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

第一百三十章  三個問題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一百三十章  三個問題

豈知那宮女身形裊娜,娉娉婷婷的從澗上凌空走了過去。眾人詫異之下,均想澗上必有鐵索之類可資踏足,否則決無凌空步虛之理,凝目一看,果見有一條極細的鋼絲從此岸通到彼岸,橫架澗上。只是鋼絲既細,又是黑黝黝地與溪澗一般顏色,黑夜中匯于火光照射不到之所,還真難發見。來人雖然眼見溪澗頗深,若是失足掉將下去,縱無性命之憂,也必狼狽萬分,但這些人前來西夏求親或是護駕,個個武功頗具根底,當即有人施展輕功,從鋼絲上踏向對岸。段譽武功不行,那“凌波微步”的輕功卻是練得甚為純熟,巴天石攜住他手,輕輕一帶,兩人便即走了過去。其實此刻段譽得了鳩摩智的內力后,輕功早已在巴天石之上,只是兩人均不自知而已。

眾人一一走過,那宮女不知在什么巖石旁的機括上一按,只聽得颼的一聲,那鋼絲登時縮入了草叢之中,不知去向。眾人更是心驚,都想這深澗頗難飛越,莫非西夏國果然是不懷好意?否則公主的深閨之中,何以會有這機關?當下各人暗自提防,卻是誰也不加叫破。有的人暗暗懊悔:“怎地我這樣蠢,進宮時卻不帶兵刃暗器?”

那宮女收了鋼絲,說道:“請眾位到這里來?!北娙穗S著她穿過一大片竹林,來到一個山洞門之前。那宮女敲了幾下,山洞門打開,那宮女說道:“請!”當先走了進去。巴天石悄悄對朱丹臣道:“怎樣?”朱丹臣心中也是拿捏不定,不知是否該勸段譽留下,不去冒這個大險,但若是不進山洞,當然決無雀屏中選之望。兩人正躊躇間,段譽已和蕭峰并肩走了進去,巴朱二人雙手一握,當即跟進。

在山洞中又穿過一條甬道,眼前陡然一亮,眾人發現已身處一座大廳堂中。這廳堂比之先前喝茶的所在大了二倍有余,顯然本是山峰中一個天然洞穴,再加上無數人工修飾而成。廳壁打磨得十分光滑,到處掛滿了字畫。一般山洞都有濕氣水滴,這所在卻是干燥異常,字畫掛住壁間,全無受潮之象。堂側放著一張紫檀木的大書桌,桌上文房四寶,碑帖古玩,更有幾座書架,三四張石凳、石幾。只聽那宮女道:“這里便是公主殿下的內書厲,請眾位隨意觀賞書畫?!北娙艘娺@廳堂的模樣和陳設極是詭異,空空蕩蕩,更無半分脂粉氣息,居然便是公主的書房,都是大感驚奇。但此處有書籍字畫,可也不假。這些人九成是糾糾武夫,能識字的已屬不易,哪懂得什么字畫?蕭峰、虛竹武功雖高,于文學一道,卻是一竅不通,兩個人并肩往地下一坐,留神觀看旁人的動靜。蕭峰的見識經歷比虛竹高出百倍,他臉上似是漠不關心,對壁上掛著的書法圖畫感到索然無味、毫不起勁的樣子,其實眼光始終不離那宮女的左右。他知此女是眾人的關鍵,若是西夏國暗中伏有狡計,定是由這驕小靦腆的宮女發動。此時的蕭峰便如一頭在暗中窺伺臘物的豹子,雖然全無動靜,實則每一片筋肉都是鼓足了精神,一見微有變故之兆,立即撲向宮女,先將她制住再說,決不讓她有脫身的余裕。

段譽、朱丹臣、慕容復、公冶干等數人腹中頗有墨水,當即走到壁前去觀看字畫。鄧百川心細,卻去畫架上觀看名畫,巴天石則假裝觀賞字畫,實則在細看墻壁、尾角,查察有無機關或出路,只有包不同信口雌黃,對壁間字畫大加譏彈,不是說這幅圖畫欠佳,便說那幅書法筆力不足。西夏雖是僻處邊垂,立國年淺,宮中所藏字畫不能與大宋、大遼相比,但帝王之家,搜羅起來終究比常人容易得多。公主書房中頗有一些晉人唐人的法書、北宋南宋的繪畫,卻給包不同說得一錢不值。

其時蘇黃米蔡四家法書流播天下,西夏宮中也頗收買了一些蘇東坡、黃山谷的字跡,但在包不同的口中,不但蘇黃米蔡平平無奇,即令是鐘王褚歐,也都不在他眼下。那宮女聽他大言不慚的胡亂批評,不由得驚奇萬分,走將過去,輕聲說道:“包先生,這些字真是寫得不好么?公主殿下卻說寫得極好呢!”包不同道:“公主殿下僻處西夏,沒見過咱們中原真正大名士大才子的書法,以后須當到中原走走,以廣見聞。小妹子,你也當隨伴公主殿下去中原玩玩,才不致孤陋寡聞?!蹦菍m女點頭稱是。

段譽將墻上字畫一幅幅的瞧將過去,突然見到一幅古裝仕女圖,不由得吃了一驚,“咦”的一聲。原來圖中的美女正與玉燕容貌一摸一樣,但見左手持針,右手拈線,正坐在窗邊穿針,膝上放了一塊絲緞,正是繡花的情狀。段譽忍不住叫道:“二哥,你過來瞧瞧?!碧撝駪曌呓?,一看之下,也是大為詫異,心想王姑娘的畫像在這里又出現一幅,與師父給我的那幅畫像,圖中人物相貌無別,只是姿式不同。段譽越想越奇,忍不住將手伸去摸那幅圖畫,手指碰到墻壁,只覺墻上刻了許多陰陽線條,湊近一看,原來壁上刻了許許多多人形,有的打坐,有的騰躍,姿勢千奇百怪。這些人形大都是圍在一個個圓圈之中,圖旁多半注著一些天干地支和數目字。

虛竹一眼便認了出來,這些圓形與靈鷲宮石室壁上所刻的圖形大同小異,知道是武功的上乘訣竅,倘若內力修為不到,看得著迷,重則走火入魔,輕則昏迷不醒。那日梅蘭竹菊四蛛,便因觀看石壁圖形而摔倒受傷。虛竹怕段譽受損,忙道:“三弟,這種圖形看不得?!倍巫u道:“為什么?”虛竹低聲道:“這是極高深的武學,倘若習之不得其法,有損無益?!倍巫u對武功原無興趣,聽道又是什么武學,當即轉開眼光,又去觀看那幅“茜窗刺繡圖”。這幾天來他和玉燕親匿異常,對她面上纖細之處,都是瞧得清清楚楚,牢記在心,再細看那圖時,便辨出畫中人和玉燕之間的差異來。那畫中人身形較為豐滿,眉目間略帶英爽之氣,不似玉燕那么溫文婉孌,年紀顯然也此玉燕大了三四歲。包不同口中在胡說八道,對段譽和虛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卻是絲毫沒有放過,聽虛竹說壁上圖形乃高深的武學,當即嗤之以鼻,說道:“什么高深武學?小和尚又來騙人?!蹦勘闳タ茨菆D形。那宮女道:“包先生,這些圖形看不得的。公主殿下說過,功夫若是不到,觀之有害無益?!卑煌溃骸肮Ψ蛉羰堑搅四??那便有益無損了,是不是?我的功夫是已經到了的?!彼静贿^爭強好勝,倒也無偷窺武學秘奧之心,不料只看了一個圓圈中人像的姿式,便覺千變萬化,捉摸不定,忍不住伸手抬足,跟著圖形學了起來。片刻間便有旁人注意到了他的怪狀,跟著發現壁上有圖。只聽得這邊有人說道:“咦,這里有圖形?!蹦沁厧灿腥苏f道:“這里也有圖形?!备魅思娂娊议_壁上的字畫,觀看到在壁上的人形圖像,只瞧得一會,便都手舞足蹈起來。虛竹暗暗心驚,忙奔到蕭峰身邊,說道:“大哥,這些圖形是看不得的,再看下去,只怕人人要受重傷,若是有人癲狂,更要大亂?!笔挿宕蠛鹊溃骸按蠹覄e看壁上的圖形,咱們身入險地,快快聚攏商議?!?/p>

他一喝之下有幾人回過頭來,應命聚攏,可是壁上圖形實在誘力太強,每一個人任意看到一個圖形,略一思索,便覺圖中的姿式確可解答自己長期來苦思不得的許多難題,但這姿式到底如何,卻又朦朦朧朧,捉摸不定,忍不住要用心加以鉆研。蕭峰一見到這許多人臉上似癡似狂的著迷神態,雖然向來膽大,卻也不禁心中暗自惶悚。

忽聽得有人“啊”的一聲呼叫,轉了幾個圈子,撲地摔倒。又有一人喉間發出低聲,撲向石壁亂抓亂爬,似是要將壁上的圖形挖將下來。蕭峰知道若不能制止各人觀看圖形,時刻稍久,那便釀成重大災禍,一凝思間,已有計較,伸手出去,一把抓住一張椅子之背,喀的一聲,拗下了一截,在雙掌間微一搓磨,已成碎片,當即揚手擲出,但聽得嗤嗤之聲不絕,一下響聲過去,室中的油燈或是獨火上便熄了一頭火光,數十下響聲后,燈火盡熄,各人眼前一片漆黑。黑暗之中,唯聞各人的喘息聲音,有人低呼:“好險,好險!”蕭峰朗聲說道:“眾位請在原地就坐,不可隨意走動,以免誤蹈屋中機關。壁上圖形惑人心神,更是不可伸手去摸,自陷禍害?!彼f話前本有人伸手去摸壁上的圖形線刻,一聽之下,才強自收懾心神。蕭峰低聲說道:“得罪莫怪!快請開了石門,放大伙兒出去?!痹瓉硭谏湎ㄓ蜔糁?,一個箭步竄出,抓住了那宮女的手腕,那宮女武功亦自不弱,一驚之下,左手便打。蕭峰順手滅了油燈,將她左手一并握住。那宮女又驚又羞,一動也不敢劫,聽蕭峰這么說便道:“你……你別抓住我手?!笔挿宸砰_她手腕,雖在黑暗之中,料想聽聲辨形,也不怕她有什么花樣。

那宮女道:“我對包先生說過,這些圖形是看不得的,功夫若是不到,觀之有損無益。他卻偏偏要看?!卑煌诘叵?,但覺頭痛甚劇,心神恍惚,胸間說不出的難過,似欲一嘔,勉強提起精神道:“你叫我看,我就不看;你不叫我看,我偏偏要看?!笔挿鍖に迹骸斑@宮女果是曾勸人不可觀看壁上的圖形,倒不似有意加害。這位西夏公主邀我們到這里,到底有何用意?”

正尋思間,忽然鼻中聞到一陣極幽雅,極清淡的香氣,蕭峰吃了一驚,急忙伸手按住鼻子,記得當年丐幫幫眾就是被西夏的一品堂中人物以迷香迷倒,體內內息略一運轉,幸喜并無窒礙,只聽得一個少女聲音鶯鶯嚦嚦的說道:“文儀公主殿下駕到?!?/p>

眾人聽得公主到來,都是又驚又喜,只可惜黑暗之中,見不到公主的面貌。只聽那少女嬌媚的聲音又道:“公主殿下有諭,書房壁上刻有武學圖形,原不宜別派人士觀看,是以用字畫懸在壁上,特加遮掩,不料還是有人見到了。公主殿下說道,請各位千萬不可晃亮火折,不可以火石打火,否則恐有兇險,諸多不便。公主殿下有些言語要向諸位佳客言明,黑暗之中,頗為失禮,還請各位原諒?!敝宦牭密堒埪曧?,石門打開,那少女又道:“各位若是不愿在此多留,可請先行退出,回到外邊廳上歇茶休息,一路有人指引,不致迷失路途?!北娙寺牭霉饕呀浀絹?,如何還肯退出?再聽那宮女聲調平和,絕無惡意,又打開屋門,任人自由進出,心中驚懼之心當即大減,竟無一人離去。

隔了一會,那少女道:“各位不愿離去,公主殿下至感盛意。各位遠來,殿下無物相贈,謹將平時清賞的書法繪畫,每位各贈一件。這些都是名家真跡,敬請各位哂納。各位離去之時便自行在壁上摘去吧?!边@些江湖豪客聽說公主有禮物相贈,卻只是些字畫,不由得有些納悶,有些多見世面之人,知道這些字畫到中原,均可賣得重值,勝于黃金珠寶,倒也暗暗欣喜。只有段譽一人最是開心,決意要揀那幅“茜窗刺繡圖”,俾與于玉燕并肩賞玩。宗贊王子等了半日,聽來聽去,卻是那宮女代公主發言,心中好生焦躁,大聲道:“公主,既然這里不便點火,咱們換個地方見面可好?這里黑朦朦的,你瞧不見我,我也瞧不見你?!蹦菍m女道:“眾位要見公主殿下,卻也不難?!?/p>

黑暗之中,百余人齊聲叫了出來:“我們要見公主,我們要見公主!”另有許多人七嘴八舌的叫嚷:“快快掌燈吧,我們決計不看壁上的圖形便是?!薄爸豁毠魃韨赛c幾盞燈,也就夠了,我們只看得到公主,看不到圖形?!薄皩?,對!請公主殿下現身!”擾攘了好一會兒,聲音才漸漸靜了下來。只聽那宮女緩緩地說道:“公主殿下請各位來到西夏,原是要會見佳客。公主現下有三個問題,挨次問來,答得合公主意的,自當請與公主相見?!北娙硕寂d奮起來,有的道:“原來出題目考試?!庇械牡溃骸鞍持粫箻屛璧?,要俺回答什么詩書題目,這可難死俺了!”那宮女道:“公主要問的題目,都已告知婢子,哪一位先生過來答題?”眾人爭先恐后的擁將過來,都道:“我先答,我先答!”那宮女嘻嘻一笑,道:“眾位不必相爭。先回答的反而吃虧?!北娙艘晦D念間,都覺有理。越是遲上去,越可多聽旁人的回答,便可從旁人的應答和公主的許否之中,加以揣摩,這一來,反無人上去了。忽聽得一人說道:“大家一擁而上,我便墮后。大家怕做先鋒吃虧,那我就身先士卒。在下包不同,有妻有兒,只盼一觀公主芳容,別無他意!”

那宮女道:“包先生倒是爽直得緊。公主殿下有三個問題請教,第一問:包先生一生之中,在什么地方最是快樂逍遙?”包不同想了一會,道:“是在一家瓷器店中。我小時候在這店中做學徒,老板日日打罵,有一天我狂性大發,將瓷器店中的碗碟茶壺、花瓶佛像,一古腦兒打得干干津凈,生平最痛快的,便是此事。宮女姑娘,我答得中式么?”那宮女道:“是否中式,婢子不知,由公主殿下決定。第二問:包先生生平最愛之人叫什么名字?”包不同毫不思索,道:“叫包不靚?!蹦菍m女道:“第三問是:包先生最愛的這個人相貌如何?”包不同道:“此人年方三歲,眼睛一大一小,鼻孔觀天、耳朵招風,包某有何吩咐,此人決計不聽,叫她哭必笑,叫她笑必哭,哭起來兩個時辰不停,乃是我的寶貝女兒包不靚?!蹦菍m女噗嗤一笑,眾豪客也都哈哈大笑起來,均想包不同答得倒是十分直爽。那宮女道:“包先生請在這邊休息,第二位請過來?!倍巫u急于出去和玉燕相聚,公主見與不見,并不是如何要緊之事,當即上前,深深一揖,說道:“在下大理段譽,謹向公主殿下致意問安。在下僻居南疆,今日得來上國觀光,多蒙厚待,實感盛情?!蹦菍m女道:“原來是大理國鎮南王世子,殿下不須多謙,勞步遠來,實深簡慢,蝸居之地,不足以接貴客,還請多多擔代?!倍巫u道:“姊姊你太客氣了,公主今日若無閑暇,改日相見卻也無妨?!蹦菍m女道:“殿下既然到此,也請回答三問。第一問:殿下一生之中,在何處是最快樂逍遙?”段譽脫口而出:“一口枯井爛泥之中?!北娙巳滩蛔∈?,但段譽卻也不向下解釋,除了慕容復一人之外,誰也不知他為什么在枯井的爛泥之中最是快樂逍遙。有人低聲譏諷:“難道是只烏龜,在爛泥中最是快樂?”那宮女捂住了嘴,又問:“殿下生平最愛之人,叫什么名字?”

段譽正要回答,突然覺得左邊衣袖、右邊衣襟,同時有人拉扯。巴天石在他的身畔低聲道:“說是鎮南王?!敝斓こ荚谒疫叾溃骸罢f是鎮南王妃?!痹瓉韮扇寺牭蕉巫u回答第一個問題,大大的失禮,只怕他第二答也是貽笑于人。此來乃是向公主求婚,如果他說生平最愛之人乃是另外一個姑娘,公主豈有答允下嫁之理?一個說道:該當最愛父親,忠君孝父,那是朝中三公的想法;一個道:須說最愛母親,孺慕慈母,那是文學之士的念頭。

段譽聽那宮女問到自己最愛之人的姓名,本來沖口而出,便欲說王玉燕的名字,但朱巴二人一拉他的衣衫,段譽登時想起,自己是大理鎮南王的世于,來到西夏,一舉一動,實系本國之觀瞻,自己丟臉不要緊,卻不能失了大理國的顏面,便道:“我最愛的,自然是爹爹、媽媽?!彼谥幸徽f到“爹爹、媽媽”四字,胸中自然而然的起了愛慕父母之意,覺得對父母之愛和玉燕之愛并不相同,難分孰深孰淺,說自己在這世上最愛父母,可也不是虛語。那宮女又問:“令尊令堂的相貌如何?是否與殿下頗為相似?”段譽道:“我爹爹四方臉蛋,濃眉大眼,神貌甚是威武,其實他的性子倒很和善……”他說到這里,心中突然一凜:“原來我相貌只像我娘,不像爹爹。這一節我以前倒沒想到過?!蹦菍m女聽他說了一半,不再說下去,心想他母親是王妃之尊,他自不愿當眾述說母親的相貌,便道:“多謝殿下,請殿下這邊休息?!?/p>

宗贊聽那宮女對段譽言辭間十分客氣,相待甚是親厚,心中醋意登生,暗想:“你是王子,我也是王子。吐蕃團此你大理強大得多。莫非是你一張小白臉占了便宜么?”當下不再等待,踏步上前,說道:“吐蕃國王子宗贊,請公主會面?!蹦菍m女道:“王子殿下光降,敝國上下齊感榮寵。敝國公主也有三事相詢?!蹦亲谫澤跏侵彼?,笑道:“公主那三個問題,我早聽見了,也不用你一個個的問來,我一并答了吧。我一生之中,最快樂逍遙的地方,乃是日后做了駙馬,與公主結為夫妻的洞房之中。我平生最愛的人兒,乃是文儀公主,她自然姓李,閨名我自然不知,將來成為夫妻,她一定會說我知曉。至于公主的相貌,當然像神仙姊姊一般,天上少有,地下絕無。哈哈,你說我答得對不對?”眾人之中,倒有一大半和宗贊王子存著同樣心思,要如此回答這三個問題,聽得宗贊王子說了出來,都是暗暗懊悔:“我該當搶先一步如此回答,現下若再這般說法,倒似是拾了他的唾余,跟人學樣一般?!?/p>

蕭峰聽那宮女一個個的問來,眾人回答時患得患失,有的竭力諂諛,討好公主,有的則自高身價,大吹大擂,越聽越是無聊,若不是要將此事看一個水落石出,早就先行離去了,正納悶間,忽聽得慕容復的聲音說道:“在下姑蘇燕子塢慕容復,久仰公主芳名,特來拜會?!蹦菍m女道:“原來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姑蘇慕容公子,婢子雖在深宮之中,亦聞公子大名?!蹦饺輳托闹幸幌玻骸斑@宮女知道我的名字,當然公主也知道了,說不定她們曾談起過我?!碑斚抡f道:“不敢,賤名有辱清聽?!蹦桥终f道:“咱們西夏雖然僻處邊陲,卻也多聞‘北喬峰、南慕容’的英名。聽說北喬峰喬大俠已改姓蕭,在大遼位居高官,不知此事是否屬實?”慕容復道:“正是!”他早見到蕭峰同赴青鳳閣來,卻不加點破。

那宮女問道:“公子與蕭大俠齊名,想必和地相熟,不知這位蕭大俠人品如何?武功與公子相比,卻是誰高誰下?”這一問之下,慕容復登時面紅耳赤,他與蕭峰在少林寺前一戰,頗落下風,武功顯然遠遠不如蕭峰,乃是人所共見,在眾人之前,若要否認此事,不免為天下豪杰所笑。但他胸襟并不開朗,要他直認不如蕭峰,卻又不愿,忍不住怫然道:“姑娘所詢,可是公主要問的三個問題么?”那宮女忙道:“不是。公子莫怪,婢子這幾年聽人說起蕭大俠的英名,仰慕已久,不禁多問了幾句?!蹦饺輳偷溃骸笆捑丝瘫阍诠媚锷砼?,姑娘有興,不妨自行問他便是?!贝搜砸怀?,廳中登時一陣大嗶。要知蕭峰威名遠播,武林人士聞名無不震動。

那宮女顯是心中激動,說話之聲音也顫了,道:“原來蕭大俠居然也降尊屈貴,來到小國,我們事先未曾知情,簡慢之極,蕭大俠當真要寬洪大量,原宥則個?!笔挿灞侵小昂摺绷艘宦?,卻不回答。慕容復聽那宮女的語氣,對蕭峰的敬重著實遠在自己之上,不禁暗驚:“蕭峰那廝也未娶妻,此人官居大遼南院大王,掌握兵權,非我一介白丁之可比,西夏公主若是選中了他,這……這……這便如何是好?”

那宮女道:“待婢子先問慕容公子,蕭大俠還請等候,得罪得罪?!币贿B說了許多抱歉的言語,才向慕容復問道:“請問公子,公子生平在什么地方最是快樂逍遙?”這問題慕容復曾聽她問過一百余人,但問到自己之時,突然間張口結舌,答不上來。他一生營營役役,不斷為興復燕國而奔走,可說從未有過什么快樂之時。別人瞧他年少英俊,武功高強,名滿天下,江湖上對之無不敬畏,自必志得意滿,但他內心,實在是從來沒感到真正快樂過。他呆了一呆,說道:“要我覺得真正快樂,那是在將來,不是過去?!蹦菍m女還道他與宗贊王子等人是一股的說法,要等招為駙馬,與公主成親,那才真正的喜樂,卻不知慕容復所說的快樂,乃是將來身登大寶,成為大燕的中興之主。她微微一笑,又問:“公子生平最愛之人叫什么名字?”慕容復嘆了口氣,道:“我沒有什么最愛之人?!蹦菍m女道:“如此說來,這第三問也不用了?!蹦饺輳偷溃骸拔遗蔚靡姽髦?,能回答姐姐第二、第三個問題?!?/p>

那宮女道:“請慕容公子這邊休息。蕭大俠,你來到敝國,客從主便,婢子也要以這三個問題冒犯虎威?!钡B說幾遍,竟是無人答應。虛竹道:“我大哥已經走啦,姑娘莫怪?!蹦菍m女一驚,道:“蕭大俠走了?”虛竹道:“正是?!痹瓉硎挿迓犖膬x公主命那宮女向眾人逐一詢問一個問題,料想其中雖有深意,但顯無加害眾人之心,尋思這三個問題問到自己之時,該當如何回答?一念及阿朱,胸口一痛傷心欲絕,雅不愿在旁人之前泄露自己心情,當即轉身出了石室。其時室門早開,他出去時腳步輕盈,旁人大都并未知覺。那宮女道:“卻不知蕭大俠因何退去?是怪我們此舉無禮么?”虛竹道:“我大哥不是小氣之人,不會因此見怪。嗯,他一定是酒癮發作,到外面喝酒去了?!蹦菍m女笑道:“正是。素聞蕭大俠豪飲,酒量天下無雙,我們這里沒有備酒,難留嘉賓,實在太過慢客。這位先生見到蕭大俠之時,還請轉告公主殿下的歉意?!边@宮女能說會道,言語得體,比之在外廂款客的那個怕羞宮女,口齒伶俐百倍。虛竹道:“我見到大哥時跟他說便了?!蹦菍m女又問:“先生尊姓大名?”虛竹道:“我么……我么……我道號虛竹子?!蹦菍m女問道:“先生平生在什么地方最是快樂?”

虛竹輕嘆一聲,道:“在一個黑暗的冰窖之中?!彼f到“冰窖”二字,忽聽得一個女子聲音“啊”的一聲低呼,跟著嗆啷一聲,一只瓷杯掉到地下,打得粉碎。

那宮女又問:“先生生平最愛之人叫什么名字?”虛竹道:“我……我不知道那位姑娘叫什么名字?!北娙艘宦?,都哈哈大笑起來,均想此人莫非有點癡狂,居然不知對方姓名,便傾心相愛。那宮女道:“不知那位姑娘的姓名,那也不是奇事。當年孝子董永見到天上仙女下凡,并不知她的姓名底細,就愛上了她。虛竹子先生,這位姑娘的容貌定然是美麗非凡了?”虛竹道:“她容貌如何,我也是從來沒看見過?!宾畷r之間,石室中笑聲雷動,都道真是天下奇聞,也有人以為虛竹是故意說笑。

眾人哄笑聲中,忽聽得一個女子聲音低低問道:“你……你可是‘夢郎’么?”虛竹大吃一驚,顫聲道:“你……你可是‘夢姑’么?這可想死我了?!鄙斐鍪謥?,向前跨了幾步,只聞到一陣馨香,一只溫軟柔滑的手掌已握住了他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悄聲道:“夢郎,我便是找你不到,這才請父皇貼下榜文,邀你到來?!碧撝窀求@訝,道:“你……你便是……”那少女道:“咱們到里面說話去,夢郎,我日日夜夜,就盼有此時此刻……”一面細聲低語,一面攙著他手,悄沒聲的穿過帷幕,踏著厚厚的地氈,走向內堂。石室內眾人兀自喧笑不止。

那宮女仍是挨次將這三個問題向眾人一個個問將過去,直到盡數問完,這才說道:“請各位到外邊廳中喝茶,壁上書畫便即運出來請各位揀取。公主殿下如愿和那一位相見,自當遣人前來邀請?!焙诎抵械菚r有許多人鼓躁起來:“我們要見公主!”“即刻就要見!”“把我們差來差去,那不是消遣人么?”那宮女道:“各位還是到外邊休息的好,又何必惹得公主殿下不快?”

最后一句話其效如神,眾人來到靈州,為的就是要給公主招為駙馬,倘若不聽公主意旨,她勢必不肯召見,見都見不到,還有什么駙馬不駙馬的?那宮女此言一出,眾人便即安靜,魚貫走出石室。室外明晃晃火把照路,眾人循舊路回到先前飲茶的廳堂。

段譽和玉燕重會,說起公主所問的三個問題。玉燕聽他說生平覺得最快樂之地是在枯井的爛泥之中,不禁吃吃而笑,暈紅雙頓,低聲道:“我也是一樣?!?/p>

眾人喝了一盞茶,內監捧出書畫卷軸來,請各人自擇一件。這些人心中七上八下,只是記著公主是否會召見自己,哪有心思去揀什么書畫,段譽輕輕易易的便取得了那幅“茜窗刺繡圖”,誰也不來跟他爭奪。他和玉燕并肩觀賞半日,驀地想起虛竹身邊也有一幅相似的圖畫,想請他取出作一比較,但舉目四顧,大廳中竟不見虛竹的人影。他叫道:“二哥,二哥!”也不聽見人答應。段譽心道:“他和大哥一起走了,還是有什么兇險?”正感擔心,忽然一名宮女走到他的身邊,說道:“虛竹先生有張書箋交給段公子殿下?!闭f著雙手捧上一張折疊好的泥金詩箋。

段譽接過打開,鼻中便聞到一陣淡淡的幽香,只見箋上寫道:“我很好,極好,說不出的快活。要你空跑一趟,真是對你不起,對段老伯又失信了,不過沒有法子。字付三弟?!毕旅媸鹬岸纭倍?。段譽情知這位和尚二哥讀書不多,文理頗不通順,但這封信卻寫得實在沒頭沒腦,不知所云,拿在手里怔怔的思索。宗贊王子遠遠看見那宮女拿了一張書箋交給段譽,不由得醋意大發,認定是公主邀請段譽相見,心道:“好啊,果然是給你這小白臉搶了先,可沒這么便宜?!笨谥泻鹊溃骸霸奂翼毴莶坏媚?!”一個箭步,便向段譽撲了過來。

他一竄到段譽身前,左手挾手將那書箋一把搶過,右手重重一舉,打向段譽胸口。段譽正在思索虛竹信中所言是何意,宗贊王子這一拳打到,他是全然不知閃避,其實以他武功,宗贊這一拳來得快如電閃,便是想避也避不了。砰的一聲,這一拳正中他的前胸,拳力及胸,段譽體內充盈鼓蕩的內息立時生出反彈之力,但聽得呼的一聲,跟著又是極響亮幾下“拍!嗆啷!唉喲!”宗贊王子的身子直飛出去數步之外,摔上一張茶幾,幾上茶壺,茶杯打得片片粉碎。宗贊忍不住“唉喲”一聲,叫了出來,來不及站起,便去看那書箋,大聲念道:“我很好,極好,說不出的快活!”眾人明明見他給段譽重重摔了一跤,怎么反說“很好,極好,說不出的快活!”無不大為詫異。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