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

第四十六章  人中龍鳳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四十六章  人中龍鳳

王玉燕聽他不提即刻去尋慕容復,而要自行去救朱碧雙姝,微感失望,但轉念又想:“阿朱、阿碧二人是表哥的心腹使婢,我明知她們失陷于敵,如何可以不救?待得尋到表哥再來相救,只怕已經遲了?!北愕溃骸吧鹾?,咱們去吧?!倍巫u指著滿堂尸首,道:“總得將他們妥為安葬才是,須當查知各人的姓名,在每人的墳上立一塊墓碑,日后他們家人要來找尋尸骨,遷回故土,也好有個依憑?!庇裱嗫┑囊恍?,道:“好吧,你在這里替他們料理喪事。大殮、出殯、發訃、開吊、讀祭文、做挽聯、作法事、放焰口,好像還有什么頭七二七,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我再來尋你吧?!?/p>

段譽聽出了她言語中的譏嘲之意,自己想想也覺不對,陪笑道:“依姑娘之見,該當怎樣?”玉燕道:“一把火燒得干干凈凈,豈不是好?”段譽道:“這個,嗯,好像是太簡慢些了吧?”可是他沉吟半晌,實在也別無善策,只得去覓來火種,點燃了碾坊中的稻草,兩人來到碾坊之外,上馬按韁觀看。霎時間烈焰騰空,火舌亂吐。段譽下得馬來,恭恭敬敬的跪拜叩首,說道:“高僧圓寂,火化遺蛻之事,原屬尋常。各位仁兄今日命喪我手,只盼魂歸極樂、永脫煩惱,莫怪莫怪?!眹@飮`碌恼f了一大片話,這才上馬和王玉燕并騎而去,隱隱聽得鑼聲堂堂、人聲喧嘩,四鄰的眾農民都趕著救火來了。段譽道:“好好一座碾坊因我而焚,我心中好生過意不去?!庇裱嗟溃骸澳氵@人婆婆媽媽,哪有這許多說的?我母親雖是女流之輩,但行為爽快明決,說干便干。你是個男子漢大丈夫,卻偏有這許多顧慮規矩?!倍巫u心想:“你母親動輒殺人,將人肉做花肥,我如何能與她比?”說道:“我第一次殺人放火,不免有些心驚肉跳?!庇裱帱c頭道:“嗯!那也說得是,日后做慣了,也就不在乎啦?!倍巫u吃了一驚,連連搖手,道:“萬萬不可,萬萬不可。一之為甚,其可再乎?殺人放火之事,再也休提?!?/p>

玉燕和他并騎而行,轉過頭來瞧看他,很感詫異,道:“江湖之上,殺人放火之事哪一日沒有?段公子,你以后洗手不干,不再混跡江湖了么?”段譽道:“我伯父和爹爹要教我武功,我說什么也不肯學,不料事到臨頭,終于還是逼了上來,唉,我不知怎樣才好?”玉燕微微一笑,道:“你的志向是要讀書做官,將來做學士、宰相,是不是?”段譽道:“那也不是,做官也沒什么味道?!庇裱嗟溃骸澳敲茨阆胱鍪裁??難道你、你和我表哥一樣,整天便想著要做皇帝?”段譽奇道:“慕容公子想做皇帝?”

玉燕臉上一紅,無意中吐露了表哥的秘密。自經碾坊中這一役,她和段譽死里逃生,已成患難之交,只覺他性子平易近人,在他面前什么話都可以說,但慕容復一心一意要規復燕國舊邦的大志,究竟不能隨便宣之于口,說道:“這話我告訴了你,你可千萬別對第二人說,更不能在我表哥面前提起,否則他可要怪死我了?!倍巫u心中又是一陣難過,心想:“瞧你急成這副樣子,你表哥要怪責,讓他怪責去好了?!笨谥袇s只得答應道:“是了,我才不去多管你表哥的閑事。他做皇帝也好、做叫化也好,我全管不著?!庇裱嗄樕嫌质且患t,聽他語氣中有不悅之意,柔聲道:“段公子,你生氣了么?”

段譽自和她相識以來,見她心中所想、口中所言,全是表哥慕容公子,這番第一次如此軟語溫存的對自己款款而言,不由得心花怒放,一喜歡,險些兒從鞍上掉下來,忙坐穩身子,笑道:“沒有,沒有。我生什么氣?王姑娘,這一生一世,我是永遠永遠不會對你生氣的?!?/p>

王玉燕的一番情意,全都系在慕容公子身上,段譽雖是不顧性命的救她,她可始終未想到那是出于一往情深的愛慕之意,還道他忠厚老實,天生的俠義心腸。這時聽他說:“這一生一世,我是永遠永遠不會對你生氣的”。這句話說得誠摯已極,直如賭咒發誓,這才陡地醒覺:“他……他……他是在向我表白情意么?”不由得羞得滿臉通紅,慢慢的低下了頭去,輕輕的道:“你不生氣,那就好了?!?/p>

段譽心下高興,一時不知說些什么話好,暗道:“我爹爹是皇大弟,我是鎮南王世子,大理國的皇位,一定是傳給我的。我連皇位也不希罕,卻希望什么學士宰相?”過了一會,說道:“我什么也不想,只盼永如眼前一股,那就心滿意足,別無他求了?!彼^“永如眼前一般”,就是和玉燕并騎而行。玉燕不喜歡他再說下去,俏臉微微一沉,正色道:“段公子,今日相救的大德,玉燕永不敢忘。我心……我心早屬他人,盼你言語有禮,以留他日相見的地步?!边@幾句話便如一記悶棍,打得段譽眼前金星飛舞,幾欲暈了過去。玉燕這幾句話說得甚是明白:“我的心早屬慕容公子,自今而后,你任何表露愛慕的言語都不可出口,否則我不能再跟你相見。你別自以為有恩于我,便能癡心妄想?!边@番話說得毫不過份,段譽也非不知她的心意,只是由她親口說來,聽在耳中,那滋味可當真難受。他偷眼暗看玉燕的臉色,但見她寶相莊嚴,當真和大理石洞中的玉像一模一樣,不由得隱隱有一陣大禍臨頭之感,心道:“段譽啊段譽,你既遇到了這位姑娘。而她又是早已心屬他人,你這一生,注定是要受盡煎熬,苦不堪言的了?!?/p>

兩入默默無言的并騎而行,誰也不再開口。玉燕心道:“他多半是在生氣了,生了很大的氣。不過我還是假裝不知的好。倘若這一次我向他道歉,以后他老是跟我說些不三不四的言語,若是傳入了表哥的耳中,表哥一定會不高興的?!倍巫u心道:“我若再說一句吐露心事之言,豈非輕薄無聊,對她不敬?從今而后,段譽是寧死也不再說半句這些話了?!庇裱嘈南耄骸八痪湓捯膊徽f,只是縱馬而行,想必知道到什么地方去相救阿朱、阿碧?!倍巫u也是這般想:“她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縱馬而行,想必知道到什么地方去相救阿朱、阿碧?!眱扇擞中辛舜蟀雮€時辰,來到一條岔路,兩人不約而同的問道:“向左,還是向右?”交換了一個疑問的眼色之后,同時又道:“你不識得路?唉,我以為你是知道的?!眱扇硕际巧倌耆说男那?,這兩句話一出口,均覺十分有趣,登時便縱聲大笑起來,適才陰霾,一掃而空。只是兩人于江湖間的習俗,全然的一竅不通,商量良久,也想不出該到何處去救人才是。最后段譽道:“他們擒獲了丐幫大批人眾,不論是殺了還是關將起來,總是有些蹤跡可尋,咱們還是回到那杏子林去瞧瞧再說?!庇裱嗟溃骸盎氐叫幼恿秩??倘若那些西夏武士還在那邊,咱們豈不是又去自投羅網?”段譽道:“我想適才落了這么一場大雨,他們定然是走了。這樣吧,你在林外等我,我悄悄去張上一張,要是敵人果真還在,咱們轉身便逃就是了?!庇裱嗟溃骸安?,不能老是由你身涉險地,咱二人一齊去看,若有兇險,一齊逃走?!?/p>

段譽聽她愿意和自己有難同當,大是興奮,笑道:“要打是打不贏,要逃還逃不了嗎?”當下兩人商量如何相救阿朱,阿碧,說定由段譽施展“凌波微步”,奔到朱碧雙姝面前,將那瓶臭藥給她二人聞上一陣,解毒之后,才設法救將出來。說話之間,縱馬快奔,不多時已到了杏子林外。段譽和玉燕一齊卞馬,將馬匹系在一株杏子樹上,段譽將那只瓷瓶拿在手中,兩人相視一笑,躡手躡足的并肩入林。

杏林中滿地泥濘,草叢上都是水珠,段譽與玉燕進得林中,放眼空蕩蕩地竟無一個人影。玉燕道:“他們果然走了,咱們到無錫城里去探探消息吧?!倍巫u道:“很好?!毕肫鹩挚珊陀裱嗖⒓缤?,多走一段路,心下大是歡喜,臉上不自禁的露出笑容。玉燕奇道:“是我說錯了么?”段譽忙道:“沒有。咱們這就到無錫城里去?!庇裱嗟溃骸澳悄銥槭裁春眯??”段譽轉開了頭,不敢向她正視,微笑道:“我有時會傻里傻氣的瞎笑,你不用理會?!庇裱嘞胂牒眯?,咯的一聲,也笑了出來。這么一來,段譽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兩人按轡徐行,走向無錫。行出數里,忽見道旁一株松樹的樹干上,懸著一具尸體,乃是一個西夏武士。兩人大感詫異,不知那是誰下的手。再行出數丈,山坡旁又有兩具西夏武士的死尸,傷口血漬未干,正是死去不久。段譽道:“這些西夏人遇上了對頭,王姑娘,你想是誰殺的?”玉燕道:“這人武功極高,舉手殺人,不費吹灰之力,真是了不起。咦,那邊是誰來了?”只見大道上兩乘馬也是并轡而來,馬上人一穿紅衫、一穿綠衫,正是朱碧雙姝。玉燕喜道:“阿朱、阿碧,你們脫險啦!”四個人縱馬聚在一起,都是不勝之喜。阿朱道:“王姑娘、段公子,你們怎么又回來啦?我和阿碧妹子正要來尋你們呢?!庇裱鄦柕溃骸澳銈冊鯓犹用摰??聞了那個臭瓶沒有?”阿朱笑道:“真是臭得要命,姑娘,你也聞過了?也是喬幫主救你的,是不是?”玉燕道:“什么喬幫主?你們是蒙喬幫主相救的?”

阿朱道:“是啊,我和阿碧中了毒迷迷糊糊的動彈不得,和丐幫眾人一起,都給那些西夏蠻子上了綁,放在馬背上。行了一會,天下大雨,一干人都分散了,有的向東、有的向西,分頭覓地避雨。幾個西夏武士帶著我和阿碧躲在那邊的一個涼亭里,直到大雨止歇,這才出來。便在那時,后面有一個人騎了馬趕將上來,正是喬幫主。他見咱二人給西夏人綁住了,很是詫異,還沒出口詢問,阿碧便叫:‘喬幫主,救我!’那些西夏武士一聽到‘喬幫主’三字,都慌了手腳,紛紛抽出兵刃向他殺去。結果有的掛在松樹上,有的滾在山坡下,有的翻到了小河中?!?/p>

玉燕笑道:“那還是剛才的事,是不是?”阿朱道:“是??!我說:‘喬幫主,咱姊妹中了毒,勞你駕在西夏蠻子身上找找解藥?!瘑處椭髟谝幻飨暮檬质w身上,搜出了一只小小瓷瓶,是香是臭,那也不用婢子多說?!庇裱鄦柕溃骸皢處椭髂??”阿朱道:“他聽說丐幫人都中毒遭擒,十分焦急,說要去救他們出去,急匆匆的去了。他又問起段公子,對你十分關懷?!倍巫u嘆道:“我這位把兄當真是義氣深重?!卑⒅斓溃骸柏偷娜瞬蛔R好歹,將好好一位幫主趕了出來,現下自作自受,正是活該。依我說呢,喬幫主壓根兒不用去救他們,讓他們多吃些苦頭,瞧他們還趕不趕人了?”段譽道:“我這把兄香火情重,他是寧可別人負他,他卻不肯負人?!?/p>

阿碧道:“姑娘,咱們現下去哪里?”玉燕道:“我和段公子本是商量著要來救你們兩個?,F下四個人都是平平安安,那是再好不過。丐幫的事跟咱們毫不相干,依我說,咱們去少林寺尋你家公子去吧?!敝毂屉p姝最關懷的也正是慕容公子,聽玉燕這么一說,一齊拍手叫好。段譽心下酸溜溜地,道:“你們這位公子我是仰慕得緊,定要見見。左右無事,便隨你們去少林寺走一遭?!碑斚滤膫€人調過馬頭,轉向北行。玉燕和朱碧雙姝有說有笑,將碾坊中如何遇險、段譽如何迎敵、西夏武士李延宗如何釋命贈藥等情,細細說了,只聽得阿朱、阿碧驚詫不已。

三個少女說到有趣之處,咯咯輕笑,時時回過頭來瞧瞧段譽,用衣袖掩住了嘴,卻又不敢放肆嬉笑。段譽知道她們在談論自己的蠢事,但想自己雖是呆頭呆腦,終于還是保護玉燕周全,不由得又是羞慚,又有些驕傲。但見這三個少女相互間親密之極,把自己全然當作了外人,此刻已是如此,待得見到慕容公子,自己只恐更無容身之地,想想又覺索然無味。行出數里,穿過了一大片桑林,忽聽得林畔有兩個少年在大聲號哭,極是悲切。四人縱馬上前一看,原來是兩個十四五歲的小沙彌,僧袍上血漬斑斑,其中一人還傷了額頭。阿碧最是慈心,柔聲問道:“小師父,是誰欺侮你們么?怎地受了傷?”那個額頭沒傷的沙彌哭道:“寺里來了許許多多番邦惡人,把師父給殺了,將咱二人趕了出來?!彼娜寺牭健胺類喝恕彼淖?,相互瞧了一眼,均想:“是那些西夏人?”阿朱問道:“你們的寺院在哪里?都是些什么番邦惡人?”那小沙彌道:“咱們兄弟是天寧寺的,便在那邊……”說著手指東北角處,又道:“那些番人捉了一百多個叫化子,到寺里來躲雨,要酒要肉,又要殺雞殺牛。師父說罪過,不讓他們在寺里殺牛,他們將師父和寺里十多位師兄都給殺了,嗚嗚,嗚嗚?!卑⒅斓溃骸八麄冏吡藳]有?”那小沙彌指著桑林后裊裊伸起的炊煙,道:“他們正在煮牛肉,真是罪過,菩薩保佑,把這些番人打入阿鼻地獄?!卑⒅斓溃骸澳銈兛熳哌h些,若是給那些番人捉到,別讓他們將你兩個宰來吃了?!眱蓚€小沙彌一驚,踉踉蹌蹌的走了。

段譽不悅道:“他二人走投無路,阿朱姊姊何必出言再加恐嚇?”阿朱笑道:“這不是恐嚇啊,我說的是真話?!卑⒈痰溃骸柏捅娙思榷记粼谀翘鞂幩轮?,喬幫主趕向無錫城中,那是撲了個空?!卑⒅旌鋈划愊胩扉_,道:“王姑娘,我想假扮喬幫主,混進寺中,將那個臭瓶丟給眾叫化聞聞。他們脫險之后,必定好生感激喬幫主?!庇裱辔⑿Φ溃骸皢處椭魃聿母叽?,是個魁梧奇偉的漢子,你怎扮得他像?”阿朱笑道:“越是艱難,越顯得阿朱的手段?!庇裱嘈Φ溃骸澳惆绲孟駟處椭?,卻冒充不了他的絕世神功。天寧寺中盡是西夏一品堂的高手人物,你如何能來去自如?依我說呢,扮作一個火工道人,或是一個鄉下的賣菜婆婆,那還容易混進去些?!卑⒅斓溃骸耙野玎l下婆婆,沒什么好玩,那我就不去了?!?/p>

玉燕向段譽望望,欲言又止。段譽問道:“姑娘想說什么?”玉燕道:“我本來想請你扮一個人,和阿朱一塊見去天寧寺,但想想又覺不妥?!倍巫u道:“要我扮什么人?”玉燕道:“丐幫的英雄們疑心病好重,冤枉我表哥和喬幫主暗暗勾結,害死了他們的馬副幫主,倘若……倘若……我表哥和喬幫主去解了他們的困厄,他們就不會瞎超疑心了?!倍巫u心中酸溜溜地,說道:“你是要我扮你表哥?”玉燕粉臉一紅,道:“天寧寺中敵人太強,你二人這般前去,甚是危險,還是不去的好?!倍巫u心想:“你要我干什么,我便干什么,粉身碎骨,在所不辭?!蓖蝗挥窒耄骸拔野缱髁怂谋砀?,說不定她對我的神態便不同些,享得片刻間的溫柔滋味,也是好的?!毕氲酱颂?,不由得精神大振,說道:“那有什么危險?逃之夭夭,正是我段譽的拿手好戲?!庇裱嗟溃骸拔艺f不妥呢,我表哥殺敵易如反掌,從來沒逃之夭夭的時候?!倍巫u一聽到這句話,一股涼氣,從頂門下直撲下來,心想:“你表兄是大英雄、大豪杰,我原是不配扮他。冒充了他而在人前出丑,豈不是污辱了他的聲名?”阿碧見他悶悶不樂,便安慰道:“敵眾我寡,暫且退讓,又有何妨?咱們志在救人,又不是什么比武揚名?!?/p>

阿朱一雙妙目,向著段譽上上下下打量,看了好一會,點點頭道:“段公子,要喬裝我家公子,實在頗為不易,好在丐幫諸人本來不識我家公子,他的聲音笑貌到底如何,只須得個大意也就是了?!倍巫u道:“你本事大,假扮喬幫主最合適,否則喬幫主是丐幫人眾朝夕見面之人,稍有破綻,立刻便露出馬腳?!卑⒅煳⑿Φ溃骸皢處椭魇俏粋フ煞?,我要扮他反而容易。我家公子跟你身材差不多、年紀差不多,大家都是公子哥兒、讀書的相公,要你舍卻段公子的本來面目,變成一位慕容公子,那實在甚難?!倍巫u嘆道:“慕容公子是人中龍鳳,別人豈能邯鄲學步?我想倒還是扮得不大像的好,否則,待會兒逃之夭夭起來,豈非有損慕容公子的清名佳譽?”

玉燕臉上一紅,低聲道:“段公子,我說錯了話,你還在惱我么?”段譽忙道:“沒有,沒有,我怎敢惱你?”玉燕嫣然一笑,道:“阿朱姊姊,你們卻到哪里改裝去?”阿朱道:“須得到個小市鎮上,方能買到應用的物事?!碑斚滤膫€人勒轉馬頭,轉而向西,行出七八里,到了一鎮,叫做馬郎橋。那市鎮甚小,并無客店,阿朱想出主意,租了一艘船停在河中,然后去買衣買鞋,在船中改裝,要知江南遍地都是小河,船只較北方之牲口尤多。她先替段譽換了衣衫打扮,讓他右手持了一柄折扇,一身長袍都是青色,左手手指上戴上一個戒指,阿朱道:“我家公子戴的是只漢玉戒指,這里卻哪里買去?用只青田石的充充,也就行了?!倍巫u只是苦笑,心道:“慕容復是珍貴的玉器,我是卑賤的石頭,在這三個少女心目之中,咱二人的身價亦復如此?!卑⒅焯嫠难b已畢,笑對玉燕道:“姑娘,你說還有什么地方不像?”玉燕不答,只是癡癡的瞧著他,目光中脈脈含情,顯然是心摧神馳,只當是見到了慕容復一般。

段譽和她這般如癡加醉的目光一觸,心中不禁一蕩,但隨即想起:“她這時瞧的是慕容復,可不是我段譽?!毙闹幸粫合矚g、一會見著惱,當真是哭笑不得。兩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各自思涌如潮,不知阿朱和阿碧早到后艙,自行改裝去了。

過了良久,忽聽得一個男子的聲音粗聲道:“啊,段兄弟,你在這兒,找得我做哥哥的好苦?!倍巫u吃了一驚,抬頭一看,只見說話的正是喬峰,不禁大喜,道:“大哥,是你,那好極了。咱們正想改扮了你去救人,既是你親自到來,阿朱姊姊也不用喬裝改扮了?!眴谭宓溃骸柏捅娙藢⑽抑鸪鰩屯?,他們是死是活,喬某也不放在心上。好兄弟,來來來,咱哥倆上去斗斗酒,喝它個十大碗?!倍巫u道:“大哥,丐幫群豪大都是光明磊落的好漢子,你還是去救他們一救的好?!眴谭迮溃骸澳銜糇又朗裁??來,跟我喝酒去!”說著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段譽的手腕。段譽無奈,道:“好,我先陪你去喝酒,喝完了酒再去救人!”喬峰突然間咯咯嬌笑,聲音清脆宛轉,一個魁梧的大漢發出這種小女兒的笑聲,實是駭人。段譽一怔之下,立時明白,一揖到地,說道:“阿朱姊姊,你易容改裝之術,當真是神乎其技,難得的是連說話聲音也學得這么像?!卑⒅旄淖髁藛谭宓穆曇?,說道:“好兄弟,咱們去吧,你帶好了那個臭瓶子?!庇窒蛴裱嗪桶⒈痰溃骸皟晌还媚镌诖说群蚝靡舯懔??!闭f著攜著段譽之手,大踏步上了岸。不知她在手上涂了什么東西,一只柔膩粉嫩的小手,伸出來時居然也是黑黝黝地,雖不及喬峰手掌之粗大,但旁人一時之間卻也難以分辨。玉燕眼望著段譽的后影,心中只是想:“如果他是表哥,那就好了。表哥,這時候你也在想念著我么?”

阿朱和段譽乘馬來到離天寧寺五里之外,生怕們給寺中西夏武士聽到蹄聲,便將坐騎系在一家農家的牛棚之中,步行而前。阿朱道:“慕容兄弟,到得寺中,我便大言炎炎、吹??謬?,你乘機用臭瓶子給丐幫眾人解毒?!彼f這幾句話時粗聲粗氣,已儼然是喬峰的口吻。段譽笑著答應。兩人大踏步走到天寧寺外,只見寺門口站著十多名西夏武士,都是手執長刀,貌相極是威武。阿朱和段譽一看之下,心中打鼓,不由得畏縮起來。阿朱低聲道:“段公子,待會你得拉著我,急速逃了出來,否則他們找我此武,那可難以對付了?!倍巫u道:“是了?!钡@兩個字說來聲音顫抖,實在也是極為害怕。兩人正在細聲商量,探頭探腦之際,寺門口一名西夏武士已見到了,大聲喝道:“兀那蠻子,鬼鬼祟祟的不是好人,做奸細么?”呼喝聲中,四名武士奔將過來。

阿朱無可奈何,挺起胸膛,大踏步上前,粗聲說道:“急速報與你家將軍知道,說道丐幫喬峰、江南慕容復,前來拜會西夏赫連大將軍?!蹦菫槭椎奈涫侩m未聽過慕容復之名,卻知道喬峰乃是丐幫的幫主,一聽之下便吃了一驚,忙抱拳說道:“原來是丐幫喬幫主光降,多有失禮。小人立即稟報?!碑敿纯觳睫D身入內,余人恭恭敬敬的垂手侍立,要知喬峰的威名甚響,連西夏武士也是十分敬仰。

過不多時,只聽得號角之聲響起,寺門大開,西夏一品堂堂主赫連鐵樹率領努兒海等一眾高手,迎了出來,其中葉二娘、南海鱷神、云中鶴三人也在其內。段譽心中怦怦亂跳,低下了頭,不敢直視。只聽赫連鐵樹道:“久仰‘姑蘇慕容’的大名,有道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今日得見高賢,榮幸啊榮幸?!闭f著向段譽抱拳行禮。段譽急忙還禮,說道:“赫連大將軍威名及于誨隅,在下早就企盼見見西夏一品堂的眾位英雄豪杰,今日來得魯莽,還望海涵?!闭f這些文縐縐的客套言語,原是他的拿手好戲,可說絲毫沒有破綻。赫連鐵樹又道:“常聽武林中言道‘北喬峰、南慕容’。說到中原英杰,首推二位,今日同時駕臨,幸如何之?請,請?!眰壬硐嘧?,請二人入殿。

阿朱和段譽硬著頭皮,和赫連鐵樹并肩而行。段譽心想:“聽這西夏將軍的言語神態,似乎他對慕容公子的敬重,尚在對我喬大哥之上,難道那慕容復的武功人品,當真比喬大哥猶勝一籌?我看,不見得啊不見得?!?/p>

忽聽得一人怪聲怪氣的說道:“不見得啊不見得?!倍巫u吃了一驚,側頭瞧那說話之人,正是南海鱷神。他瞇著一雙如豆小眼,斜斜打量段譽,只是搖頭。段舉心中大跳,心道:“糟糕,糟糕,給他認出了我的本來面目?!敝宦犇虾w{神說道:“瞧你骨頭沒三兩重,有什么用?喂,我來問你。人家說你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我岳老二可不相信。我也不用你出手,我只問你,你知道我岳老二有什么拿手本事。你用什么功夫來對付我,才算是他*的‘以老子之道,還施老子之身’?”說著雙手叉腰,神態極是倨傲。赫連鐵樹本想出聲制止,但轉念一想,慕容復名頭大極,是否名副其實,不妨便由這瘋瘋癲癲的南海鱷神來考他一考,當下并不接口。

說話之間,各人已進了大殿,赫連鐵樹請段譽上座,段譽卻以首位相讓阿朱。南海鱷神大聲道:“喂,慕容小子,你且說說看,我拿手的功夫是什么?!倍巫u微微一笑,心想:“旁人問我,我還真的答不上來。你來問我,那可巧了?!碑斚麓蜷_折扇,輕輕搖了幾下,說道:“南海鱷神岳老三,你拜大理段公子為師,還沒學到什么拿手本事,那現下最得意的武功,不過是鱷尾鞭和鱷嘴剪而已?!?/p>

他一口說出鱷尾鞭和鱷嘴剪的名稱,南海鱷神固是驚得張大了口,合不攏來,連葉二娘與云中鶴也是詫異之極。須知這兩件兵刃乃是南海鱷神新近所練,從未在人前施展過,只是在大理與云中鶴動手,這才用過一次,當時除了木婉清外,更無外人得見。他們哪里料得到木婉清已將此事原原本本的說與段譽知道,而眼前這慕容公子卻是段譽喬裝改扮。南海鱷神側過了頭,又細細打量段譽,他為人雖是兇殘狠忍,卻有佩服英雄好漢之心。過了一會,大拇指一挺,說道:“好本事!”段譽笑道:“見笑了?!蹦虾w{神心想:“他連我新練的拿手兵刃也說得出來,我其余的武功也不用問他了??上г蹅兝洗蟛辉谶@兒,否則倒可好好的考他一考。啊,有了!”他大聲說道:“慕容公子,你會使我的武功,不算希奇,若是我師父到來,他的武功你一定不會?!倍巫u微笑道:“尊師是誰?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南海鱷神得意洋洋的笑道:“我的授業師父,去世已久,不說也罷。我新拜的師父本事卻是非同小可。不說別的,單是一套‘凌波微步’的腳法,相信當場無人能會?!?/p>

段譽假意沉吟道:“‘凌波微步’,嗯,那確是了不起的武功。段公子居然肯收閣下為徒,我卻有些不信?!蹦虾w{神忙道:“我干么騙你,這里許多人都親眼得見,他親口叫我徒兒?!倍巫u心下暗笑:“不知如何,初時他死也不肯拜我為師,這時卻唯恐我不認他為徒?!北愕溃骸班?,既是如此,閣下想必也已學到了尊師的絕技?”南海鱷神將一個腦袋搖得波浪鼓相似,說道:“沒有,沒有!你既自稱于天下武功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如能走得三步‘凌波微步’,岳老二便服了你?!倍巫u微笑道:“凌波微步雖難,在下卻也學得幾招。岳老爺子,你倒來捉捉我看?!闭f著長衫飄飄,站到大殿之中。西夏群豪大都沒見識過“凌波微步”到底是怎么樣一種武功,只是聽南海鱷神說得如此神乎其技,都是企盼見識見識,各人紛紛聚在大殿四角。要看段譽如何演法。

南海鱷神一聲厲吼,左手一探,右手從左手掌底穿出,便向段譽抓了過來。段譽斜踏兩步,后退半步,身子如風擺荷葉,輕輕巧巧的避開來。只聽得噗的一聲晌,南海鱷神收勢不及,右手五指插入了大殿的圓柱之中,陷入數寸。旁觀眾人見他如此功力,都是不禁駭然,本當齊聲喝彩,但大眾驚駭之下,竟是連喝彩也忘記了。南海鱷神一擊不中,吼聲更厲,全身縱起,猶如一頭大鷹般,從空中搏擊而下。段譽對他亳不理會,自管自的踏著從石穴中聽學到的八卦步法,瀟灑自如的行走。南海鱷神斗到狠處,吼叫聲越來越響,渾如一頭兇猛的野獸相似。段譽一瞥間見到他猙獰的面貌,心中窒了一窒,急忙轉過了頭,從袖中取出一條手巾,綁住了自己的眼睛,說道:“我就算綁住眼睛,你也捉我不到。

南海鱷神雙掌飛舞,猛力往段譽身上撲去,但總是差著這么一點,旁人只瞧得栗栗危懼,手心中都捏了一把冷汗,但段譽卻是安如泰山。只要南海鱷神是對準他身子攻去,那便永遠碰他不著,但如他也蒙上雙眼,亂抓亂捉,段譽可就危險萬分了。這道理說來甚淺,但著實不易猜想得透。

阿朱關心段譽,更是心驚肉跳,突然放粗了嗓子,喝道:“南海鱷神,這凌波微步比之你師父如何?”南海鱷神一怔,胸口一股氣登時泄了,立定了腳步,說道:“好極,妙極!你能蒙眼快步,只怕我師父也辦不到。好,姑蘇慕容,名不虛傳,我甫海鱷神是服了你啦?!倍巫u拉去眼上手巾,返身回座,大殿前前后后,彩聲如春雷般轟響起來。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