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

第十三章  深懷厚恩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十三章  深懷厚恩

她雖打了段譽一記耳光,身子卻仍是躺在他的懷里,一時無力掙扎躍起。段譽撫著自己臉頰,笑道:“你動不動便打人,世上哪有如你這般橫蠻的女子?”他臉色突轉陰沉,道:“南海鱷神呢?他不在這里等我么?”木婉清道:“人家已等了你七日七夜,還不夠么?他走啦?!倍巫u登時神采煥發,大喜道:“妙極。妙極!我正好生擔心。他若迫我拜他為師,那便不知如何是好了?!蹦就袂宓溃骸澳慵炔辉缸鏊絻?,又到這兒來干么?”段譽道:“咦!你落在他手中,我若不來,他定要為難于你,我心中何忍?”木婉清心頭一甜,又道:“哼!你這人良心壞極,我恨不得一劍殺了你。干么你遲不來,早不來,等他走了,你到了幫手,這才來充好人?這七天七晚之中,你又不來尋我?”段譽嘆了口氣,道:“我一直為人所制,動彈不得,日夜牽掛著你,真是焦急死了,我一得脫手,立即趕來。木姑娘,你傷處痊好了么?那惡人沒……沒欺侮你么?”

木婉清嗔道:“我是你什么人?還是木姑娘長、木姑娘短的叫我?!倍巫u見她一發嬌嗔,更增三分麗色,這七日來確是牽記得她好苦,雙臂一緊,道:“婉清,婉清!我這樣叫你好不好?”說著低下頭去,待要吻她嘴唇。木婉清“啊”的一聲,滿臉飛紅的跳將起來,道:“有旁人在這兒,你、你……怎么可以?噫!那些人呢?”四周一看,只見那寬袍客和漁樵耕讀四人都已影蹤不見,周圍一個人也無。段譽道:“有誰在這里?是南海鱷神么?”眼光中又流露出驚恐之色。木婉清問道:“你來了有多久啦?”段譽道:“剛只一會兒。我上得峰來,見你暈倒在地,此外一個人也沒有。婉清,咱們快走,莫要給南海鱷神追上來?!蹦就袂宓溃骸昂?!”自言自語的道:“真是奇怪,怎么片刻間走得干干凈凈?!?/p>

忽聽得巖石后一人長聲吟道:“仗劍行千里,微軀敢一言。曾為大梁客,不負信陵恩?!备咭髀曋?,轉出一個人來,正是那一手持扇,一手執書的那個書生。段譽喜叫:“朱兄!”那書生將書扇放入懷中,搶前兩步,揖了下去,喜道:“公子爺,天幸你安然無恙,剛才這位姑娘的這幾句話,真唬得咱們魂不附體?!倍巫u還了—禮,道:“原來你們已見過了?你……你怎么到這兒來啦?真是巧極?!蹦菚⑿Φ溃骸霸鬯男值芊蠲鼇斫庸訝敾厝?,倒不是巧合。公子爺,你也忒地大膽,孤身闖蕩江湖。咱們尋到了馬五德家中,又趕到無量山來,這幾日可教咱們擔心得夠了?!倍巫u笑道:“我也吃了不少苦頭。伯父和爹爹大發脾氣了,是不是?”那書生道:“那自然是很不高興了。不過咱們出來之時,兩位爺臺脾氣是發過了,這幾日定是掛念得緊。后來善闡侯得到四大惡人同來大理的訊息,生怕公子爺撞上了他們,親自趕了出來?!?/p>

段譽皺眉道:“什么四大惡人?高叔叔也來尋我了么?這如何過意得去?他人呢?”那書生道:“適才咱們都在這兒,高侯爺出手趕走了一個惡女人,聽到公子爺的叫聲,他們都放了心,命我在這兒等候公子爺。他們追蹤那惡女人去了,公子爺,咱們這就回府去,免得兩位爺臺多有牽掛?!倍巫u道:“原來你……你一直是在這兒?!毕氲阶约号c木婉清言行親密,都給他瞧見聽見了,不禁滿臉通紅。那書生道:“適才我在巖石之后,誦讀王昌齡的一首五絕,‘仗劍行千里,微軀敢一言,曾為大梁客,不負信陵恩?!攘榷种?,倜儻慷慨,真乃令人傾倒?!闭f著從懷中取出那卷書來,正是《王昌齡集》。段譽點頭道:“是了。王昌齡雖以七絕見稱,五絕似非其長。但這一首果是佳作,那一首《送郭司倉》,不也綢繆雅致么?”

段譽隨即高吟道:“映門準水綠,留騎主人心。明月隨良椽,春潮夜夜深?!蹦菚灰镜降?,說道:“多謝公子?!痹瓉矶巫u和木婉清適才一番親密之狀,纏綿之意,那書生盡皆知聞,只是見段譽臉嫩害羞,故意用王昌齡的詩句岔開了。他所引“曾為大梁客”,自當如候嬴、朱亥一般,以死相報公子。段譽所引王昌齡這四句詩,卻是表示為主人者對蜀吏深情誠厚相待。兩人相視一笑,莫逆于心。木婉清不通詩書,心道:“這書呆子忘了身在何處,一談到詩文,便這般津津有味?!?/p>

段譽轉過身來,說道:“木……木姑娘,這位朱丹臣朱四哥,是我最好的朋友?!敝斓こ忌锨肮ЧЬ淳吹男卸Y,說:“朱丹臣參見姑娘?!蹦就袂暹€了一禮,見他對己恭謹,心下甚喜,說道:“朱四哥,難得你這般和氣,適才那幾位可就兇狠得緊?!敝斓こ夹Φ溃骸拔夷侨恍珠L聽到公子爺的噩耗,心下焦急,以致出言無狀,姑娘恕罪則個?!毙闹袇s想:“近年來頗聞‘香藥叉’的惡名,沒想到竟是如此艷麗桃李的一位人物。公子爺年輕,不知江湖險惡,別要惑于美色,鬧了個身敗名裂?!彼歉跎?,對木婉清雖是暗中戒備,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笑嘻嘻的道:“兩位爺臺掛念公子,公子何不即回府去?木姑娘若無要事,也請到公子府上作客,盤桓數日?!彼遭庖患褐?,對付不了木婉清,而段譽聽得邀她同歸,想必樂意。段譽躊躇道:“我怎……怎么對伯父、爹爹說?”木婉清紅暈上臉,轉過了頭。

朱丹臣又道:“在下聽說那四大惡人武功甚高,適才善闡侯雖是逐退了葉二娘,那也是攻其無備,帶著三分僥幸。公子爺千金之體,不必身處險地,咱們快些走吧?!倍巫u想起南海鱷神的兇惡情狀,也是不寒而栗,點頭道:“好,咱們就走。朱四哥,對頭既然厲害,你還是去幫高叔叔吧。我陪同木姑娘回家去,”朱丹臣笑道:“好容易找到了公子爺,在下自當護送公子回府。木姑娘武功卓絕,在下早就欽仰,只是瞧姑娘神情,似乎受傷后未曾復元,途中若邂逅強敵,多有未便,還是讓在下稍效棉薄的為是?!蹦就袂搴吡艘宦?,道:“你跟我說話,不用嘰哩咕嚕的掉書包,我是個山野女子,沒念過書。你文縐縐的話哪,我只懂得一半?!敝斓こ夹Φ溃骸笆?,是!在下酸溜溜的積習難除,姑娘莫怪?!?/p>

段譽不愿就此回家,但既給朱丹臣找到了,料想不回去也是不行,只有途中徐謀脫身之計,當下三人偕行下峰。木婉清一心想問他這七日七夜之中,到底到了何處,然朱丹臣便在近旁,說話諸多不便,只有強自忍耐。朱丹臣身上攜有干糧,取出來分給兩人吃了。三人到得峰下,又行數里,只見大樹旁系看五匹駿馬,原來是采薪客等一行騎來的。朱丹臣走去牽過三匹,讓段譽與木婉清上了馬,自己這才上馬,跟隨在后。當晚三人在一處小客店中宿歇,分占三房。

木婉清關上房門,對著桌上一枝紅燭,支頤而坐,心中又喜又愁,思潮起伏:“段郎不顧危難,前來尋我,足見他對我情意深重。這幾天來我心中不斷痛罵他負心薄幸,那可是錯怪他了。瞧那朱丹臣對他如此恭謹,看來他不是富貴人家的弟子,便是武林世家中的小輩。我一個姑娘兒家,雖是與他訂下了婚姻,這般沒來由的跟著到他家里,好不尷尬。似乎他伯父和爹爹待他很兇,若是對我輕視無禮,那便如何?哼哼,我放毒箭將他一古腦兒都射死了,只留段郎一個?!闭氲絻匆疤?,忽聽得窗上發出兩下輕輕彈擊之聲。

木婉清左手一揚,煽滅了燭火,只聽得窗外段譽的聲音說道:“是我?!蹦就袂迓牭剿钜箒淼椒客?,一顆心怦怦亂跳,黑暗中只覺雙頰發燒,低聲問:“干什么?”語聲甚是干澀。段譽道:“你開了窗子,我跟你說?!蹦就袂宓溃骸拔也婚_?!彼簧砀邚娢渌?,但這時居然怕起這個文弱書生來,自己也覺奇怪。段譽不明白她為什么不肯開窗,道:“那么你快出來,咱們趕緊得走?!蹦就袂逡黄?,伸指刺破窗紙,問道:“為什么?”段譽道:“朱四哥睡著了,別驚醒了他。我不愿回家去?!蹦就袂宕笙?,她本在擔心見著段譽的父母,自己事事應付不來,當下輕輕推開窗子,跳了出去。段譽低聲道:“我去牽馬?!蹦就袂鍝u了搖手,伸臂托住他腰,提氣一縱,上了墻頭,隨即輕輕躍到墻外,低聲道:“馬蹄聲一響,你朱四哥便知道了?!倍巫u低聲笑道:“多虧你想得周到?!?/p>

兩人手攜著手,徑向東行,走出了數里,并未聽到有人追來,這才放心,木婉清道:“你干么不愿回家?”段譽道:“我這一回家,伯父和爹爹一定關著我,再也不能出來。只怕再見你一面也是不易?!蹦就袂逍闹刑鹛鸬?,甚是喜歡,道:“不到他家去最好,從此咱兩人浪蕩江湖,豈不逍遙快活?咱們這會兒到哪里去?”段譽道:“第一別讓朱四哥、高叔叔他們追到。第二須得躲開那南海鱷神?!蹦就袂妩c頭道:“不錯。咱們往西北方去,最好是找個鄉下人家,先避避風頭,躲他個十天半月,待我背上的傷全好,那就什么都不怕了?!碑斚聝扇诉~開大步,向西北方急行,路上也不敢逗留說話,只盼離無量山越遠越好。

行到天明,木婉清道:“我仇家甚多,白天趕道,惹人眼目,咱們得找個歇宿之處。日間吃飯睡覺,晚上行路?!倍巫u于江湖上的事什么也不懂,道:“任憑你拿主意便是?!蹦就袂宓溃骸按龝赃^飯后,你跟我說這七日七夜中到哪里去了。若有半句虛言,小心你的……”一言未畢,忽然“咦”的一聲,只見前面柳蔭下系著三匹馬,一個人坐在石上,手中拿著一卷書,正自搖頭搖腦的吟哦,卻不是朱丹臣是誰?段譽也看見了,吃了一驚,拉著木婉清的手,急道:“快走!”木婉清心中雪亮,知道昨晚兩人悄悄逃走,全給朱丹臣見了,他料得段譽不會輕功,定然行走不快,辨明了二人去路,便乘馬繞道,攔在前路,當下皺眉道:“傻子,給他捉住了,還逃得了么?”便迎將上去,笑道:“大清早在這兒讀書,興致好得緊?!?/p>

朱丹臣笑著點了點頭,向段譽道:“公子,你猜我在讀什么詩?”跟著高聲吟道:“古木鳴寒鳥,空山啼夜猿,既傷千里目,還鹙九折魂。豈不憚艱險?深懷國士恩。季布無二諾,侯贏重一言。人生感意氣,功名誰復論?!倍巫u道:“這是魏征的《述懷》吧?”朱丹臣笑道:“公子爺博覽群書,佩服佩服?!倍巫u懂得他引述這首詩的用意,意思說我半夜里不辭艱險的追尋于你,只不過是受了你伯父和父親大恩,不敢有負托付而已。木婉清過去解下馬匹的韁繩,說道:“到大理去,不知咱們走的路對不對?”朱丹臣道:“左右無事,向東行也好,向西行也好,終究會到大理?!弊蛉账尪巫u乘坐三匹馬中腳力最佳的一匹,這時他卻拉到自己身邊,以防段木二人如果馳馬逃走,自己盡可追趕得上。

段譽上鞍后,縱馬向東行。朱丹臣怕他著惱,一路上跟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些詩詞歌賦,段譽談得興高采烈,木婉清卻是一句話也插不進去。不久上了大路,行到午牌時分,三人在道旁一家小店中打尖,忽然人影一閃,門外走進一個又高又瘦的人來。

這高瘦漢子一坐,便伸拳在桌上一拍,大聲叫道:“打兩角酒,切兩斤熟牛肉,快,快!”木婉清不用看他形相,一聽他說話聲音有如金鐵相擦,支支難聽,便知是“窮兇極惡”云中鶴到了。幸好她臉向里廂,沒與云中鶴對面朝相,當即伸指在面湯中一蘸,在桌上寫道:“第四惡人”。朱丹臣伸指寫道:“快走,不用等我?!蹦就袂逡焕巫u的衣袖,兩人便走向內堂。云中鶴來到店堂后,一直眼望大路,似在尋人,但他極是機靈,聽到身后有人走動,回頭一看,見到木婉清的背影剛在柜壁后隱沒,喝道:“是誰?給我站住了!”離座而行,長臂伸出,便向木婉清背后抓來。

朱丹臣手中捧著一碗面湯,叫聲:“啊呦!”假裝失手,一碗滾熱的面湯夾臉向他潑了去。兩人相距既近,朱丹臣潑得又快,加之云中鶴全沒想到這酸秀才模樣的人竟會突施暗算,小小店堂中實無回施余地,總算他輕功已練到爐火純青之境,快速之極的半轉身子,一碗熱湯避開了半碗,余下的半碗仍是潑到了他臉上,登時眼前模糊一片。他大怒之下,伸手向朱丹臣抓去,準擬抓他個破胸開膛,不料朱丹臣湯碗一脫手,隨手便掀起了桌子,桌上碗碟杯盤,一齊向云中鶴飛了過去。噗的一聲響,云中鶴五指插入桌面,碗碟之屬,隨著一股勁風直擊過來。

客店中倉卒遇敵,饒是他武功高強,也鬧了個手忙腳亂,急云內勁布滿全身,那些碗碟之類撞將上去,一一反彈出來,全未損到他分毫,但汁水淋漓,不免狠費周章。只聽得門外馬蹄聲響,已有兩人乘馬向北馳去。云中鶴伸袖抹去眼上的面湯,猛覺風聲颯然,一物點向胸口要害。他吸一口氣,胸口徒然向后縮了半尺,左掌從空中直劈下來,反掌一抓,兩根手指已抓住了敵人點來的折扇。朱丹臣這柄折扇的扇骨以純鋼打就,乃是他自幼習練的兵刃,進退如風,雖見云中鶴身手矯捷,但乘著他倉皇失措之際,或能一擊而中。不料云中鶴非但避開了這一擊,反以兩根手指夾住扇骨。朱丹臣吃了一驚,急忙運勁還奪。以內力而論,朱丹臣還差著一籌,這一奪原本無法奏功,一件心愛的兵刃勢非落入敵人手中不可,幸好云中鶴滿手淋淋漓漓的都是湯汁油膩,手指上一滑,拿捏不緊,竟被朱丹臣將扇子奪了回去。

這數招一過,朱丹臣已知敵人不但應變靈活,武功更是厲害,大叫:“使鉤桿的,使斧頭的,決堵住了門,竹篙子逃不走啦?!彼牎皳嵯摄^徒”和“采薪客”說過,那晚與一個形如竹篙的人相遇,兩人合力,才勉強取勝,是以虛張聲勢的叫將起來。云中鶴不知是計,心道:“糟糕,使鉤桿和斧頭的那兩個小子原來埋伏在外,我以一敵三,更非落敗不可?!碑斚聼o心戀戰,沖入后院,越墻而走。朱丹臣大叫:“竹篙子逃走啦,快追快追!”奔到門外,翻身上馬,追趕段譽去了。

段譽和木婉清馳出數里,便收韁緩行,過不多時,聽得馬蹄聲響,朱丹臣騎馬追來。兩人勒馬相候,正待詢問,木婉清忽道:“不好!那人追來了!”只見大道上一人一晃一飄,一條竹篙般冉冉而來。朱丹臣駭然道:“這人輕功如此了得?!睋P鞭在段譽的坐騎臀上抽了一記,三匹馬十二只馬蹄上下翻飛,絕塵而去,瞬時間又將云中鶴遠遠拋在后面。奔了六七里,木婉清聽得坐騎氣喘甚急,只得拉慢,讓它透過一口氣來,但就這么一停,云中鶴又已追到。此人短程內的沖刺雖是不如馬匹,長力卻是綿綿不絕。朱丹臣知道自己的詭計已然被他識破,虛聲恫嚇已不管用,看來二十里路之內,非給他追及不可。

只要到得大理城去,天大的事情也不會怕,但這三匹馬越奔越慢,情勢越來越是危急,又奔出數里,段譽的坐騎突然前蹄一跪,將他摔了下來。木婉清飛身下鞍,搶了上去,不等段譽著地,已將他后心一把抓住,正好她的坐騎奔到身旁,她左手在馬鞍上一掀,帶著段譽一同躍上馬背。朱丹臣對她本來頗有惡感,但段譽這一墮馬,自己為了阻擋著敵人而遙遙在后,未及救援,幸得木婉清及時出手,不禁脫口叫道:“好身法!”

一聲甫畢,突然腦后風聲颯然,一件兵器襲了上來,朱丹臣回扇擋架,嗤的一聲響,將云中鶴的銅抓格開。云中鶴乘勢向下一拖,五根鋼鑄的手指只抓得馬臀上鮮血淋漓。那馬吃痛,一聲悲嘶,奔得反而更加快了,又將云中鶴遠遠拋在后面。但這么一來,一馬雙馱,一馬受傷,無論如何無法持久,朱丹臣和木婉清都是暗暗焦急,段譽卻不知事情兇險,問道:“婉清,這人很厲害么?難道朱四哥打他不過?”木婉清搖頭道:“就是我聯同出手,也不管用?!彼蝗恍纳挥?,道:“我假裝墮馬受傷,躺在地下不起來,冷不防射他兩箭,或許能夠得手。你騎了馬只管走,不用等待?!倍巫u大急,反轉雙手,左手勾住了她頭頸,右手抱住她腰,連道:“使不得,使不得!我不能讓你冒險!”木婉清羞得滿面通紅,嗔道:“呆子,快放開我。給朱四哥瞧在眼里,成什么樣子?”段譽一驚,道:“對不起!你別見怪?!蹦就袂宓溃骸澳闶俏艺煞?,又有什么對不起了?”

說話之間,又已遙遙望見云中鶴冉冉而來。段譽回頭眺望,一斜眼間,只見木婉清柳眉深鎖,憂色甚深,不由得心中憐惜之情,油然而生,忽聽得木婉清“啊”的一聲低呼,只見朱丹臣連連揮手,催他們快逃,自己卻已躍下馬來,張開折扇,攔在道中。不料云中鶴一心要追上木婉清,陡然間斜刺里沖向道旁的田野之中,繞過了朱丹臣,向段木二人追來。木婉清用力鞭打坐騎,那馬口吐白沫,已在挨命。段譽嘆道:“婉清,倘若咱們此刻騎的是你那匹黑玫瑰,料那惡人再也追趕不上?!蹦就袂宓溃骸澳沁€用你說?!?/p>

那馬轉了一個山岡,迎面筆直一條大道,并無躲避之處,只西首綠柳叢中,小湖旁有一角黃墻露出,段譽喜道:“好啦!咱們向這邊去?!蹦就袂宓溃骸澳鞘撬赖?,無路可走!”段譽道:“你聽我的話便不錯?!币豢v韁繩,便向綠柳叢中奔去。

奔到近處,木婉清一抬頭,見那黃墻原來是一所寺院或是道觀,匾額上寫的似乎是“清華觀”三字。但這只是一瞥之間,心下飛快的盤算:“這呆子逃到了這里,前無去路,那便如何是好?我且躲在暗處,射這云中鶴一箭?!鞭D身之間,坐騎已奔到了觀前,猛聽得身后一人哈哈大笑,正是云中鶴的聲音,突然間身子一頓,那馬縱聲長嘶,前蹄人立起來,再也無法前進。木婉清背上只感一涼,一回頭間,只見云中鶴雙手拉住了馬尾。此人神力真當驚人,居然一拉住馬尾,一匹全力馳騁中的快馬就此硬生生的定住,動彈不得。

只聽得段譽大聲叫道:“媽媽,媽媽,快來??!”木婉清心下惱怒,喝道:“呆子,住口!”云中鶴哈哈大笑,說道:“這當兒叫奶奶爺爺也不中用?!蹦就袂逵冶垡粨],一箭向后射出。云中鶴縮頭閃開,見木婉清躍離馬鞍,左手鋼抓倏地遞出,搭向她的肩頭。木婉清當真機靈,一縮,已鉆到了馬腹之下,云中鶴手松馬尾,待要再向木婉清抓去,忽然道觀中走出一個面貌秀麗的中年道姑來,右手拿著一柄拂塵,滿臉笑容。

那道姑上前伸臂攬住了段譽,笑道:“又在淘什么氣了,這么大呼小叫的?”木婉清見這容貌秀雅的道姑對段譽如此親熱,而段譽伸右臂圈住了那道姑的腰,更是一臉的喜歡之狀,不由得心中醋意大生,顧不得強敵在后,一縱身便是一掌向那道姑迎面劈了過去,喝道:“你……你是他的什么人?”段譽叫道:“婉清,不得無禮!”木婉清聽他回護那道姑,心中氣惱更甚,身子尚未著地,手掌上更增了三分內勁。那道姑拂塵一舉,塵尾在半空中圈了一個小圈,已卷住木婉清的手腕。木婉清只覺她拂塵上一股力量大得出奇,卻又是柔和綿軟,不帶絲毫霸道,她被拂塵這么一扯,身不由己的往旁邊一挨,又急又怒的罵道:“你是出家人,居然不知羞恥?!?/p>

云巾鶴初時見那道姑出來,姿容美貌,心中一喜,暗想:“今日我云中鶴運道來了,一箭雙雕,兩個娘兒一并擄了去?!贝娔堑拦梅鲏m一出手,便將那木婉清攻勢十分凌厲的一掌輕描淡寫的化解開去,他見識甚高,只看了一招,便知這道姑的武功甚是了得,一縱身上了馬鞍,卻不動手,只聽那道姑怒道:“小姑娘,你胡說八道什么?你……你是他什么人?”木婉清:“我是段郎的妻子。你快放開他?!蹦堑拦么袅艘淮?,忽然眉花眼笑,拉著段譽的耳朵,笑道:“此言是真是假?”段譽笑道:“也可說真,也可說假?!蹦堑拦蒙焓衷谒骖a上重重扭了一把,笑道:“沒學到你爹的功夫,卻學足了爹爹的風流胡鬧,我不打斷你的狗腿才怪?!眰阮^向木婉清上上下下的打量,說道:“嗯,這姑娘也真美,就是太野,須得好好管教才成?!?/p>

木婉清怒道:“我野不野關你怎么事?你再不放開他,我可要放箭射你了?!蹦堑拦眯Φ溃骸澳愕股渖淇??!倍巫u大叫:“婉清,不可!你知道她是誰?”說著伸手護住了那道姑的頸子。木婉清再也忍不住,手腕一揚,颼颼兩聲,兩枝毒箭便往那道姑射去。那道姑本來一臉笑容,看到毒箭射來,陡然間臉上變色,拂塵一揮,每一根銀絲上似乎都生出吸力,將兩枝小箭裹在其中,厲聲喝道:“‘修羅刀’秦紅棉是你什么人?”木婉清搖頭道:“什么‘修羅刀’秦紅棉?沒聽見過?!倍巫u見那道姑氣得臉色慘白,勸道:“媽,你別生氣?!薄皨?,你別生氣?!边@五個字鉆入了木婉清的耳中,不由得她不大吃一驚,幾乎不信自己的耳朵,說道:“什么!……她是你媽媽?”段譽笑道:“剛才我大叫媽媽,你沒聽見么?”他轉頭向那道姑道:“媽,這位是木婉清木姑娘,兒子這幾日倏遇兇險,很受惡人的欺侮,虧得木姑娘幾次救了兒子的性命?!?/p>

忽聽得門外有人大聲叫道:“瑤瑞仙子!千萬小心了,這是四大惡人之一!”當著闖進一個人來,正是朱丹臣。他見那道姑神色有異,還道她已吃了云中鶴的虧,顫聲道:“瑤瑞仙子,你……和他動過手了么?”云中鶴朗聲笑道:“這時動手也不遲?!币痪湓拕傉f完,雙足已站在馬鞍之上。他身形本高,這一站上馬背,一個腦袋更如懸在半天,突然身子向前一伸,右足勾住馬鞍,兩柄鋼抓向那道姑抓了下來。那道姑微一斜身,欺到馬匹左首,拂塵一卷,擊向云中鶴的左足,云中鶴竟不閃避,左抓一抓勾向他的背心,那道姑一矮身,已從馬腹之下鉆過,拂塵指出,千絲萬縷的勁風射向他的右腿。云中鶴向前邁了一步,左足踏上了馬頭,居高臨下,右手鋼抓橫掃而至。

朱丹臣喝道:“給我下來?!笨v身躍上馬臀,左手成拳擊在他左腰,右手中的鋼扇向他腿上點去。朱丹臣兵刃甚短,這近身肉搏,最占便宜。

云中鶴左手鋼抓一擋,以長攻短,反擊過去?,幎讼勺臃鲏m抖處,又襲向他的下盤,那云中鶴當真了得,以二敵一,雙手鋼抓飛舞,竟是不落下風。木婉清見他站在馬背,胸腹不必守護,形勢頗占便宜,颼的一箭射出,從那馬的左眼穿入。她這短箭劇毒無比,那馬身子一顫,便即倒了下來?,幎讼勺臃鲏m圈轉,已纏住了鋼抓的五指。朱丹臣奮身而上,連攻三招?,幦鹣勺雍驮浦喧Q同時奮力一奪。云中鶴內力雖較對方為強,但分了半力去擋架朱丹臣的鋼扇,又要防備木婉清的毒箭,只感手臂一震,拂塵和鋼抓同時脫手,直飛上天?,幦鹣勺幼笫忠粨P,腰間一條綢帶夭矯飛出,又向敵人卷去。云中鶴罵道:“大理國中的家伙,專會倚多取勝?!绷现袢找延懖涣撕?,雙足在馬鞍上一登,身子如箭飛出,左手鋼抓勾住道觀的圍墻墻頭,一個翻身,已至墻外。木婉清一箭射去,這飛箭竟還不及他身法快捷,拍的一聲,短箭釘在墻上,云中鶴卻是鴻飛冥冥,已然不知所蹤。跟著當啷啷一聲響亮,拂塵和鋼抓同時落在地下。庭下四個人相顧駭然,均覺此人身法之快,實是從未所見。

過了半晌,朱丹臣才道:“瑤瑞仙子,若不是你出手,丹臣今日非死在他手下不可?!爆幦鹣勺游⑽⒁恍?,道:“十多年沒動兵刃,功夫全擱下了。朱兄弟,這人到底是什么來歷?”朱丹臣道:“聽說四大惡人齊來大理。這人位居四大惡人之末,武功已是如此了得,其余三人可想而知?,幦鹣勺?,你還是到王府中暫避一時,待料理了這四個惡人之后再說?!爆幦鹣勺幽樕⒆?,慍道:“我還到王府中去干什么?四大惡人齊來,我敵不過,死了也就是了?!敝斓こ紝λ跏枪е?,不敢再說,向段譽連使眼色,要他出言相求。

段譽道:“媽,這四個惡人實是兇惡得緊,你既不愿回家,我陪你去伯父那里?!爆幦鹣勺訐u搖頭道:“我不去?!毖廴σ患t,似乎便要掉下淚來。段譽道:“好,你不去,我就在這兒陪你?!彼D頭向朱丹臣道:“朱大哥,煩你去稟報我伯父和爹爹,說咱母子倆在這兒合力抵擋四大惡人?!爆幦鹣勺有α顺鰜?,道:“虧你不怕羞,你有什么本事,跟我合力抵擋四大惡人?”她雖被段譽引得笑了出來,但先前存在眼眶中的淚水終于還是流下臉頰,她背轉了身,舉袖拭了拭眼淚。木婉清瞧得暗自詫異:“段郎的母親怎地是個出家人?眼看云中鶴這一去,勢必會被其余三個惡人,聯手來攻,他母親如何抵敵?可是她堅執不肯躲避。啊,是了!天下男子負心薄幸的為多,段郎的父親定是另有愛寵,以致他母親著惱出家?!边@么一想,對瑤瑞仙子大起同情之意,道:“瑤瑞仙子,我幫你御敵?!?/p>

瑤瑞仙子細細打量她相貌,突然厲聲道:“你給我說實話,到底‘修羅刀’秦紅棉是你什么人?”木婉清也氣了,道:“我跟你說過了,我從來沒聽見過這名字。秦紅棉是男是女,是人是畜,我全不知情?!爆幦鹣勺勇犓f到“是人是畜”,登時釋然,尋思:“她若是修羅刀的后輩親人,決不會說到‘畜生’兩字?!彪m聽她出言挺撞,臉色反而溫和了,笑道:“姑娘莫怪!我適才見你射箭的手法姿勢,很像我所識的一個女子,甚至你的相貌也有三分相似,以致起疑。木姑娘,令尊令堂的名諱如何稱呼?你武功很好,想必也是名門之女子了?!蹦就袂鍝u頭道:“我從小沒爹沒娘,是師父養大我的。我不知爹爹媽媽叫什么名字?!爆幦鹣勺拥溃骸澳敲醋饚熓悄囊晃??”木婉清道:“我師父叫作‘無名客’?!爆幦鹣勺映烈鞯溃骸盁o名客?無名客?”向著朱丹臣,眼色中意示詢問。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