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

第一百二十三章  異國金蘭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一百二十三章  異國金蘭

蕭峰和慕容復各見父親睜眼微笑,欣喜不可名狀,卻見蕭遠山和慕容博二人攜手站起,一齊在那老僧面前跪下。那老僧道:“你二人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走了一遭,心中可還有什么放不下?倘若適才就此死了,還有什么興復大燕、親報妻仇的念頭?”蕭遠山道:“弟子空在少林寺做了三十年和尚,那全是假的,沒有半點佛門弟子的覺心,懇請師父收錄?!蹦抢仙溃骸澳愕臍⑵拗?,不想報了?”蕭遠山道:“弟子生平殺人,無慮百數,倘若被我所殺之人的親屬皆來向我復仇索命,弟子雖死百次,亦自不足?!蹦抢仙D向慕容博道:“你呢?”慕容博微微一笑,道:“庶民如塵土,帝王亦如塵土。大燕不復國是空,復國亦空?!蹦抢仙恍?,道:“大徹大悟,善哉,善哉!”慕容博道:“求師父收為弟子,更加開導?!蹦抢仙溃骸澳銈兿氤黾覟樯?,須求少林寺中的大師們剃度。我有幾句偈語,不妨說給你們聽聽?!碑敿炊俗f法。蕭峰和慕容復見父親跪下,跟著便也跪下。玄生、玄渡、神光、道清、波羅星瞧那老僧說到奇妙之處,不由得皆大歡喜,敬慕之心,沛然而起,一個個的都跪將下來。段譽趕到之時,聽到那老僧正在為眾人妙解佛義,他只想繞到那老僧對面,瞧一瞧他的容貌,哪知鳩摩智忽然間會下毒手,胸口竟然中了他的一記“火焰刀”。

段譽隨即昏迷,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這才慢慢醒轉,睜開眼珠,首先看到的是一個布帳頂,跟著發覺是睡在床上被窩之中。他一時之間神智未曾全然清醒,用力思索,只記得是遭了鳩摩智的暗算,怎么會睡在一張床上,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只覺口中奇渴,便欲坐起,微一轉動,卻覺胸口一陣劇痛,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只聽外間一個少女的聲音說道:“段公子醒了,段公子醒了!”語聲中充滿了喜悅之情。段譽只覺這少女的聲音頗是熟悉,正在想說話之人是誰,忽見一個青衣少女急步奔進屏來,圓圓的臉蛋,嘴角邊一個小小酒窩,正是當年在“無量劍”東宗大廳上所遇的鐘靈。她父親“見人就殺”鐘萬仇,和段譽之父段正淳結下深仇,設計相害,陰差陽錯,段譽從石屋中出來之時,竟將個衣衫不整的鐘靈抱在懷中,將害人反害己的鐘萬仇氣了個半死。其后鐘靈雖被云中鶴劫了去,不知下落如何,段譽有時念及,不免歉然,哪想到居然會在這里相見。

鐘靈和他目光一觸,臉上一陣暈紅,似笑非笑的道:“你早忘了我吧?還記不記得我姓什么?”段譽見到她的神情,腦海中驀地里出現了一幅圖畫,只是地坐在橫梁之上,兩只腳一蕩一蕩,嘴里不住咬著瓜子,說也奇怪,當時她穿的那雙蔥綠鞋子鞋面上所繡的幾朵黃色小花,這時還似看得清楚無比,禁不住脫口而出:“你那雙繡黃花的蔥綠鞋兒呢?”

鐘靈臉上又是一紅,心想:“他居然將我那雙鞋兒也記得清清楚楚,足見并沒忘了我?!蔽⑿Φ溃骸霸绱┢评?,虧你還記得這些?!倍巫u笑道:“怎么你沒吃瓜子?”鐘靈道:“好啊,這幾天服侍你養傷,把人家都快急死啦,誰還有閑情吃瓜子?!币痪浠钫f出口,覺得自己真情流露,不由得飛紅了臉。段譽怔怔的瞧著她,隔了半響,問道:“你的青靈子呢?那條金色小蛇兒呢?”鐘靈道:“我流落在外,沒回過家,怎……怎么帶什么青靈子、金靈子?”

段譽道:“啊,是了,那日那個‘窮兇極惡’云中鶴將你抱了去,我很是著急,只恨自己不會武功,便叫我徒兒南海鱷神來救你,不知你如何脫險,好生想念?!辩婌`笑道:“你徒兒對你倒很忠心。這云中鶴輕功雖好,帶了我終究奔行不快,只逃出數里,便給你徒兒追上了……”說到這里,突然住口,神太甚是忸怩。

段譽道:“怎么啦?”鐘靈突然噗哧一笑,道:“你猜你那個徒兒叫我什么?真是叫人生氣又不是,好笑又不是?!倍巫u看到她嬌羞的模樣,不禁心中一蕩,說起當時在大理所說的話來,微笑道:“我徒兒自然叫你作‘師娘’啦?!辩婌`滿臉孕著笑意,說道:“我給那個惡徒抱著,拼命掙扎,卻哪里掙得脫他的掌握?心里可真害怕得要命,只聽得你徒兒一面追,一面嘶啞著嗓子大叫:‘師娘,師娘!你伸手掏他的腋窩兒,這瘦竹篙可最怕癢?!倚睦锵耄骸前W么?那倒是我最拿手的事?!斐鍪謥?,正要往那惡人腋窩里呵去,不料那惡人已先聽到你徒兒的說話,不等我手到,忍不住已哈哈笑了起來。他這么一笑,便奔不快了,你徒兒跟著便即追到。

“那惡人道:‘岳老三,你可上了人家的當啦!’岳老三道:‘什么上當不上當?你快放下我師娘,要不然便嘗嘗我鱷嘴剪的滋味?!菒喝藷o可奈何,只好將我放下。我乘他不備,伸手便呵他癢。那惡人彎了腰,笑得喘不過氣來,他越是笑,我越是不住手的呵。他一面笑,一面不住咳嗽。岳老三道:‘師娘,你這就饒了他吧,再呵下去,他一口氣接不上來,可活不成啦!’我好生奇怪,這惡人武功很高,怎么會給人呵癢呵死?便說:‘我不信,我呵死他試試看?!览先溃骸怀?,試不得,呵死了便活不轉了。云中鶴的練功罩門是在腋下天泉穴,這地方碰也碰不得?!拔衣犓@么說,便放手不再呵他癢,要是真的將這大惡人呵死了,那可不大妙。那惡人站直身子,狠狠向我瞧了一眼,突然一口唾沫向岳老三吐去,罵道:‘死鱷魚,臭鱷魚,我練功的罩門所在,為什么說與外人知道?’我說道:‘好呵,你罵人??!’伸手又去呵他癢,不料這一次卻不靈了,他飛出一腳,將我踢了個跟斗,便即揚長而去。岳老三將我扶了起來,問道:‘師娘,你摔痛了沒有?’我還沒有回答,忽見我爹爹提刀追來,叫道:‘臭丫頭,你死在這里干什么?’岳老三回頭喝道:‘他……他……’(這岳老三口中罵人)‘……你不干不凈的嚷嚷什么?’我爹爹怒道:‘我自罵我女兒,管你什么事?’岳老三不知為了什么,突然大發脾氣,指著我爹爹大叫:‘你……你這狗賊,居然想占我便宜?我……我岳老二跟你拼了?!业溃骸艺寄闶裁幢阋肆??’岳老三道:‘他是我師娘,已然比我大了一輩,那是事出無奈,我也沒什么法子。你卻自稱是她老子,這……這……這……不是更比我大上兩輩么。我岳老三在南海為尊,人人叫我老祖宗、老爺爺,來到中原,卻處處比人矮上一兩輩,老子不干,萬萬的不干!’”鐘靈聰明伶俐,口齒便給,學起南海鱷神的說話來,雖不如阿朱之唯妙唯肖,但神態聲音,卻也有五分相似。段譽一聽,覺得正是自己那寶貝徒兒的口吻,不由得甚是好笑。

鐘靈續道:“我爹爹說道:‘你不干就不干。這是我親生的女兒,我自然是她老子,又有什么自稱不自稱的?!涣线@岳老三說不過我爹爹,竟然強辭奪理起來,說道:‘你當然是自稱。我師娘這么美麗,你卻丑得像個妖怪,怎么會是她老子?我師娘定然是別人生的,不是你生的。你是假老子,不是真老子!’我爹爹一聽,氣得臉也黑了,提刀向岳老三便砍。我忙勸道:‘爹爹,這人將我從惡人手里救了出來,你別殺他!’我爹爹怒火沖天,罵道:‘臭丫頭,我早疑心你不是我生的。連這大笨蛋都這么說,還有什么假的?我先殺了他,再殺你,然后去殺你媽媽!’”原來鐘靈之母昔日與段譽之父段正淳曾有過一段舊情。鐘萬仇瞧著她越長越美,與自己的尊容沒半分相似之處,那疑心加上酸意,每日里都在心中糾纏不清。

鐘靈說到這里,眼睛中淚珠滾來滾去,盈盈欲滴。段譽道:“你別擔心!我知道你爹最怕老婆,萬萬不敢去殺你媽?!辩婌`笑了起來,道:“你怎么又知道了?”這一笑,藏在眼中的淚水都從臉頰上滾下來。段譽道:“我到你家萬劫谷中去送信,親眼見到你爹爹對你媽千依百順,沒半點違拗?!辩婌`嘆了口氣,半晌不語。段譽道:“后來便怎樣?怎么你又到了這里?”鐘靈道:“我見爹爹和你徒兒斗了起來,一時間勝敗難分,我便大聲叫道:‘喂,岳老三,你不可傷我爹爹?!纸械溃骸?,你不能傷了岳老三!’不理他們后來打得怎樣,便自走了?!倍巫u點頭道:“是啊,還是出來在外面散散心的好?!辩婌`道:“我本來想找你,可是找來找去,卻哪里找得到?前些日子聽到江湖上有人說,天下英雄好漢都要到少林寺來聚會,我心里琢磨,說不定你也會來,因此上便也趕上少室山來??墒俏壹炔皇怯⑿?,又不是好漢,這少林寺是不能去的,只好在山下亂走,見到人就打聽你的下落。幸好這里有一所空屋子沒人住,我便老實不客氣的住將下來了?!倍巫u聽她說得輕描淡寫,但見她臉上頗有風霜之色,心想她小小年紀,孤身輾轉江湖,這些日子來想必吃了不少苦頭,對自己的情意,實是可感,忍不住伸出手去,握住她手,低聲道:“總算天可憐見,教我又見到了你!”

鐘靈坐到床沿之上,問道:“你怎么會到這里來的?”段譽睜大了眼睛,道:“我正要問你呢,我怎么會到這里來的?我只知道有一個惡和尚暗算于我。我胸口中了他的無形刀氣,受傷甚重,以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辩婌`皺起了眉頭,道:“那可真奇怪之至了!昨日黃昏時候,我到菜園子去拔菜,在廚房里洗干凈了切好,正要去煮,聽得房中有人呻吟。我嚇了一跳,拿了菜刀走進房來,只見我床上睡得有人。我連問幾聲:‘是誰,是誰?’不聽見回答。我想一定是要想來算計我的壞人,舉起菜刀,便要向床上那人砍將下去。幸虧……幸虧你是仰天而臥,刀子還沒砍到你身子,我已先見到了你的臉……”她說到這里,伸手輕拍自己胸膛,想是當時情勢驚險,此刻思之,猶有余悸。

段譽尋思:“此處既是離少林寺不遠,想必是我受傷之后,有人將我送到這里來了?!辩婌`又道:“我叫你幾聲,你卻只是呻吟,不來睬我。我一摸你額頭,燒得可厲害,又見你衣襟上有許多鮮血,知道你受了傷,解開你衣衫想瞧瞧傷口,卻是包扎得好好的。我怕觸動傷處,沒敢打開繃帶。等了好久好久,你總是不醒。唉,我又是喜歡,又是焦急,不知道怎樣辦才好?!倍巫u道:“累得你掛念在心,真是好生過意不去?!辩婌`突然臉孔一板,道:“你不是好人,早知你這么沒良心,我早不想念你了?,F在我就不理你啦,讓你死也好,活也好,我總是不來睬你?!倍巫u道:“怎么了?怎么忽然生起氣來了?”鐘靈“哼”的一聲,小嘴一撅,道:“你自己知道,卻來問我干什么?”段譽急道:“我……我當真不知,好姑娘,好妹子,你跟我說了吧!”鐘靈嗔道:“呸!誰是你的好姑娘、好妹子了?你在睡夢中說了些什么話,你自己知道,卻來問我?當真好沒來由?!倍巫u急道:“我睡夢中說什么來看?那是胡里胡涂的言語,作不得準。啊,我想起來了,我定是在夢中見到了你,喜歡得很,說話不知輕重,以致冒犯了你?!辩婌`突然怔怔的掉下淚來,道:“到這時候,你還在騙我。你到底是夢見了什么人?”段譽嘆了口氣,道:“我受傷之后,一直昏迷不醒,真的不知說了些什么囈語?!辩婌`突然大聲道:“誰是王姑娘?王姑娘是誰?為什么你在昏迷之中只是叫她的名字?”

段譽胸口一酸,道:“我叫了王姑娘的名字么?”鐘靈道:“你怎么不叫?你昏迷不醒的時候也在叫,哼,你這會兒啊,又在想她了,好!你去找你的王姑娘來服侍你,我可不管了!”段譽嘆了口氣,道:“王姑娘心中可沒我這個人,我便是想她,卻也枉然?!辩婌`道:“為什么?”段譽道:“她只喜歡她的表哥,對我向來是愛理不理的?!辩婌`轉嗔為喜,笑道:“謝天謝地,惡人自有自人磨!”段譽道:“我是惡人么?”鐘靈頭一側,半邊秀發散了開來,笑道:“你徒兒岳老三是四大惡人之一,徒兒都這么惡,師父當然是惡上加惡了?!倍巫u笑道:“那么師娘呢?”

鐘靈臉上一紅,啐了一口,心中卻是大有甜意,一轉身,奔向廚房,端了一碗雞湯出來,道:“這鍋雞湯煮了半天了,等著你醒來,一直沒熄火?!倍巫u道:“真不知道怎生謝你才好?!币婄婌`端著雞湯過來,掙扎著便要坐起,牽動胸口傷處,忍不住輕輕哼了一聲。鐘靈忙道:“你別起來,我來喂惡人小祖宗?!倍巫u道:“什么惡人小祖宗?”鐘靈道:“你是大惡人的師父,不是惡人小祖宗么?” 段譽笑道:“那么你……”鐘靈用匙羹舀起了一匙熱氣騰騰雞湯,對準他臉,佯怒道:“你再胡說八道,瞧我不用熱湯潑你?”段譽伸了舌頭,道:“不敢了,不敢了!惡人小祖奶奶果然厲害,夠惡!”鐘靈噗哧一笑,險些將湯潑到段譽身上,急忙收斂心神,伸匙嘴邊,拭了拭匙羹中雞湯已不太燙嘴,這才伸到段譽口邊。段譽喝了幾口雞湯,見她臉若朝霞,上唇微有幾粒細細的汗珠。此時正當六月大暑天時,鐘靈一雙小臂都露在衣袖之外,皓腕如玉,段譽心中一蕩,不知怎地,忽然想起:“如果這時候在喂我喝湯的是王姑娘,縱然這是腐腸鴆毒,我卻也甘之如飴?!辩婌`見他呆呆的望著自己,萬料不到他這時竟會想著別人,微笑道:“有什么好看?”段譽正要回答,忽聽得呀的一聲,有人推門進來,跟著一個少女聲音說道:“咱們且在這里歇一歇?!币粋€男人的聲音道:“好!可真累了你了,我……我真是過意不去?!蹦巧倥溃骸皬U話!”段譽聽得二人聲音,正是阿紫和游坦之。他知道阿紫是父親的私生女兒,和自己是同父兄妹,只是這個小姑娘自幼拜在星宿老人門下,沾染邪惡,行為任性,大理四隱中的撫仙釣徒凌千里便因受她之氣而死。段譽和大理的三公四隱都甚交好,想到凌千里之死,便不愿去和這個頑劣的小妹子相見,何況昨日自己相助蕭峰而和游坦之為敵,此刻重傷之余若是給他見到,說不定性命難保。忙豎起手指,作個噤聲的手勢。鐘靈點了點頭,端著那碗雞湯在手,不敢放到桌上,深恐發出些微聲響。只聽得阿紫叫道:“喂,有人么?有人么?”鐘靈瞧了瞧段譽,并不答話,尋思:“此人多半是王姑娘了,她和表哥在一起,所以段郎不愿和她見面?!彼龢O盼去瞧瞧這位“王姑娘”的模樣,到底是怎生的花容月貌,居然令段譽為她神魂顛倒至斯,卻又不敢移助腳步,心想若是段郎和她相見,多半沒有好事,且任她叫嚷一會,沒人理睬,她自然和表哥去了。

阿紫又大叫:“屋里的人怎么不死一個出來?再不出來,姑娘放火燒了你的屋子?!辩婌`心道:“這王姑娘好橫蠻!”忽聽游坦之低聲漣:“別作聲,有人來了!”阿紫道:“是誰?丐幫的?”游坦之道:“有四五個人,說不定是丐幫的。他們正在向這邊走來?!卑⒆系溃骸柏瓦@些長老們對你已起離叛之心,若是落在他們手中,咱二人都要糟糕?!庇翁怪溃骸澳窃趺崔k?”阿紫道:“到房里躲一躲再說,你受傷太重,不能跟他們動手?!倍巫u聽得游坦之和阿紫要到內房來躲藏,暗暗叫苦,自己雖是不喜阿紫,撞到了也不打緊,這位丐幫幫主卻是性子乖戾,一給他過上了,大有性命之憂,忙向鐘靈打個手勢,要她設法趨避。但這是山農陋屋,內房甚是狹隘,一進來便即見到,實是無處可躲。鐘靈四下一看,正沒作理會處,聽得腳步聲響,廳堂中那二人已向屏中走來,低聲道:“躲到炕底下去?!辈坏榷巫u示意可否,將他身子一抱,兩人都鉆到了炕底。少室山上一至秋冬便十分寒冷,山民均在炕下燒火取暖,此時正為盛暑,自是不須燒火,但炕底下積滿了煤灰焦炭,段譽一鉆進去,撲鼻塵灰,忍不住便要打噴嚏,好容易才忍住了。鐘靈挨在他的身邊,張眼往外瞧去,只見一雙穿著紫色緞鞋的纖腳走進房內,卻聽得那男人的聲音說道:“唉,我要你背來背去,實在是太褻瀆了姑娘?!蹦巧倥溃骸霸蹅円粋€聾,一個跛,這叫做相依為命?!辩婌`大奇,心道:“原來王姑娘是個瞎子,她是將表哥負在背上,所以我瞧不見那男人的腳?!?/p>

阿紫將游坦之往床上一放,說道:“咦!這床剛才有人睡過,席子也還是熱的?!备牭门榈囊宦?,大門被人踢開,幾個人沖了進來。一個人粗聲說道:“王幫主,幫中大事未了,你這么撒手一丟,算是什么玩意?”正是宋長老。他率領著兩名七袋弟子、兩名六袋弟子,在這一帶追尋游坦之。原來蕭氏父子、慕容父子以及少林群僧、中原群雄紛紛奔進少林寺后,丐幫幫眾覺得今日顏面丟盡,如不急行設法,只怕這中原第一大幫再難在武林中立足。對于蕭氏父子和慕容博的怨仇糾葛,丐幫以事不關己,也不想插手。群丐心中掛念著一件事:“須得另立幫主,率領幫眾,重振雄風,挽回丐幫已失的令譽?!睂ね跣翘鞎r,卻已不如去向。眾丐均想他雙足已斷,走不到遠處,當下分路尋找。至于找到后如何處置,群丐議論未定,也沒想拿他怎么樣,但此人決計不能再為丐幫幫主,卻是眾口一辭,絕無異議的事,丐幫向例,新舊幫主交替之時,舊幫主必須在場,王星天這么一走了之,總是少一個交代。群丐尋找王星天之時,發覺阿紫同時不知去向,都猜想他定是與王星天在一起。

宋長老率領著四名弟子,在少室山東南方尋找,遠遠望見樹林邊紫色衣衫一閃,有人進了一間農舍之中,認得正是阿紫,又見她背上負得有人,依稀是王星天的模樣,當即追了下來,既進那農舍的內房之后,果見王星天和阿紫并肩坐在炕上。阿紫冷冷的道:“宋長老,你既仍稱他為幫主,怎么大呼小叫,沒半點謁見幫主的規矩?”宋長老一怔,心想她的話倒非無理,便道:“幫主,咱們數千兄弟,都留在少室山上,何去何從,要請幫主示下?!庇翁怪溃骸澳銈冞€當我是幫主么?你想叫我回去,只不過是要殺了我出氣,是不是?我不去!”宋長老一揮手,向四名弟子道:“快去報訊,幫主在此?!蹦撬拿茏討溃骸笆?!”正要轉身出去,阿紫喝道:“下手!”游坦之一掌應聲拍出,炕底下鐘靈和段譽只覺得房中突然一陣寒冷徹骨,那四名丐幫弟子哼也沒哼一聲,已然尸橫就地。宋長老又驚又怒,舉掌當胸,道:“你……你……對幫中兄弟,竟然下這等毒手!”阿紫道:“將他也殺了滅口?!庇翁怪质且徽?,宋長老舉掌一擋,呼的一聲,身子直向外飛出,跌跌撞撞的向外沖出了大門,阿紫咯咯一笑,道:“王公子,這人也活不成了,你餓不餓?咱們去找些吃的?!睂⒂翁怪撛诒成?,兩人同到廚房之中,將鐘靈煮好了的飯菜,老實不客氣拿到廳房,便吃了起來。

鐘靈在段譽耳邊叫道:“這二人好不要臉,在喝我給你煮的雞湯?!倍巫u低聲道:“他們心狠手辣,一出手便殺人,待會定然又進房來。不如乘他們正在吃喝之時,從后門溜了出去?!辩婌`不愿他和那個“王姑娘”相見,聽他這么說了正是求之不得。兩人輕手輕腳,從炕底爬了出來。鐘靈見段譽滿臉煤灰,忍不住好笑,伸手抿住了嘴。出了房門,穿過灶間,剛踏出后門,段譽忍了多時的噴嚏無法再忍,“乞嗤”一聲,打了出來。鐘靈橫了他一眼,只聽得喀喇一聲,有人在前面廳堂中掀翻了桌子,眼見四下里無處可躲,只灶間后面有間柴房,一拉段譽,便即進了柴草堆中。只聽見阿紫在問游坦之道:“這里定然有人,你瞧有什么古怪?”游坦之道:“多半是鄉下種田人,我看不必理會?!卑⒆系溃骸笆裁床槐乩頃??你如此粗心大意,將來定吃大虧,別作聲!”她眼盲之后,耳朵特別敏銳,依稀聽得有柴草沙沙之聲,說道:“草堆里有人!”

鐘靈和段譽躲入草堆,聽得阿紫和游坦之便在外邊,一動也不敢動。鐘靈忽覺有水液一滴一滴的落在自己臉上,伸手一摸,濕膩膩地,鼻中跟著又聞到一陣血腥氣,不禁大吃一驚,問道:“你……傷口怎么啦?”段譽低聲道:“別作聲!”但鐘靈問這一句話,早已給阿紫聽見,她一拍游坦之大腿,作個手勢,示意柴房之中有人。游坦之呼的一掌,向柴房疾拍過去,喀喇喇一聲響,門板破碎,木片與柴草齊飛。他跟著第二掌又即拍出,鐘靈叫道:“別打,別打!咱們出來啦!”扶著段譽,從柴草堆爬了出來。原來段譽先前給鳩摩智刺了一刀“火焰刀”,受傷著實不輕,從炕上爬到炕底,又從炕底躲入柴房,這么移動幾次,傷口迸裂,鮮血狂瀉。當他從柴草中鉆出來,全身沾滿了鮮血、煤灰、草層,狼狽不堪。阿紫道:“怎么有個小姑娘的聲音?”游坦之道:“有個男人帶了個小姑娘,躲在柴草堆中,滿身都是血,這小姑娘眼睛骨溜溜地,只是瞧著你?!卑⒆夏棵ぶ?,最不喜旁人提到“眼睛”二字,游坦之不但說到“眼睛”,而且是“小姑娘的眼睛”,更加觸動她的心事,道:“什么骨溜溜地,她的眼睛長得很好看么?”游坦之還沒知道她心中己十分生氣,說道:“她身上污穢得緊,是個種田人家女孩,這雙眼睛嘛,倒是漆黑兩點,靈活得緊?!痹瓉礴婌`在炕底下沾得滿頭滿臉的塵沙炭屑,一對眼睛卻仍是黑如點漆,明似秋水。

阿紫大是惱恐,突然間想出個惡毒主意,道:“王公子,你為什么不將這一對好看的眼珠挖了出來?”游坦之一驚,道:“好端端地,為什么挖她眼睛?”阿紫和游坦之相處已久,知他心地仁善,不愿隨便無辜傷人,便道:“我的眼睛給丁老怪弄瞎了,你去將這小姑娘的眼挖了下來,給我裝上,令我重見天日,豈不是好?”游坦之暗暗吃驚,尋思:“倘若她雙目得能重行睹物,見到我的丑八怪模樣,立即便不睬我了,說不定更認出我的真面日,知道我便是那個‘鐵丑’,什么極樂派掌門人、什么王星天公子,全是欺瞞她的一派胡言,她自然立時便和我翻臉。這件事是萬萬不能做的?!闭f道:“倘若我能醫好你的雙眼,便叫我粉碎身骨,也所甘愿,但……恐怕不成吧?”阿紫明知不能挖別人的眼珠來填補自己旨了的使眼,但她眼盲之后,一肚子的怨氣,只盼天下個個人都沒眼睛,這才快活,說道:“你沒試過,怎知道不成?你快動手,將她的眼珠挖將出來?!彼緦⒂翁怪撛诒成?,當即邁步,向段譽和鐘靈二人身前走去。鐘靈聽了他二人的對答,心中怕極,拔腳便即狂奔。鐘靈身手矯捷,這一受驚之下,發足急奔,頃刻間便跑在十余丈外。阿紫雙眼盲了,二來負上個游坦之,自然難以追上。何況游坦之并不想阿紫追上鐘靈,指點之時,方向既不十分正確,出言也是吞吞吐吐,失了先機。阿紫一聽鐘靈的腳步之聲,情知已然追趕不上,當即回頭叫道:“女娃子既然逃走,將男的宰了便是!”鐘靈遙遙聽得,大吃一驚,當即站定,回轉身來,只見段譽倒在地下,身旁己流了一灘鮮血。她奔了回來,喝道:“小瞎子,你膽敢傷他?”這時她與阿紫正面相對,看清楚了她的面貌,見她容貌俏麗,果然是個小美人兒,說什么也料想不到心腸卻是如此毒辣。阿紫喝道:“點了她穴道!”游坦之心中雖然不愿,但對阿紫的吩咐從來不敢有半點違拗,在大遼南京的南院大王府中是如此,做了丐幫幫主時仍是如此,一聽阿紫的喝聲,當即一指貼出,嗤一聲響,將鐘靈點倒在地。鐘靈叫道:“王姑娘,你別傷他,他……他連在夢中也在叫你的名字,對你實是一片真心!”

阿紫奇道:“你說什么?誰是王姑娘?”鐘靈道:“你……你不是王姑娘?那么你是誰?”阿紫微微一笑,道:“這位王公子雖然和我是自己人,我可不是姓王。他若要我姓王,須得對我千依百順,沒半分違拗才成?!庇翁怪闹锈疋駚y跳,聽阿紫這幾句話,似乎只須自己永遠聽從她的意旨,她便有委身下嫁之意,不覺喉頭干澀,道:“段……段……”以下的話,說什么也不能從口中吐將出來。

阿紫將游坦之放在地下,任他倚樹而坐,說道:“既是如此,你將這小女娃的眼睛挖了出來吧!”游坦之道:“是!”伸出左手,抓住了鐘靈的頭頸。鐘靈嚇得大叫:“別挖我眼睛,別挖我眼睛?!倍巫u躺在地下,神智己然迷糊,但也知道這二人是要挖出鐘靈的眼珠,來裝入阿紫的眼眶,也知鐘靈明明已然脫身,只因為救自己,這才自投羅網。他提一口氣,說道:“你們……還是剜了我的眼珠,咱們……咱們是一家人……更加合用些……”阿紫不明白他說些什么,不加理睬,催游坦之道:“怎么還不動手?”游坦之道:“是!”將鐘靈拉近身來,右手食指伸出,便要向鐘靈的右眼挖去。

忽聽得一個女人聲音說道:“喂,你們在這里干什么?”游坦之一抬頭,登時臉色大變,只見山澗旁的柳樹之下,站著二男四女。那兩個男人一是蕭峰,一是虛竹,四個少女則是虛竹的侍女梅蘭竹菊四劍。蕭峰眼尖,一瞥之間便見到段譽躺在地下,一個箭步搶了過來,將段譽抱起,皺眉道:“傷口又破,出了這許多血?!弊笸裙蛳?,將他身子倚在腿上,檢查他的傷口。虛竹跟著走近,看了段譽的傷口,道:“大哥不必驚慌,我這‘九轉熊蛇丸’治傷大有靈驗?!背鍪贮c了段譽傷口周圍的穴道,止住血流,才將“九轉熊蛇丸”喂他服下。

段譽慘白的臉上露出微笑,道:“大哥、二哥……快……不許他們挖鐘姑娘的眼珠?!笔挿搴吞撝裢瑫r向游坦之瞧去。游坦之心下驚慌,放開了抓在鐘靈頭頸中的手。阿紫已聽到蕭峰的聲音,說道:“姊夫,我姊姊臨死時說什么來?你將她打死之后,便把她的囑托全然置之腦后了嗎?”蕭峰聽她又提到阿朱,又是傷心,又是氣惱,哼了一聲,并不答話。阿紫又道:“你沒好好照顧我,丁老怪將我眼睛弄瞎,你也全沒放在心上。姊夫,人家都說你是當世第一大英雄,卻不能保護你的小姨子。難道是你沒本事么?哼,丁老怪明明打你不過,只不過你不來照顧我,保護我而已?!?/p>

蕭峰道:“你突然不別而行,我怎知你去了何處?不過……你雙目失明,責我保護不周,我確是對不起你?!?/p>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