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

第十章  自述身世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十章  自述身世

段譽見他臉上有為難之色,心想此人武功雖高,頭腦卻頗不聰明,又道:“所以啊,老前輩的一番好意我心領了,下次我請家師來和老前輩較量較量,且看誰的本事大。倘若老前輩勝過了家師,那么我再拜你為師不遲?!蹦虾w{神怒道:“你師父是誰?難道我還怕了他不成?什么時候比武?”段譽所說的原是一時的緩兵之計,沒料到他竟會真的訂約比武,正躊躇間,忽聽得遠處傳來一陣聲若龍吟的嘯聲,越過數個山峰,浩浩而至。段譽先前聽到南海鱷神的嘯聲,聲音極是慘厲,此刻這嘯聲卻是正大平和,然中氣充沛,聲塞群山,和南海鱷神也是不相上下。

南海鱷神一聽之下,拍了拍自己的后腦,叫道:“啊喲,這家伙來了,我沒空跟你多講。你師父什么時候跟我比武?在什么地方?快說,快說!”段譽吞吞吐吐的道:“這個……我可不便代我師父訂什么約會。你老人家一走,這些人便將咱二人殺了,我怎能……怎能去告知家師?”說著向慧禪等人一指。南海鱷神頭也不回,左手反手一伸,已扣住了伏牛寨二寨主楚天闊的手腕,右手的五根手指噗的一聲,插入了他胸堂之中,只聽楚天闊長聲慘呼,南海鱷神一只血淋淋的手已縮了回來,手中赫然抓著他的心臟。

這兩下動作快極,楚天闊空有一身本事,竟無半點施展余地,旁觀眾人無不嚇得呆了。南海鱷神將這顆心放到口邊,喀喇一口,咬了一塊下來,跟著咀嚼有聲,吃得極有滋味。伏牛寨中其余三名寨主又是悲痛,又是驚怒,三個人齊聲虎吼,撲將上來。南海鱷神并不放下口中美食,右足連踢三腳。只見這三個人身子高高飛起,都摔入谷中去了。那慘呼之聲從谷中傳將上來,段譽只聽得毛發悚然?;鄱U、左子穆等見這人如此兇橫,而武功又是這等厲害,無不嚇得倒退。南海鱷神口中咀嚼人心,含含糊糊的喝道:“老子吃了一個不夠……還要……還要吃第二個,哪一個逃得慢的,老子便吃了他的?!?/p>

左子穆、雙清等嚇得魂飛魄散,飛快的奔到崖邊,各自攀援而下,只有黑白劍史安怒目按劍,說道:“天下竟有如此兇殘之人,當真禽獸不如。我黑白劍史安若是怕死逃生,有何臉目再在江湖上行走?”手指在劍刃上一彈,嗡嗡作響,反而踏上兩步,喝道:“看到!”一劍便往南海鱷神胸口刺去。

日光照耀之下,劍刃閃閃發光,豈知南海鱷神恍如未見,自管自的咀嚼。眼見劍尖已及胸口,史安手上一使勁,劍尖便要穿胸而入,卻聽得喀喇一聲,長劍從中斷為兩截,這南海鱷神的身子居然是刀劍不入。史安這劍雖非寶劍,卻也是純鋼打就的上品,一驚之下,托地跳開,急忙又拔出背上另一柄劍來。這劍通體純黑,絕無半點光芒。南海鱷神忽道:“你是黑白劍史安,是不是?”史安沉聲道:“正是。姓史的今日命喪你這兇徒手下,自有人找你報仇?!边@時他自知和南海鱷神的武功實在相差太遠,決非他的敵手。當下仗劍橫胸,退了兩步,心中已是打定了主意,倘若三招不敵,便即躍崖自盡,以免落在他的手中,被他開膛挖心,死得太沒有光采。

南海鱷神將最后一塊人心塞入口中,說道:“黑白劍史安,老子聽過你的名頭。南海鱷神最愛吃的是英雄好漢的心,這比膽怯無用之徒的心,可要好吃得多了,哈哈,哈哈,吃史安的心倒也不錯?!蓖蝗婚g身子如箭離弦,激射而出。史安一劍刺向他的咽喉,南海鱷神頭一偏,已抓住他的肩頭。史安只覺半身酸麻,竭盡平生之力,將劍柄往他后腦上撞去,當的一聲,虎口震破,黑劍脫手飛出,南海鱷神卻是絲毫無恙。

史安大驚之下,使勁一掙,便欲往崖下跳去,但他手臂被南海鱷神抓住了,如何掙扎得脫?正危急間,忽聽得半空中又是傳來一聲龍吟般的呼嘯,跟著一個圓潤的聲音說道:“兇神惡煞岳老三,你怕事么?不敢來了么?”這聲音遠遠送來,但聽在耳里,說話之人便如近在身畔一般。南海鱷神大聲說道:“岳老三這一生怕過誰來?我便來了?!闭f著手爪一起,便要往史按胸口抓落。史安心中一酸,閉目待死。

段譽忙道:“老前輩,這個人的心有毒,吃不得的?!蹦虾w{神一怔,道:“你怎知道?”段譽信口胡謅,說道:“這人前天得罪了神農幫,司空玄幫主逼他服了斷腸散和腐心丹。昨天他又得罪了木姑娘,木姑娘射了他一枝毒箭,此刻只怕已然毒氣攻心。今天上午,他又給一條金色小毒蛇咬了一口……”南海鱷神道:“是金靈子?”段譽道:“不錯,是金靈子?!睂⒀g纏著的青靈子一抖,道:“你瞧,金靈子老是跟青靈子在一起的。這家伙的心中混和了七八種毒物,就算老前輩內力深厚,不怕中毒,但他這生心啊,早就又腐又臭,苦澀難吃,沒的壞了胃口?!?/p>

南海鱷神一想倒是不錯,順手一抖,將史安拋在一旁,向段譽道:“你這小子雖未拜師,對師父倒已有點良心?!蓖蝗婚g半空中異聲大作,除了那龍吟般的嘯聲之外,另有刀刮鐵板的吱吱聲、豺狼狂嗥的哇哇聲、金屬相擊的錚錚聲,四種聲音一齊呼嘯,直欲震破耳鼓,令人聽著說不出的難受。南海鱷神提氣作嘯,往崖下落夫。段譽又驚又喜:“他這一跳下去,可不是死了么?”忙奔到崖邊看時,只見南海鱷神正—縱一躍的往崖下直落,一墮數丈,便伸手在崖邊一按,身子躍起,又墮數丈,過不多時,身子已在谷口的白云中隱沒。

段譽伸了伸舌頭,心想:“這人的功夫,當真是匪夷所思?!鞭D過身來,只見史安拾起黑劍,插入鞘中,滿臉羞慚的抱拳說道:“今日得蒙段兄相救,史安不敢忘了大恩?!倍巫u抱拳還禮,道:“在下胡言亂語,史兄莫怪?!笔钒驳溃骸斑@南海鱷神岳蒼龍,素在南海萬鱷島居住,此次忽然來到中原,決非獨自一人,蝦兵蟹將,想必帶得不少。聞此人言出必踐,既是垂青段兄,定是不能輕易放過。在下受朋友之托,來和尊夫人理論,此事自是一笑而罷。在下這就護送賢夫婦下山,及早回避,以免鱷神手下的嘍羅,再來向兩位羅唣?!?/p>

段譽聽他又是“尊夫人”、又是“賢夫婦”的說著,不禁滿臉通紅,雙手亂搖,道:“不……不是……不……”木婉清冷冷的道:“史安!你自己請便吧,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充什么英雄好漢?”史安一聽之下,滿臉鐵青,當下一言不發,回身便走。段譽忙道:“史兄且慢!”史安哪肯停留,奔到崖邊,攀藤附石的溜了下去。段譽一瞥眼間,只見對面山坡上一件黃色物事在極迅速的移動,定睛一看,正是南海鱷神。原來他在這頃刻之間,已越過深谷,爬到了對面山上。

段譽回到木婉清身邊,說道:“這位史兄之言,也非沒有道理,你何必將他氣走?”木婉清怒道:“你一做我丈夫,便想管我了么?我殺了你,最多自刎殉你,又有什么大不了!”段譽一呆,道:“這是危急中騙騙那南海鱷神的,如當得真?我怎么能做姑娘的丈夫?”木婉清扶著巖壁,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說道:“什么?你不要我么?你嫌棄我,是不是?”段譽見她惱怒之極,忙道:“姑娘身子要緊,這種一時戲言,如何放在心上?”木婉清跨前一步,啪的一聲,重重打了段譽一個耳光,但腿上一軟,站立不住,一跤摔在他的懷中。段譽急忙伸手摟住。

木婉清給他雙臂抱住,想起他是自己丈夫,不禁全身一熱,怒氣便消了三分,說道:“快放開我?!倍巫u扶著她坐倒,讓她仍是靠在巖壁之上,心想:“她性子本已乖張古怪,重傷之后,只怕更是胡里胡涂。眼下只有順著她些,她說什么,我便答應什么,反正……反正……”他屈指一算,斷腸散毒性發作之期已屆,料想縱使毒性不發,自己也是萬難從這崖上活著下去,便柔聲安慰她道:“你別生氣,咱們找些什么吃的是正經?!蹦就袂宓溃骸斑@山巖之上,四下都是光禿禿地,有什么可吃的。待我歇一歇,養足力氣,我背你下山?!?/p>

段譽連連搖手,說道:“這個……這個……這個是萬萬不可,你走路也走不動,哪里還能背我?”木蜿清道:“你寧可自己性命不要,也不背負我。郎君,我木婉清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女子,卻也愿為自己丈夫舍了性命?!彼@幾句話說得甚是堅決,只是不慣說這些溫柔婉轉的言語,聲調不免大是生硬,與那話中的情意頗不相襯。段譽道:“多謝你啦,你養養神再說?!蓖蝗恢g,腹中一陣劇烈的疼痛,不由得“啊呦”一聲,叫了出來。這陣疼痛便如一把小刀在肚腹中不住絞動,將他腸子一寸寸的割斷。段譽雙手按住肚子,額頭汗珠便如黃豆般一粒粒滲了出來。

木婉清驚道:“你……你怎么啦?”段譽呻吟道:“那神農幫的司空……司空玄,逼我吃了斷腸散……”他想起鐘靈曾逼司空玄取出解藥,自己也曾服了,但那司空玄后來言道,這解藥只能暫時阻毒性不發,豈知竟是假的,想來自己用飯團爛泥假充蛇毒解藥,這司空玄竟也下了這一著棋。木婉清吃驚更甚,心思:“素聞神農幫善于用藥,既是他們幫主親手下的毒,只怕是無法可救?!毖垡姸瓮吹盟廊セ顏?,心下不忍,拉著他坐在自己身旁,安慰道:“現在好些了么?”段譽只痛得眼前一片昏黑,呻吟道:“越來越痛……越痛了?!蹦就袂逵眯渥咏o他抹了抹汗,見他臉色慘白,不由得一陣心酸,垂下淚來,嗚咽道:“你……你不能就此死了!”伸手拉下臉上的面幕,將自己的右頰貼在他左頰之上,顫聲道:“郎……郎君,你可別死!”

段譽的上身給她摟著,他一生之中,從未如此親近過一個青年女子,何況木婉清容色秀麗,難言難畫。他臉上貼的是一張溫膩的面頰,耳中聽的是“郎君、郎君”的嬌呼,如何不令他神魂飄蕩?便在此時,腹中的疼痛恰好也漸漸止歇了。段譽不舍得離開她的身子,說道:“以后你不要再戴面幕了,好不好?”木婉清道:“你叫我不戴,我便不戴?,F下痛得好些了么?”段譽道:“好一些了。不過……不過……”木婉清道:“不過怎樣?”段譽道:“若是你離開了我,只怕又要痛將起來?!蹦就袂迥樕弦患t,推開他的身子,嗔道:“原來你是假裝的?!?/p>

段譽本是個志誠君子,不禁羞得滿臉通紅,無地自容。他不知這斷腸散的毒性發作起來,初時是相隔良久才疼痛一次,以后越發越密,終于連續不斷而痛死,還道是木婉清這么柔情蜜意的安慰一陣,自己顛顛倒倒的心不在焉,這才忘了疼痛。木婉清卻頗知毒藥的性子,若是他一痛不止,倒還有救,如此痛了一陣便即止歇,往往是中了最歹狠的劇毒,所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實比毒發即死更為慘苦。她見段譽大是羞慚,心中一酸,握住了他手,說道:“郎君,若是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咱倆同到陰曹地府,再結夫妻?!倍巫u不愿她為自己殉情,說道:“不,不!你得先替我報仇,然后每年來掃祭我的墳墓。我要你在我墓上掃祭三十年、四十年,我這才死得瞑目?!?/p>

木婉清道:“你這人真怪,人死之后,還知道什么?我來不來掃墓,于你有什么好處?”段譽道:“那你陪著我一起死了,我更是沒有好處。喏,我跟你說,你這么美貌,這么俏麗,若是年年來給我掃一次墓,倘使我地下有知,瞧著你也開心。但如你陪著我一起死了,大家都變成了骷髏白骨,那就沒有這么好看了?!蹦就袂迓犓@般稱贊自己,心下不禁得意,但轉念想到,今日剛得了一個如意郎君,他轉眼卻便要死去,不由得珠淚滾滾而下。段譽伸手摟住了她纖腰,只覺觸手溫軟,柔若無骨,心中又是一動,低下頭去,印在她唇上,突覺一縷幽香,鉆進鼻中。他不敢多吻,忙仰頭向后,說道:“人家叫你‘香藥叉’,香是香的,但陰世間要是真有這般美麗的香藥叉,只怕天下男子人人都要自殺,寧可變鬼了?!蹦就袂褰o他一吻之后,芳心怦怦亂跳,紅暈生頰,本來絕無血色的臉上更增三分嬌艷,說道:“你是這世間第一個瞧見我面貌的男子,你死之后,我便割破臉面,再也不讓第二個男子瞧見我的本來面目?!倍巫u本想出言阻止,但不知如何,心中竟然感到一陣妒意,實不愿別的男子再看到她這等容光艷色,幾句話到了口邊,竟然說不出來,卻問:“你當年為什么要立這樣一個毒誓?”

木婉清道:“你既是我夫郎,說了給你聽那也無妨。我是個無父無母之人,一生出來便給人丟在荒山野地,幸蒙我師父救了去。她辛辛苦苦將我養大,傳授我一身武功。我師父說天下男子個個負心,若見了我的容貌,一定會千方百計的引誘我失足,因此上從小便給我用面幕遮臉。我直到十六歲止,除了師父之外誰都沒有見過。兩年之前,師父命我下山來辦一件事……”段譽插口道:“那你今年是十八歲了?小我兩歲?!蹦就袂妩c點頭,道:“我下山之時,師父命我立下毒誓,倘是有人見了我的面貌,我若不殺他,便須嫁他。那人如是不肯娶我為妻,或是娶我后又將我遺棄,那么我務須親手殺了這個負心薄幸之人。我如不遵帥父此命,師父一經得知,便在我面前自刎而死?!?/p>

段譽身子一顫,心想:“天下任何毒誓,總是說若不如此,自己便如何身遭惡報。她師父卻以自刎為脅,此誓確是萬萬違背不得?!敝宦犇就袂逵值溃骸拔規煾干硭聘改?,待我恩重如山,我如何能不聽她的言語?何況她這番囑咐,全是為了我好。當時我毫不思索,便跪下立誓。這兩年中,師父命我做的事,我沒能辦到,卻結下了無數仇家。其實死在我劍底箭下之人,都是他們自己不好,都是他們先來惹我,想除下我的面幕?!倍巫u嘆了口氣,這才明白,為什么她年紀輕輕一個女子,居然在江湖上有這許多仇人。木婉清道:“你為什么嘆氣?”段譽道:“他們見你孤身獨行,形體窈窕,偏偏長年戴著面幕,好奇心起,忍不住要瞧瞧你是美是丑,也未必人人安著歹心。哪知這一念之差,便惹下殺身大禍?!?/p>

木婉清道:“我是非殺不可的,否則的話,難道我去嫁這些可厭的家伙嗎?也真料不到,這些人不是有父母師長,便是有親戚朋友。殺了一個,便引出兩三個來尋我晦氣,到得后來,連和尚道士也都成了我的仇人。我曾在萬劫谷中耽了幾個月,鐘氏夫婦對我倒也敬重,不料這鐘夫人居然冒我名頭,你說氣不氣人?”她說得有些倦了,閉目養神片刻,又道:“我初時只道你也像天下所有的男子一般,都是無情無義之輩。哪知你借了我黑玫瑰去后,居然會趕著回來向我報訊,這就不容易了。后來這南海鱷神苦苦相逼,我只好讓你看我的容貌?!?/p>

木婉清說到這里,轉頭向段譽凝視,一雙妙目中露出了脈脈柔情,段譽心中一動:“難道,難道她真的對我生情了么?”說道:“剛才是事勢所迫,你是出于無奈,那也不用非遵守這毒誓不可?!蹦就袂宕笈?,厲聲道:“我發過的誓,哪里能夠更改。你如不愿娶我,乘早明言,我便一箭將你射死,以免我違背誓言?!倍巫u欲待辯解,突然間腹中劇痛又生,他雙手按住了肚子,大聲呻吟。木婉清道:“你快說,肯不肯娶我為妻?”段譽道:“我……我肚子……肚子好痛??!”木婉清道:“你到底愿不愿做我丈夫?”段譽心想反正這么痛將下去,總是活不久長了,何必在身死之前又傷她的心,令她終身遺恨?便點頭道:“我……我愿娶你為妻?!?/p>

木婉清手中本已扣了毒箭,聽他這么說,登時歡喜無限,一張俏臉如春花初綻,笑吟吟的摟住了他,說道:“好郎君,我跟你揉揉肚子?!倍巫u道:“不,不!咱倆還未成婚!男女……男女授受不親……這個……這個使不得?!蹦就袂逍哪钜粍?,道:“是了!你餓得太久,痛起來加倍厲害些。我去割些這家伙的肉給你吃?!闭f著扶住石壁站起,要去割楚天闊尸體上的肉。

段譽這一驚非同小可,登時忘了腹中疼痛,大聲道:“人肉吃不得的,我寧死也不吃?!蹦就袂迤娴溃骸盀槭裁床荒艹??剛才那南海鱷神不是挖了他的心來吃了么?”段譽道:“這南海鱷神兇狠殘暴,禽獸不如,咱們……咱們如何能學他的樣?”木婉清道:“我跟師父在山里之時,老虎也吃、豹子也吃,依你說都吃不得么?”段譽道:“老虎豹子自然能吃,人肉卻吃不得!”木婉清道:“人肉有毒么?我倒不知道?!倍巫u道:“不是有毒。你是人,我是人,這楚天闊也是人。人是不能吃的?!蹦就袂宓溃骸盀槭裁??我見豺狼餓了,就吃另外的豺狼?!倍巫u嘆道:“是啊,倘若人也吃人,那不是跟豺狼一樣了嗎?”

木婉清自幼跟師父形影相隨,從未和第三個人相處,她師父性情怪僻,向來不跟她說起世事,是以她于世間的道德規矩、禮義律法,什么都不知道,這時聽段譽說“人不能吃人”,只是將信將疑,頗為詫異。段譽道:“你胡亂殺人,那也是不對的。別人有什么危難苦楚,你須去幫他助他,這才是做人的道理?!蹦就袂宓溃骸澳敲次矣辛宋ky苦楚,別人也來幫我助我么?為什么我遇見的人,除了師父和你之外,個個都是想殺我、害我、欺侮我,從來不好好待我?老虎豹子要咬我吃我,我便將它們殺了。那些人要害我殺我,我自然也將他們殺了。那有什么不同?”

這幾句話只問得段譽啞口無言,只得道:“原來世間的事情,你一點兒也不懂,你師父怎么放心讓你下山?”木婉清道:“師父說她那兩件事非辦不可,不能再等了?!倍巫u道:“那是兩件什么事,能說給我聽么?”木婉清道:“你是我丈夫,自然能給你說,別人可不能。師父叫我下山來殺兩個人?!倍巫u雙手掩耳道:“你別說了。說來說去,不是殺人,便是吃人,啊喲,哎唷……”肚中陣陣絞痛,禁不住又叫了出來。木婉清伸手到他腹部,隔著衣衫給他推拿了一會,突然間碰到他懷中一件物事,觸手溫暖,其中似乎有物蠕動,說道:“那是什么?”順手掏了出來,原來是一只玉盒,她將玉盒放在耳邊,只聽得里面瑟瑟有聲。她待要揭開盒蓋看個究竟,段譽忙道:“鐘姑娘說開不得的。青靈子怕這個東西,你一開它就逃走了?!?/p>

木婉清道:“鐘靈說開不得,我偏要打開來瞧瞧?!碑敿磳⒂窈械纳w子揭開了一條小縫,湊到陽光下一看,只見盒里是一對通體血紅色的小蛤蟆。

這對血紅色的小蛤一見陽光,突然間“江、江、江”的大叫起來,聲如牛鳴,震耳欲聾。段譽和木婉清都是嚇了一跳,木婉清雙手一顫,險險將玉盒摔在地下,她萬料不到這一對兩寸來長的小蛤蟆,居然會發出如此洪大的鳴聲,忙將盒蓋掩上。盒蓋一關,蛤蟆的叫聲隨即止歇。木婉清忽道:“是了,是了。我聽師父說過的,這叫做……叫做……”她側頭想了一下,道:“叫做什么朱蛤?對啦,這是‘莽牯朱蛤’,乃是天下萬蛇的克星。對了,我師父說過的,不知怎會落在鐘靈的手中……”段譽忽然插口道:“咦,你瞧!”只見他腰中纏的青靈子落在地下,一動也不敢動。本已鉆入草叢中的金靈子也游了出來,伏在木婉清的腳邊,跟著巖石后又游了三條小蛇出來,也都伏著不動,便如向玉盒朝拜一般。

木婉清喜道:“這對小蛤蟆居然還能召蛇,這倒好玩,咱們再試試?!倍巫u忙搖手道:“弄了許多毒蛇來,豈不討厭?還是別試吧?!蹦就袂宓溃骸霸蹅冇兄旄蛟谑?,再多的毒蛇也不用怕?!闭f著又將玉盒的蓋子推開一線,那對“莽牯朱蛤”立刻又“江、江、江”的大叫起來。段譽笑道:“這名字起得倒好,當真便如大牯牛鳴叫一般?!蹦就袂宓溃骸澳阏f什么?”原來段譽的說話被朱蛤鳴聲所掩,木婉清雖在近旁,卻也聽不清楚。段譽笑著搖了搖手,但聽得那對朱蛤越叫越響,細聽起來,在“江、江、江”的叫聲之中,又夾著一些絲絲之音。木婉清扯了扯他的衣袖,指向左方,陽光下粲然斑斕,十幾條五色花蛇蜿蜒而至,游得極是迅速,這朱蛤之聲能召蛇,段譽雖在意中,但陡然間這許多毒蛇,仍是不見吃驚,急忙地抓起兩塊石頭,以備自衛。

又過片時,右邊群蛇大至,青蛇、黃蛇、白蛇、黑蛇、花蛇,最大的長達丈余,最小的只不過數寸。云南氣候濕熱,草木繁茂,蛇蟲之類原是極多,但段譽一生之中所曾經見過的蛇加將起來,也不及今日所見的十一。千百條蛇兒游到兩人之前,便即伏地不動,蛇頭向下,極是馴善,絕無昂首欲噬之態。木婉清心中也不禁有些害怕,眼見眾蛇越來越多,擠滿了山崖,鼻中聞到的盡是腥穢之氣,尋思:“朱蛤叫聲不止,不知將有多少毒蛇涌到,只怕召蛇容易驅蛇難?!碑敿囱谏嫌窈械纳w子。朱蛤叫聲雖停,群蛇仍是不動,說也奇怪,蛇兒雖多,卻沒一條游近兩人身周五六尺的圓圈之內。

木婉清扶著段譽,道:“走出去試試?!眱扇讼蚯斑~了一步,身前的數百條蛇完全立即向旁讓開,雖是形相猙獰可怖的大蛇,亦現畏縮之意。兩人再前走了幾步,群蛇又紛紛讓道。木婉清大樂,說道:“我師父言道:莽牯朱蛤乃是天地間的異寶,她也只聽過這朱蛤的名字,卻從未見過?!彼蝗幌肫鹨皇?,問道:“這么貴重的寶物,鐘靈這小妞兒怎地舍得贈送于你?”段譽見她目光有異,忙道:“她……她是借給我的。只說拿了這玉盒,青靈子便聽我的話?!眲傉f了這句話,肚子又大痛起來,拋下手中石塊,身子發抖,站立不定。

木婉清忙扶他回到崖邊坐下,段譽只痛得口唇都咬出了血,右手抓住木婉清的手腕,將她肌膚也抓成青紫。木婉清大是憐惜,忽然想起一事,說道:“郎君,你肚痛越來越頻,情形不妙。我瞧只怕兇多吉少?!倍巫u呻吟道:“我實在……實在抵……抵不住了。你……你一刀殺了我吧?!蹦就袂宓溃骸拔以爭煾刚f過,有些極厲害的毒藥,無法救治,若用以毒攻毒之法,反有靈效。你有沒有膽子吞幾個毒蛇的頭?”段譽此刻只求速死,說道:“什么都好,快給我吃?!蹦就袂迦〕鲆槐〉?,往身前一條毒蛇的頸中割下去。

木婉清這一刀斬下去,那蛇竟是動也不動,聽由宰割。她一刀便割下了那毒蛇三角形的頭來,送到段譽口邊,道:“你吞了下去吧!”段譽閉了眼睛,連吞了三個蛇頭。木婉清選的這三條蛇,都是花紋斑斕,劇毒無比。段譽片刻之間,只覺腹中劇痛加甚,再也無法抵受,在地下大了幾個滾,氣息奄奄,動彈不得。木婉清大驚,一搭他的脈搏,只覺跳得越來越是微弱,知道自己弄巧成拙,加速的害了丈夫性命。她珠淚滾滾而下,抱住他的頭頸,說道:“郎君,我一定要隨你同去?!倍巫u搖搖頭,已說不出話來。木婉清手起刀落,唰唰唰接連三下,又割了三個毒蛇的蛇頭下來,待要吞食,自己口唇太小,放不進嘴中,心想:“毒蛇之毒,全在口中毒液?!庇谑菧愔咦?,吮吸毒液,只吸得一條,便已頭暈眼花,昏了過去。

段譽見木婉清居然為自己殉情身亡,霎時之間百感交集,萬想不到這樣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對自己竟是一往情深若斯,奮著力氣,將她抱在懷中,但覺腹中又是一陣劇痛,也即昏暈,人事不知。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段譽知覺漸復,慢慢睜開眼來,只覺陽光刺眼,復又閉攏,但覺懷中抱著一個溫軟的身體。他凝一凝神,再睜眼低頭看時,只見木婉清一張蒼白的俏臉,兀自靠在自己胸前。他心想:“我二人到了陰世,居然仍在一起,可見幽冥之說,倒非虛假?!眳s聽得有人在遠處說道:“既是長蟲阻路,咱們便用暗器?!绷硪蝗撕鹊溃骸吧窬蹅兩芑钭?,你若傷了他,不怕神君怪責么?”段譽抬頭向語聲來處瞧去,只見四個黃衣漢子站在崖邊,手中各執樹枝,向自己指指點點,對遍地毒蛇極是害怕,不敢走近。段譽游目四顧,只是群蛇圍繞,蠕蠕而動,滿山陽光燦爛,宛然便是自己死去時的情景,他心念一動:“莫非我竟沒有死?”只覺懷中木婉清的身子溫暖柔軟、吹氣如蘭,幽香撲鼻,竟也是好端端地。

段譽大喜之下,叫道:“我沒死,我沒死!”那四個黃衣漢子已等了良久,一直礙于群蛇阻隔,不敢近前,突然聽他出聲呼叫,倒是嚇了一跳。木婉清嚶嚀一聲,睜開眼來,低聲道:“郎君,咱們到了陰世么?”段譽道:“不是,不是,你沒有死,我也沒死,這不是妙得緊么?”一名黃裝漢子喝道:“眼下沒死,待會再死也不遲,岳神君叫你去,快過來吧!”段譽死里逃生,心中歡悅無限,哪去理睬這些不相干之人的說話?又向木婉清道:“咱們居然沒死,實是奇哉怪也了。我肚子也不痛啦,你這以毒攻毒的法兒,當真靈驗。你的傷好了沒有?”木婉清身子微一挪動,只覺背上傷處又痛了起來,她心中也是大喜若狂,笑道:“我不是中毒,蛇毒可不能治療外傷。這蛇毒竟是害不死咱二人,想來咱夫妻兩人,比毒蛇還毒得厲害?!痹瓉硪话闵叨救羰桥龅絺?,進入血中,當即傷人性命,但若吃入肚中,只須口舌腸胃并無傷處,那便無害,是以若被毒蛇咬傷,用口吮吸毒液吐出,不致因此中毒。段譽和木婉清二人均是見識不多,不知其中道理,而段譽所服的斷腸散劇毒,當真是以毒攻毒,被這三枚蛇頭治好了。只是兩人已昏睡了一夜,此刻已是第二日早晨了。

一名身材最高的黃衣漢子大聲喝道:“喂,兩個小子,快快過來?!蹦就袂鍙亩巫u懷中站了起來,臉上笑容未失,突然伸手向地,抓在一條毒蛇七寸之中,向著那漢子擲了過去。那漢子吃了一驚,急忙避開,不料木婉清連抓連擲,一條條毒蛇便如連珠箭價飛到。四條漢子驚恐叫罵,一面閃避,一面揮動手中樹枝拍打。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