柄,拱手向段譽道:“段朋友,請!”段譽道:“很好,你來吧,我瞧著?!贝竽4髽拥淖谝沃?,并不起身。龔人杰登時臉皮紫脹,怒道:“你……你說什么?”

段譽道:“你手中拿了一把劍,在場子里晃來晃去,想是要練劍,那么你就練吧,咱們都瞧著?!饼徣私芎鹊溃骸拔規煾附心氵@小子也下場來,咱們比劃比劃?!倍巫u不住揮動折扇,搖了搖頭,說道:“你師父是你的師父,你師父可不是我的師父。你師父差得動你,你師父可差不動我。你師父叫你跟人家比劍,你已經跟人家比過了。你師父叫我跟你比劍,我一來不會,二來怕輸,三來怕痛,四來怕死,所以不比,我說不比,就是不比?!彼@番話什么“你師父”“我師父”的,說得猶如拗口令一般,練武廳中許多人聽著,忍不住都笑了出來?!胺止庾接啊彪p清門下,男女弟子各占其半,好幾名女弟子咯咯嬌笑,練武廳上莊嚴肅穆的氣象,霎時間一掃無余。

龔人杰大踏步上來,伸劍抵向段譽胸口,喝道:“你到底是真的不會,還是裝傻?”段譽見長劍的劍尖離自己胸口只不過數寸,只須輕輕向前一送,便刺入了心臟,他一張俊秀的臉上絲毫不露驚慌之色,卻道:“我又是裝傻,又是真的不會?!饼徣私艿溃骸澳愕綗o量山劍湖中來撒野,想必是活的不耐煩了。你到底是何人門下?受誰的指使,若不直說,莫怪大爺劍下無情?!倍巫u打個呵欠,伸了伸懶腰,說道:“無量劍在江湖赫赫有名,我就是不動手,你總不能在這許多前輩之前一劍將我殺了?!饼徣私荛L劍一收,突然左手揮出,啪的一聲,結結實實打了段譽一個耳光。段譽將頭略側,竟是沒能避開,一張雪白的臉登時腫了起來,五個指印甚是清晰。

這一來眾人都是吃了一驚,各人見到段譽這等漫不在乎,有恃無恐的神氣,都道他身負絕藝,這才不將對方放在眼里。哪知龔人杰隨手一掌,他竟是不能避開,看來顯是半點武功也不會。這種事情卻是從來沒聽見過,向來只聽人說,什么武學高手故意裝傻,戲弄對方,但決無不會武功之人如此膽大妄為的。龔人杰一掌得手,自己也不禁一呆,一把抓住他的胸口,將他身子提了起來,喝道:“我還道是什么大有來頭的人物,原來是如此膿包?!睂⑺碜又刂卦诘叵乱凰?。段譽在地下一滾,呯的一聲,腦袋撞在桌子腳上,登時日青鼻腫。

馬五德心中不忍,搶過去伸手扶起,說道:“原來老弟不會武功,那何必到這里來廝混?”段譽摸了摸額角,笑道:“我本是瞧瞧熱鬧來著。我看無量劍的劍法也沒什么了不起,師父徒兒,大伙兒又都是這么小氣,看來成不了什么氣侯,我可要走了?!弊笞幽律砼砸幻昵嗟茏右卉S而出,攔在段譽身前,說道:“你既不會武功,就這么夾著尾巴而走,那也罷了,怎么又說咱們的劍法稀松平常。我給你兩條路走,要么跟我比劃比劃,叫你領教一下無量劍稀松平常的劍法;要么跟我師父磕八個晌頭,自己說三聲‘放屁’!”段譽笑道:“你放屁?不怎么臭??!”

那少年弟子大怒,伸出拳頭,一拳便往段譽擊去,這一拳勢夾勁風,眼見段譽這一下苦頭吃得大了,不料拳到中途,突然半空中飛下一件物事,纏住了那少年的手腕。這東西冷冰冰,滑膩膩,一纏上手腕,竟會蠕蠕而動。那少年吃了一驚,急忙縮手時,只見纏在腕上的竟是一條尺許長的赤練蛇,青紅斑瀾,甚是可怖。那少年一聲驚呼,用力振腕,想要甩脫那蛇,但給那蛇牢牢纏在腕上,甩之不脫。忽然龔人杰大聲叫道:“蛇,蛇!”臉色大變,伸手插入自己衣領之中,到背心掏摸,但掏不到什么,只急得雙足亂跳,手忙腳亂的解衣。這兩下變故來得異常突然,眾人正驚奇間,忽聽得頭頂有人輕輕噗哧一笑。眾人抬起頭來,只見一個少女坐在梁上,滿手抓的都是蛇。

只見那少女約摸十六七歲年紀,一身青衫,笑靨如花,手中握著十來條蛇兒。蛇身并不甚大,但或青或花,均是身具劇毒的毒蛇,這少女拿在手中,便如是玩物一般,毫不懼怕,有些毒蛇更在她臉頰上挨挨擦擦,極是親熱。眾人向他仰視,也只是一瞥之間,隨即聽到龔人杰與他師弟大叫大嚷的驚呼,各人都轉眼去瞧那二人。段譽卻抬起了頭,呆呆的望著她。那少女坐在梁上,雙腳蕩啊蕩的,簡直是天真爛漫。段譽一見到她,心中便不自禁的生出一種親近之感,說道:“姑娘,是你救我的么?”那少女道:“那惡人打你,你為什么不還手?”段譽道:“我不會還手……”

忽聽得“嘿”的一聲,眾人都叫了起來,段譽低下頭來,只見左子穆手執長劍,劍鋒上微帶血痕,一條赤練蛇斷成兩截,掉在地下,顯是被他長劍斬死。龔人杰上身衣服已然脫光,赤了膊亂蹦亂跳,一條小青蛇在他背上游走,他反手欲捉,抓了幾次都抓不到。左子穆喝道:“人杰,站著別動!”龔人杰一呆,只見白光一閃,那青蛇已斷為兩截,左子穆這一劍如風似電,眾人大都沒瞧清楚他如何出手,那青蛇已尸橫就地,妙在龔人杰背上絲毫無損,這勁力拿捏之準,實是罕見。眾人都高聲喝起采來。

段譽哼一聲道:“殺死一條小蛇兒,有什么希奇,也值得大驚小怪的!”梁上少女叫道:“喂,長須老兒,你干么弄死了我兩條蛇兒,我可不跟你客氣了?!弊笞幽屡溃骸澳闶钦l家女娃娃,到這兒來干什么?”他心中卻是在暗暗納悶,這少女何時來到梁上,大廳上這許多高手,竟是誰也沒有知覺,雖說東西兩宗比劍,各人均是心有專注,但總不能不知頭頂伏著一個人,這件事傳將出去,“無量劍”的人可丟的大了。那少女雙腳一蕩一蕩的,只見她一雙蔥綠的鞋兒,鞋邊繡著幾朵小小黃花,鞋頭綴著一個紅色絨球,真是小女孩的打扮。左子穆又道:“快跳下來!”段譽忽道:“這么高,跳下來不摔壞了么?你快去拿架梯子來!”此言一出,又有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西宗門下幾名女弟子均想:“這個人一表人才,卻是個大傻子。這少女既能神不知鬼不覺的上得梁去,武功自是極高的了,要用梯子爬下來,那不是笑掉人牙齒么?”

只聽那少女道:“你先賠了我的蛇兒,我再下來跟你說話?!弊笞幽碌溃骸皟蓷l毒蛇,有什么打緊,隨便那里都可去捉兩條來?!痹瓉硭闹幸寻瞪蓱勚?,見這少女玩弄毒物,若無其事,她本人年紀輕輕,自不足為畏,但她背后的師長父兄,只怕是極歷害的人物,因此言語中對她居然忍讓三分。那少女笑道:“你倒說得容易,你去捉兩條來給我看看?!弊笞幽碌溃骸翱焯聛??!蹦巧倥骸拔也幌聛??!弊笞幽碌溃骸澳悴幌聛?,我可要拉了?!蹦巧倥┛┮恍?,道:“你試試看,拉得我下來,算你本事!”左子穆以一派宗師,終不能當著許多武林高手門人弟子之前,和一個小女孩鬧著玩,便向雙清道:“師妹,你派一名女弟子,上去抓她下來吧?!?/p>

雙清道:“西宗門下,沒這么好的輕功?!弊笫帜履樕怀?,正要發話,那少女忽道:“你不賠我蛇兒,我給你一個歷害的瞧瞧!”伸手入懷,掏出一條金鏈般的物事來,向龔人杰擲了過去。龔人杰只道是一件古怪暗器,也不敢伸手去接,左足一點,向旁避開,不料這根金鏈竟是活的,在半空中一扭,飛向龔人杰背上,原來是一條金色小蛇。這金蛇身形靈活己極,在龔人杰背上、胸前、臉上、頸中,迅捷無比的游走。段譽笑道:“妙啊,妙啊,這金蛇有趣得緊?!?/p>

只見那條小金蛇越游越快,龔人杰身上金光燦爛,眾人只看得眼花繚亂。哀牢山玉真觀道人凌霄子突然記起一事,失聲驚道:“這……這莫非是‘禹穴四靈’中的金靈子?!瘪R五德道:“請問道兄,禹穴四靈是什么玩意呢?”凌霄子臉上變色道:“此間不是說話之所,日后再談?!碧痤^來,向梁上少女說道:“姑娘請了,凌霄子有禮?!闭f著稽首行禮。那少女滿手抓的是蛇,居然尚有閑暇伸手入懷,掏出一粒瓜子來拋入口中,向凌霄子微微一笑,卻不答話,凌霄子轉頭向左子穆道:“恭喜左兄比劍得勝,貧道尚有小事,失陪了?!币膊坏茸笞幽禄卮?,匆匆走出廳去,經過龔人杰身側時遠遠避開,恐懼之情,見于顏色。

左子穆正凝神注視金蛇,也沒理會。馬五德卻大是奇怪,心想:“哀牢山玉真觀刀法是云南武林中一絕,這凌霄道人向來自負,對人倨傲,何以見了這條金蛇便怕得如此歷害?他對這小姑娘這般恭敬,卻又是何故?”忽得聽那少女口中噓噓吹了幾聲,那金蛇直游到龔人杰的臉上,在他眼上一掃,鼻上一撞,龔人杰雙手急抓,但金蛇身法神速之極,他連蛇身也沒碰到一次,哪里抓它得著?左子穆踏上一步,長劍倏地遞出,這時那金蛇正游到龔人杰左眼,左子穆一劍便向金蛇刺去。金蛇身子一扭,已然避開,左子穆的劍尖及于徒兒眼皮而止。這一劍雖沒刺到金蛇,旁觀眾人無不嘆服,只須劍尖多遞得半寸,龔人杰這只眼睛便是毀了。雙清尋思:“左師兄的劍術出神入化,我當真及他不上,單是這一招‘金針渡劫’,我哪里有他這等造詣?”

唰唰唰唰,左子穆連出四劍,那金蛇宛如背上生了眼睛,每一次均以毫發之差而避開。那少女叫道:“長須老兒,你劍法很好?!笨谥屑饴晣u噓兩下,那金蛇往下一竄忽地不見了。左子穆一呆之際,只見龔人杰雙手往大腿上亂抓亂摸,原來那金蛇已鉆入他的褲中。段譽哈哈大笑,拍手說道:“今日當真是大開眼界,嘆為觀止了?!饼徣私芗彼俪麻L褲,露出兩條毛茸茸的大腿。那少女天真爛漫,竟也不避男女之嫌,叫道:“你這惡人愛欺侮人,叫你全身脫得凈光,瞧你羞也不羞?!庇质菄u噓兩聲尖呼,那金蛇也真聽話,金光一閃,又已鉆入了龔人杰的襯褲之中。這練武廳上不少女子,龔人杰雖是怕得要命,這條襯褲卻是無論如何不肯脫的。他大叫一聲,跌跌撞撞的往外直奔。

他剛奔到廳門,忽然門外搶進一個人來,砰的一聲,兩人撞了個滿懷。這一出一入,勢道都是奇急,龔人杰踉蹌后退,門外進來那人卻是仰天一跤,摔倒在地。左子穆失聲叫道:“是容師弟!”龔人杰也顧不得褲中有蛇,忙搶上扶起,剛將那人扶起,金蛇又在蠢動。他“啊”的一聲,伸手去抓蛇,那人又即摔倒。梁上少女咯咯嬌笑,說道:“整得你也夠了!”口中“嗚”的一下長聲呼叫。只見金蛇從龔人杰褲中鉆了出來,沿墻直上,猶如電光般一閃,己回到了少女懷中。

龔人杰二次扶起那人,驚叫:“容師叔,你…你怎么啦!”左子穆搶上前去,只見那人雙目圓睜,滿臉憤恨之色,口鼻氣息卻已斷絕。左子穆大驚,忙施推拿,已是無法救活。原來這人叫容元規,與左子穆同門學藝,武功雖較師兄略遜一籌,但比龔人杰卻高得多了,這么一撞,他居然沒能避開,已是奇事,而一撞之下登時斃命,更是決不可能。左子穆情知他進來之前已是身受重傷,忙解開他上衣查看傷勢。衣衫一解,只見他胸口赫然寫著十二個黑字:“今夜子時神農幫誅滅無量劍?!?/p>

這十二個黑字深入肌里,既非墨筆書寫,也不是用尖利之物刻劃而致,左子穆略一凝視,不禁勃熱大怒,手中長劍一振,嗡嗡作晌,喝道:“且瞧是神農幫誅滅無量劍,還是無量劍誅滅神農幫。此仇不報,何以為人?”原來容元規胸口這十二個字,竟是用一種劇毒的藥物寫就,腐蝕之下,深陷肌膚。左子穆再看師弟身子各處,再無其他傷痕,喝道:“人豪,人杰,外面瞧瞧去!”甘人豪、龔人杰兩名大弟子各挺長劍,應聲而出。

這一來廳上登時大亂,各人再也不去理會段譽和那梁上少女,圍住了容元規的尸身紛紛議論。馬五德沉吟道:“神農幫近來鬧得越來越不成話了。左賢弟,不知他們如何竟與貴派結下了梁子?!弊笞幽滦膫麕煹軕K亡,哽咽道:“那是為了采藥。去年秋天,神農幫四名香主來劍湖宮求見,要到咱們后山采一種藥。采藥本來沒有大不了,神農幫原是以采藥、販藥為生,跟咱們無量劍雖沒什么交情卻也素無梁子。但馬五哥想必知道,咱們這后山輕易不能讓外人進入,別說神農幫是泛泛之交,便是各位好朋友,也從來沒去后山游玩過。這只是祖宗傳下的一個規矩,咱們做小輩的不敢違犯而已,其實也沒什么要緊……”正說到此處,門外緩步走進一個人來,卻是先前見金蛇而遠避的玉真觀凌霄子。只見他垂頭喪氣,臉上長長一條血痕,頭上道冠也跌去了,頭發散亂,顯是曾跟人惡斗一場而落敗。

左子穆驚問道:“凌霄道兄,你……你……”凌霄子憤憤的道:“天下也沒見過這等橫蠻之輩,說是不許離山……我……我寡不敵眾,雙拳難敵八手、十手?!弊笞幽碌溃骸笆歉褶r幫動了手么?”凌霄子道:“是??!他們把守了各處要道,說是不到明日天亮,誰也不許下山?!?/p>

梁上那少女口里咬著瓜子,兩只腳一蕩一蕩的,忽然將一粒瓜子往段譽頭上擲去,正中他的額頭,笑道:“喂,你吃不吃瓜子?上來吧!”段譽道:“沒有梯子,我上不來?!蹦巧倥溃骸斑@個容易!”從腰間解下一條青綠長帶,垂了下來,道:“你抓住帶子,我拉你上來?!倍巫u道:“我身子重,你拉不動的?!蹦巧倥Φ溃骸霸囋嚳绰?,摔你不死的?!倍巫u見那衣帶掛到了面前,伸手便握,不料著手冰冷,那衣帶微微顫動,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衣帶,竟是一條活蛇,只是蛇身極長極細,上下一般粗細,粗看之下,決計不知是蛇。那少女咯咯一聲嬌笑,道:“這是青靈子,比鐵線蛇還要歷害,你用利劍也斬它不斷的,快握著它吧?!倍巫u鼓起勇氣,試行握住蛇身,只覺著手處頗是粗糙,并不滑溜。那少女道:“抓緊了!”輕輕一提,段譽身子已然離地。那少女雙手互拉扯,幾下便將段譽拉到橫梁之上。

段譽見他收起青靈子,又圍在腰間,繞了三轉,活脫是條腰帶,心下又是羨慕,又是害怕,道:“這些蛇兒不會咬人么?”那少女道:“我叫它們咬,那就咬,我不叫咬,它們不會咬的,你不用怕?!倍巫u道:“是你養熟了的么?”那少女道:“你拿著試試?!睂⑹种幸话研∩哌f過去給他。段譽忙道:“我不要,不要!”身子向后一縮,一個沒坐穩,險些從橫梁上摔跌下去。那少女抓住他的后領,將他拉著靠近自己身邊,笑道:“你當真一點兒也不會武功,那可就奇了?!倍巫u道:“有什么奇怪?”那少女道:“你不會武功,卻單身到這兒來,那是一定會給他們惡人欺侮的。你到底來干什么?”段譽見她神態可親,雖是初次相見,卻全沒當自己外人,正要相告孤身前來的緣故,忽聽得腳步聲響,門外奔進兩個人來,卻是甘人豪、龔人杰師兄弟倆。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