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龍八部舊版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吐露機密

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吐露機密

王夫人迷藥一解,將瓷瓶拿在手中,說道:“好侄兒,這幾個女人我瞧著惹厭得緊了,你都給我殺了?!蹦饺輳托哪钜粍樱骸岸握静豢蟼魑挥谘討c太子,當日也是延慶太子威嚇要殺他的妻子情婦,他才迫得答應。正好姑母提及此事,我何不順水推舟,再來恐嚇一番?!碑敿刺釀ψ叩饺钚侵裆砬?,轉頭向段正淳:“鎮南王,我姑母叫我殺了她,你意下如何?”段正淳心中萬分焦急,卻實是無計可施,只得向王夫人道:“阿蘿,以后你要我如何,便即如何,難道你我之間,定要結下終身不解的仇怨?你叫人殺了我的女人,難道我以后還有好心對你?”

王夫人雖然醋心甚重,但想段正淳的話倒不錯,既是見到了他,重修舊好之心便與時俱增,說道:“賢侄,且慢動手,待我想一想再說?!蹦饺輳偷溃骸版偰贤?,只須你答應傳位于延慶太子,你所有的正妃側妃,我一概替你保全,決不傷害她們一根毫毛?!倍握竞俸倮湫?,不予理睬。慕容復心道:“此人風流之名,天下皆聞,顯然這是個不愛江山愛美人之徒。要他答應傳位,也只有從他的女人身上著手?!碑敿刺崞痖L劍,劍尖指著阮星竹的胸口,道:“鎮南王,咱們男子漢大丈夫行事爽爽快快,一言而決。等你答應之后,我替大伙兒解開身上的迷藥,由在下設宴陪罪,化敵為友,豈非大大的美事?倘若你真的不答應,我這一劍只好刺過去了?!?/p>

段正淳向阮星竹望去,只見她目光中流露出恐懼之色,心下甚是憐惜,但想:“我答應一句不要緊,這奸賊偽了討好延慶太子,立時便會將譽兒殺了?!彼蝗淘倏?,側過頭去。慕容復叫道:“我數一、二、三,你再不點頭,莫怪慕容復手下無情?!蓖祥L了聲音道:“一、二——”段正淳回過頭來,向阮星竹望去,臉上萬般柔情,卻又是無可奈何。慕容復叫道:“三——鎮南王,你當真不答應?”段正淳心中,只是想著當年阮星竹初會時的旖旎的情景,突聽“啊”的一聲慘呼,慕容復的長劍已刺入她的胸中。

王夫人見段正淳臉上肌肉扭動,似是身受劇痛,顯然這一劍比刺入他自己身體還更難過,叫道:“快,快救活她,我又沒叫你真的殺她,只不過是嚇嚇這沒良心的家伙而已?!蹦饺輳蛽u搖頭,心想:“反正是已結下深仇,多殺一人,少殺一人,又有什么分別?一手挺長劍,指住了秦紅棉的胸口,喝道:“鎮南王,枉為人家說你多情多義,你卻不肯救一救你情人的性命!一、二、三!”這“三”字一出口,嗤的一聲,長劍入胸,又將秦紅棉殺了。這時鐘夫人已嚇得面無人色,但她強自鎮定,朗聲道:“你要殺便殺,可不能要脅鎮南王什么。我是鐘萬仇的妻子,跟鎮南王又有什么干系?沒的玷辱了我鐘家的清白?!蹦饺輳屠湫σ恍?,道:“誰不知段正淳兼收并蓄,是閨女也好,孀婦也好,有夫之婦也好,一般的來者不拒?!睅茁暫葐?,又將鐘夫人殺了。王夫人心中暗暗叫苦,她平素雖是殺人不眨眼,但見慕容復在頃刻之間,連殺段正淳的三個相好,不由得心中也是突突亂跳,竟是不敢和段正淳的目光相觸,不知他臉色已是如何恐怖。

卻聽得段正淳柔聲道:“阿蘿,你跟我相好一場,到頭來畢竟還是不明白我的心思。天下這許多女人之中,我便是只愛你一個,你侄兒殺了我三個相好,那是有什么打緊,只須他不來傷你,我便放心了?!彼@幾句話說得十分溫柔體貼,但王夫人聽在耳里,卻是害怕無比,知道段正淳恨極了她,要挑撥慕容復來加害,叫道:“好侄兒,你可別相信他的話?!蹦饺輳蛯⑿艑⒁?,長劍的劍尖卻自然而然的指向王夫人的胸口,劍尖上的鮮血一點點的滴將下來。

王夫人顫聲道:“段郎,難道你真的恨我入骨,非害死我不可嗎?”她知道慕容復心狠手辣,為了遂其大愿,哪里顧得姑母不姑母?只要段正淳繼續故意顯得對自己十分愛惜,那么慕容復定然會以自己的性命相脅。段正淳見她目中懼色、臉上戚容,宛然便和阮星竹臨死時相似,想到昔年和她一番的恩情,登時心腸軟了。破口罵道:“你這老乞婆,豬油蒙了心,卻去喝那陳年舊醋,害得我三個心愛的女人死于非命,我手足若得了自由,非將你千刀萬剮不可。慕容復,一劍刺過去啊,為什么不將這臭婆娘殺了?”

他知道越是罵得厲害,慕容復越是不殺他姑母。王夫人本來心中明白,知道段正淳假意對自己傾心相愛,乃是要引慕容復來殺了自己,以替阮星竹、秦紅棉、鐘夫人三人報仇,現下改口斥罵,已是原恕了自己??墒撬嗄陙韺Χ握境寄合?,心神早已大變,眼見三個女子尸橫就地。一柄血淋淋的長劍對著自己胸口,突然之間腦中變成一片茫然。但聽得段正淳口口聲聲斥罵,什么“老乞婆”、“臭婆娘”都罵了出來,比之往日的山盟海誓、輕憐蜜愛,實是霄壤之別,忍不住珠淚滾滾而下,說道:“段郎,你從前對我說過什么話,莫非都忘記了?你半點也不將我放在心上了,段郎,我可仍是一片癡心對你。咱倆分別了這許多年,好容易盼得重見,你……你怎么一句好話也不對我說,我給你生的女兒玉燕,你見過她沒有?你喜歡不喜歡她?”

段正淳暗暗心驚:“阿蘿可有點神智不清啦,我若是吐露半句重念舊情的言語,你還有性命么?”當即厲聲道:“咱們一刀兩段,早就情斷義絕,我恨不得重重踢你一腳,方消心頭之氣?!蓖醴蛉似溃骸岸卫?,段郎!”突然身子向前一撲,往劍尖撲了過去。慕容復一時拿不定主意,想將長劍撤回,又不想撤,微一遲疑間,長劍已刺入了王夫人胸膛。慕容復一縮手,拔出劍來,鮮血從王夫人胸口直噴出來。王夫人顫聲道:“段郎,你真的這般恨我么?”段正淳眼見這劍深中要害,她再難活命,兩道眼淚流下面頰,哽咽道:“阿蘿,我罵你,是為了想救你命。今日重會,我是說不出的喜歡,我怎會恨你,心意永如當年送你一朵曼陀羅花之日?!蓖醴蛉俗旖怯冻鑫⑿?,低聲道:“那就好了,我原知在你心中,永遠有我這個人,永遠撇不下我……”聲音漸說漸低,頭一側,就此死去。

慕容復冷冷的道:“鎮南王,你心愛的女子一個個為你而死,難道最后連你的原配夫人,你也要害死么?”一面說,一面將劍尖指向段夫人胸口。

段譽躺在地下,本聽得阮星竹、秦紅棉、鐘夫人、王夫人一個個命喪在慕容復的劍底,而其又以母親威脅父親,母子之情,深于海洋,教他如何不心急如焚?忍不住大聲叫道:“不可傷我媽媽,不可傷我媽媽?!钡谥腥宋锸?,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只有出力掙扎,但全身內息雍塞,連分毫位置也無法移動。只聽得慕容復道:“鎮南王,我再數一、二、三三下,你仍是不答應將皇位傳給延慶太子,你的王妃可就給你害死了?!倍巫u大叫:“休得傷我媽媽!”隱隱又聽得段延慶道:“且慢動手,此事須得從長計議?!蹦饺輳偷溃骸傲x父,今日事關重大,他若是始終不答應傳位于你,咱們全盤大計,盡數落空,一——”段正淳道:“你要我答應,須得依我一件事?!蹦饺輳偷溃骸按饝愦饝?,不答應便不答應,我可不中你緩兵之計,二——,怎么樣?”段正淳長嘆一聲,道:“我一生作孽多端,大伙兒死在一起,倒也是死得其所?!蹦饺輳偷溃骸澳悄闶遣淮饝??三——”

慕容復這“三”字一出口,只見段正淳轉過了頭,對自己不加理睬,正要一劍向段夫人胸口刺去,突然間右肩上被什么東西一碰,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一縮,隨見段譽的身子從地下彈了起來,舉頭向自己小腹撞到。慕容復出其不意,閃身一側,避了開去,心想:“這小子既受‘醉人蜂’之刺,又受‘紅花香霧’之毒,雙重迷毒之下,怎地會跳將起來?”段譽一撞不中,肩頭碰在桌緣,危急之中也顧不得疼痛,雙手使力一掙,也不知從哪里來的一股力氣,捆縛在他手上的牛筋立時崩斷。

原來段譽初時心中愁苦,內息岔走了經脈,待得聽到慕容復要殺他母親,情急之下再也不去念及自己生否走火入魔,那內息便自然而然的歸入正道。原來一人修習內功,乃是心中存想,將內息循著經脈巡行,走火入魔之后,越是焦急,想將入了歧路的內息拉回,越是陷溺得深。此刻段譽心中所關注的只是母親的安危,內息不受意念干擾,便循著人身原來的途徑運行。他聽到慕容復呼出“三”字,當下早忘了自身是在捆縛之中,一躍而起,便循聲向慕容復撞去,居然身子得能復行動。

他雙手一脫束綁,只聽慕容復罵道:“好小子!”當即一指點出,使出六脈神劍中的“商陽劍”,向慕容復刺了過去。慕容復手中所持曼陀山莊上砍金斷玉的寶劍,眼見段譽劍氣刺到,當即側身避開,還劍刺去。段譽眼上蓋了黑布,口中塞了麻核,說不出話也罷了,眼睛卻瞧不見慕容復身在何處,忙亂之中,也想不起伸手撕去眼上黑布,雙手亂揮亂舞,生恐慕容復迫近。

慕容復心想:“眼前情勢危急,須得乘他雙眼未能見物之前殺了他?!碑敿匆徽小按蠼瓥|去”長劍平平向段譽胸口刺了過去。段譽雙手正自在亂刺亂擊,待聽得金刃破風之聲,急忙閃避時,噗的一聲長劍劍尖刺入他的肩頭。段譽吃痛,縱身一躍,砰的一聲,腦袋重重在屋梁一撞。要知他在枯井中又吸取了鳩摩智的深厚內力,內勁之強,已是匪夷所恩,輕輕一縱,便高達數丈。他身在半空,尋思:“我眼睛不能見物,只有他能殺我,我卻不能殺他,那便如何是好?他殺了我不打緊,我可不能相救媽媽剛爹爹了?!彪p腳用力一掙,啪的一聲響,捆在他的足踝上的牛筋也即寸斷。

段譽心中一喜:“妙極,我雙足既得自由,何不以‘凌波微步’閃避。那日在無錫城外的磨坊之中他假扮西夏國的什么李將軍,我用‘凌波微步’閃避,他就沒能殺到我?!弊笞惚阆蛐笨绨氩?,身子一側,將慕容復刺來的一劍避了開去,其間相去只是半寸。旁人但見青光閃閃的長劍劍鋒在他肚子外平平掠過,既險且妙,身法的巧妙,實是難以形容。這也真是湊巧,況若他眼能見物,不使“凌波微步”的身法,以他一竅不通的武功,絕難避過慕容復如此凌厲毒辣的一劍。慕容復一劍快似一劍,卻始終刺不到段譽身上,他既感焦躁,復又羞慚,見段譽始終不將眼上所蒙的黑布取下,不知是段譽情急之下心中胡涂,還道他是有意賣弄,不將自己放在眼內,心想:“我連一個包住了眼睛的瞎子也打不過,還有什么顏面偷生于人生之間?”他眼睛如要冒將出火來,青光閃閃,一柄長劍使得猶似一個大青球,在廳堂上陳來滾去,霎時間將段譽圍在劍圈之中。這廳堂本不甚大,段延慶、段正淳、段夫人、范驊、董思歸等人為劍光所逼,只覺寒氣襲人,頭上臉上的毛發簌簌而落,衣袖衣襟也紛紛化為碎片。

段譽在劍圈中,左上右落,東歪西斜,卻如庭院閑步一般,說也奇怪,慕容復鋒利的長劍竟連衣帶也沒削下他一片??墒撬铰碾m舒,心中卻是十分焦急。

段譽腳下展開“凌波微步”,慕容復一時之間直是傷他不得,但他心想:“我只守不攻,眼睛又瞧不見,倘若他一劍向我媽媽爹爹刺去,那便如何是好?”慕容復情知只有段譽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倒不在乎是否能殺得了段夫人,眼見百余劍刺過去,始終無法傷到對方,心想:“這小子善于‘暗器聽風’之術,聽聲閃避,我改使‘柳絮劍法’,輕飄飄的沒有聲響,諒來這小子便避不了?!倍傅貏Ψㄒ蛔?,一劍緩援刺出。殊不知段譽這“凌波微步”乃是自己走自己的,渾不理會敵手如何出招,對劍上有隆隆風雷也好,悄沒聲息也好,于他全不相干。

以段延慶這般高明的見識,本可看破其中訣竅,但關心則亂,見慕容復劍招拖緩,隱去了兵刃上的刺風之聲,心下吃了一驚,嘶啞著嗓子道:“孩兒,你快快將段譽這小子殺了。若是他將眼上的黑布拉去,只怕你我都要死在他的手下?!蹦饺輳鸵徽?,心道:“你好胡涂,這不是提醒他么?”竟然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段譽一呆之下,隨即伸手扯開眼上黑布。突然間眼前一亮,耀眼生花,一柄冷森森的長創刺向自己面門,段譽既不會武功,更乏應變之能,一驚之下,登時亂了腳步,嗤的一蘼響,左腿中劍,摔倒在地。慕容復大喜,一劍又當胸刺來。段譽側臥于地,還了一劍“少澤劍”。他腿上雖是鮮血泉涌,雙手的六脈神劍卻使得氣勢縱橫,頃刻間慕容復左支右絀十分狼狽。當日在少室山上,他已不是段譽敵手,此時段譽得了鳩摩智的深厚內功,那六脈神劍使將出來,更是威力難當。數招之間,便聽得錚的一聲輕響,慕容復長劍脫手,那劍直飛上屋頂,深插入梁。眼看波的一聲,慕容復肩頭為劍氣所傷。他知道再逗留片刻,立將為段譽所殺,大叫一聲,從窗子中跳了出去。

段譽慢慢扶著椅子站了起來,叫道:“媽,爹爹,沒受傷吧?”段夫人道:“快撕下衣襟,裹住傷口?!倍巫u道:“不要緊?!睆耐醴蛉耸w的手中取過小瓷瓶,交在段夫人手中。段夫人聞了幾下,迷毒便解,當下先替段譽包扎了傷口。段正淳指點段譽,如何先以內力解開各人被封的重穴,再以解藥化去眾人所中的“紅花香霧”之毒。只有段延慶一人,兀自癱瘓在椅上,動彈不得。

段正淳右足一點,身子縱起,伸手拔下了梁上的長劍。這劍鋒上沾染著阮星竹、秦紅棉、鐘夫人、王夫人四個女子的鮮血,每一個都曾和她有過白頭之約,肌膚之親。段正淳此人雖然秉性風流,用情不專,但當和每一個女子熱戀之際,卻也是一片至誠,恨不得將自己的心掏出來,將肉割下來給了對方。要知大理國乃南方域外之地,蠻夷之邦,風土習俗,實在與中原不同,禮教之防,夫婦之倫,固遠不及大宋士大夫的看得重要,閨女出嫁前的貞操,更加不當是一件大事,是以他雖是個俠義英雄,于美色這一關,卻是把持不定,甚至是絲毫不加把持,在江湖上欠下了不少風流孽債。

眼看四個女子尸橫就地,王夫人的頭擱在秦紅棉的腿上,鐘夫人的身子橫架在阮星竹的小腹,四個女子生前個個甘為自己嘗盡相思之苦,傷心腸斷,歡少憂多,到頭來又為自己而死于非命。當阮星竹為慕容復所殺之時,段正淳已決心殉情,以報紅顏知己,此刻更無他念,心想譽兒已長大成人,文武雙全,大理國不愁無英主明君,我更有什么放不下心的?回頭向段夫人道:“夫人,我對你不起。在我心中,這些女子和你一樣,個個是我心肝寶貝,我愛她們是真,愛你也是一樣的真誠!”段夫人叫道:“淳哥,你……你不可……”和身向他撲將過去。

段譽適才為了救母,一鼓氣的和慕容復相斗,待得慕容復跳窗逃走,他驚魂略定,突然想起:“我剛剛走火入魔,怎么忽然好了?”一凜之下,全身癱軟,慢慢的縮成一團,一時間再也站不起來。但聽得段夫人一聲慘呼,段正淳已將劍尖插入自己胸膛。段夫人忙伸手拔出長劍,左手按住他的傷口,哭道:“淳哥,淳哥,便是你有一千個,一萬個女人,我也是一樣愛你。我有時心中想不開,生你的氣,可是……可是……那是從前的事了……”但段正淳這一劍乃是對準了自己的心臟刺入,劍到氣絕,已聽不見她的話了。段夫人回過長劍,待要刺入自己胸瞠,只聽得段譽叫道:“媽,媽!”一來劍刃太長,二來分了心,劍尖罷偏,竟是刺入了小腹。段譽見父親母親同時揮劍自盡,只嚇得魂飛天外,兩條腿猶似灌滿了醋,又酸又麻,再也無力行走,雙手著地,爬將過去,叫道:“媽媽,爹爹,你……你們……”段夫人道:“孩兒,爹和媽都去了,你……你好好照料自己……”段譽哭道:“媽,媽,你不能死,不能死,爹爹呢?他……他怎么了?”伸手摟住了母親的頭頸,想要替她拔出長間,但恐一拔之下反而害她死得快些,卻又不敢。段夫人道:“你要學你伯父,做一個好皇帝……”忽聽得段延慶說道:“快拿解藥給我聞,我來救你母親?!倍巫u大怒,喝道:“都是你這奸賊,捉了我爹爹來,害得他死于非命。我跟你有不共戴天之仇!”霍地站起身來,拾起地下的一根鋼杖,便要向段延慶頭上劈將下去。卻聽得段夫人尖聲叫道:“不可!”段譽一怔,回頭道:“媽,這人是咱們大對頭,孩兒要替你和爹爹報仇?!倍畏蛉巳允羌饴暯械溃骸安豢?!你……你不能犯這大罪!”段譽滿腹疑團,道:“我……我不能……犯這大罪?”他咬一咬牙,喝道:“非殺了這奸賊不可?!庇峙e起了鋼杖。段夫人道:“你俯下身來,我跟你說?!倍巫u低頭將耳湊到她的唇邊,只聽得母親輕輕說道:“孩兒,這個段延慶,才是你真正的父親。我丈夫對不起我,我在惱怒之下,也做了一件對不起他的事。后來便生下了你。我丈夫不知道,以為你是他的兒子,其實你不是,這個人才是你的父親,你千萬不能傷害他,否則……否則便是犯了殺父的大罪。我從來沒喜歡這個人,但是……但是不能累你犯罪,害你將來死了之后,到不得西方極樂世界。我……我本來不想跟你說,以免壞了丈夫的名頭,可是沒有辦法,不得不說……”

在短短不到一個時辰之間,大出意料之外的事紛至沓來,正如霹靂般一個接著一個,只將段譽驚得目瞪口呆,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抱著母親的身子,道:“媽,媽,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段延慶道:“快給解藥我,好救你媽!”段譽眼見母親的神情越來越是衰弱,當下更無余暇多想,拾起地下的小瓷瓶,去給段延慶解毒。

段延慶勁力一復立刻拾起鋼杖,嗤嗤嗤嗤數響,點了段夫人傷口處四周的穴道。段夫人搖了搖頭,道:“你不能再碰……碰我的身子?!睂Χ巫u道:“孩兒,我還有話跟你說?!倍巫u又俯身過去。段夫人輕聲道:“這個人和你爹爹雖是同姓同輩,卻算不得是什么兄弟。你爹爹的那些女兒,什么木姑娘哪、王姑娘哪、鐘姑娘哪,你愛那個,便可娶哪個……他們漢人或許不行,什么同姓不婚。咱們大理可不管這么一套,只要不是親兄妹便是了。你……你喜歡不喜歡?”段譽淚水滾滾而下,哪里還想得到喜歡或是不喜歡。段夫人嘆了口氣,道:“乖孩子,可惜我沒能親眼見到你身穿龍袍,坐在皇帝的寶座之上,做一個乖乖的……乖乖的小皇帝,不過我知道,你一定會很乖的……”突然伸手在劍柄上一按,鋒利異常的劍刃透體而過。

段譽大叫:“媽媽!”撲在她的身上,但見段夫人緩緩閉上了眼睛,嘴角邊兀自帶著微笑。段譽叫道:“媽媽……”突覺背上微微一麻,跟著腰間、腿上、肩膀幾處大穴都給人點中了。但聽得一個細細的聲音傳入耳中:“我是你的父親段延慶,為了顧全鎮南王的顏面,我此刻乃以‘傳音入密’之術,與你說話。你母親的話,你都聽見了?”原來段夫人向兒子所說的話,聲音雖輕,但其時段延慶身上迷毒已解,內勁恢復,已一一聽在耳中,知道段夫人已向兒子泄露了他出身的秘密。

段譽道:“我沒有聽見,沒有聽見!我只要我自己的爹爹媽媽?!倍窝討c大怒,道:“難道你不認我?”段譽道:“不認,不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段延慶道:“此刻你性命在我手中,要殺你易如反掌。何況你確是我的兒子,你不認生身之父,豈非大大的不孝?”段譽無言可答,明知母親的說話不假,但二十余年來叫段正淳為父,他對自己一直慈愛有加,怎忍得又去認一個毫不相干的人為父?加之父母之死,可說是為段延慶所害,要自己認仇為父,更是難堪。他咬牙道:“你要殺便殺,我可永遠不會認你?!倍窝討c大怒,心想:“雖有兒子,但這兒子不認我為父,等如是沒有兒子?!宾畷r間兇性大發,提起鋼杖,便要向段譽背上戳將下去。杖端剛要碰到他背心的衣衫,不由得心中一軟,一聲長嘆,心道:“我吃了一輩子苦,在這世上更無一個親人,好容易知道有了兒子,怎么又忍心親手將他殺了?他認我也罷,不認我也罷,終究是我所生的兒子?!鞭D念又想:“段正淳已死,大理國的皇位當然是由我孩兒承繼,這大理國皇帝,又轉回到我父親的一系中來。我雖不做皇帝,卻也如做皇帝一般,一番心愿總算是得償了?!?/p>

只聽段譽叫道:“你要殺我,為什么不快快下手?”段延慶拍開了他被封的穴道,仍以“傳音入密”之術說道:“我不殺我自己的兒子,你既不認我,大可用六脈神劍來殺我,為段正淳夫婦報仇?!闭f著挺起了胸膛,靜候段譽下手。這時段延慶心中,充滿了自傷自憐之情,這種心情本來自他身受重傷之后,便已充滿胸膛,往往以多為惡行來加以發泄,此刻但覺自己一生一世無成,索性死在自己的兒子手下,倒也是一了百了。

段譽伸左手拭了拭眼睛,心下一片茫然,想要以六脈神劍殺了眼前這個元兇巨惡,為父母報仇,但母親言之鑿鑿,恐這個人竟是自己的生身父親,卻又如何能夠下手?段延慶等了半晌,見段譽舉起丁手又放下,放下了又舉起,始終打不定主意,森然道:“男子漢大丈夫,要出手便出手,又有何懼?”段譽一咬牙,縮回了手,道:“媽媽不會騙我,我不殺你?!倍窝討c大喜,哈哈大笑,知道這兒子終于承認了自己,當下心滿意足,雙杖點地,飄然而去,對暈倒在地的云中鶴,竟是不加一瞥。

段譽心中存著萬一之念,又去搭搭父親和母親的脈膊,探探他二人的鼻息,直知確無回生之望,忍不住撲倒在地,痛哭起來。忽聽得身后一個女子的聲音說道:“段公子節哀。咱們救贖來遲,當真是罪該萬死?!倍巫u轉過身來,只見門口站了七八個女子,為首兩個一般的相貌,認得是虛竹手下靈鷲四女中的兩個,卻不知她們是梅劍還是菊劍。他臉上淚水縱橫,兀自嗚咽,哭道:“我爹爹媽媽,都給人害死啦?!膘`鷲二女到來的乃是竹劍和菊劍。竹劍說道:“段公子,我主人得悉公子的尊大人途中將有危難,命婢子率領人手,趕來趕援,不料還是慢了一步?!本談Φ溃骸巴跤裱喙媚锉磺粼诘乩沃?,已都救出,安好無恙,請公子放心?!?/p>

忽聽得遠遠傳來一陣噓噓的哨子之聲,竹劍道:“梅姐和蘭姐也都來啦!”過不多時,馬蹄聲響,十余人騎馬奔到屋前,當先二人正是梅劍、蘭劍,二女快步沖進屋來,見滿地都是尸骸,只是不住頓足。梅劍向段譽行下禮去,說道:“我家主人多多拜上段公子,說道有一件事,當真是萬分對不起公子,卻也是無可奈何。我主人食言而肥,愧見公子,只有請公子原諒?!倍巫u也不知她說的是什么事,哽咽道:“咱們是金蘭兄弟,哪還分什么彼此?我爹爹媽媽都死了,我還去管什么閑事?”

這時范驊、蕭篤誠、董思歸三人已聞了解藥,身上被點的穴道也已解開。蕭篤誠見云中鶴兀自躺在地下,怒從心起,一刀砍下,登時把“窮兇極惡”云中鶴砍得身首分離。范、董、蕭三人向段正淳夫婦的遺體下拜,大放悲聲。

次日清晨,范驊等分別出外采購棺木,到得午間,靈鷲宮屬下的朱天部諸女陪同王玉燕、巴天石、朱丹臣、鐘靈等到來。他們中了醉人蜂的毒刺之后,昏昏沉沉,迄未蘇醒。段譽見到玉燕,又是傷心,又是歡喜。當下將死者分別入殮。該處已是大理國的國境,范驊向鄰近州縣傳下號令,那州官、縣官聽得皇太后、鎮南王夫婦居然是在自己轄境中“暴病身亡”,只嚇得目瞪口呆,險險暈去,心想至少“荒怠政務,侍奉不周”的罪名是逃不去的了,當下手忙腳亂的糾集人夫,運送鎮南王夫婦等人的靈樞。王玉燕、巴天石、朱丹臣、鐘靈等醒轉后另有一番悲傷,不必細表。靈鷲諸女唯恐途中再有變卦,一直將段譽送到大理國京城。

鎮南王薨于道路、世子扶靈歸國的訊息,早已傳入大理京城,鎮南王有功于國,甚得民心,眾官百姓迎出十余里外,城內城外,悲聲不絕。段譽當即入宮,向伯父稟報父親的死因,王玉燕、梅劍等一行人,由朱丹臣招待在賓館居住。

段譽來到宮中,只見段正明兩眼已哭得又紅又腫,正待拜將下去,段正明叫道:“孩子,怎……怎會如此?”張臂抱住了他,伯侄二人,摟在一起。段譽不敢隱瞞,當下將途中經歷,一一稟明,連段夫人所說的言語,也無半句遺漏,說罷又拜了下去道:“倘若爹爹真不是孩兒的生身之父,孩兒便是孽種,再也不能在宮中居住了?!倍握髀犓f明經過,心驚之余,連嘆:“冤孽,冤孽!”伸手將段譽扶起,道:“孩兒,此中緣由,世上唯你和段延慶二人得知,你原本不必向我稟明。但你竟然直言無隱,足見坦誠。我和你爹爹均無子嗣,別說你本就姓段,就算不是姓段,我也決意立你為嗣。我這皇位,本來是延慶太子的,我竊居其位數十年,心中常自慚愧,上天如此安排,當真是再好也沒有?!闭f著伸手除下頭上所戴的黃緞便帽,躍出一個光頭,頂門上燒著九點香疤。

段譽吃了一驚,叫道:“伯父,你……”段正明道:“那日在天龍寺抵御鳩摩智時,師父便已為我剃度傳戒,賜名本塵,此事你所親見?!倍巫u道:“是?!倍握髡f道:“我一入佛門,便當傳位于你父。只因其時你父身在中原,國不可一日無君,我才不得不稟承師父之命,暫攝帝位。你父不幸身亡于道路之間,今日我便傳位于你?!倍巫u驚訝更甚,道:“孩兒年輕識淺,如何能當大位?何況孩兒身世難測,我……我……還是遁跡山林……”段正明喝道:“身世之事,從今再也休提。你父你母待你如何?”段譽嗚咽道:“親恩深重,如海如山?!倍握鞯溃骸斑@就是了,你若想報答親恩,便當保全他們的令名。做皇帝嗎,你只須牢記兩件事,第一是愛民,第二是納諫。你天性仁厚,對百姓是不會暴虐的。只是將來年紀漸老之時,千萬不可自恃聰明,有非份妄想之事,對鄰國擅動刀兵?!?/p>

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